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妖气
    杨君山猜到了踏地熊为何会笃定的在这里埋伏坐山虎,猜到了坐山虎可能留有后裔,但他却一直有一个疑点,那就是既然踏地熊已经知道了坐山虎的巢穴所在,为何不像埋伏紫皮纹猪那样直接去坐山虎的巢穴那里伏击而是要在山坳之中?

    然而当杨君山穿过眼前的这片密林的时候,一片乱石崖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杨君山终于知晓了原因。

    这一片乱石崖由高低不平的大小石台构成,而坐山虎的巢穴便位于乱石崖极高处的一处洞穴之中。

    踏地熊身躯庞大而笨拙,想要在这乱石崖的石台上爬上爬下显然是不可能的;而坐山虎虽然身躯同样不小,但相比于踏地熊却有着极好的跳跃能力,能够不断的在石台上跃上跃下出入巢穴。

    杨君山虽然无法拥有像坐山虎那般的跳跃能力,但人的四肢可要比凶兽灵活多了,虽然废了不少气力,但花费了半柱香的时间,杨君山最终还是找到了坐山虎的巢穴。

    杨君山尚未进入洞穴,一丝淡淡的妖气便已经混杂在一股腥臊的气味儿当中飘过了他的弊端,若非杨君山两世为人,恐怕还无法从中分辨出来。

    杨君山心下一惊,不过马上便反应过来这已经不是百年之后,妖气的出现虽然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但就连坐山虎、踏地熊这般百雀山顶尖儿的强横凶兽都不过刚刚开始妖化,想来这洞穴中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相反,前世修炼界对于天地大变的缘故众说纷纭,其中妖祸四起正是天地大变的罪魁祸首之一,而眼前说不定就是未来妖祸的一处源头,此时的杨君山反而带着强烈的好奇心跃跃欲试,想要一探究竟。

    嗷呜!

    杨君山尚未踏入洞穴,一声奶声奶气的脆吼便传入了耳中,一只毛茸茸的小虎崽如今还分不清敌友,听得有声音接近还以为是母亲返回,摇摇晃晃的跑出了洞穴前来迎来。

    杨君山俯身将小虎崽抱了起来,或许闻得杨君山身上的气味儿不对,小虎崽在他怀中好一阵闹腾,也使得杨君山清晰的察觉到了小虎崽身上那一丝令他心惊不已的淡淡的妖气。

    平复了小虎崽的情绪,杨君山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踏入了洞穴之中,……

    山坳之外大约三里远的一处山崖之上,再无处可逃的苏宝章被张玥铭等一干少年逼了上来,筋疲力竭的苏宝章不等黑着脸的张玥铭等人喝问,便已经先行破口大骂,道:“直娘贼,你们不去猎杀仙灵,到处追小爷我做什么?”

    苏宝章这一耙倒打的精妙,一时间倒是把这些少年骂的一愣。

    很快便有一个少年跳了出来,高声叫道:“那你跑什么,你分明是做贼心虚!”

    苏宝章理直气壮道:“放屁,你们不追小爷我会跑么,这荒山野岭的,你们这么多人要是动了什么不好的心思小爷我上哪儿说理去?”

    那少年还待说话,旁边的张玥铭却是伸手一阻,然后上前一步沉着脸质问道:“刚刚那几声虎啸可是你发出来的?”

    苏宝章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得意洋洋道:“正是,怎么样,很像吧?”

    张玥铭的声调陡然高了起来,怒声道:“你故意模仿虎啸声吸引我们?”

    之前张玥铭等人原本随着蝶踪符搜寻坐山虎的踪迹,不料一声虎啸传来使得众人顿时放弃了移动缓慢的蝶踪符,一窝蜂的向着啸声传来的方向飞奔,可那啸声随后也随之移动的越来越远,将众人一路引到了山坳相反的方向。

    待得张玥铭等人发现不妥的时候,苏宝章已经带着众少年在山中游弋了半个多时辰,直到被众人围追堵截,逼到了这处山崖之上。

    苏宝章听得张玥铭质问,讶然道:“小爷我故意的没错,但为什么会把你们吸引来?小爷原本是想要吸引一头受伤的坐山虎来坐收渔翁之利罢了,与你们有什么关系?”

    一个少年忍无可忍,大声道:“你追的坐山虎是被我们打伤的,你敢抢我们的东西,说,那头山君跑哪里去了,不说的话,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苏宝章一听此言,顿时叫起了撞天屈,道:“你们还问小爷我要那头山君的踪迹,小爷我还没有问你们要呢,要不是你们这么追着小爷我,那头山君早就被找到了。”

    苏宝章煞有介事的一通搅和,倒是一时间众少年也搞得迷糊了,尽管他们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却也说不出来,只有一个念头在头脑当中盘旋:莫不是当真就是搞了这么一个乌龙?

    张玥铭疑心苏宝章是在说谎,可却苦于没有证据揭穿,就在这时,身后又有一个少年站出来,狠声道:“不管怎么说,你误导了我等追踪的方向却是事实,单就这一点便无法原谅,除非你能够赔偿我等的损失!”

    众人一听顿时精神一震,纷纷叫嚣要苏宝章将身上值钱的东西留下,张玥铭冷眼旁观,却是不置一词。

    那少年瞄了张玥铭一眼,心中暗喜,紧跟着又道:“你身后便是数十丈高的山崖,摔下去是什么后果你自己再清楚不过,要是你不想掉下去的话,最好是把身上的东西交出来,还有你必须主动退出这一次围场狩猎,否则我等不介意亲自送你一程!”

    这少年话刚一说完,张玥铭便知道坏了,纵身便要冲上前去,同时口中喝道:“阻止他,他要撕开护符!”

    站在山崖边上的苏宝章冷冷一笑,却见一枚早已经被苏宝章攥在手中的黑色圆石被抛了出来,圆石落地之后,四周的沙土石块纷纷向着圆石聚拢,片刻之后便在他的身前升起了一道土黄色的石墙。

    这一处山崖本就狭小,这面石墙升起顿时将所有人都挡在了外面,苏宝章笑盈盈的瞅着众人,而后好整以暇的将体内淡薄的灵气运转至双手,将守护符箓撕碎了,又是一层护身光芒腾起,有这两重守护足够苏宝章等到守山修士的到来。

    张玥铭深深的看了苏宝章一眼,将手中渐渐腾起了灵光的符剑猛然一个闪烁,苏宝章心中一惊,待得他仔细再看的时候那符剑一惊重新收回了剑匣之中,而后张玥铭便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众少年见状纷纷跟随,口中依旧骂骂咧咧,大叹晦气。

    苏宝章见得众人离开不由松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只能拖这么些时间了,但愿足够你猎杀两头凶兽。”

    苏宝章话音刚落,眼前升起的石墙突然崩塌,苏宝章被生生吓了一跳,这才反应过来之前张玥铭那符剑一闪而逝,其实早已经破掉了杨君山交给他保命用的符石,那张玥铭明显是在警告自己,他完全有能力破掉自己保命的手段,而自己之前的言辞或许能骗一骗其他人,但他张玥铭心中却是明白的紧。

    此人不愧为是撼天宗看重的天才,难怪君山兄弟对此人如此看重。

    天空之中已经有一道遁光破空而来,可惜却是没有时间为自己寻找一件仙灵来唤灵了,苏宝章略带着一丝遗憾退出了百雀山围场。

    抱着小虎崽从洞穴之中出来,杨君山脸上的神色参杂着兴奋与震惊,随即便抑制住了内心的情绪,急忙向着山坳之中赶去,坐山虎早已经奄奄一息,可千万别等他将小虎崽送过去的时候却只剩下了一具尸体,那样的话,自己之前的一番谋划可就没有丝毫作用了。

    凶兽虽没有理智,但却有可能本能的凝聚天地灵气在体内孕育仙灵,而坐山虎与踏地熊受了妖气沾染,已然初开灵智,不但已经知晓自觉的吸纳天地灵气自行修炼,甚至懂得遮掩体内所孕育的仙灵。

    两者之间的差别便造成了这样一种不同:那就是凶兽的体内或许孕育着仙灵,但仙灵在开启了灵智的妖兽体内则必然存在。

    然而正是因为前者没有灵智,一旦为人所杀,体内的仙灵自然为人所得;而后者在因为仙灵而面临生死时,却往往懂得先自碎仙灵,令修士一无所得。

    这些东西若是放在前世百年之后,不说是人尽皆知,至少也是广为流传,然而在如今,修炼界甚至不知妖为何物,这些知识实可说是杨君山所独有。

    之前杨君山之所以在坐山虎冲出火鸟符的攻击才确定其体内有虎骨仙灵,那是因为他还不确定坐山虎是否也如同踏地熊那般被妖气沾染,并开始开启灵智,再加上他也不愿因为这些事情而引起苏宝章的怀疑。

    而针对那头踏地熊杨君山孩之所以没有像坐山虎这般费尽心机,最重要的便是在最后时刻踏地熊已然狂暴,泯灭了原本就不多的一丝灵智,杨君山自然不会担心巨熊体内的仙灵会在它临死之际自碎仙灵。

    杨君山急匆匆的跳下山崖石台,抱着小虎崽穿过密林向着山坳之中飞奔,那小虎崽似乎也察觉到了母亲的气息,不断地发出奶声奶气的虎啸,而且随着距离的接近,小虎崽的叫声越发的短促和急切,从山坳之中飘来的血腥气息似乎一下子刺激了小虎崽,差一点就从杨君山的怀中挣扎着跳下来。

    直到一声有气无力的低吼传来,怀中的小虎崽这才彻底消停下来,只是将头从杨君山怀中伸出,焦急的等待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