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过关(为黄金盟主加更)
    百雀山围场前的广场上早已经围满了等候各自子女的家长,杨君山从守山大阵出口的光幕之后迈步而出,广场上的上百位家长顿时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骚动,上百双目光直勾勾的盯在身上,其中不乏像杨田刚这样的武人境修士的目光,一时间令杨君山破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杨君山获得中品牛黄仙灵的消息在熊满山唱灵的时候,便已经被大阵内外的所有人所知晓,作为仅次于撼天宗内定的天才修士张玥铭得到的上品仙灵紫云皮的宝物,许多家长自然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何许人也。

    距离出口最近的是撼天宗的三位守山修士,不过杨君山第一时间注意的却不是这三位武人境的高手,而是站在三人之后的两名少年修士。

    这两名少年修士其中之一正是徐菁,看来她耳蜗处的仙灵窍以及到手的中品仙灵风信子结合之后的妙用已经引起了撼天宗守山修士的注意,像这样未来极有可能诞生天赋异术的少年修士,一旦成功激发异术,马上便可以成为撼天宗的外内弟子。

    此时的徐菁并不知晓自己陷害并丢弃同村好友郝庄的事情已经被杨君山所知晓,而从她原本就高傲如今却更加得意的脸上,杨君山也丝毫不看出丁点因为郝庄之死而有所内疚的神色。

    而另外一位与徐菁的得意相比要显得沉稳得多的少年,便是几乎已经内定为撼天宗内门弟子的张玥铭,在看到杨君山的刹那,原本沉静的神色顿时闪过一道波澜。

    杨君山微笑朝着两人示意,或许是因为之前杨君山在迷雾之中接连放翻了十余名同龄修士,原本高傲的徐菁居然对杨君山露出了小脸;而张玥铭则同样朝着杨君山微微一笑,两人在百雀山中有过一次交手,这一次相互示意这其中的意味可就只有两人所知晓了。

    站在最左边的熊满山脸色很是不好看,在杨君山出来的刹那干脆冷哼一声,只将一双闪烁着危险光芒的眼珠子瞪向杨君山。

    若是换成其他少年修士,没准会被熊满山有如实质的凶厉目光所吓住,但杨君山却对此根本视若无睹,迈步上前只是朝着正当中的老者修士陈纪微微行了一礼,感谢他两次制止熊满山的过度刁难。

    那熊满山心中恼怒杨君山的态度,奈何此时大庭广众之下不比之前在大阵迷雾之中,那个时候熊满山大可以在唱灵之后便封闭了之后百般刁难杨君山的声音,只要不是太过分,其他两位守山修士大抵也不会干涉,而现在可就不行了。

    原本熊满山百般为难不过是因为与杨君山的大伯争抢一个撼天宗内门弟子的名额而迁怒于他罢了,杨君山原本的计划便想着该如何打消大伯千方百计想要成为撼天宗内门弟子的念头,毕竟谁也不会想到雄霸瑜郡不知多少岁月的撼天宗会那般突然而有轻易的垮掉,杨君山的大伯费尽心思最终上的却是一艘即将沉没的破船。

    然而在跨出百雀山围场的刹那,杨君山却是突然改变了主意,既然这熊满山这般为难自己,那么他就偏偏要助自己的大伯成为撼天宗内门弟子,定要令这熊满山不能如愿!

    另外一侧的守山修士张锋意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则充满了兴趣,在得知杨君山身上有牛黄仙灵之后,他便已经知晓杨君山便是当初在溪边小树林当中布下陷阱之人,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少年是如何能够拥有这般堪比老辣猎手手段的?

    只有站在正中的陈纪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充满了探寻之意,见得杨君山行礼答谢,这位武人境高阶修士突然开口道:“你的肉身打熬的很好,你平日里所用的是何种炼体术?”

    杨君山心中暗凛,面上却是恭敬道:“晚辈所用的乃是莽牛拳?”

    “莽牛拳?”陈纪脸上闪过一道讶色,随即点了点头,道:“小小年纪能用一种下品的炼体术将肉身打熬到这般地步着实不易,可惜你不是我撼天宗子弟,否则老夫或许可以传授你一种中品的炼体术。”

    陈纪沉吟了片刻,似乎对于杨君山的炼体天赋起了爱才之意,道:“也罢,看你在炼体一途上似乎颇有天赋,老夫虽碍于门派不能传授你中品炼体术,但日后你若是有何疑问,大可以来这百雀山询问老夫便是!”

    陈纪的言语令一旁的张锋意很是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而另外一侧的熊满山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阻止,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看向杨君山的目光更加不善。

    而广场上的其他修士在听到陈纪之言后尽皆发出一声艳羡的赞叹,作为一名武人境高阶的修士,陈纪在整个梦瑜县都是排名前五的存在,许多人想要与他见上一面都不可得,更何况是能够得到他的指点,

    要知道陈纪可是撼天宗资历颇深的内门弟子,甚至有传言说此人只差最后一步便能够凝聚罡气成就真人境,就算因为年纪太大而无法成为撼天宗的真传弟子,但至少一个长老的位置是逃不掉的,到时候便有了主政一县的资格。

    只要不是让他成为撼天宗的修士,这样的好事杨君山自然是不会错过的,于是赶忙再次向着这位撼天宗的内门弟子拜谢了。

    那陈纪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指了指杨君山背囊当中探头探脑的小虎崽,道:“这个畜生不要养大了,否则可真就是养虎贻患了!”

    杨君山连忙点头称是,若小虎崽依旧是凶兽,他自然不敢驯养,可如今小虎崽受妖气洗练,灵智已经渐开,日后必然会成为妖修,自然也就没有隐患了,更何况杨君山与小虎崽还接了金兰之誓。

    赶忙离开了三位撼天宗守山修士身前,待得三人的注意力重新回转到护山大阵的迷雾当中之后,杨君山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到后背的衣衫已经湿透了,尽管他知晓以妖气遮掩自身修为的秘术,但在三位武人境修士眼皮子底下被来回审视,杨君山还是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返回广场后,土丘村的村民很快便迎了上来,纷纷向杨君山得到牛黄仙灵道贺,杨君山一一还礼,这才看到苏宝章正站在杨田刚的身旁,远远的望着杨君山也是满脸的欢喜。

    杨田刚很少见的没有抽旱烟,而是将烟杆一下一下的敲着掌心,显然此时的杨田刚心情也并不太平静。

    不等杨田刚询问他在百雀山的经历,杨君山便先声道:“爹,我累了,咱们先回村里去吧?”

    杨田刚瞅了儿子一眼,点了点头,道:“走吧,宝章也跟着一块儿回去!”

    三人正要先行离开,身后却突然有人叫住了杨君山,转身望去时杨君山神色却是微不可查的变了一变,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跟着郝庄的父亲郝三旺。

    “杨村正!”

    郝三旺看向杨田刚的目光有些害怕,但随即便急切的向着杨君山问道:“大侄子,你见到我家郝庄了没,他怎样了,可曾找到仙灵了没?”

    看着满脸希冀之色的郝三旺,杨君山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顿了一下勉强笑道:“三旺叔,我在百雀山不曾见到过郝庄,当时我是和宝章哥在一起的,你可以去问一问徐菁,不知道她见到郝庄了没有!”

    “没有见到啊!”

    郝三旺脸上的失望之色浮起了不少,不过很快便又被自信的笑容所替代,道:“我家郝庄也是好样的,一定能从百雀山中带着仙灵平安出来!”

    “那我们先走了!”

    杨君山勉强笑了笑,朝着郝三旺打了一声招呼转身快步离开。

    杨田刚与苏宝章见状赶忙跟上,待得三人乘着驮马兽一口气离开百雀山二三十里之后,三人来到一处僻静的山坡下歇息,杨君山才道:“郝庄死了,是被徐菁害死的!”

    “啊?”苏宝章张口便是一生惊呼。

    杨田刚虽然不像苏宝章那样被吓了一跳,但正要放到口中的烟嘴儿也顿了一顿,这才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当时怎么不说?”

    杨君山将自己看到的情况跟两人说了一遍,苏宝章已经惊得目瞪口呆,杨田刚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这个女娃居然这般狠辣的心肠,你做的没错,这个时候的确不能说,且不说你只是根据郝庄肩头的脚印推测,并没有亲眼看到徐菁陷害郝庄,此时徐菁这个女娃子显然已经得了撼天宗的青睐,你若是把实话说出去不但拿这个女娃子没办法,还有可能害了郝三旺一家。”

    苏宝章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片刻之后杨君山道:“接下来该怎么办,那郝庄还留下了一枚下品仙灵榆木心,要不要悄悄的送还给郝三旺?”

    “榆木心?”杨田刚疑惑道:“你不是只得了两件仙灵,一件中品牛黄,一件下品粮石么?”

    杨君山得意的笑了笑,道:“爹,孩儿正要跟你说,孩儿打算将中品的牛黄仙灵送给宝章哥!”

    说罢,不等看旁边的苏宝章一副以为自己听错了可能是耳朵出毛病的的表情,伸手拍了拍卧在脚下的小虎崽的脑袋,道:“行了,吐出来吧,别告诉我你把那三枚仙灵都给真吞了!”

    ————————

    这一章是允诺的为黄金盟主唯法兄的加更,晚了一点,这会儿大伙儿估计都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