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粮车
    到得后院,苏宝章走近前问道:“村正大人怎么说?”

    杨君山摆了摆手,无奈道:“我爹不太相信!”

    “那你打算怎么办?”苏宝章问道。

    杨君山想了想,道:“宝章哥,我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助!”

    苏宝章精神一振,道:“什么事,你尽管说!”

    杨君山从袋子里摸出来五枚玉币,想了想又多拿出来了两枚,道:“宝章哥,呆一会儿我给你一份清单,你这两天替我将上面的东西买全了,记住了,清单上的东西要背过了,东西也要分开去买,千万不要让人注意到了。”

    苏宝章见得杨君山一下子拿出来七枚玉币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多钱,迟疑道:“这会不会太多了,是村正大人安排下来的事情吗?”

    显然,苏宝章不认为杨君山应该有这么多玉币,杨君山只得道:“这事我爹知道,他交给我办了,你只要按照我给你的清单去买就行了,而且这些玉币还不一定够。”

    入夜,杨君山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将安侠留给他的那块红锈原石拿在手中准备解石。

    解石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红锈原石因为本身含有一丝精铁的成分而特别坚硬,而且在解石的过程当中一不小心便有可能损伤了里面的灵玉。

    不过杨君山却又自己特殊的方法,他先是用一柄刻刀在原石表面上刻下了几道简易的符纹,而后将体内灵力注入到这几枚符纹当中,在符纹激活的刹那,一阵“咔嚓咔嚓”的声响传来,在原石的表面便出现了一道道裂纹。

    杨君山将原石拿在手中使劲的搓磨,居然直接将不满裂纹的原石表面搓下了一层碎石片来,在开启灵窍之后,杨君山的气力再次攀升,否则的话他也不会选择这种徒手解石的方式,不过这种方式因为不借助其他工具的缘故,反而能够更好的保护里面孕育的灵玉。

    这一层碎石被搓碎之后里面还是原石层,杨君山只得再次刻画符纹,而后徒手解石,如此往复了三次,一层氤氲的光泽终于在碎石片脱落之后显露了出来。

    杨君山在额头上抹了一把汗,道:“还不错,再解下去可就不剩多少灵玉了。”

    经过半宿的奋战,第二天杨君山的兜里又多了四枚玉币,远远的看着父母大清早的牵着驮马兽去了西山脚,杨君山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蝗灾的事情老爹显然并未放在心上,更何况如今连娘都进阶武人境了,老爹如今恐怕就算是真遇到蝗灾也是有恃无恐吧。

    不仅仅是他们两人的全部精力都已经放在了三分中品灵田的开垦上,想来村里另外两位武人境修士也是如此,他们要抓紧时间在灵谷成熟之前将新开辟的灵田开垦出来,待得灵谷收获之后再一同播种。

    进了老爹的房间,墙壁上挂着一张铁胎长弓,正是杨田刚以前用过的七石铁胎强弓,不过在他进阶武人境之后这张弓挂在房间的便很少被摘下来过了。

    将长弓摘下来拿在手中,杨君山便感觉手中一沉,这一章铁胎弓自重便足够二三十斤,细细的弓弦闪烁着晶莹的光泽,显然并非是凡物,用手一拉,长弓缓缓张开,与这张弓相比,杨君山之前用的三石雕花弓就如同面条一般。

    见得原本挂着长弓的边上还有一只插满了羽箭的箭壶,杨君山将箭壶摘下来一看,暗道一声运气不错,里面三十支羽箭都是百炼精铁所制,每一支箭杆和箭头之上都刻画了简单的符纹,配合七石长弓突袭,甚至可以依据射穿修士的法术护盾。

    将长弓斜跨在背上,杨君山暗道:“老爹你昧我玉币,这张长弓,嗯,还有这一壶百炼符箭,儿子我可就不告而取了!

    石榴林灵泉洞穴之中,虎妞已经醒了过来,正在撕扯杨君山留下的山兔和野鸡,虽然神色依旧看上去灰败,但知道吃东西显然表明恢复的不错。

    灵泉泉眼之中冒出的灵气与昨天相比已经恢复了不少,可还是不曾恢复到原本的状态,拍了拍虎妞的脑袋,杨君山吩咐道:“这两天我要出一趟远门,你就要一个人留在这里养伤修炼了,我会给你留下足够多的食物,受伤期间不要乱跑,等我回来。”

    虎妞“呜呜”叫着,似乎在抗议,甚至想要站起身来,可重伤的身躯没有多少气力,只得卧在地上委屈的看着杨君山。

    “放心,等你好了以后一定带你出去玩!”

    将地上铺开的一层灵气卵石捡了十几个带在身上,出了洞穴之后,杨君山一路向南,如果前世记忆没错的话,这一场蝗灾便是从南方而来,而后席卷了大半个瑜郡,使得整个瑜郡的灵谷减产了一半儿。

    梦瑜县五镇一县城,靠近最南端的便是荒山镇,而荒山镇最南端的则是山蛮村,山蛮村坐落在曲武山脚下,而曲武山则既是梦瑜县与同属瑜郡的锦瑜县的交界,同时也是瑜郡与璋郡的交界所在。

    前世巨蝗灾发生之后,瑜郡六县便属梦瑜县和锦瑜县受创最重,而巨蝗群又是从南方而来,然而与瑜郡南部接壤的璋郡虽也受到了蝗灾袭扰,不过受灾面积却是极小,因此在杨君山看来,巨蝗灾的起源之地最大的嫌疑便是在这曲武山之中。

    杨君山一路南行而来,在进入荒山镇之后便曾经见到过数次运送灵谷的粮车向着镇上草市而去,而且还有空出来的粮车从镇上向着各个村落而去。

    到得山蛮村之外时,杨君山又看到了两辆粮车刚刚出村,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杨君山走上前去向着赶车的一位中年人问道:“大叔,这灵谷是要送到哪里去?”

    赶车人警惕的看了杨君山一眼,见他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神色松了一松,道:“你不是本村人吧?”

    杨君山指了指背后的长弓,道:“我正在学打猎,听我老爹说曲武山里猎物最多,于是想进去看看,不过一路上看到不少运送灵谷的粮车往镇上去了,心中好奇便想问问。”

    赶车人听说杨君山要去曲武山,赶忙摆了摆手,好心劝道:“小伙子,曲武山可不比其他的地方,哪里山高林密,又是和锦瑜县、璋郡交界的地方,虽说有不少猎物,可也有不少猛兽,甚至还有凶兽偶尔出没,那些个老猎手进出曲武山都要小心翼翼,看你不大,应该是刚学着打猎吧,那里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杨君山眨了眨眼睛,道:“大叔,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粮车呢?”

    赶车人笑道:“自然是为了卖灵谷啦!镇上有人在高价收灵谷,今年年景好,地里的灵谷长势喜人,眼看又是一个丰收年,到时候粮价肯定要跌,趁着这个时候粮价不错,赶紧将家里的陈粮卖掉,正好为新粮腾开地方。”

    杨君山想了想,又问道:“大叔,镇上是什么人在收粮,是撼天宗,还是县里、郡里的豪强名门?”

    赶车人摇摇头,道:“这个就不知道,反正都是生面孔,不过既然镇守大人同意他们收粮,身份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杨君山“唔”了一声,既然连荒山镇的镇守都知晓这件事情那么应该是没有问题了,这么说来难道会是撼天宗在暗中收粮?想及红锈原石的事情,杨君山暗忖莫不是撼天宗需要大笔的玉币收购灵谷?

    不过他很快便否认了这个想法,如果撼天宗需要收购灵谷的话大可以在全郡进行,而杨君山所在的荒土镇显然不曾听到过高价收购灵谷的消息。

    杨君山总感觉这一次在荒山镇收购灵谷的人大有蹊跷,而且杨君山一路走来看到荒山镇许多村落都有运送灵谷的粮车出没,怕不是荒山镇灵耕农手中的余粮十之七八都被收购了去。

    想到随后巨蝗灾爆发,灵田当中的灵谷尚未收割便被啃食一空,杨君山看再看山镇出现的这一次收购灵谷的事件简直就像是一道釜底抽薪的毒计。

    想到这里,杨君山又提醒道:“大叔,我从北边一路走过来,发现荒野之中蚱蜢蝗虫成群结队出没,今年怕不是会有蝗灾,这么多灵谷卖出去了,万一受了灾可怎么办?”

    赶车人嗤笑道:“你这孩子,蝗灾有什么可怕的,哪个村里没一两个武人境修士,到时候大伙儿联合起来就能把蝗灾消灭大半,……”

    这种对于蝗灾的看法,杨君山再熟悉不过,无论是杨田刚、苏宝章,还是土丘村里的其他人,在听到蝗灾的时候都是与这赶车人基本相同的看法。

    “那万一今年的蝗灾很厉害呢,连武人境修士都杀不尽该怎么办?”

    “武人境的修士都杀不尽?”赶车人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道:“难不成会飞来一群凶兽不成?”

    可不就是一群凶兽,虽说若论单个巨蝗的实力,比之钻山鼠可能都远远不如,但铺天盖地的一群扑将下来,谁能顶得住?

    杨君山试图提醒赶车人不要急着将灵谷卖掉,而赶车人也试图提醒杨君山不要深入曲武山,不过结果很显然是双方谁也没有听谁的劝告,该去镇上的卖粮的继续去,而想去曲武山的也不曾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