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源泉
    在适应了周围的光线之后,借助头顶自己掉下来的洞口的微光,杨君山终于可以隐约看到他所在是在一处山洞当中。

    四周浓郁的灵气将自己的身躯紧紧的包围,杨君山就感觉有无数的锥子试图刺透自己的肌肤钻入自己的体内,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

    体内《戊土灵诀》逆转,体内的灵力附着在肌肤之*身周弥漫的灵气排开,杨君山顿时觉得周身舒服了许多。

    一枚火折子亮起了一颗豆大的火光,漆黑的洞穴顿时明亮了许多,杨君山将地上碎裂的灵土块捡起来查看,却发现这些灵土块大略只剩下了不到一指厚,难怪当虎妞扑下来的时候,脚底的灵土层承受不住一人一兽的重量而坍塌,杨君山便抱着虎妞跟着摔了下来。

    大略的将这个洞穴查看了一番,这是一个方圆大约有三丈,高约一丈的天然洞穴,洞穴的四周以及半个弧顶都是石壁,唯有之前杨君山掉下来的那小半个弧顶乃是土层,而且经过洞穴当中灵气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浸润,这片弧顶的土层都已经板结硬化坚若磐石。

    杨君山将从头顶洞口掉下来的灵土层碎块捡起来查看,发现里面蕴藏的灵气已经达到了中品灵田的级别。

    洞穴中央有一滩清澈的泉水,水潭大约有两尺大小,潭底铺满了一层圆润的碎石,当中有一个泉眼从中汩汩的冒着水花,浓郁的灵气也伴随着水花向着洞穴之中扩散,可水潭中的水却始终不见增多,想来是从潭底渗进了地下暗河,而杨君山家的灵井边正巧打通了这条暗河。

    将手伸入水潭,沁凉的泉水使得手掌有着轻微的刺痛感,可见泉水之中蕴藏的灵气还在家里的灵井之上,这里毕竟是地下暗河的源头。

    从潭里抓起了一把石子儿,杨君山惊讶的发现这些石子儿上都带着一丝温润的气息,表面上有淡淡的灵光闪烁,完全可以将这些石子儿切割一番,当成石币来用。

    看着水潭中铺的满满的一层小卵石,这些要都是切割成石币,怕不是要有近千枚,也不知道这些卵石在灵泉之中浸泡了多久才成这样,也不知道还要再浸泡多久才能够孕育成为能够切割玉币的灵玉。

    除了这一眼泉水,整个洞穴的地面都是坚硬的石面,虽不平整,但对于一心想要修炼山君图的杨君山而言却已经足够了,更何况这洞穴之中灵气之源不绝,不仅是一处打熬肉身的隐秘之处,更是一处闭关隐修的绝佳之地。

    不过当务之急却是要把自己掉下来的那个洞口隐藏好了,这片石榴林所在的山腰虽因为地势难行而少有人来,但也要以防万一,若当真被人发现了这处洞穴,以杨君山料想,至少也能把整个荒土镇的武人境修士招来争抢一番。

    想要隐藏好山洞入口,首先就要隔绝洞穴之中灵气的外泄,洞外的石榴林相比于其他地方的林木已经开始显眼了,若是再将洞穴之中的灵气散逸出来,怕不是个一年半载,整片石榴林都要“木秀于林”了。

    沉吟了片刻,杨君山从水潭底捞了一把富含灵气的卵石,然后又将从洞口掉落的灵土层用布袋仔细收集了,在洞口的石壁上凿出几个凹口以供攀登,转身叫虎妞的时候,却发现这家伙蹲踞在地,一副蓄势待发的威武形象,居然已经在洞穴之中修炼起了八幅山君图中的虎踞图。

    走过去伸手在虎妞头上拍了一巴掌,不顾虎妞因为修炼被打断的呼吼抗议,伸手把她搭在肩上从洞口爬了出来。

    洞口边上已经聚集了一堆挖出来的泥土,最后挖出来的一小堆更是富含灵气的土壤,杨君山的小布袋根本装不下,索性便将所有的灵土重新推到洞穴下面,然后用几根粗树枝在洞口搭住,上面用枝叶挡住了缝隙,再用挖出来的土壤盖了一层,再撒上枯枝败叶使之与周围的地面看上去一致,甚至人走上去也不会踩塌。

    虽然这样挡不住洞穴之中灵气的外泄,但至少寻常人若是不注意的话也不会发现下面会有一座洞穴。

    急匆匆的返回家中,杨田刚依旧不在家中,这些日子以来,只要不是需要杨田刚坐镇村里镇守即将成熟灵田的日子,杨田刚十有八九不在家中,虽然村里人都说杨村正赌石成瘾,但杨君山却知道老爹似乎返回了晨瑜县数次。

    不会是将红锈原石的事情告知家族了吧?

    杨君山不由皱了皱眉头,不过最终却也没有打算去制止父亲,毕竟想要一个人暗中收集红锈原石实在太慢了,借助家族的力量渠道毕竟更广,然而如此一来不知道老爹自己能得到多少,况且知道的人越多,这件事情也就越难以保密。

    前院当中,苏宝章正带着杨君平、杨千海和杨宝亮三个练习莽牛拳,自从上一次杨君山发了一通脾气之后,杨君平等三个老实了许多,后来苏宝章也意识到打熬肉身的重要性,于是杨君山便拜托苏宝章带着兄弟三人一同修炼。

    与苏宝章匆匆打了一声招呼,杨君山来到老爹的房间一通翻找,终于从一个箱子下面找到了一块不到两尺大小的符纹石板。

    这块石板与后院的那块封灵井盖一般大小,原本是杨田刚作为备用之物,只需在上面嵌上灵源就能够启动石板上刻画的封灵符阵,隔绝灵气的外泄。

    待得天黑之后,杨君山便带了这块符纹石板悄悄的上了西山,虎妞似乎一直都在等着杨君山,见他外出马上悄无声息的跟在后面。

    再次来到山腰的石榴林中找到洞穴的位置所在,然后将石板放置在土坑的底部,然后将十几块从水潭底捞出来的灵石镶嵌在石板之上,上面的符纹阵顿时被激活,从洞穴中向外散发的灵气顿时被隔绝,而且这块符文石板还能够隔绝声响,就算是杨君山在洞穴当中大声呼喝修炼山君图,也不虞洞穴外有人路过的时候听见。

    再将洞口的遮掩物用绳索固定起来,这样进出的时候只需要一掀木排就可以,而且将木排放下之后也同周围的地面一模一样,不必担心有人会看出什么。

    做好了洞口的遮掩,杨君山索性便在洞穴之中开始了修炼,而且杨君山首先修炼的也是八幅山君图当中的虎踞图。

    虎踞图的传承图虽然只是一幅,然而刻入记忆当中的传承却是一整套的动作,总共八种山君蹲踞的姿态,而且八种姿态之间可以顺畅的相互转换,能够将全身各个部位都在这八种姿态当中得到锻炼。

    杨君山的身躯每做出一种姿态,便将《戊土灵诀》在体内运转一个周天,八种姿态转换完毕,灵诀已经在体内运转了八个周天,而且时间也正好过了一夜。

    或许是因为修炼山君图的缘故,这一夜杨君山在修炼的过程当中,灵气冲刷体内经脉所带来的痛苦被大大减轻,再加上洞穴之中浓郁的灵气,这也使得杨君山这一次的修炼的效率大大提高,要是按照这个速度估算,原本以为再有两个月才能够达到唤仙灵圆满的修为恐怕又要提前个十天半月了。

    带着同样修炼了一夜而精神抖擞的虎妞出了洞穴,将封灵石板盖好,再将洞口的伪装恢复,深深的吸了一口山间的凉气,杨君山顿时感到浑身上下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回身看了看身后的那株石榴树,或许是受到昨天洞口外泄的灵气滋润以及杨君山进出洞穴所带出的些许灵气的影响,杨君山感觉这棵石榴树的枝叶似乎也显得苍翠欲滴起来,上面挂着的一枚枚石榴果表面也显得光滑了许多。

    照这样下去,尽管有封灵石板隔绝灵气,但只要杨君山经常性的出入洞穴,这片石榴林就会慢慢的受到滋养,土壤也会渐渐向着灵田转化,洞口附近的那可石榴树长此以往甚至会孕育出仙灵精华也说不定。

    下得山来,杨君山发现最近土丘村在激将成熟的三亩灵田周围巡守的村民越发的勤严起来,就是苏宝章在修炼的闲暇之余也经常往这里跑,每当看出这块灵田当中会有一小块属于自己,苏宝章马上就会浑身洋溢着活力返回家中练习莽牛拳,修炼杨田刚传授给他的《覆土法诀》。

    据苏宝章说,最近附近几个村里经常有村民前往西山脚去看土丘村即将成熟的三亩灵田,整个梦瑜县土壤贫瘠,灵田孕育比之其他地方要困难的多,而整个荒土镇更是极少见到一次性培育三亩灵田这样的大手笔。

    当年杨田刚着手培育灵田的时候,不但土丘村的人将信将疑,就是荒土镇其他村落的灵耕农听说之后也是嗤之以鼻,没少在土丘村村民耳边说风凉话,不少武人境的修士因为杨田刚这个外来户的缘故,更是等着看他的笑话。

    然而随着这三亩田地中蓄养的灵力越来越高,眼看就要培育成熟成为三亩灵田,这一下形式翻转,土丘村村民在看到其他村民的时候便开始得意洋洋的吹嘘本村一下子孕育的三亩灵田,每当听到其他村民口中带着酸水的言语,看到他们脸上满满的艳羡之色,这一下终于轮到土丘村上下扬眉吐气了。

    不过消息传出去之后,四里八乡前来土丘村看这三亩灵田的人却是越来越多,这让土丘村上下顿时警惕了起来,生怕有人前来破坏即将成熟的灵田,特别是邻村土石村与土丘村经常因为灌溉水源和田界发生冲突,甚至两村之间还因此发生过几次械斗,这一次灵田即将成熟的消息传出之后,就属土石村的人来看的最多,而且其中还颇有不少是与土丘村有仇怨的偷偷摸摸的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