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争田
    “那个小混蛋躲在那里说话,滚出来!”

    钱春来顿时暴怒,恶狠狠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喝道。

    人群从两边分开,杨君山平静的站在那里与钱春来的目光对视,目光之中无悲无喜,倒映着钱春来的影像却更像是一个小丑。

    “敢问前辈,晚辈可有说错么,难道说前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入了我土丘村的户籍不成?”

    杨君山出现的刹那,不仅是杨田刚与安侠目光一亮,就是两外两侧的张铁匠与徐三娘目光也是一凝,就连那一直以来神色平静的徐菁在杨君山出现的刹那也将目光盯在了杨君山的身上,数道强横的灵识瞬间扫过杨君山的身躯。

    凡人境第三重启灵窍,这家伙什么时候居然开启灵窍了,之前却是连他唤仙灵圆满的消息都没有听说过。

    只有躲在张铁匠身后的张成鸿喃喃自语道:“有什么了不起,我儿子早就在三天前便来了消息说进阶第三重了!”

    张成鸿的言语自然瞒不过在场武人境修士的耳朵,而那徐菁的左耳同样动了动,似乎也听到了什么,看向杨君山的目光更加深邃了。

    更有人低声道:“听说这孩子炼化的是中品的牛黄仙灵,品质可算是极好的了,可也没想到比那张玥铭居然只晚了三天,了不起!”

    只有钱春来不晓得土丘村对这几个最有希望的孩子的关注,见得杨君山振振有词的反问,而土丘村上下居然没有一人驳斥,心中更加恼怒,道:“这是谁家的崽子,怎得这般没有教养,你的父母呢,若是再不把这孩子带走,说不得在下就要代为管教了!”

    “钱道友当真是好威风好煞气,连我土丘村的孩子都可以代为管教了!”

    这个时候杨田刚却是突然说道:“敢问钱道友,我这犬子可是有哪里说错,竟惹得道友如此怒不可遏?”

    “你!”钱春来一时间被问得心中恼怒,却是失了分寸与一个小孩起了争执,平白让土丘村上下看低了他一眼。

    这时那徐三娘却是开口道:“村正大人话不能这么说,钱道友毕竟是代替镇守大人而来,是为本村灵田分割做见证,又怎么能算是外人呢?”

    安侠这时又张口道:“既然只是做个见证,那就是说荒土镇的镇守大人也不曾要他干涉土丘村灵田分割之事,既然如此,阁下何不站在一旁与我等外人静观村民分田,如此可好?”

    安侠这是将钱春来之前警告他的言语又重新还了回来,颇有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架势。

    钱春来一时间哑口无言,不过张铁匠一方的人此时却又鼓噪了起来,道:“对对对,咱们土丘村的事儿不能听别人乱说,只能是咱们自己说了算!”

    张铁匠又何尝看不出钱春来真正的目的应该是想着要打压杨田刚,只是他言语之间却是在力挺徐家的时候将土丘村其他村民也一同跟着打压了,这自然也令张铁匠大为不满,因此对于身后众人的鼓噪也不曾制止。

    之前因为此人身份众人心中还有顾忌,此番眼见得钱春来居然被一个小孩问得恼羞成怒,又被安侠接连质问,权威大大受损,于是纷纷鼓噪起来不准他插手土丘村之事。

    杨田刚心中冷笑,嘴里却客气的说道:“还请钱道友作壁上观,我土丘村灵田分割完毕之后,道友只需将结果向镇守禀告一声便是,到时候杨某也会亲自向镇守大人禀报事情的详细经过。”

    钱春来冷哼一声,眼见得自己此前一番言辞完全白费,如今更是遭到了整个土丘村村民的排斥,浑身上下气得直哆嗦,他本就不是一个心胸宽广之人,于是看向始作俑者杨君山的目光更多了几份危险,然而杨君山对此神色却一直显得极为平静,只是看向钱春来的目光当中同样多了几份憎恶。

    排出了钱春来这个外人,徐氏虽有所不满,但见得杨田刚一方同样少了一位武人境修士,张铁匠一方的张成鸿见得气氛紧张早就多了猫猫,心中虽有不甘却也只得勉强接受,三方人家顿时因为灵田的分割开始了剧烈的争执。

    “村正大人主持灵田培育的功劳是毋庸置疑的,今后土丘村还想着继续扩大灵田规模,就少不了村正大人的参与!”

    杨铁牛瞪着一双牛眼朝着对方的人咆哮,杨田刚一方的人虽然人数最少,但气势却是最盛,究其原因,那就是双方都不得不承认,没有了杨田刚土丘村的灵田培育根本就无从说起。

    “村正大人的功劳我等自然不敢抹杀!”

    面对杨铁牛等人咄咄逼人的气势,无论是徐氏还是张铁匠一方的人都不得不先承认这一点,不过紧跟着话题就是一转:“不过那是村正大人的功劳,与你等人何干?”

    “嘿嘿,这么说你们也都承认杨村正的功劳最大了?”

    两方人马先是一沉默,紧跟着徐氏的人率先道:“莫要忘了,灵田培育投入巨大,大部分可都是我徐氏四处筹措,若论投入,我徐氏当为第一!”

    徐氏毕竟有宗族维系,论及人脉关系以及办事效率自然远超其他人,杨田刚在这一方面也不得不对其多有借重。

    过了一会儿,张铁匠一方也有人道:“不要忘了张兄为了灵田培育也曾打制了一批特质的农具,还有聚灵大阵的布置也少不了张兄的出手帮助!”

    这个时候就能够看出一盘散沙与齐心协力的区别来了,无论是杨铁牛、杨青牛,还是徐氏一族族人,双方都是不遗余力的维护杨田刚和徐氏一族的利益,因为他们都知道,维护这两者的利益就是在维护自身的利益。

    而到了张铁匠这里,虽然人多势众,但却根本无法形成一个团体,维护张铁匠自身的利益就能够为所有人争得好处?这话连张铁匠自己都不信,因此过了这么长时间,才有这么一个与张铁匠关系颇深的至交为他说话。

    双方人马虽说炒作一团,但其实都是要为各自一方确认基本的利益分割,真到了具体争夺的时候,还需要土丘村三位武人境修士之间来最终确定。

    “下品灵田我可以少要一些,但中品灵田我要三分!”

    没有了钱春来的掣肘,杨田刚又重新拿回来了主动,在争夺灵田之时依旧气势逼人,要知道中品灵田一分当得下品灵田一亩。

    “村正要来这么多灵田做什么,你手下有那么多人耕种么?”

    徐三娘捋了捋鬓边的发丝,眼角带着一丝笑模样,道:“我徐氏可是人多地少,灵田自当要多一些,我看下品灵田我徐氏就要一亩三分吧,至于中品灵田,说实话,我徐氏便是要四分也不为过;杨村正日理万机,想来也没有时间打理灵田,有一分地就足够了,剩下的便交给张兄分配,如何?”

    “四分?好大的口气!”张铁匠冷笑一声,他的声音沙哑之中带着一丝金铁交错的铮声,道:“要论人多,你徐氏有张某这边人多吗?至于中品灵田,凡人境修士耕种就是在浪费,也只有咱们三个武人境修士才能将中品灵田的地力完全发挥出来,不过三娘你修为最低,灵田便少分一些吧!”

    徐三娘也是一生嗤笑,道:“那些人与张兄你又非亲非故,你为他们在这里说话又有几人愿意领你人情?现在土丘村恐怕都已经将人情挂在了村正大人身上了吧?”

    张铁匠冷哼了一声,却听徐三娘又接着道:“至于中品灵田的确需要武人境修士才能将地力充分利用,可你张兄一个铁匠什么时候又擅长种地了?你家的那不到两亩的灵田还不是租给了别人在种?”

    “三娘说的有理,张兄你本就不擅长耕种,还是专心打得你铁;不过张兄有一点也没有说错,三娘的修为毕竟低了些,我看为了不让地力浪费了,这中品灵田还是杨某一家多分担一些吧!”

    “杨兄何必这般辛苦,土丘村日理万机,还需杨兄多多谋划,灵田之事还是少些操劳便是。”

    “哼,我便不相信你能再找一个武人境修士来耕种这中品灵田!”

    徐三娘与张铁匠二人齐声反对,不料就在两人话音刚落之时,一道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清晰的落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杨家的中品灵田如何就会没有人来耕种了,既然他无暇理会田地之时,我韩秀梅却有的是时间!”

    在场之人一阵哗然,转身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时,就看到村外的大路上陡然卷起了一阵狂风,一道身影驾驭着狂风一路向着这边而来。

    只有武人境修士才能够驾风而行,不过武人境初阶的修士驾风之时却无法升高,只能够贴着路面飞腾,速度不见得多快,声势却极大,颇有些风沙走石的感觉。

    徐三娘与张铁匠脸色都是一变,只有那钱春来一声怒喝,道:“谁在那里装神弄鬼,这是土丘村之事,外人不得干预!”

    “钱兄,这是内子修为突破,出关赶回来了!”

    杨田刚不温不火的言语一下子令钱春来的连变成了猪肝色。

    狂风到得灵田近前戛然而止,容光焕发的韩秀梅在土丘村众人复杂的目光当中徐徐走进了人群当中站在丈夫身边,周身上下起伏不定的气息正表明了韩秀梅刚刚进阶武人境的修为。

    ——————————

    吼吼,第二章来了,收藏有木有,红票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