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善恶不齐天痴错,蠢货招惹煞星来
    柳和入门比他的师弟们早上许多,这些师弟的法术神通泰半都是他代师传授,所以在他们当中威望甚高,见他携友回归,具都热情相待。

    当然其中也不是没有心怀不满,表面上假做欣喜,其实心里藏奸,陈昂就感觉到一股恶意从某位三角眼的男子身上传来,隐隐针对他和柳和。那人脸上堆着笑,关切的问道:“大师兄此去寻药可曾顺利?我与冬秀素有交情,若是不成,大师兄尽管拿我的信过去,她必然会给我个面子!”

    柳和面上只是淡淡的说:“一切都好,不曾耽误了师尊的大事。只是听说紫云宫惹上了一位大敌,被人打破了宫门,如今封锁往来紧闭洞府,倒让我不好求药。若非陈道友相助,我此去不知多少破折,恐怕十年之内都无望回转。”

    说着他便将陈昂介绍给众人,一一稽首,陈昂回礼之时却感觉那三角眼的目光盯在他背后,却不怀好意,不由心中冷笑。

    “此人何等小肚鸡肠,只因我助了柳和一臂之力,就将我恨上,天痴上人门下收徒只论缘法,不拘善恶的传言果然不假。这等不查心性,便滥收门下之举,若不是天痴上人门规森严,只怕早有祸患。不过看柳和这等表现,似乎未必不知他这位师弟的本性呢!”

    岛上的铜椰直立亭亭,望如伞盖,随着岸上高低错落的地势,成行成列的,俱是百十丈高矮的椰树,甚是整齐。陈昂纵然以前也见过椰树,但这些数百米高,比大厦还险峻的巨大铜椰,也是稀奇。

    脚下白沙如洒,陈昂看见铜椰岛上众人具都是袒肩赤足,着青半臂的打扮,不由顽劣心起,也伸脚脱去鞋袜,赤足漫步在沙滩上,别有一番乐趣。

    铜椰岛十分广大,虽然名为岛屿,实则比地球上印尼国土都小不了多少,岛上有一峰高悬入天际,陈昂能感觉从北极分出的元磁地脉,在高峰中流转,元磁真煞之力沛然强大,岛上一切金铁之物都不能留存,至于元磁法力,却只看见柳和一人能练成,可见即便是铜椰岛上,这般法力也不是谁都能练的。

    陈昂知道这磁峰是天痴上人以沼泽淤泥堆积而成,只看这一桩,便知他地仙之果也不是空来的,更勿论他炼峰成后,法力大有进益,更胜昔日无数。

    柳和命人摘取铜椰之实来招待陈昂,此实大如斗箕,外壳也是千年铜椰铁木,等闲飞剑都无法劈开,有人抬了数个如此巨实前来,那三角眼的男子抢先拿过两个,放在陈昂面前,也不打开椰实的外壳,存心想看陈昂的笑话。

    他自己挡住其他人上前的道路,要知道这铜椰岛上凡是五金之精炼成之物,一旦放出,便会被磁峰吸摄,他料定陈昂不知其中的忌讳,变想让他丢一个大丑。

    法宝灵物犹以五金之物最为锋锐,铜椰之壳如此,陈昂要想打开定要放出飞剑、法宝,到时候不但法宝被磁峰所摄,更丢了面子,若是能让陈昂和柳和反目成仇,更合他心意。

    陈昂自然料想的道他的想法,只是无语,旁边的柳和又不是死人。看来铜椰岛封闭太过,门徒就连勾心斗角也不利索,这等蠢货放在凡人之中都算淳朴的,也是柳和一意放任,不然十个这样的蠢货,也应该被他坑死了。

    果然柳和一见之下,眼神就闪过寒芒,只是碍着维护师门的面子没有在陈昂面前发作,反而亲自拿起东方太乙神木,万年铜椰木壳所制的小刀,想要为陈昂打开椰壳。

    “我们铜椰岛上有一道北极真磁地脉,等闲金铁之物,且不可在岛上放出,道友若带有金铁之类,需要当心每月初一十五,我师尊摄取地脉真磁之时,紧守心神,默运法力压住法宝异动。”他说的这里,忽然想起陈昂带他来时用的金船。

    忽而苦笑道:“我却忘了道友的金船,这般万万斤重的巨大法宝,还是不要靠近岛外千百里内比较好,好在此时离十五尚有八天,到时候我亲自送道友离开。”

    陈昂摇头笑道:“不必柳兄动手,我自来便是。”说罢脑后光圈一动,水景剑化为一圈光环遁出,只是一闪,便切开了面前的铜椰,露出里面清澈的一汪清水来,乳白的椰肉衬托之下,极是动人可爱,让陈昂食指大动。

    陈昂初尝之下,果然清冽可口,鲜甜无比,饮之令人清心。

    他这番动作到是让旁边许多人刮目相看,只道自己大师兄结交的朋友也不同俗流,这等锋锐而不被元磁克制的法宝甚是少见,他们用太乙神木所制的飞剑虽然也威力不凡,但就缺这一股锋锐,不能入上乘,要克制铜椰之壳,反而还不如陈昂利落。

    柳和苦笑道:“让道友见笑了!”心里羞愧万分,对这个百般容忍的师弟也生出一丝恼怒来,那个三角眼唤作普达,自幼身世凄惨,柳和看在师门情分上平时不与他计较,今日见他羞及师门,才生出处置的决心来。

    铜椰岛门规之森严,只能如此。

    散去之后,柳和带陈昂去客居中安歇,菱纱服侍一旁,看他柳和退去之后才和陈昂抱怨道:“那人好生无礼!师傅,我见这铜椰岛中风气还算淳朴,为何还有这等人做妖?他法力驳杂,明日弟子就借口请教,让他还这个脸来!”

    陈昂摆手笑道:“不必如此,天痴上人门规极严,他岂肯轻易让徒弟丢他面子?而且天痴护短心重,你若报复回去,反而让他逆反心生。不如就让他自行处置,若有不妥,我再给他补上。”

    陈昂给她制定了一番功课,便让他下去,自己将造化金船缩小成手指大的一截,暗中和磁峰元磁之力呼应,参悟起元磁法力的玄妙起来。

    凡是五金之精炼成的宝物,遇上南北阴阳两极元磁之气,均无幸理。现时正邪各派群仙中只有三五件东西不怕收吸。而陈昂的造化金船因为金铁之质笨重,原本不在其中,非得陈昂补全元磁禁制,练成完全体的金船才能不惧克制,反而更生厉害。

    陈昂借此机会,参悟北极真磁,正有补全元磁禁制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