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翅灵
    五个人站在西山半山腰上向着山下俯视,就在那妖蝗被虎妞一爪子拍死之后,整个山下遮天蔽日的蝗群顿时就乱了。

    之前蝗群虽然看上去也无法显出任何明显的秩序,但却总有一个大体的脉络可寻,比如巨蝗群会裹挟普通蝗群,从抵御力量最强的村南向着西南方向转移主攻方向等等,从大体上蝗群总能够保持方向的一致性,那就是土丘、土石两座村落。

    然而此时再看向山下的蝗群依旧是遮天蔽日,然而蝗群却是彻底的乱了,就如同眉头的苍蝇一般到处乱闯乱撞,有大量的蝗群甚至从四面八方向着远离两村的方向飞去,使得遮掩两村上空的蝗群看上去淡了许多。

    “好,这虫王果真能够影响到整个蝗群,君山兄弟,今日之举两村上万人都要欠你人情!”

    杨君山笑着摆摆手,道:“今日之事乃是我等五人联手所为,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不过土石村欠咱们村人情却是真的。”

    苏宝章正色道:“君山兄弟,你不必谦虚,若是没有你带我们上山,我们怕是连虫王是否存在都不晓得,更不要说这虫王最后也是被你和虎妞联手击毙,这大半的功劳还是你的!”

    苏宝章显然是在极力维护杨君山,其他张虎子等三人虽说心有不服,却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不过对于苏宝章的吹捧三人显然更不会去附和。

    “噢,对了!”杨君山一拍脑袋,道:“却是忘了收刮战利品!”

    其他四人都奇怪的看着他,几十只巨蝗罢了,哪里会有什么战利品!

    杨君山见得众人疑问,将一只巨蝗那薄如蝉翼的双翅扯了下来,向张虎子问道:“虎子,你爹是制器师,你想来也跟你爹学过不少东西,你说这巨蝗的一双翅膀如何?”

    张虎子眼睛顿时一亮,道:“哎对呀,我怎得就没想到,那玩意儿比纸还薄,可那么锋利连我的胳膊都能划破,我得拿回去让我爹瞅瞅,对了,还有那巨蝗的一对儿后足更是厉害,居然连我的手背都能够刺破,要是用来做暗器的话,……”

    不等张虎子说完,其他人已经开始收集那些巨蝗护卫的双翅和后足,张虎子大叫一声赶忙加入进去,这小子人虽愣了点,可收集这类可以用来炼器的材料的手艺来说却是不含糊,一双双的翅膀和后足被他麻利而又完整的分解下来,徐磊和徐菁两个人加起来都没有他快。

    杨君山却是没有动手,因为最好的一双翼翅早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中,就是那只妖蝗身上的东西,可惜的是那一双后足却是被符纹箭炸得稀烂,想要找也找不到了。

    普通巨蝗的双翅和后足虽然也很锋锐坚硬,但显然还没有到了能够用来炼制兵刃法器的水平,而巨蝗护卫远超普通巨蝗的身躯和战力却是令它们的翼翅、双足价值大为提升。

    而在杨君山看来,这是因为这些巨蝗护卫同样沾染了妖气的缘故,甚至有可能是妖蝗故意让它们沾染的,虽然这些妖气还不至于让它们产生妖化,但却已经足够用来提升它们的实力。

    当然,被初步妖化的妖蝗最为重要的可不是它身上的完全可以用作灵材的材料,而是体内的仙灵。

    被妖化的凶兽必然拥有灵智,同时也必然在体内孕育出了仙灵,而这只妖蝗的仙灵令杨君山有些奇怪的是同样还是那一对儿翼翅,尽管只是一对儿下品仙灵,可那却是真真切切的一对儿翼翅!

    在妖蝗被虎妞拍死之后,这一对儿翼翅因为失了妖气遮掩便露出了本来面目,幸亏杨君山早有准备,急忙将这一对儿七寸长的翼翅收了起来。

    仙灵同样可以作为灵材的例子也不是没有,就如同张虎子炼化的中品仙灵寒铁精,本身也是一种可以用来炼制中品法器的灵材,不过这样能够在灵材和仙灵之间通用的宝物本就极为稀少,而此时杨君山手中便有这么两只翼翅,更为重要的是居然还是一对儿!

    之前便曾经说过成对儿仙灵的难得,不过这样双翅型的仙灵最为契合的成对儿仙灵窍多是在两肋之下,正所谓肋生双翅嘛,只是貌似拥有这样奇葩仙灵窍的修士在修炼界当中比张虎子、杨君平那样的双手成对儿出现的仙灵窍还要稀缺。

    “走了走了,下山去了!”

    数十只巨蝗护卫身上的材料被张虎子一个人几乎收去了一半,兴高采烈的张虎子大呼小叫着,催促着众人赶快下山。

    杨君山自然也巴不得众人赶紧离开石榴林,虽说他做得掩护足够出色,并不担心眼前极致菜鸟能够察觉到不妥,但已经将这里视作自己私人领地的杨君山自然不希望众人在这里多做停留。

    因为失去妖蝗的统筹,村中蝗群的变化自然瞒不过杨田刚等武人境修士的注意,不过这个时候村里的灵耕农早已经返回各自的灵田当中各自为战,想要再组织起来可就不容易了。

    这个时候土丘村里的灵谷除了被抢收的,剩下的恐怕也早已经被巨蝗啃噬一空了,不过这个时候土丘村的灵耕农依旧守护灵田则是为了避免蝗群在灵田之中产下更多的卵,到了第二年耕种的时候又是麻烦事,就连杨田刚和韩秀梅夫妇这个时候也赶到了西山脚下的中品灵田附近。

    当杨君山五人从西山上下来的时候,西山脚下的三块中品灵田正聚了村里的四位武人境修士,他们已经从留下来的杨千海等人口中知晓了五个少年上山杀虫王去了,几个武人境修士难免面面相觑,都不晓得这蝗群之中居然还有虫王一说。

    不过看着此时村里蝗群如同没头苍蝇一般乱撞,好多蝗群甚至飞离了村落,全然没有了之前那种袭村时那种目的的专一性,好像还真是一种失去了指挥控制的样子。

    那徐三娘惊讶的问道:“杨兄,听孩子们说蝗群之中有虫王的事情是你告知令郎的?”

    杨田刚尴尬的笑了笑,这个谎他必须要圆下去,道:“之前也只是猜测,哪里知道这小子就当真了,还当真就带着徐家小哥和张兄家的虎子去了,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待得那小子下来之后本人叮当严加管教!”

    徐三娘“咯咯”一笑,道:“看样子杨兄却是歪打正着,没准这几个孩子还立功了呢!”

    张铁匠却是看着杨家灵田周围布下的阵法,道:“杨兄,没想到你还精通布阵,不过这是什么阵法,威力看着不怎样,可对付蝗群却是再对路不过了,怎得也没停杨兄提起过,要是有了这等阵法之前我等防御巨蝗群也不至于如此艰难,难不成杨兄暗中还藏了私?”

    张铁匠话音一落,一旁的韩秀梅却是不干了,双手在腰间一叉,朝着张铁匠一连窜的吐沫星子就喷了过去:“张老黑你什么意思,咱凭良心说话,这一次要是没我当家的带领全村抗蝗,全村的灵谷还能剩下几成收成,你张家的灵谷还能落下几成?这会儿你倒是还怪我当家的来了,良心被狗吃了?”

    张铁匠阴沉着脸不说话,原本就因为常年打铁而发黑的脸色变得更黑了,他虽然心中恼火,可之前从村南赶到灵田的时候也曾拦住几个收割灵谷的农夫,知晓自家灵田的灵谷收割了八成,虽然比完全成熟的日子早了几天,但至少也能落下往年小七成的收获,而在眼前这一场巨蝗灾之下还能保下七成的收获,已经算是得天之幸了,而这一切全村人都有目共睹,最大的功劳肯定在杨田刚这个村正身上,自己这个时候还要挑刺儿,名声传出去肯定要被人戳脊梁骨。

    韩秀梅见得张铁匠理屈被骂得理屈,便也冷哼一声住口不言,徐三娘见得热闹看不成了,连忙张口劝架道:“都是一个村的人,这个时候又逢天灾,正是该同心协力的时候,有分歧以后再谈。”

    杨田刚这个时候也道:“好叫张兄得知,犬子布阵的本事杨某可不会,想来是这小子自己有了什么奇遇,才布下了这等阵法,毕竟阵法这种东西太过深奥,可不是想学就能学会的,张兄若有疑问,喏,孩子们快下山来了,到时候张兄自行询问便是!”

    人家老爹自己个儿都不晓得自家儿子的本事,你一个外人当着人家爹的面询问算是怎么回事儿!

    当杨君山等人兴高采烈的从西山上下来返回山脚灵田的时候,果然看到杨田刚等武人境修士已经赶到了中品灵田处正在灭蝗。

    相比于之前众少年手忙脚乱的场景,四位武人境修士和几位修为达到凡人境第五层的灵耕农配合起来可就从容多了,而这其中最从容的更属杨田刚夫妇。

    韩秀梅一边施展法术剿灭蝗群密集的空域,一边还抽出精力照看杨君平几个少年;而杨田刚则干脆就蹲在杨千海原本负责的中央石盘上开始钻研起这阵法来了,至于杨千海自然被他赶到了一边去,不仅是他,连其他几个少年在杨田刚蹲在中央石盘上之后也不用照看石盘上耗尽的玉币了,杨田刚自身体内庞大的灵元就足够支撑整个阵法顺畅的运转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