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章节目录 第1114章 要搬走
    关志勇、林鸿斌、杨峰和在场的诸多干部,都涌起了一股想要战天斗地的情绪。

    战天斗地,并非中国人的选择,而是生存留给中国人的小路。

    1986的中国,其实也只有一条小路可走,比10年前宽阔一些,比20年前自如一些,比30年舒服一些,比40年前安全一些,但依旧只是一条小路。

    现在,北极熊的阴影尚在,谁都看得出来,北极熊的景况不好了,但是,究竟有多不好呢?没人知道。

    西方国家在不停的摇动橄榄枝,各种理想与美梦的故事都不用称斤,丢过来按堆卖,吸引的无数学生出国留学。但是,按堆卖也是要收钱的,且没有个尽头。

    而在国内,经济形势更是濒临崩溃。

    物资涨价,价格双轨,倒爷盛行,关系户漫天。

    中国持续崩溃的状态,在80年代末表现的尤为突出。

    这个时候,哪怕再强大的内心,也不免被西方学说影响。

    此时的中国,就像是一群生活在森林边缘的猿人,睁开眼就看到洞穴外的幽幽绿眼,而洞内的安全,全靠一个火堆来维持。

    火堆是需要不断的放入柴薪的,有的人出去捡柴了,再也没有回来,有的人燃烧了自己,保护了别人,也有的瑟瑟发抖,哀叹着命运。

    没有哪个人是天生的捡柴者,没有哪个人必须天生的自燃,当族群的危机不可避免的降临了,当瑟瑟发抖者看到了未来的命运的时候,他们也能做到义无反顾。

    关志勇今年五十三岁,曾经披荆斩棘,林鸿斌今年四十三岁,也曾披荆斩棘,平江建筑总公司的施工队的平均年龄还不到三十三岁,不停的在披荆斩棘。

    没有人畏惧困难,没有人畏惧牺牲,人们只是畏惧困难后的困难,牺牲后的牺牲,以及困难后的虚无,牺牲后的无谓。

    杨锐看看自己的父亲,自己的祖父,还有许多似曾相识的面孔,再回过头来,望着关志勇等人,饱含感情的道:“关主任,林经理,还有各位领导、同志,你们不用把我看做是华锐公司的顾问……”

    停了一下,杨锐并没有顺着这个话说下去,而是另行道:“我,杨锐,是在西寨子乡长大的,土生土长。我高中时光,是在西堡镇度过的,离开西寨子乡,离开西堡镇,对我来说,也不过是两三年的时间。”

    他再看看林鸿斌,道:“平江建筑总公司,能将荒芜的西乡开发区,开辟出来,建设起来,在我看来,其实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相比之下,建设一间gmp规则的药厂,真的有那么难吗?”

    稍缓,杨锐继续道:“凡事就怕认真。如果河东省政府,如果平江建筑总公司,真的愿意建设一间世界一流的gmp规则的制药厂,如果我们能沉下心来做这件事,我相信,中国人是能做成这件事的。”

    杨锐浑身散发着信心。

    他的确是充满着信心的。

    世界一流的制药厂难做吗?肯定是难做的,但是,相比中国人曾经战胜的困难,相比中国人未来战胜的困难,一间制药厂,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集齐一省之力,如果还不能做出一间gmp合规的药厂,那也太开玩笑了。

    杨锐向前走了两步,正面对着药厂的车间,再低着头,慢慢的转身回来,道:“各位可能会觉得我说风凉话,站着说话不腰疼。”

    杨锐笑一笑,摇头道:“说句不客气的话,你们太看不起中国人了,也太看不起华锐公司,看不起我了。”

    “如果中国人做不出gmp合规的制药厂,华锐为什么要投资上千万美元做这件事?就因为我不是认为,我们能做出gmp合规的制药厂,我杨锐为什么要参与此事?一间中国一流的药厂?呵呵,一间中国一流的药厂,有必要让我来做顾问吗?”

    尽管调子起的很高,众人却很吃这一套。

    关志勇静静地看了杨锐一会,道:“如果我们采取第二套方案,华锐公司会继续投资吗?”

    “当然。”

    “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向省里报告。”关志勇一个字都不多说,转身就去摇电话了。

    杨锐想了想,也对甘虎附耳道:“你给香港方面去电,请他们打100万到国内账户。”

    “100万?”甘虎小吃一惊。

    “100万美元。”杨锐点点头。

    “但是,这边情况还不太明朗。”

    “世界上最贵的,无非是信心罢了,趁着我们还能买得起的时候。”杨锐没头没尾的给了一句,但甘虎还是听懂了。

    如果不是在西乡开发区的话,杨锐是不会如此的主动的。

    但是,为了西乡开发区的华锐制药厂,杨锐根本不在乎100万美元。

    他不需要一间中国一流的药厂,他需要的,是能够与世界制药巨头相抗衡的制药厂。

    医药领域,是世界上最开放,也最本土化的行业。

    它的开放,体现在使用全球最先进的技术,投资给最广泛的科学研究。而他的本土化,体现在药品本地政策的重要性上。

    哪怕是最野蛮的国家,也不敢赤果果的要求另一个国家的药品市场门户开放。

    而哪怕是最弱小的制药公司,也敢对一个国家指手画脚。

    所有的一切,只是因为制药公司贩卖的不是健康,是死亡指标。

    一念而生,一念致死,既可以用来形容制药公司,也可以用来指责药品政策。

    站在1986年的风口上,杨锐有很多机会,来影响人们的未来。

    “杨锐。”关志勇回来了,叫着杨锐的名字,却比之前更加的郑重。

    杨锐转身,问:“怎么说?”

    “领导同意了。”关志勇深的看了杨锐一眼,道:“领导说,既然华锐都敢把钱放到赌桌上,我们不怕端茶倒水,流汗跑腿。”

    周围人亦是竖着耳朵听两人的对话,听到这里,脸上已是悄悄的露出了喜色。

    没人喜欢半途而废。

    杨锐心里念了念“端茶倒水,流汗跑腿”,心道,还挺押韵的。

    “这么说,省里是下定决心了?”杨锐问。

    “是,我这把老骨头,就交给你了。”关志勇盯着杨锐看,接受这项工作,从理智上来说,他是不乐意的,但就内心而言,他又有些期待。

    杨锐同样有些期待,暗道:就看你们下了多大的决心吧。

    这样想着,杨锐抬头道“第一步的话,就做搬迁吧。隔壁的针头厂,和他们的锅炉房,必须搬走!”

    ……

    今天出门到上海,准备参加明天的阅文作家年会,日程安排比较满,作为一条没有存稿的豚,需要遗憾的暂停勇猛无敌的双更活动三天,改为单更,到12号回家,再重启战力。

    此致敬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