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章节目录 第1111章 我说两句(求月票)
    听了林鸿斌的话,杨锐突然很想换一身戏服,高声唱一曲:“小生佩服佩服……”

    可是转念一想,还真不能说国家能源政策规定的没道理。

    中国的确缺油呀,现在也不像是后世,有钱一船一船的往国内运石油,就国内那点外汇储备,连船费估计都出不起。

    国内不光缺石油,还缺石油炼化的能力,所以,即使明知道油锅炉好,也没理由放弃煤锅炉不用。中国可是产煤大国,与其浪费外汇去买油,还不如使用成熟稳重的煤兄弟。

    要说有问题,只能说问题出在一刀切的政策上。

    制药厂在洁净度方面的要求是极高的,煤锅炉竖起来,

    杨锐咳嗽一声,看向关志勇。

    关志勇比他机警多了,看见杨锐转脖子,立即轻咳一声,道:“我们科工委是愿意帮忙的,你看,华锐制药厂用的锅炉,就是特事特办申请下来的油锅炉,而且,我们还协调了有关部门,给予华锐制药厂额外的燃油额度。但是,针头厂是平江有色金属公司下属的工厂,这个就要他们自己申请了。”

    “如果他们申请,能申请下来吗?”杨锐问。

    关志勇微笑,道:“他们要是确实想申请,也有可能。”

    小学生为什么要学划重点,关主任这句话的重点就在前半句。

    人家根本不想申请啊。

    杨锐一想也明白了,煤多便宜多好用啊,油锅炉多贵多难用啊。领导可不在乎煤脏不脏,污染不污染环境的,他们就是一间针头厂,地面清洗估计都弄不干净,何必纠结锅炉?

    以国内目前的条件,油锅炉不光是价格昂贵,使用成本高,而且会有很多衍生的麻烦,比如关志勇说的燃油额度问题,杨锐用毛思考都能想到里面的复杂情况,比如燃油找谁兑现,对方会不会节外生枝,领导要是想给自己的朋友弄点计划内的燃油怎么办?今年冬天特别冷,燃油烧的不够了怎么办。

    要一家小小的针头厂承担如此多的麻烦,杨锐想想都觉得不可能。

    针头厂的厂长,要是有本事承担这么多麻烦的话,也不至于在平江有色公司下属的西乡开发区某公司下属的针头厂里做厂长了。

    “这么看,只能请针头厂迁厂了吧。”杨锐状似自言自语,声音却能让身边几个人听的清清楚楚。

    关志勇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心道:您不是吧,就为了一个锅炉让人家迁厂?

    “哦,我们继续往前看吧。”杨锐没有要得到回应的意思,甚至没有就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众人不禁都有些沉默了。

    林鸿斌更是紧张起来,他瞅着杨锐的年龄,原本是对他有些轻视的,现在又拿捏不稳,杨锐究竟是年轻人随口说说,还是真的有此意见。

    如果身为顾问的杨锐真的有意见,那又如何是好?

    让人家新建好的工厂搬迁,那可不是件小事!再小的工厂也不是你想动就能动的。何况,平江有色金属公司还是河东省的创汇大户,并不好惹。

    杨锐却是不等其他人发表意见,率先向第二车间走了过去。

    第二车间就是辅助车间了,设计标准和建筑标准都比第一车间小的多,距离也不是特别远。

    参观的人稀稀拉拉分散开来,有的人自然而然的跟着杨锐往前走,有的人就滞留在了后面,小声嘀咕起来。

    “甘总经理,杨顾问刚才的话是个啥意思?”林鸿斌见杨锐去了前面,抽了个空子,就向甘虎打问了起来。

    他现在也不用杨总的称呼了,杨总是尊称,他现在得用准确词汇。

    甘虎其实也不明白,只得耸耸肩。

    林鸿斌急了:“那杨顾问说话算不算数?”

    “你啥时候见杨顾问说的话,不算数的?”

    “你们香港方面都认?”

    “杨总是很得香港方面信任的。”甘虎和林鸿斌打着机锋,就是不给一句实在的。

    林鸿斌嚼着人家剩下的渣滓,像是碍嘴似的扭动着脸颊,过了一会,才重新恢复不灿烂的笑容,说:“咱们继续参观第二车间……”

    第二车间比第一车间的规格低,建筑感觉也更粗糙些,不过,这也是以第一车间做比较。

    林鸿斌有些受到适才的影响,说话也更加低调,道:“第二车间的地面,同样是一次性浇注成型的,当然了,第二车间的面积小,所以也好浇筑。另外,第二车间没有使用水平漆,因此节省下来的成本,我们都是用在了厂房建设方面。”

    林鸿斌指了一下上空,道:“大家可能没有注意到,我们第二车间的厂房,是没有立柱的,这样的话,厂房内的设备安置就简单多了,一些以往不好安置的设备,也都能够安置下来了。”

    西乡开发区的企业已有多家了,来参观的人,多少有些工业上的认识,此时纷纷点头赞许。

    林鸿斌受到了激励,声音再稍稍提高一些,道:“为了做到国内少见的大跨度钢屋架,我们的采购人员,跑了很多地方啊,最后,是和人家江南造船厂换的,我们给他们小规格钢材指标,他们给我们大钢架。亏了不少呢。”

    林鸿斌做出可惜的表情,引的一阵微笑。

    小规格的钢材指标更值钱,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关志勇缓缓点头,然后看了杨锐一眼,在他看来,平江建筑总公司做的很是不错了,但是,杨锐的想法显然更重要。

    “杨总?您看第二车间怎么样?”林鸿斌笑着问。

    杨锐点点头,没说话。

    林鸿斌的笑容有点尴尬,自我解嘲的想,总比刚才突然冒出一句话吓人好。

    想是这么想的,但是,看着杨锐在车间内迈着方步,眼睛总是扫到关键处,林鸿斌还是一阵心虚。

    一年时间做出来的工厂,怎么可能满足gmp的要求。

    当然,平江建筑总公司当初为了拿下这个合同,避免这么好这么贵这么有标志性的活儿落到省外其他单位手里,林鸿斌是什么条件都敢答应的。

    一圈参观结束,差不多就到饭点了,林鸿斌热情的向等在门口的杨峰和杨山等同志打招呼,又道:“我看这样,咱们吃了饭再聊工作,怎么样?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是不行的。关主任,请您给我们一个机会……”

    “不要喝酒。”关志勇很认真的嘱咐道:“之后还要继续工作,喝了酒,就不好工作了。”

    “就喝一点,不喝酒没气氛。”

    “不能喝酒,喝酒我们就不去了。”

    “好好好,不喝白酒,不喝白酒。”

    “你这个老林,啤酒也不行。”

    “好好好,不喝白酒,也不喝啤酒。”

    关志勇想说“洋酒”也不行,咳嗽一声,没说出口。如果真的上了洋酒,那喝一点也就喝一点了,听说洋酒有保健作用呢。

    “吃饭之前,我先说两句。”杨锐也是清咳了一声,再次将一行人的计划打乱了。

    ……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了,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