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生死有无两相间,十二元辰作一天
    柳和认出这套剑光正是昨天陈昂削开铜椰所用,他不知这剑是什么本质,只道这剑光呈水色,又不受磁峰克制,定是万载寒冰之类属,心里羡慕道:“陈道友真是好运道,竟能得这么一口不受元磁克制的飞剑,我们所用的太乙神木剑虽然灵性充足,但毕竟没有那一点锋锐,不入上乘飞剑之门。”

    “纵然是师父所用的那四十九口万年神木剑,也只是上乘飞剑中的下流,远远不比陈道友剑光锋锐,纵横凌厉,用来斗剑厉害。听师尊言下之意,陈道友也精通元磁法力,能和师尊并列而坐,不知本事有多厉害,但想来定是远远胜于我……”

    不说是他,就是天痴上人与陈昂剑光相对,都不由得眉头一挑,面上显出凝重之色。他眼力可比柳和高明许多,认得出这把飞剑虽然形质已蜕,但却实是金铁之质,能将金铁之资炼成这等形质,其中火候,可见一斑厉害,以天痴上人的见识,只听说过一口飞剑有这等质地。

    那便是昔年达摩祖师仗之斩妖除魔,横行天下的南明离火剑。

    峨眉派的紫青双剑虽然厉害,但并非走的是这条道路,并无法相比。

    南明离火剑炼剑如火,褪去西方真金之质,金铁之形,剑光锋锐无匹,存粹如火,而陈昂此剑虽然火候不及,但炼剑如水,本质不在其下。

    天痴上人心道:“此剑虽然厉害,却也不在宇内仅有的几件不受两极真磁影响的法宝之中,我没有展开磁峰威力还好,一旦全力以发,他岂能抵挡的住?他也是精修元磁法力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天痴虽有疑惑,但并未退缩。

    天痴上人把四十九口神木剑一催,化为许多道青色的剑光,他也是积年精修剑术的高人,四十九口飞剑的剑光一齐放出,非但不乱,反而隐隐相配合,布下一重神木剑网。

    他不凭飞剑锋锐上人,只将大巧不工的剑术使出来,剑上势大力沉,携带法力雄浑,挤压着陈昂运剑腾移的空间,就凭这一手剑术,在海外便是数得着的高人,不落他偌大的名头,如此精彩,引得观战的弟子喝彩叫好。

    陈昂等他施展,只是寻常应对,直到他神木剑网布好,才一声清喝,把手一指,十二元辰才分出一圈,化为一道百丈银虹,惊天掠地而来,凭着飞剑本身的锋锐,将剑网撕扯的七零八落。

    稍微展现的一下自己的剑术,便将天痴上人杀得狼狈万分。

    天痴左支右挡,四十九口神木剑被人像欺负小孩子一样蹂躏,纵然奋力抵抗也不成章法,他在一众弟子面前如此丢丑,心里羞愤欲死,作势喝了一声:“陈道友剑术厉害,但我们毕竟较量的是元磁法力,且看我法术。”

    说罢把背后一耸,把手在虚空一抓,便有数十团太阴元磁神雷发出,忽见烟光万丈,照耀独峰,风雷之声,震撼大地,元磁神雷凌空炸开,震撼的陈昂护身的剑圈剑光一阵沉浮,有些散乱。

    天痴上人心头一喜,元磁神雷能发能收,能散能聚。对方如不能敌,中上固是形神皆灭;如与五金之宝相遇,立即便能由分而合,化为元磁真气,将它吸收了去。如今元磁神雷已经炸开,化为太乙元磁真气散布虚空,想来已经凝滞住陈昂飞剑,便重新组织剑光,奋力反击。

    元磁真气无形无质,只是一股凝滞之力,按理来说陈昂想要再运用自如,非得重新洗练飞剑不可。

    但陈昂天河法力一催,护身的十二元辰水景剑分出六道剑光,化为一溜水色,已是无形无质之物,只留一点锋锐,元磁真气全然不能摄,六道剑光化为一口,天痴上人护身的真气法宝全不能挡,尽数在刹那被剑光撕开,露出一点破绽。

    天痴上人还没来得及鼓起磁峰神光,便被陈昂飞剑隐隐在喉间一点,已经败下阵来。

    只是陈昂剑光收放之间,如雷霆震怒,江海清光,除了天痴自己竟然无人能窥破,但即便如此,也叫天痴上人一声大叫,气急攻心,几乎晕厥过去。

    当下也不在留手,磁峰之上元磁精气化为一道青白之气,朝陈昂笼罩过去,自己将手一扬,飞起一道元磁神光,到了空中,得磁峰元磁精气相助,立即暴胀,约有亩许大小,金光万道,耀目难睁,磁光所到之处,精铁之物无不失去控制被其收摄。

    天痴上人本想以磁光收摄陈昂十二口水景剑光,镇压在磁峰之下。但岂料磁光照到水景剑上,非但没能感应到吞摄之力,反而被其借力加速,纵越之间,剑光再不能见,只感觉额上一凉,伸手摸上去,竟然被踢掉了右边的眉毛。

    天痴看到自己眉毛簌簌落下,大叫一声,羞愤已深,无可发泄,已经是恨极陈昂,极力催动磁峰放出一大片元磁精气,与自己的元磁神光合在一起,发动了岛上他苦心营造的最强禁制,先天元磁大阵。

    那磁峰峰尖元磁精气同神光一起,化为五色神光,连同附近四五十里方圆以内,由峰尖起,斜射向下,直连四外地面,撑起一片五色烟幕,将陈昂包裹在里面。

    五色烟幕在往内收缩,欲同陈昂一起兜进去,其内有太乙元磁神光收摄,任由你多大法力,也撑不破这无形无质,依凭地底北极真磁地脉而成的收摄之力,陈昂丹田之中造化金船和一干金铁法宝胚胎具为巨颤,几欲脱体而出。

    陈昂长笑一声,袖中的九曲黄河大阵展开,镇压己身,十二元辰水景剑忽然合并一处,化为一个虚虚实实、有无之间的光圈,信手一圈便将整个铜椰岛囊括在内,高喝道:“生死有无两相间,十二元辰作一天!”

    十二道剑光结成一个玄妙的阵势,将方圆千里的空间分成两界,陈昂独立与界外,似乎将方圆千里的世界,囊括于剑中。

    弹指一点元磁神光落入剑光之圈中,收摄去镇压其中的无穷无尽的五色云烟,太阴元磁神光忽然一个吞吐,将这无穷元磁精气囊括吞下,仿佛吃撑了一样,遁回陈昂丹田里消化。陈昂这才松开剑光,千里被摄入咫尺中的世界才陡然恢复。

    一干铜椰岛门人懵懵懂懂的样子,只有天痴上人面如死灰,颓然放弃了抵抗。

    陈昂这才笑道:“天痴道友道行高深,此次切磋,陈某大有所获。只是再切磋下去,未免伤了和气,不如就此作罢,天痴道友以为如何?”

    天痴上人蠕动着嘴唇,好半响才平静回答:“正如道友所言。”

    他实在是被陈昂打服了,一身傲气也被摧折,再不敢在陈昂面前炸刺,陈昂这般调教的手段粗糙的很,不如峨眉春风化雨来的高妙,只图一个快字,以强横手段硬生生摧折天痴上人心中的傲气,将自己强横无匹,高声莫测的形象,深深烙印进去。

    这种手段玩的不好就是死仇,也是陈昂艺高胆大,才敢如此折腾天痴上人。

    现在看来效果不错,至少天痴上人在陈昂面前已自觉的矮了一头,低了一辈,其道理大致类于一种心理底线,每个人的心理底线都是不一样的,就好比同事之间相处,心里自尊的底线要比领导高的多,若是动辄呵斥,便会翻脸,而领导呵斥,只会唯唯诺诺。

    陈昂便是数次突破了天痴上人的心理底线,让他自动将底线压低一截,许多原本接受不了的事情,两人地位一变,他便可理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