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四章青城矮子
    群玉院在衡山城实在是大大有名的地方,就连陈昂来衡山不过两三天,也听过它的名声,正是衡山城里最有名的妓{院是也,田伯光是个采花贼,不但自己常住在妓{院里,就连带令狐冲疗伤的时候,也要往妓{院里去。

    只可怜仪琳一个小尼姑,为了心上人,龙潭虎穴也敢闯,即使脸上红的快要烧掉了,还是艰难的开口请陈昂进去。

    陈昂推开门,就见到一个长方脸蛋,剑眉薄唇的青年,半躺在床上,胸口的创口被布条裹着,隐隐有些药味,在陈昂看来那创口极深,再有三寸就危及心脏了。

    那青年笑的不羁,看见仪琳便打趣道:“你要请个大夫来,还不如给我带壶酒,我这人一碰上好酒,什么伤痛都没有了!”

    “这个法子不妨试试!”陈昂笑道,抬手银针闪动,眨眼间就有五根封住了他胸口的大穴,银针起落间,交错的犹如银网,不过一会的功夫,就扎满了令狐冲全身上下。

    细小的银针封住血脉凝涩之处,伤口就不在隐隐发痛了。

    “好厉害的医术!”令狐冲抬头道,他受了如此重的伤,眉宇间不见郁色,反而一片洒脱:“我得了先生的医治,便不怕阎王找我喝酒了!”

    “你还可以跟我喝嘛!”陈昂从桌子上拿起酒杯,就递给了令狐冲一个,仪琳刚要阻止,他就抬手劝道:“这里我才是医生,这里万事应该听我的才对,我现在要和他喝酒,你们可不能阻止!”

    令狐冲也笑着附和道:“别的不说,这位可真是神医呢!知道我喝了酒,伤就先好了一半。那些庸医常劝人说,喝酒伤气血,想必是不知道,有些人的骨子里流的不是血,而是酒!”

    陈昂抬手将一包药粉洒在了酒里,摇摇晃晃的混合起来,然后给自己和令狐冲都倒上一杯“我到不曾听过这种说法,只觉得合酒服药,你或许会情愿一点!”

    “那先生为何给自己倒上了一杯?”令狐冲指着他的酒杯,笑道。

    “示人以诚!”

    听了陈昂这话,令狐冲二话不说抬起酒杯,将酒一饮而尽,哈哈笑道:“我视先生为君子,先生也莫当我是小人!”竟有说不出的豪迈。

    陈昂也举起酒杯,浅酌了一口,“我防小人之心,不防君子之腹!”,说罢,两人一起大笑了起来,饮酒聊天好不爽快。

    忽然间,外边有人高喊:“仪琳!仪琳!”

    仪琳听了大吃一惊,惶然道:“是师傅!”就要起身答应,曲非烟连忙捂住她的嘴,低声道:“这是甚么地方?你敢答应?”忽然想起这里还有一个陌生人,连忙一起朝陈昂看过去。

    看着两人灼灼的目光,陈昂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干咳了两声,笑道:“我是来给令狐兄治病的,不曾看到过什么小尼姑!”

    过了一会,又听见西首房中田伯光哈哈大笑,出声讽刺了定逸师太几句,定逸师太毕竟是出家人,怎么说得过田伯光这市井厮混之辈,不一会儿,就被气得脸色发青。好在余沧海也闻言而至,要找田伯光的麻烦。

    但两人激斗了一会,竟然势均力敌,一时难以分个高下,忽然听见刘正风的声音说道:“余观主,田伯光这厮做恶多端,日后必无好死,咱们要收拾他,也不用忙在一时。这间妓院藏垢纳污,大伙进去搜搜,一个人也不许走了。”

    这听着屋里的仪琳越来越惶急,只听得外面的呼叱声越来越近,却是向他们所在的屋子查了过来,看着六神无主的仪琳,陈昂指着一旁的柜子道:“你们先躲进去,我必然不让他们进来。”

    仪琳这时那里还有主意?被曲非烟一拉,就缩进了柜子里。这时外边诸人都已见到了这间房中的烛火,纷纷叫道:“到那边去搜搜。”蜂拥而来。

    嘭的一声,门被粗暴的踢开,当头一人正是青城派弟子洪人雄,他看见令狐冲在那里坐着,一时如同见了鬼一般,吓得退步连连,到让陈昂觉得好生奇怪。

    陈昂看《笑傲江湖》的时间有点远了,倒是不知道令狐冲在大家眼里,早已为罗人杰所杀,这下一出现,可不是见了鬼了吗?

    又见到一个绿袍的矮子,从后面站了出来,冷冷的看向他们两人,厉声问道:“你们两人,谁是令狐冲!”

    陈昂往他脸上瞧了一眼,作势骇然道:“那里来的小孩,竟然进了这花柳之地,这父母当真该打、该打!”令狐冲听到他这样嘲笑余沧海,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心里还是有些担忧:陈兄身上并无武功,我又这般模样,要是余沧海发难?罢了,罢了,大不了豁出去一条性命而已。

    余沧海气得面皮发紫,他身为一派掌门,何时有人这样跟他说话,抬手青光闪动,一柄飞锥当面向陈昂射去,他这暗青子功夫着实厉害,抬手到飞锥至,只在眨眼间。

    令狐冲措手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心道:不好,脚下拌开陈昂的椅子。

    不料陈昂脚底生根,牢牢的扎在原地,面对这透心凉的一锥,只是哂笑,只在那飞锥往面门射来之际,突然抬手压了下去。

    啪!的一声。

    红木桌子被他一掌拍的轰响,一根五寸长的青钢飞锥平平没入桌里,像是镶在上面一样,一旁的众人看了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疾劲的飞锥竟然在半路被他平平拍下,这等眼力掌力,实在是骇人听闻。

    “相传北宋年间,青城山上也有一个青城派,使得是独门兵器‘雷公轰’,门派里‘青’字九打,‘城’字十八破,是他们的拿手的功夫,其中‘青’字九打,尽是暗青子上的文章,余掌门这飞锥倒是有那么一分风采。”陈昂淡淡道。

    余沧海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这些武林旧闻除了他青城派,还未曾听说过有人知道,但见陈昂如数家珍的样子,似乎也不陌生,这样的人要不是传承已久的武林圣地出身,那定然是获得了前人留下的道统。

    “说起来,这还和一桩武林公案有关,据说在北宋年间,武林上有‘北乔峰,南慕容’两位大名鼎鼎的好汉,一位到真是英雄了得,而另一位…嗨嗨!那就不说了!”陈昂看了余沧海一眼话锋忽然一转“那南慕容有门神奇的功夫,叫做斗转星移,号称‘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口气倒是大的很!”余沧海忽然开口道,不知道是说斗转星移,还是再说陈昂。

    一旁的令狐冲倒是有些听糊涂了,他不知道陈昂说着说着,为何转到数百年前的旧闻上去了,但他见陈昂将那些故纸堆里的武林掌事,娓娓道来,好似亲眼所见,不禁更觉得对方神秘莫测。

    “那南慕容武功威名太大,却招惹了一桩祸事,江湖上一些成名高手,竟然都死在了自己的绝招之下,一时间江湖哗然……”

    “小辈别在这废话,这和我青城前辈有什么关系?”余沧海打断他,厉声问道。

    “哦!莫急莫急!这青城掌门只是一个背景,就是我说的死在自己绝招下的成名高手之一,所谓路人甲是也,不过‘青’字九打,‘城’字十八破,也到因此威名远扬!”陈昂拊掌笑道。

    “胡说八道!”听到陈昂如此编排自己的前辈,余沧海怒喝一声,双手徒然胀大了一圈,一双肉掌铁石一样的颜色。青城派虽然是剑法名门,弟子也多用剑法,但真正的拿手功夫、独门绝学,却是一双摧心肉掌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