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死讯
    出得瘴雾,杨君山没有做丝毫停留,一路穿过曲武山返回到山蛮村,而后用十几枚石币上了搭乘了一辆村里去镇上卖灵谷的粮车,而后不等到得镇守所便提前下车绕开了荒山镇草市,花了两天的时间返回了荒原镇土丘村。

    这两日杨田刚的心情不错,刚刚将名下的三分中品灵田耕耘完毕,又通过镇守所镇守大人帮忙,从撼天宗在梦瑜县设下的灵植园当购买了法阶下品灵草金红花的种子。

    金红花是法阶下品灵草在炼制丹药当中极为常用的灵草,所以尽管这种灵草好种植,产量也不低,但价格却始终稳定,是一种理想的种植灵草。

    中品灵田原本是可以用来培育中品灵草的,不过若是培育下品灵草的话,不但产量可以增加,而且灵草的成熟周期相比中品灵草也会大大缩短,这样一来收益未必就比种植中品灵草差了。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灵草的种子却也不是那么好弄的,杨田刚所购买到的金红花种子最多也不过种植一分灵田,若是换成中品灵草的种子恐怕就是镇守大人也无能为力。

    而剩下的种子杨田刚他打算先从大哥杨田臣那里想想办法,杨田臣前些日子传来消息,因为红锈原石的缘故,他被撼天宗收入内门弟子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听说二弟这里出了三分中品灵田的事情后,他马上答应帮忙寻找足够一分灵田种植的灵草种子,不过却要从杨田刚这里分三成的产量。

    自己这个大哥什么都要往自己怀里搂,杨田刚自然清楚自家大哥的德性,然而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去求这个身兼青石镇镇守以及撼天宗内门弟子双重身份的亲生大哥帮忙。

    此外就是像七妹夫安侠等青石镇与自己交好的亲友托人送来的一些灵草种子,数量极为有限,但各式各样的种类却不少,多是他们这些年来随手收集之后送过来的。

    如此还剩下一分灵田空着,其实杨田刚还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找四妹帮一下忙,四妹杨田芳其实算是他的三妹,在杨氏第二代嫡系子女当中排行第四,乃是他父亲与继母王氏所生的第一个孩子,王氏后来还生了一女一子,分别是排行第九的杨田灵和排行第十二的杨田寿。

    杨田刚与继母王氏不和,但与四妹杨田芳关系却是不错,究其原因就在于杨田刚在杨氏排行第三,与排行第四的杨田芳二人年纪相仿,两人早年在一起玩耍,杨田刚对这个妹妹却是颇为照顾。

    后来杨田芳作为杨氏唯一一个出嫁的女子,嫁给继母王氏自家侄子王元为妻,成为杨氏在撼天宗最大的靠山真人境修士王长老的孙媳妇,借着夫家的光,也曾对杨田刚多有照顾。

    当年杨田刚分家,若非四妹杨田刚照顾,就算杨田刚自己经过多年的积累准备齐了打造法器的灵材,可想要找到打造上品法器的炼器师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更何况还是一次性的便打造成功,那必须要求炼器师的技艺极为精湛才行,这样的炼器师除了撼天宗哪里还会有?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杨田刚才不想再请四妹帮忙,毕竟是嫁出去的妹子,自己若总是上门求助,便是自家妹子在夫家也是难做。

    唉,不过这中品灵田虽好却也有许多麻烦事儿,毕竟是整个土丘村独一份的,一旦种上灵草就需要在灵田之外布置守护阵法,到时候各种布阵器具,还要请一位布阵师,还有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又是一大把玉币。

    要不是因为红锈原石赚得那笔玉币还能支持,自己恐怕空有这三分灵田都种不起了!

    村里其他两位武人境修士,那徐三娘还好说,毕竟有整个徐氏宗族在背后支撑,两分灵田也已经开垦完毕;而那张铁匠可就惨了,灵田之开垦了一份,剩下的一分依旧荒芜,想来是就算开垦出来也无法承担得起高昂的种植成本,还不如不开垦至少还能减少灵田之中灵气的散逸。

    就在杨田刚还在为自己剩下的一分灵田从哪里搞到灵草种子而烦恼的时候,外出了七八天的大儿子杨君山终于回来了,而且一回来就给他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将自己在曲武山这几天的经过详细的同老爹说了一遍,包括璋郡有势力通过暗道到荒山镇购粮,解救宁斌之事,当然更为重要的便是杨君山此行的目的,他带回来了几只巨蝗的尸体,还有在山谷之中看到铺天盖地的巨蝗的情景。

    “爹,蝗灾马上就要爆发了,这件事已经是毋庸置疑了,更何况这后面还有璋郡的势力暗中捣鬼,咱们必须要早做防范了!”

    杨田刚没有马上回应杨君山的言语,而是仔细的观察着几只巨蝗虫的尸体,片刻之后才道:“这样的巨型蝗虫到底是怎么来的,从来没有听说过蝗灾会出现这等巨型蝗虫,难不成是璋郡的人搞出了什么新的邪法秘术?”

    杨君山真想告知自家老爹那不是什么邪术秘法,而天地大变前的征兆而已,这样的征兆在修炼界其实还有很多,只是到了很多年之后再回看今时今日之时,才会恍然明白而已。

    不过不等杨君山正在斟酌着该如何换个说法同自家老爹解释这些事情,却见杨田刚双目突然一瞪,骂道:“好小子,出去一趟居然连人都敢杀了,你才多大点修为,你就没一丁点害怕?得亏你小子还算激灵,没碰到武人境修士,否则老子就只能出马为儿子报仇了!”

    杨君山“嘿嘿”傻笑,而后迟疑着问道:“爹,这些事情要向镇守所上报么?”

    杨田刚斜了他一眼,道:“上报个屁,这是瑜郡外的势力在同撼天宗斗法,是咱们这些升斗小民能参与的?躲还来不及呢,怎么,就你一个小屁孩儿还想着出风头尝尝众矢之的的滋味?”

    杨君山连忙向自家老子赔笑道:“不上报最好,不上报最好!”

    杨田刚这时却收敛了神色,肃容向杨君山道:“说罢,前几天你让宝章那孩子为你买回来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应当就是在为防御蝗灾做准备吧?不过看你的样子倒像是要布阵,你小子什么时候懂得阵法了?”

    杨君山赶忙转移话题,道:“原本还向试着布置阵法来着,不过后来在曲武山的那处营地当中发现了这些药粉,只要把他们抛洒在灵田周围,想来到时候蝗灾就不可能冲进去了。”

    好不容易糊弄过了自家老爹,杨君山首先去西山石榴林将困在里面七八天的虎妞放了出来,经过这些天在洞穴当中的灵气滋养之后,虎妞的伤势已经基本无碍,只是饿得发慌。

    从洞穴之中跳出来之后杨君山正要带它去打几只野物,不料这时正有一只野兔子从石榴林当中窜出,只听虎妞朝着那兔子一声咆哮,那兔子突然吓瘫在了地上,眼睁睁的被施施然走到跟前的虎妞吃得一干二净。

    杨君山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就在虎妞发出咆哮的刹那,一股妖气突然从虎妞的身上溢出,形成了一股决然的气势随着一声虎吼向着野兔冲去,一下子便将野兔彻底震慑,这分明就是妖修用来寻觅血食的惯常手段。

    吃饱了的虎妞转过身来朝着杨君山微微示意,杨君山恍惚间甚至从虎妞的脸上看到了微笑的样子,这才发现只是七八天不见,虎妞的身躯又长了,只得暗暗道:“妈的,真的是成了妖精了!”

    杨君山赶回家的时候便感觉到家中出现了几道强横的气息,走到厅堂一看,却原来是土丘村的四个武人境修士全都到了家中,想来是杨田刚将他们都召集了来,同时还有村里几个较有威望的凡人境巅峰修士坐在下首。

    杨君山进来的时候众人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转身继续议事,只听那张铁匠道:“扬兄说今年有蝗灾在下却是信的,不过说今年的蝗灾迥异于往年,有体型巨大的蝗虫来袭,甚至可能会突破村里四位武人境修士和众多凡人境修士联手组建的防御,在下却是不怎么信,徐家族长你认为呢?”

    徐三娘也笑道:“毕竟没有看到扬兄所言的巨型蝗虫,也从未听说过这种蝗灾,因此不好判断,听杨兄所言倒不像是蝗灾,倒像是成了凶兽潮,感觉不可思议!”

    厅堂中的众人也都“嗡嗡”议论,显然也是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杨田刚虽然将消息告知了众人,却一直不曾将杨君山带回来的巨蝗尸体给别人看,杨君山却是知晓老爹这是在保护他,否则一旦消息传到荒山镇,那些璋郡的人很可能便会猜出当日在曲武山救宁斌,劫粮车,烧营地的人就是杨君山。

    韩秀梅在一旁见得众人如此,脸上不由冷笑,道:“这么说大伙儿是不相信我家当家的所言了?”

    徐三娘笑道:“杨家嫂子言重了,不是不信,而是没有证据的话着实有些匪夷所思!”

    韩秀梅冷哼一声正要说什么,却见一道灵光从窗外射入,杨田刚“咦”了一声,伸手一招,那灵光便落入他的掌中,却原来是一道传讯剑符!

    传讯剑符才是撼天宗非紧急事务不可采用的联系手段,众人见状纷纷屏息看向正低头查看剑符中消息的杨田刚。

    “荒山镇孙泽雷勾结璋郡天狼门袭杀镇守宁济!”杨田刚抬起头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