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穿越十年我终于亲吻了你
    一把夺过了自己的习题集,刘猛冷冷的说道:“谁要你看了,这班级里谁都可以看,就你不能看。”

    刘猛这种极端矛盾的性格又体现出来了,对着亲人和朋友,如同春天般温暖的阳光;对于不相关的人,不管你死活;对着惹恼自己的人,不讲情面,打击报复,什么手段都用的出来,就是不折不扣的小人。

    很不幸,顾盼就是属于被打击的对象。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说这样的话,顾盼这还是第一次,那股子泼辣的劲儿完全忘记了一般,她只感到特别的委屈,眼泪珠子都没忍住直接掉下来了。

    她觉得完全没脸呆下去了,站起来直接跑了。

    刘猛一下子脑子也短路了,他可压根没想到一向很泼辣大胆不肯吃亏的顾盼,竟然这么脆弱了,没看错吧,哭了?

    女孩子终究是脸嫩的,当着这么多人,哪里泼辣的起来。

    郑雯很不满,她万万没想到刘猛这么小心眼,上次军训的事还是她当笑话说给刘猛听的,顾盼可是她带过来的,就这么被气跑了,她觉得她也有责任。

    “刘猛,你还是男人嘛,一点气量都没有,盼儿怎么说也是女孩子,你有什么意见,不会私下说么,有必要这样当面给她难看嘛。”

    郑雯的责备,刘猛心里根本没当回事,只是他实在没想到顾盼会这么脸嫩,他还准备好跟这个女人吵架扯皮呢,不过当面把顾盼弄哭了,班级众男同学大起怜爱之心,都很愤怒,虎视眈眈看着他,只得讪讪说道:“不好意思,是我错了,我这就跟她道歉去。”

    也没别的废话,刘猛说完就冲去教室,找了7楼一圈也没找到人,到了电梯口也不在,刘猛等不及电梯,急急从安全楼梯奔跑下去。

    还好,跑到一楼的时候正看到顾盼擦着眼泪往外跑。

    不愧是彪悍的女汉子,那奔跑的速度相当的快。

    刘猛只得一路急急追。

    顾盼只觉得非常的委屈,从小到大,她都是骄傲的小公主,众人万众瞩目的焦点,这个该死的刘猛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那么伤人的话,真是越想越委屈,只想找人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直接奔着主楼左边的情侣小树林去了。

    这小树林,晚上黑灯瞎火的,情侣们最爱去的地方。

    一进了漆黑的小树林,刘猛就看不清顾盼了,好在她哭的真是非常大声,循着哭声悄悄走到她的附近。

    只听顾盼一边哭一边骂着,“死刘猛,坏刘猛,小心眼,臭狗屎,狗臭屁,臭土鳖。。。”

    见她情绪稳定了下来,刘猛也就不担心了,一时又起了坏心思,想要吓她一吓,轻声轻脚靠到顾盼的身边。

    “哈哈”怪叫的笑声突然在顾盼身边响起,还有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了她,只是她此刻坐在地上,这抱的位置正是不该抱的地方。

    本来就是负气跑到这个小树林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下来,心里也有些害怕的,只是现在还没勇气回自习室收拾东西,眼泪也还没哭干,就索性多呆会了。

    这一吓,可把顾盼吓的不轻,下意识乱起乱打,惊恐尖叫。

    本来刘猛是要吓顾盼的,结果顾盼的反应大大超出刘猛的预期,倒把刘猛吓一跳,这也太夸张了吧。

    真怕给学校巡夜的保安引来的,虽然保安们很自觉不太会出现在小树林。

    真引来了,有嘴说不清啊。

    他也急了,急忙喝道:“是我,是我,别喊。”

    一面用力抓住顾盼,不让她夸张的乱动。

    他越想抓紧,顾盼越不受控制,急的刘猛只得把心一横,索性用力抱住了顾盼,身体不得动弹的顾盼,脑袋还是动个不停。

    两人本身高差距不大,一个172,一个168。

    就在顾盼挣扎的某个瞬间,刘猛感觉到嘴唇碰触到了某个柔软的所在,还有甜甜的香气吞吐着。

    心脏不受控制狂跳着。

    顾盼竟也安静了下来,动都不敢动。

    这是顾盼的唇?刘猛兴奋的喉咙蠕动着,心脏要跳出体外一样,竟然有着一种变-态的报复快感。

    以前,刘猛只能远远看着顾盼,只敢用短信表达一下情感,谁知自己的行为只不过是她私下的谈资,只不过是她空闲时候取笑的对象,如今他竟有机会一亲芳泽。

    这一刻,他突然有种很奇妙的感觉,心潮澎湃。

    身体如同爆发一股兽-性,双手竟捧着顾盼滑腻完美的脸颊,忘情地亲吻起来。

    用力、粗暴。

    远观的女神,我也可以肆意摧残!

    那柔软的唇饱满,用力吮吸。

    感受着少女嘴唇的柔软,少女的唇透着一种清凉的甜,沁人心田的甜美。

    粗暴地吻着两瓣薄唇,吮吸点点香甜,舌头食髓知味更进一步,也不安稳想要撬开少女防护闸门进入更广阔的天地。

    碰触到柔软的舌,芳香的甘露,刺激的刘猛更加兴奋,更加无所顾忌,更加粗暴。

    就在这时,短路的顾盼感觉到一个大舌头伸了进来,这一惊非同小可,也给她恢复了神智,一下子又急又羞,冲着闯入禁地的大舌头就咬了下去。

    一个吃痛更激发了刘猛的雄性荷尔蒙和血性。

    用力去抓顾盼,继续地侵略。

    趁这功夫,顾盼用力推开了刘猛,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黑暗中,刘猛又抱住了她,狂暴亲吻着脸颊、脖子,那股子雄性的气息都让顾盼感到恐慌和害怕,最上面的纽扣都被冲开,那鼓涨涨的两团柔软都被攻占,短暂的失神之后,顾盼也如同疯狂一般挣扎,狠狠地甩过了一巴掌,带着哭腔喊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

    那哭泣、那控诉,让刘猛也恢复了理智,摸着脸上的刺痛,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如此的疯狂?顾盼说的没错,其实她并没有错,也没惹到刘猛,他只是还停留在以前的印象中罢了。

    他一时没想明白,直接把她分类被惹恼自己的那一类,是必须要打击的那一类了。

    现在,他懂了,冷静下来了,顾盼即便不是朋友和亲人,也至少是不相关的那一类,想到此处,觉得很抱歉,如此粗暴对待她。

    冷静下来的两人,竟一时无言,顾盼是羞愤难当,刘猛是无言以对。场面很尴尬,好在小树林确实很昏暗,看不到彼此的表情,遮挡了这难言的窘状。

    “对不起!”还是刘猛率先开口,打破了这压抑的平静。

    顾盼一直在极力隐忍,忍耐着遭受到的非人待遇,一颗心茫茫然不知该怎样,一听到刘猛的道歉,再也忍耐不住,低声啜泣起来,越哭越是伤心。

    刘猛也是无奈,本伸出一只手想安慰安慰她,终究又怕有些唐突,落在半空,又收了回来,确实是自己过分了。

    顾盼越哭越伤心,虽然看上去凶悍,实则感情单纯的还象一张白纸,初吻被夺,还被。。。还被摸了那里,一想到此就羞的不行,一股悲愤。

    “你别哭了,要不你打我一顿泄愤吧,或者,我也可以当你男朋友,如果你需要我负责,我也可以娶你的。”顾盼已经哭了半个小时了,还在哭,刘猛站在一边,越来越觉得自己实在罪大恶极,不禁内疚起来,又想不到到底该怎么弥补。

    这种事一旦发生也补不回来呀。

    哭了这么久,顾盼也渐渐冷静下来了,虽然仍旧恼怒于就这么失去了初吻,也知道事已至此无法改变,想到刘猛讪讪的话语,不禁一下子爆脾气又上了了,凶道:“呸,不要脸,谁要你负责,我打死你。”

    说着奋起一脚就踢了过来,正中刘猛的屁股,这一脚力道可真不小,疼的刘猛哇叫了一声。

    本来他是一个即便血流不止也不哼一声的狠人,这时候叫喊倒是一半在装样,希望顾盼能打的爽了,也削减自己的内疚。

    顾盼郁闷了很久,不停踢打,只打到腿都酸了,还是不想罢手,刘猛身上是真被她踢的疼了,眼看她又恢复了霸王龙的本色,赶紧开始躲避了,黑暗中两人在树林中追逐。

    刘猛哪会让她追到自己,不断挪移躲闪,只听得顾盼哎呦一声,绊倒了什么。

    “你没事吧!”刘猛忙主动过来找到她关切地问道。

    只见两只手紧紧抓住了他,恶狠狠说道:“哼,小贼,看你还往哪躲,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说着一手抓着,一手出拳,那每一拳的力量当真不小,打得刘猛吃痛不已。

    刘猛也有些烦了,道歉也道了,也被你狂踢了一顿了,你总不能真打死我吧,又被狠狠打了一拳,刘猛一把抓住了顾盼的手,另一只手也顺势抓住了她,恶狠狠说道:“你也该消气了吧?我上有父母孝敬,下还没结婚生子,总不能以死谢罪吧。”

    顾盼哪里肯听他的,两人又纠缠在一起,顾盼这一会打的爽了,有些忘记刚才的教训了,刘猛狠狠抱住了她,这才知道害怕,惊慌起来,“你。。你放开我,你要干嘛?”

    这还真是人善被人欺,对付这种傲娇的暴躁女,还真就得以暴制暴。刘猛恨恨说道:“你还有完没完啦?”

    两人相距很近,顾盼竟开始脸红心跳起来,刘猛的呼吸似乎都喷到了她的脸上,结结巴巴说道:“我。。我。。放开我!”

    “那你保证不能再打我了!”

    顾盼努力平复下语气,不想表露出此时内心的不平静,平静说道:“好,你放开我吧,我保证不会对你动手了!”

    “动脚也不行,我屁股都被你踢肿了!”刘猛忙说道。

    无意中的一句话,顾盼差点乐了起来,心下的恼怒又降低了一些,平静说道:“你放开吧,我保证也不动脚。”

    “你可要说话算话。”说着刘猛放开了她,还是快速退后了一步。

    “你今天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那么奚落我,让我一个女孩子怎么下台?”顾盼突然语气有些清冷说道。

    其实,她的心情已经完全平复了下来,两人这么闹过了一阵,虽然仍有介怀,已经不生气了,说到底,她对刘猛并不讨厌,只是一开始两人有点误会罢了,同时,心里还有点说不清的其他情绪,气也出了,竟觉得并不烦刘猛,自己都很诧异。

    刘猛暗叫了一声完蛋,怎么又想起这事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故作轻松说道:“对不起,顾大小姐,都是我的错,是我小鸡肚肠,行了吧?要不然你再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骂我一顿,我绝不还口。”

    “哪有这么便宜!”顾盼狠狠说道,一时想着如何惩罚一下他才能觉得解气,只是想来想去,也没好的法子,又不愿意放弃好机会,“以后数学课你要跟我一起上,而且负责给我占座,晚自习必须跟我一起,还要给我辅导数学。虽然你这人很差劲,数学天赋倒真是不差。你答应了,我就原谅你?”

    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刘猛沉思了一会,说道:“可是我很忙呀,晚上经常要去家教,没法陪你晚自习,上课占座勉强可以办到。”

    听着不能一起晚自习,顾盼有些不高兴,说道:“你怎么浪费时间去做什么家教呀,以你的天赋该尽快学完《高等数学》的课程,解决一个数学界的猜想,到时候你可就真的名声大噪啦。”

    “大小姐,你是不知道穷苦出身、吃不饱饭的窘困,到时候数学猜想还没解决呢,估计我先饿死了。”

    顾盼拍胸脯,很义气说道,“要不要说的那么可怜呀,大不了以后你的吃饭问题我全包了。”

    顾盼大户人家出身,在金钱方面,还是很大气的。

    “晚自习,我尽量吧,那个占座,能不能换成你帮我呀,一大早起床对我这个夜猫子来说太痛苦了点。”

    “哼,你就是推三阻四,一点诚意都没有,我打死你!”顾盼很生气。

    “你保证了不动手不动脚的,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呀。”

    “我咬死你。”顾盼说完就觉得这似乎有些**,赶紧闭了嘴。想起刚才两人的情形,刘猛也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别咬了吧。”

    “你还说!不许说!”顾盼恶狠狠凶道,刘猛赶紧闭了嘴。

    当两人一前一后走进自习室的时候,郑雯心里松了口气,刘猛把书本挪到顾盼旁边坐下的时候,班级其他男生都觉得很遗憾,还以为刘猛彻底得罪了顾盼这个女神,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呢。

    一群羡慕的红了眼的兔子一般。

    顾盼学习起来确实非常认真,对于每道题目都深挖,以求完全理解,刘猛只得时不时低声细语解释一翻,听着刘猛巧夺天工的解题思路,顾盼心中不禁更为佩服,刘猛的数学天赋绝对超越了杜毅哥哥。

    她也深深为刘猛可惜,竟然要做家教赚钱吃饭,浪费了宝贵的研究时间,心里想着如何能够帮助他一下。

    时不时贴过去为顾盼答疑,刘猛闻着发梢沁人心脾的香味,想着之前小树林中的情形,不禁又有些脸红心跳,看这他望着自己发呆,顾盼皱着眉凶道:“不许乱想,不许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