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煞地
    杨君山第一反应就是这一片巨蝗之中出现了妖虫!

    只有被妖化了的巨蝗才有可能懂得让成虫去抚育幼虫,山谷中数不尽的巨蝗不可能尽数被妖化,那么这一片巨蝗之中便肯定有一头被妖化的虫王。

    这头虫王控制着整片山谷当中的巨蝗,约束着它们一直不曾冲出山谷,同时命令那些成虫从四周的山林之中采回枝叶食物供幼虫啃噬。

    杨君山可以想象,一旦这一片山谷当中的巨蝗尽数成长为成虫,那么只等虫王一声令下,无数的巨蝗必将铺天盖地的冲出山谷,冲出曲武山。

    沿着山谷边缘的树林杨君山一路绕行,同时密切关注山谷之中巨蝗的动向,试图将隐藏在其中的虫王找出来,然而山谷之中的巨蝗密密麻麻,就算虫王的体型可能要比其余巨蝗更大一些,或许因为妖化还有一些明显不同于其他巨蝗的特征,可要想将其从中找出来却是难如登天。

    杨君山沿着山谷边缘潜行,同时还将几只飞入树林之中觅食的巨蝗悄无声息的击杀,而后将巨蝗尸体保存起来放在腰囊之中。

    然而待得杨君山向着山谷南侧山坡上的树林走去的时候,却发现巨蝗飞去这一片树林的数量越来越少了,而且越是向南巨蝗飞去的数量越少,同时弥漫在树林当中的一股刺鼻的味道却是越来越浓。

    这时杨君山发现这一片树林无论是地面还是树叶枝干上都洒满了一层黄褐色的灰尘,按理说山林之中常有山风吹拂,枝叶摇动之时很少有灰尘落在上面才对。

    小心的将一片落满了灰尘的树叶放在鼻端一嗅,远比弥漫在树林当中还要刺鼻的气味直冲脑海,令杨君山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而且杨君山还发现,这些黄褐色的粉尘粘附性特别强,在落在树叶上之后,任凭他如何摇晃都不曾落下,就算是用口猛吹都无法将这些黄褐色的药尘吹尽。

    这绝对是有人故意如此的,这些带着刺鼻味道的药尘阻挡了山谷中的巨蝗向南觅食,将来蝗灾一旦爆发恐怕也会本能的避开南面的方向而全部向北席卷,这恐怕也是前世蝗灾从曲武山爆发之后很快便席卷了半个瑜郡,而璋郡受灾却极为有限的缘故。

    巨蝗之灾原来既是天灾,同时也是人祸!

    杨君山几乎可以确定这些播撒药粉之人定然与荒山镇收购灵谷之人是同一伙人,只是巨蝗灾席卷半个瑜郡,单凭眼前这一处山谷当中的虫群显然远远不够,也就是说在整个曲武山当中类似的虫群还不知道有多少个。

    而杨君山所知的那个以狼头作为表示的璋郡势力恐怕根本没有监控这么多虫群的力量,也就是说想要布控整个曲武山巨蝗虫群的势力,至少需要璋郡的多家势力联合行动才有可能。

    正在潜行的杨君山突然停下了脚步,整个人潜藏在一株巨树之后,就在他之前前进的道路上,正有一处巧妙的预警陷阱布置在那里,若非杨君山本身就是一位老辣的山林猎手,根本无法察觉到这一处陷阱,而只要他稍有碰触,恐怕就会被暗中隐藏的人发觉。

    预警陷阱出现,那么也就说明这一伙监控虫群修士的驻地应该也就在附近了,只是不知道这一伙人是否都已经被他引到了北面去追赶,还是尚有留守之人。

    杨君山小心翼翼的绕过了预警陷阱继续前进,期间又连续发现了两处预警布置,一小片开阔地出现在他的眼前,而在开阔地的中央则是一座半截埋在地下的用原木做成的屋子。

    四周一片寂静,看不出有人在这里的样子,可杨君山依旧不敢大意,将两张从程师弟身上缴获的法符拿在手中,同时将那一柄符纹短剑也放在了随手可以拔出来的地方,慢慢的向着木屋接近。

    以杨君山的经验来看,这一处营地至少应当有六七名修士暂时驻守,而且这些人刚刚离开不久,从营地遗留下来的东西来看,这些人离开的显然非常匆忙,而从那死去的马师兄口中得知,这一处营地应当是以那位赵师兄为首,而此人应当是一位武人境修士无疑。

    轻轻地打开木屋的房门,最终确定这一处营地并无一人,也并未留下任何陷阱,杨君山这才最终放下心来开始仔细搜索这一处营地。

    修士身上的重要物品一般都随身携带,这一处营地当中的修士也不例外,木屋之中除了大约五百斤灵谷之外,还有一些吃剩下的腌肉、烤肉,其中杨君山甚至能够分辨出两三种凶兽之肉,应当都是从曲武山中捕猎而来,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收获了仙灵。

    杨君山还在一处角落当中发现了一个一尺多高的封灵桶和一只一尺宽半尺厚的封灵盒。

    将封灵桶打开之后,一股浓烈的血腥气从桶中散发出来,里面是半桶经过封灵处理之后不会凝固的血浆,这些血浆都是凶兽之血,凡人境修士可以用来书写符箓,可以节省不少灵力。

    而那只封灵盒之中盛放的则是鞣制好的凶兽皮革,被整整齐齐的分割成二十余张,这些凶兽皮革用来作为制符的符纸,可以长时间的保持符箓之中的灵力不散,威力不降。

    封灵桶实在太大,而且携带不方便,不过那二十余张凶兽皮革和那只封灵盒杨君山可就不客气了。

    除此之外,在营地四周的空旷之处晾晒了颇多药材,应当也是驻守在此处的修士在闲暇之余在曲武山中采集到的,虽然绝大多数都是普通的草药,但好在年份足够药力十足,大部分在炼制药丹的时候都会作为辅助药材而用到,可见采集这些药材的修士对此颇有研究。

    对此杨君山自然不会客气,如果说营地之中的修士还只是对于草药有所精通的话,那么杨君山前世本身就是一位制丹师,虽比不得炼丹师的天赋,但脑海当中记下的十余道丹方对于这些药材的挑选自然是更加驾轻就熟,从这些晾晒的药材当中挑选出的也都是价值更高的草药。

    在将这一处营地完整的搜寻了一遍之后,杨君山又在木屋后找到了一个隐秘的土窑子,在将土窑子打开之后,一股浓烈的刺鼻味道扑面而来,而树林之中杨君山问道的问道一模一样,不过却更加的刺鼻。

    将之前那块用来蒙面的麻布沾了水捂住口鼻,杨君山走进了土窑当中,里面有一座石台,上面瓶瓶罐罐的东西摆放了不少,还有不少研磨出来的各色粉末放在不同的碗中,此外还有尺许高的敞口瓷罐,里面倒进入了不少碗中的那些粉末,还有一根陶棒放在里面似乎正在搅拌。

    而在石台下面则有两只口袋,每只袋子大约二三十斤重,杨君山打开一看,里面盛放的黄褐色的粉末正是与树林之中抛洒的那些药粉一模一样。

    杨君山顿时明白过来,这一伙人用来阻挡巨蝗南下璋郡的药粉不但是当场配制而成,而且配制这些药粉的原料应当就是采自曲武山当中的草药,难怪这处小营地当中到处都是晾晒的药材,看来配制那药粉的药方就是那些采来的草药了,只是具体的配制过程杨君山还是不得而知。

    看着眼前数十只瓶罐中的药粉,杨君山根本无法通过这些东西推断出药粉的具体药方,无奈之下只得将石台下的一袋药粉背在了身上准备带回荒原镇去。

    临走之前,杨君山却是一把火将这小木屋点了,然后迅速的沿着山谷西侧绕向北端,不过在他绕向西北角的时候,山谷之中却是有一股虫群猛然从谷中爆开,在山谷中央升空之后向着四面八方飞去,就像在天空撒开了一片灰褐色的云彩。

    一股凛冽的邪风从山谷徐徐吹过林间,在吹到杨君山身上的时候却如同刀割一般,就仿佛有一只杀气腾腾的凶兽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他一般。

    煞气,这是煞气,这山谷之中居然有一处煞气之源!

    杨君山猛然窜向一株大树之后向着山谷之中看去,就见密密麻麻的虫群围绕在山谷中央从左向右盘旋渐渐的形成了一道垂直的虫柱直上数十丈的高空。

    虫王一定在那里!煞气的源头也一定在那里!

    巨蝗虫群环绕成这个巨大的虫柱其实是为了争食从源头喷涌而出的煞气,杨君山几乎在瞬间便能够做出肯定的猜测!

    然而当杨君山绕到山谷北端准备回返的时候,山谷之中围成了数十丈高的虫柱突然垮塌,蜂拥的虫群尽数落向了山谷,之前山谷之中浩大的场景瞬间平息下来。

    杨君山依旧没有能够发现隐藏在虫群当中的虫王,然而却再也感受不到了煞气临体时的那种择人而噬的气息。

    这一股煞气之源居然是间歇性质的?

    只是不知道一直监视山谷的那六七个营地当中的修士是否曾经发现了山谷之中的这种情况,而且发现之后是否识得那一股泄露而出的慑人气息就是难得一见的煞气之源?

    不过这个时候杨君山需要尽快赶回荒原镇去了,身后远处被点燃的营地当中升起了浓浓的烟雾,而杨君山却是在山林之中一路行进了数里之后一头扎进了瘴雾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