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你们差距很大,请知难而退!
    刘猛这还是第一次到女同学家里,郑雯家里很有点古朴风,家具都是手工打造的老式实木家具,茶几、座椅都是如此。

    还真想看看郑雯的床是不是古朴仕女风的。只是郑老爸不给刘猛这个机会,三个女人轮换洗澡,时间可长的很,刘猛被郑老爸拉进了书房,沏上一杯清茶,开始聊天。

    看了看这书房里的摆设,还真是数学系教授的风格,到处可见与数学有关的东西,数学家的传记,数学家的著作,以及各种数学资料。

    “小刘,你说你喜欢数学是真的嘛?”郑老爸抿了口茶,笑嘻嘻问道。

    “这还有假,您还以为我是随口敷衍您呐,大概是从小就有些天分,一直就比较偏爱数学,只是一直以来除了考试,倒也没别的用途。”刘猛答道。

    郑老爸竟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可不是嘛,数学,本是一种美丽的哲学,只是用来学习考试,实在是暴殄天物,简直玷-污了数学,你最喜欢数学中的哪个领域呀?”

    “概率论与数理统计,顺带着喜欢看点博弈论,其实我觉得博弈论可以作为概率论的哲学升华。”

    郑老爸不由自主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很是惊喜,抓着刘猛的手,说道:“之前我还真以为你小子想追我们家雯雯故意讨好我老头子呢,就这句话,没一定的造诣,绝没这样的见识。”

    两人这一聊起兴头儿,越聊越投机,一壶茶加了两遍水还是喝光了,还准备再加一次水呢,房门被咚咚地暴力敲打着,郑雯吼叫道:“老爸,吃饭啦,肚子都饿扁了。”

    差不多聊了一个半小时,郑老爸犹觉得不过瘾,嘱咐着刘猛有时间了,一定和郑雯一起到家里玩。

    喜欢数学研究的,大多是出于喜爱,大多是寂寞的,能有一个分享的同道中人,大多引为知音。

    两人出来之后,三大美人儿已经收拾妥当,初一看,不由得刘猛又是惊艳的感觉,一动一静当真是别有美感。

    美妇人顾盼的老妈,已经换上了高档的成衣,高贵典雅,配合着名牌小包包,雍容华贵,头发盘起,还上了点淡淡的装扮。

    顾盼站在妈妈旁边,这时一看,两人眉宇之间颇为相像,就是嘴型都一般无二。只是穿着上颇为活泼、自然,偏带着运动系的短袖,下面一个短裤,修长、雪白的大腿裸露在外,具有别样的**感。

    郑雯这小妮子倒是穿起了长裙,伴起了淑女。

    “老爸,聊什么呢,聊你那一大堆的数学理论,烦也烦死啦,刘猛,你可别介意哈,就当陪我老爸聊天啦。”郑雯抱怨起老爸。

    郑老爸拿这个女儿那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得撇了撇嘴,“这孩子,怎么跟你爸说话呢,我跟小刘聊的好着呢,要不是你们几个女人麻烦,我们准备秉烛夜谈呢。”

    “得了吧,跟你说半个小时就得晕死过去。”

    顾盼老妈先下去开车了,郑老爸正要出门,发现穿着拖鞋,赶紧回去换,郑雯则等着老爸锁门,此刻就刘猛和顾盼一起走下楼。

    这么近距离闻着顾盼身上刚洗完澡,散发的特有清新气味,不由的心神一荡,不由夸赞道:“顾盼,你可真好看!打球的时候美,现在也美。”

    自从上次小树林的事,刘猛始终觉得有些惭愧的,两人熟悉了些,刘猛也不再把顾盼划归需要打击的对方,也明白是自己对她存在偏见,如今虽不太熟,也算是同学了。

    独处的时候总还是觉得有些尴尬,发自内心的赞美一下,一方面消除尴尬,一方面也消除一点内心的愧疚。

    这楼梯里静悄悄的,顾盼由于上次小树林里的事,本就有些心慌慌的,一听刘猛的夸赞,更觉心慌,陡然加速的心跳声似乎都能听到咚咚的跳动,脸有些羞红,回道:“胡说八道什么,被我妈听到了,小心打断你的腿。”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有什么不敢说的,等会儿我就当着阿姨的面再说一遍,看看会不会打断我的腿。”刘猛最受不了这样的话语。

    “哎,你们等等我。”郑雯从后面追了上来,郑老爸也一起跟了上来。

    刘猛坐进这辆高档的B中,摸着很有质感的真皮座椅,阶级差异还真有点小大,本来只知道顾盼家境尚好,没想到会好到这种程度。

    只是随即马上就释然了,这时候的刘猛,内心已经足够强大,曾经遮挡的那些迷雾层层散开,阳光彻底照进了心里。

    一路开到了一家高档的西餐厅,下了车,马上就有服务生过来帮忙停车,进了门,马上就有服务员过来跟随,拿东西,询问需要什么服务。

    看的出,几人都是这里的常客,轻车熟路,直接上了二楼的包间,音乐很优雅,很有法国的曲调。

    这样高档的地方,刘猛可从来不曾来过。

    郑毓秀一边走着,一边偷偷看看刘猛的反应,只见这少年明显没来过这样的地方,对于这种餐厅的设置确实不懂,却能淡定自若,这份定力倒是不俗。

    本来嘛,她留刘猛一起吃饭,就是想告诉这个穷小子,什么是阶级差异,这样的穷小子该手忙脚乱才对呀,肯定是装的,她心里坚定地想。

    几人坐定,一会儿就来了一个看着象法国人的大厨,一上来就和顾盼的妈妈来了个贴面礼,哈哈大笑着用法国打了招呼,顾盼的妈妈也用法语回了一句,看来是很熟络的老朋友一样。

    “顾盼,你今天很漂亮。”法国人用生硬的中文赞道。

    “当然,这位美丽的小姐一样迷人。”拿起郑雯的手轻吻了吻,吻完郑雯赶紧把手抽了回来,老外的口水太恶心了。

    三个美女分别点餐,各自配好了酒,轮到郑老爸,郑老爸大手一辉,“我女儿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接着,单子到了刘猛的手里。

    郑毓秀微笑着,看着刘猛。

    正宗的西餐,可不是什么人都会吃的,讲究搭配。

    刘猛还真不懂,以前听说过,吃每道菜都需要搭配不同的酒。

    这等情况,换做以前,不知该多窘迫。

    摇了摇头,刘猛说道:“我还真不懂这些搭配,顾盼,你帮我点吧,你点的都合我胃口。”

    总不好也直接象郑钟那样拷贝郑雯一份,刘猛说这话其实就是想化解一下自己的尴尬,他不挑食,顾盼点什么自然都合他胃口了,只是听到郑毓秀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菜单又回到了顾盼的手里,老妈那一闪而过的眼神,顾盼是看到了,不过看着刘猛清澈又带着些求助的眼神,她还是飞快地点好了。

    郑毓秀心里很不爽,她敢肯定,这个穷小子跟女儿肯定是相熟的,而且女儿的态度也有问题,她很少对异性这样的好脾气,除了杜毅。

    这绝对有问题。

    “阿姨,您真漂亮,要是事先不知道,我还真以为您是顾盼的姐姐呢。”刘猛笑着说道,郑毓秀礼貌地笑笑,“正是因为有您这样美丽的母亲,顾盼才如此美丽,一动一静,都很美丽。”

    说完,刘猛用一个很隐蔽地眼神看顾盼,顾盼明白,那意思就是,我当着你老妈的面夸你了,我的腿不是还好好的嘛。

    顾盼白了他一眼。

    郑雯和郑老爸可不高兴了,说道:“小子,都说侄女象姑妈,你忘记啦,我们家雯雯可比盼丫头象毓秀,那也是大美人,赶紧夸赞一下。”

    “是,是,雯大美人那也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动若脱兔、静若处子,美,很美。”

    郑雯噗嗤一笑,“看不出来,你这么油嘴滑舌的,难怪!哼哼。”

    刘猛被她最后的两个哼哼弄的莫名其妙,顾盼可全听明白了,这是郑雯在取笑她呢。

    第一顿正宗的西餐就这么愉快的吃完了,第一次吃这东西的刘猛略略有些不适应。

    郑毓秀把郑雯父子送回了家,刘猛也告辞了。

    “小刘,有时间一定和雯雯一起到家里来玩,我们还有好多问题没讨论呢。”郑老爸临别之际不忘嘱托。“下次我带你去见一个好友,你肯定会大吃一惊滴。”

    辞别了郑家父女,刘猛并没急着回去,而是来到了老校区的主楼,打开了电脑,这么久的思索沉淀,顿时文思泉涌,《回明》的情节涌现,手指飞快敲击着。

    键盘敲打的声音不绝于耳,弄的旁边还在自习的同学都转头看看,不知道这位同学狂敲打着啥。

    直到感觉手指都有些不舒服,才停了下来,时间竟然已经过去2个小时了,统计了一下字数,13500字,这速度可真是相当不慢。

    终于跨出了这一步,刘猛深深舒了口气,这事业终究是起步了呢,随意看了看电脑里的软件,就准备关机回寝室了,毕竟老校区到新校区要差不多三刻钟的路程。

    意外在电脑里找到了Protel、ProE等软件,Protel这个软件,刘猛可太熟悉了,这十年来,他不知道画过多少块电路板了,设计过远程无线遥控、直流永磁同步电机的驱动、红外自识别等等。

    。。。。。。。。。。

    郑毓秀一路上都没太说话,表情总归是有些不爽。

    “老实交代吧,盼儿,你可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可别想着骗我。”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顾盼正玩着手机呢,呵呵笑道:“我还以为您老真能憋到家里呢,皱着一张脸可是很容易长皱纹哦。”

    “就知道嬉皮笑脸的,说认真的呢,你不说,我也能到你们学校查到的,这帮小子,真是反了天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

    “妈,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难听,有钱就代表高尚,没钱就矮了一头么,这可跟您以往教导我的大相径庭。”顾盼随口反驳道。

    “我的傻女儿呀,你怎么。。。这么不食人间烟火呐,还真是把你宠坏了,这。。。自古以来,就有门当户对,你懂吗?你该不会真的对那穷小子动心思了吧?”郑毓秀担忧地说道。

    “瞎说什么呢?我也就是跟着郑雯到他们班级自习,见过刘猛几次,相熟都算不上呢,拜托,能不能不要把自己当福尔摩斯,疑神疑鬼的。”顾盼慢条斯理说道。

    郑毓秀见想从女儿这儿套到啥话是想都别想了,又说道:“盼儿,十一假期,我们干脆到京都玩吧,你不是还没去过嘛,正好老妈带你去,这京都好玩的地方可多啦。”

    “真滴,你不是一直都去欧洲的嘛,怎么突然改主意了。”顾盼有些欣喜,她一直都很想去京都游玩,只是这些年,老妈太喜欢去欧洲,一有假期就去,导致京都之行一直未能实现。

    “去的次数太多了,腻歪了。”郑毓秀咯咯笑道,心想,杜毅不是在京都嘛,正好让两孩子尽早见见面,这少年人,长时间不见面是要出问题的,更何况杜毅那个死脑筋也不知道主动点儿。

    这点事儿,还是得我操心,不然我这钟意的女婿可就没啦。一想到女儿要是找了一个穷小子,郑毓秀就禁不住打个冷颤,这可万万不可,多丢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