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章节目录 第1113章 中国式困难
    这下子,不止林鸿斌受不了了,关志勇也听不下去了,道:“杨主任,西乡开发区目前并没有自己的电厂,多加供电线路,就要请供电局同意,而且,目前的电量可能也不够用,再拉过来的距离非常远,不是说做就能做下去的。”

    “虽然困难,但是,断电风险更严重。”

    关志勇打着商量,道:“能不能前期先凑活一下,我们之后请供电局的同志来再想想办法。”

    “没有双线和备用电路,根本谈不上前期。停一次电就停工大半个月的工厂,根本没有开工的必要。”杨锐并没有妥协的意思,而且,立即又转到新的方向,道:“质量控制实验室的空间要独立出来,这个应该是最低设计要求吧。”

    杨锐看向甘虎。

    甘虎郑重点头,道:“我们提出来了,平江建筑总公司表示后期完善。”

    “我们到时候会砌了墙,将质量控制实验室独立出来。”林鸿斌不高兴的解释一句,觉得杨锐吹毛求疵。

    杨锐不在乎他的态度,照旧道:“独立的空调系统,独立的更衣室和专用的卫生设施都必须要有,也也就是说,实验室的上下水和空气,都必须是独立的,这不是光砌墙就能解决的,必须补充进去。”

    “人在呼吸,空气怎么隔的开?”林鸿斌已经是气不打一处来了。

    杨锐也不客气的道:“质量控制部是生产车间最重要的部门,药品能否出厂的最后一步,就捏在质量控制部手里,他们的实验室要是出了偏差,把合规的药品倒掉就算了,把不合规的药品运出去,你知道要赔多少钱。”

    “那也不用……”

    “氨基酸分析仪,高雅液相色谱仪,定量和半定量的气象色谱仪,原子吸收分光光度计,紫外分光光度计,极谱仪,电光分析天平,我就随便数数,这么多仪器放在?验室里,就为了能多精确一个小数点,然后你告诉我,准备用10块钱的红砖砌墙,解决所有的问题?”

    话说到这个时间,已经没有人想要吃饭了。

    现在才是谈到第一车间的事,是个人都猜得到,隔壁针头厂的锅炉,之后也要被杨锐提溜出来。

    要说杨锐提出要求的时候,都是做了解释的,但是,按照杨锐的要求来做,和推倒重建又有什么区别,华锐制药厂的生产更是要遥遥无期了。

    这是所有人都难以容忍的。

    一群人饿着肚子,运气于胸,气氛僵硬。

    杨锐却不觉得返工是多大的麻烦。

    甘虎在重要的项目上,还是不含糊的,药厂的建设本来就是模块式的,如今主体完工,如一次性浇筑的地面等等,都基本令人满意。

    但是,甘虎毕竟只是华锐制药厂的总经理,对国企平江建筑总公司的挟制不足,也不太理解国内的做事方式,留下遗憾实不可勉。

    另外,华锐制药厂就算不是国内做的第一间gmp制药厂,也差不多是第一批在建的。目前,国内尚未建成任何一间合规的gmp制药厂,要想不返工而得,简直是痴人说梦。

    返工的工作量固然大,却没有磨合所需要的成本高。

    就像是通风管道的问题,林鸿斌敢为了抢工期就枉顾设计,这种事,其实再普遍不过了。

    80年代,直到90年代,中方建筑公司和外方签订协议的时候,都是要留出抢工时间的,所谓预计40个月完成工程,提前5个月完成,实际在35个月前就是计划好的。

    当国内的每一处工程和建筑,都是以提前完工来做宣传的时候,就可以知道抢工已是潜规则了,尤其是与外方签订的协议,为了争取政治资本,领导都是要求抢工的。

    正常的建筑,其实抢工也就抢工了,最紧张的时间,无非是起早贪黑改成两班倒,两班倒改成三班倒,累死的是工人,并不怎么入领导的法眼。

    然而,合乎gmp要求的制药厂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放在20年后,中国的建筑公司倒是能在做药厂的时候随意抢工,可在86年的当下,平江建筑总公司连一次性浇筑都不会,抢工又如何谈起呢?

    用热风吹地面,固然是能争取一些时间,但这种灵光一现的故事,好听是好听了,却很不稳定,不是每个步骤都能想到好用的土办法的。

    无奈之下林鸿斌也就只能在稍微熟悉一点的地方抢工了。

    比如通风管道。用镀锌铁皮做通风管道,国内也是一样的,进口货无非是质量好一点,安装和架设的时候还更轻松。

    只要把人手组织起来,做的时间长一点,抢工是很容易的。

    不锈钢管道就不像是镀锌铁皮那么好做了,英国设计师采用的是1.2毫米厚的不锈钢管道,妥妥的超厚品种,由此带来的不光是超高的重量,连接方式也发生了变化。小厚度的不锈钢管道是可以咬口连接的,壁厚超过0.8的不锈钢管道就必须焊接了。

    对建筑公司来说,焊接本来就是比较困难的工作,更别说不锈钢管道的焊接了,至于1.2毫米厚的不锈钢管,林鸿斌打问了一番,更是有想死的感觉。

    华锐制药厂用的是耐高温管,国外进口的不锈钢最高耐高温1100度,仅此一条,就让焊接人员皱眉不已。

    更进一步要求的双面焊的要求,更是超过了平江建筑总公司的焊接能力。

    请外援既贵且丑,最重要的是耽搁时间,所以,林鸿斌明知道甘虎不同意,最后还是用镀锌铁皮代替了不锈钢。

    这么做,他原本是有些把握的。

    进口的镀锌铁皮换成人民币,起码也要几十万元,这么多钱既然已经花掉了,难道还扒下来重做不成?

    节省下来的不锈钢管道也不会浪费啊,人家厂商都是允许退回的,就是不能退回也没关系,国内物资紧缺,总有愿意要的,无非是亏一点汇率,但是,从不锈钢换成镀锌铁皮,省下来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在林鸿斌以前的经历中,施工方能主动帮甲方省下成本,后者都是要拍着肩膀请喝酒的。

    可是,听着杨锐一个一个的数,林鸿斌突然没把握了。

    “林经理。”

    “在。”

    杨锐突然点了名,吓的林鸿斌险些一个立正,还好他的腿打了一下弯,没有彻底丢人。

    “我说的这几项,平江建筑总公司能改正吗?”杨锐问的简明。

    回答起来却不简明了。

    林鸿斌首先思量一番,道:“要说修正的话,我们能做一些,但要全部符合您的要求,不瞒您说,不是平江建筑总公司做不到,您就是拿筛子将全国捋一遍,也没有哪家做得到的。”

    “但你们如果做到了,就是全国独一份了。”杨锐激将了一下。

    林鸿斌根本不中杨锐的雕虫小技,故意轻声嘟囔了一句:“这个独一份,我们可不敢要。”

    “杨主任,不如我们再看看厂区。”到了这个程度,关志勇都不敢答应杨锐,他更知道林鸿斌的难处了。

    杨锐却是笑笑,道:“后面的问题还有很多,不过,就刚才说到的问题来看,寻找一个解决之道,更重要。”

    “杨主任有什么建议?”关志勇心里升起一丝不屑,中国的国情,又岂是你一个毛头小子读几本书就能明白的。

    杨锐却没有看关志勇,他也没有看其他人,低着头,在地上走了几步,道:“我有两个方案。”

    “您说。”

    “第一个方案,我们啥都不改。”杨锐抬起头来,看向林鸿斌。

    林鸿斌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看向杨锐,如果不是这里人多,他已经开始讨论红包数额了。

    关志勇觉得没这么简单,但还是被杨锐的话给引住了,问:“怎么说?”

    杨锐道:“华锐制药厂,原计划是要做成中国第一件gmp合规的制药厂。现在来看,困难的确很多。我可以向华锐说明,要求降低要求,以建成中国一流的制药厂为目标。”

    关志勇默然不语,杨锐说的是现实,现实却总是尖锐的刺人。

    在场的领导和干部们,都是接触华锐制药厂多时的,许多人也曾为华锐制药厂奔波,不敢说毫无回报,可要说没有一点感情,那是昧着良心的。

    中国的事,经常是公事难办,私事容易,为了公事而动用私人交情都是经常的,而大家这样做的理由,虽然不能说大公无私,总归是有一种情结在里面的。

    为了建成中国第一家gmp合规药厂,为了建成一家世界一流的制药工厂,这是普遍的心理。

    现在,杨锐说着建成中国一流的制药厂,所有人的心里都不舒服。

    杨锐的心情也不是很好,深吸一口气,道:“中国一流的药厂也是很不错的,以华锐制药厂目前采购的仪器设备来说,应该能够生产很多种非专利药物了。不过,销售方向只能限定为国内市场了,另外,华锐也会中止进一步的投资。”

    华锐制药厂的名义投资是1800万美元,实际投资也在三分之一往上,差不多600万的样子。现在,华锐落实的名义投资有六百多万美元,实际投资在三百万美元以上,少是很不少了,却不是河东省想要的结果。

    关志勇艰难的开口,道:“第二个方案呢?”

    他并不是做了决定,而是要了解了情况,向上头报告。

    杨锐沉默了几秒钟,道:“第二个方案,其实就是一句话。”

    “哦?”

    杨锐缓慢而郑重的道:“我听说,在中国,任何事情都能发生,但是,中国人,多困难的问题,都能解决。”

    已经准备好迎接狂风暴雨般洗礼的关志勇分明感觉到,自己的骨头在响。

    那是脊椎猛然起立的声音。

    一股独属于中国人的,中国国情的,中华民族的情绪,在众人心底发芽,痒痒的,蓬勃的,韧性十足而顽强不屈的发芽。

    ……

    各位读者大大,求加我的微*信*公*众*号。在上面我能发些有趣的文章,搞些回馈读者的活动也方便,未来还会有好玩的内容。微信点添加再点最下面公*众*号,搜索“znc100”或“志鸟村”即可找到,快来关注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