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参观药厂
    黑色桑塔纳停下里的瞬间,就见两人从人群中出列,肩膀上背着红彤彤的鞭炮,像是机枪手似的,将之提起来,点燃,并向前方甩去。

    拥挤的人群,自然向两侧运动,让出了正中间的位置。

    震耳欲聋的炸裂声随之响起,瞬间将所有的噪音给遮掩了。

    “杨锐,左边穿蓝西装的是科委主任关志勇,关主任。”段航扯着嗓子,给杨锐点出了今天的大人物。

    杨锐点头,也在段航耳边道:“行啊,都认识科委主任了。”

    段航紧张的不敢说话,生怕鞭炮声突然停掉。

    杨山同志则不理杨锐和段航说悄悄话,一马当先,走在了前面,等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都已经拉开了一截距离了。

    段航觉得有点缺乏仪式感,杨锐却觉得无所谓。他甚至有意再落后一点,免得官样文章进行的太顺溜。

    针对两个人的小仪式,一人在前面走的飞快,一人在后面溜溜达达的看横幅,气氛顿时大受影响。

    负责迎接仪式的干部很不开心,又让人加了一桶鞭炮,试图将气氛挽救回来,奈何杨锐并不配合,走的比鞭炮慢多了。

    终于,鞭炮停止,杨锐也走到了众人面前,这个时候,爷爷杨山同志,都已经接受了子侄们的膜拜,并与门生故吏们说笑了起来。

    省里和市里来的干部虽多,以至于站了长长的一排,但在西乡开发区,最多的人肯定是西寨子乡和西堡镇的群众。

    杨山在西寨子乡工作和奋斗了一辈子,又让儿子接了班,根深叶茂自不必说,经过路上的养精蓄锐,此刻的杨山显的精力充沛,一副能玩加冕游戏的状态。

    “老爷子身体真好。”关志勇呵呵的笑两声,他总不能让杨山小声一些。

    “今年格外好。”杨锐配合的回了一句,并与关志勇等人一一握手,再道:“谢谢领导对我和爷爷的关心,还有这么多的横幅,有心了。”

    横幅上,既有欢迎回乡之类的,也有关于杨锐科学成果的赞扬,还有一条横幅,分明写着:热烈庆祝杨锐与杨山同志在1986年的虎年春节联欢晚会上表现优异。”

    杨锐不能肯定春节晚会上表现优异是什么判断标准,只能说,现在人对题目修改的能力,还有所欠缺。

    换成后世的标题党,后面怎么也得来一串省略号吧,比如说——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虎年春晚上……

    “周省长本来是想来的,时间有点不凑巧。”关志勇像是解释似的,开了一个话题,又道:“不过,周省长说了,等华锐制药厂正式开工的时间,他一定会来捧场。”

    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周省长是不会出现在今天这个场合的。

    仅仅是杨锐回乡,他还没这么大的面子。

    华锐制药厂正式开工就不一样了,价值大几百万,官方宣传1800万美元的外资项目落地,别说是副省长了,就是河东省的一把手和二把手,直接出现也不奇怪。

    杨锐知道关志勇想说什么,应了两句,道:“我今天刚到,还要考察一下制药厂的情况,才能确定具体的开工日期。”

    “同志们努力奋斗了一年,也到了收获的时间了。”关志勇感慨了一声,又道:“对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科工委的几位同志,大家都很期待华锐的制药厂能早日开工。”

    名义上,杨锐只是华锐制药厂的中方顾问而已,但是,因为杨锐异乎寻常的参与权,众人对他也是不得不加以看重。

    不过,关志勇等人是想不到杨锐和华锐的真正关系的,说话也就相对随便一些。

    像是奋斗与收获什么的,就不免被杨锐吐槽:就算是奋斗了一年,也不是你们的同志在奋斗啊。

    当然,河东省对华锐制药厂的照拂,也的确是有的。

    就西乡开发区目前的状态,没有河东省的照拂的话,其政治条件大约还比不上科特迪瓦。就在几天前,科特迪瓦还在使用“象牙海岸”的国名,并且处在年生产总值平均增长8%的经济奇迹状态下。

    然而,就算是这样的科特迪瓦,非法系外国人去建设工厂,依旧困难重重。

    华锐制药厂能够顺利建设成功,确实有赖于河东省政府的重视,否则,光是用电用水和交通问题,就得让人头疼多年。

    话说如此,可杨锐心里明白,制药厂能否立足的重点,永远是西寨子乡和西堡镇人的支持,最多,也只需要西堡肉联厂这样二代土国企的支持就可以了。

    两个乡镇的人口,说多不多,说少也有几十万人,若是再加上人际关系组成的网络,以及经济方面的吸引力的话,日后,在西乡开发区吸引上百万的人口,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上百万人若是有共同的利益,那本身就是无与伦比的政治影响力了。

    华锐制药厂的总经理甘虎,这时候站出来道:“杨总,咱们先入内参观吧。”

    “好。”杨锐一年没回来,也不知道制药厂建的怎样了。

    “关主任,李主任,张书记……”甘虎叫了一串名字,再将人请了进去。

    这些人,有些是来华锐制药厂参观过的,但多数都是没什么印象的,药厂没建好之前,能看出未来成果的,实在不多。

    门口的欢迎队伍散开了,混乱了,开发区的负责人,杨峰同志,此时才有空闲,迎接自己儿子。

    “跟我走一边。”杨峰表面上看,依旧是非常严格的样子。

    杨锐乖乖的走到了老爹身旁,同时小声问道:“开发区里还好吧。”

    “大问题没有,小问题不断。”杨峰淡定的道。

    杨锐小心的看一眼老爹,道:“你看起来好像挺镇定的。”

    “在西寨子乡的时候,所有问题都是缺钱的问题。西乡开发区的话,不怎么缺钱,有问题也不怕呀。”杨峰同志说的很实在,现在的乡镇都是吃饭财政,一年到头有三百天,是在想办法弄钱维持开支,经营模式和快要倒闭的工厂差不多。

    西乡开发区初建,本来就经费充足,又没有历史遗留问题,自然是轻松了。

    杨锐听老爹说的轻松,自己也不由的轻松起来。

    进入工厂后,负责解说的就变成了平江建筑总公司的林鸿斌。

    此时的平江建筑总公司,还是纯纯的国企,工作水平在国内也是一流的。最起码,后世常见的层层转包,如今是没有的。

    林鸿斌亦是信心十足,进了门,先道:“杨总,按照要求,华锐药厂的地面都是一次性浇注成型的,表面倒的是水平漆,您看看这个地面,比缎子还要滑溜。”

    “的确不错。”杨锐低了一下头,问:“做起来很困难吧。”

    “确实不易。”林鸿斌感慨了一句,立即道:“浇注成型只能用高标号的水泥,不允许二次加工和粉饰,其实,我们最初是不理解的,用粉浆多刷几遍,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甘总经理坚决不同意,最终,我们也是突破了这个技术难关,为此,我们还专门做了一个30平米的房间做样板,最后再放大到4000平米的厂房里……”

    林鸿斌说着困难,还谈到了浇筑后的地面干燥问题,说到大家用土办法解决了新工艺,引起参观者会心的微笑。

    而在此过程中,杨锐的目光,自地面,悄然飘上了空中。

    药厂的生产规范,就是gmp规范,要是一年以前,杨锐还只是半通不通的,但是,经过了大半年的学习,杨锐起码是有基本概念了。

    比如说,头顶的管线,就必须是全明的,既是方便维护,也是不容易积累粉尘。这种要求说明是最基础的,但在华锐制药厂的头顶,全明管线分明被遮蔽了一半。

    杨锐不由将目光看向甘虎。

    甘虎尴尬不已,小声道:“我已经勒令他们整改了,但是,为了配合开业时间,平建暂时停止了施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