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卧虎
    仙灵围场虽然号称少年修士在其中狩猎仙灵各凭本事,但杨君山若当真带着这么多仙灵出围场,十成十的会被几位守山修士明抢暗夺了去,而且还没法喊冤,即便他搬出晨瑜县杨家嫡系子弟的*也毫无用处。

    上品仙灵出现在第三轮狩猎,这根本就是守山修士的失误,到时候别说是晨瑜县杨家的名声不好使,就是当场格杀杨君山,然后再随便按上一个什么罪名也是轻而易举。

    既然如此,杨君山依旧将狩猎的目标定为上品仙灵,自然是因为他有着可以隐瞒其得到上品仙灵的手段,而这个手段也很简单,那就是在剩下的五天当中使得杨君山进阶凡人境的第二层唤仙灵。

    原本唤仙灵这个阶段每个人的修炼方式都是大同小异,需要的就是一个水磨工夫的过程,即便是在有仙灵相助的情况下也远不是五天就能够成功的,而且在修炼的过程当中仙灵本身是在修士体外被逐步炼化,这样一来待得百雀山围场关闭之后杨君山根本无法隐藏得到的五种仙灵。

    不过杨君山却是知晓一种秘术,能够秘术能够将仙灵置于体内炼化,不但可以大大节省进阶唤仙灵的时间,而且还能够暂时隐瞒自身的修为,直到仙灵被完全炼化,修士的修为达到第二层圆满,修士的修为才会真切的表现出凡人境第二层的特征。

    这种秘术自然也是来自于前世的记忆,在前世数十年之后天地大变,人族修士为了对抗劫祸,不得不创作出许多秘术神通,来尽可能的缩短提升修为所需的修炼时间,而杨君山此时所施展的“血炼唤灵术”便是缩短唤仙灵这一阶段修炼时间极为有效,且几乎没有副作用的秘术。

    不过即便是施展这种秘术,杨君山也不可能在短短五天当*凡人境第二层修炼至圆满,但重要的是,一旦施展这种秘术,杨君山用来唤醒灵窍的仙灵便能够隐藏在体内而不被发觉。

    右手从箭壶之中拔出一支铁羽箭,顺着左手从后背下摸到的椎骨缝隙,杨君山咬了咬牙,狠命将铁羽箭扎进了缝隙当中。

    咝——,咝——

    杨君山到吸着一口口凉气,一滴滴冷汗从额头之上渗出,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将扎入骨缝之中的箭矢重新拔了出来,紧跟着鲜血便从伤口之中喷涌而出。

    剧痛根本无法令杨君山接下来的动作有丝毫的迟疑变形,左手摸索着伤口两端猛然向外一撑,趁着伤口张开,扔掉了铁羽箭的右手将上品仙灵虎牙直接按进了伤口之中。

    小三寸长的虎牙仙灵本身带着弯弧,而铁羽箭捅开的伤口却是直的,杨君山直接将虎牙仙灵从椎骨的边缘缝隙之中按进去了三分之二,使得伤口内部遭受了二次撕裂,钻心的疼痛使得杨君山浑身上下颤抖了起来,但他还是咬牙死死的顶住,只有一声声的闷哼不断在洞穴之中回响。

    从腰囊之中翻找出来一张治血化瘀的药贴,小心翼翼的贴在后背的伤口之上,因为看不到身后的情景,因此不免会再次碰触伤口,直把杨君山痛得呲牙咧嘴。

    杨君山体内的两枚仙灵窍,一枚在胆器之中,而另外一枚则是在椎骨之上,这也是为何杨君山一心想要得到虎骨仙灵的缘故,这种仙灵对于杨君山位于椎骨的仙灵窍来说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至于踏地熊的出现则完全出乎杨君山的意料之外,不过能够收获契合另外一枚仙灵窍的上品的仙灵熊胆则完全就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仙灵在从孕育母体之中取出之后,其中蕴藏的灵气便会迅速收缩固化,形成一块块晶玉一般的仙灵精华,此时杨君山手中的那枚上品的仙灵熊胆便收缩凝固成了一小块长扁卵形的黑色墨玉一般的固体。

    安顿好背后的伤口,杨君山将扔掉的铁羽箭再次捡起擦净,不由叹了一口气,一枚上品的仙灵熊胆固然是意外之喜,不过现在杨君山就不得不再次接受一次自残了。

    顺手折断了箭杆,杨君山将箭杆咬在口中,而后在腹部确认了胆器大约所在的位置,仿佛下定了极大的决心一般,这才鼓足了勇气在腹部划开了一道寸许长的口子,不过这一次他却并未将熊胆仙灵放入伤口之中,而是用铁羽箭的箭头在这块仙灵精华之上用力一刺。

    “啵”的一声轻响,仙灵精华玉质的表面顿时碎裂,一股淡金色粘稠状的液体从中掉落下来,一滴接着一滴没入伤口之中。

    这些粘稠状的液体才是熊胆仙灵的真正精华所在,一般来说,若是熊胆仙灵破开之后流出的粘稠状精华呈黄绿色,则为品质最差的下品仙灵;若是呈现墨黑色,则为中品仙灵;而一旦染上了一层金色,那么熊胆仙灵的品质便会跃升为上品,金色越浓,品质越高;甚至有传说熊胆仙灵一旦完全化作金黄,那便是万中无一的极品仙灵了。

    杨君山手中的这枚熊胆仙灵精华只是带了一层淡淡的金色,不过堪堪达到上品仙灵的门槛罢了,在上品仙灵之中只能算是中下,然而每当一滴液体滴入伤口之中后,杨君山都要痛得神色扭曲浑身颤抖。

    待得熊胆仙灵之中孕育的精华尽数滴入伤口,一抹金色的灵光从伤口内渗出,而后混入血液之中沿着伤口流动,片刻之后整个伤口便凝固结痂,不过杨君山还是急忙将另外一张药贴贴在伤口之上。

    大量失血后杨君山的脸色显得异常苍白,之前积蓄在体内的力量仿佛洪水一般宣泄一空,连续两道自虐一般的秘术施加在身上,每一枚仙灵在刺入体内仙灵窍附近的刹那,便将杨君山辛苦修炼的一缕缕戊土灵气吞噬一空,整个人仿佛面团一样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这个时候无论谁找到这处洞穴,杨君山都只有束手待毙,任人宰割的份儿。

    杨君山不由的苦笑了两声,还是大意了,原本杨君山自忖以自己的身体完全可以扛得住施展一次“血炼唤灵术”,他原本的计划也不过是为了猎杀坐山虎获得虎骨仙灵罢了。

    然而踏地熊的意外出现以及上品熊胆仙灵的获得,使得杨君山又不得不改变了原本的计划,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只得冒险在体内同时施展两次“血炼唤灵术”,一下子便将他的身体推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说中品仙灵杨君山还可能有办法瞒过撼天宗的守山修士的话,那么上品仙灵的气息在武人境修士的眼中便有如黑夜中的烛光一般耀眼。

    为了能够将两枚上品仙灵尽数收为己有,杨君山便不得不冒这个风险,只有五天的时间,但愿还能够来得及,哪怕到时候只是恢复到了勉强行走的程度。

    斜靠在石壁上的杨君山正在努力的运转《戊土灵诀》,试图将空气当中弥漫的微弱灵气摄入体内,好完成功法的第一个周天运转。

    然而每当勉强摄入体内的灵力在《戊土灵诀》的支撑下运转到两枚仙灵窍附近的时候,杨君山便感觉有两座大山凭空落下,使得原本就运转不易的灵力在体内更显晦涩,杨君山在地上足足躺了两个时辰,《戊土灵诀》居然连一个周天都不曾搬运成功。

    就在杨君山无比气馁之时,试图调整身体姿态的他无意当中仰起头来一眼瞥到了头顶石壁上的八幅山君图。

    杨君山心头猛然狠狠跳了两下,赶忙极力仰起头来仔细观摩这八幅神态各异的山君壁画,一幅接着一幅看过之后,他的目光最终盯在了以猛虎上山图为首的那一列四幅壁画中的第三幅上。

    这是一幅卧虎图,原本应当虎啸山林,号令群兽的百兽之王此时却是卧在树下草中,神态之间甚至带上了一丝安逸与平静。

    杨君山仔细的盯着这幅壁画,体内的《戊土灵诀》依旧不停的努力运转,不过这一次他却刻意在运转的过程当中出现了疏漏,原本从石壁上弥漫而出的淡淡的妖气居然被灵诀摄入了体内,混入了杨君山一再精益求精所凝聚的点滴精纯的灵力之中。

    轰!

    杨君山的脑袋就仿佛被重重砸了一锤一般猛然向后一抛,原本在他眼中的壁画上的卧虎猛然间活转了过来一般,一道道的光芒开始在卧虎的体内流转,同时也像一道道印记深深的刻在杨君山的脑海之中。

    最终卧虎体内流转的光芒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循环体系,而杨君山的脑海之中也躲了一道完整的炼体招式。

    杨君山竭尽全力将身躯按照壁画当中卧虎的神态摆放,原本止血的伤口又重新渗出血迹,但他依旧不管不顾,在摆放好身姿之后,便开始将摄入体内的灵力按照脑海当中记录下来的路线开始在体内流转,原本渗血的伤口突然开始了微不可查的颤抖,两侧的肌肉开始向着当中挤压,伤口虽然没有结痂,但血迹却也没有再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