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直面黑暗
    ‘兹啦!’一声电响,高速震动的周频合金刃,横在施密身前。

    独眼的海盗嘴角带着狞笑,狠狠的将右手的指虎,挥打向她的头颅,他酣畅淋漓的大笑着,随口跟身旁的同伴调笑道:“这个蠢女人,她以为她是谁?反正也卖不上价钱,让我砍下她的脑袋,给那群不安分的看一看。”

    阿纳金急的脸色惨变,他点燃了手里的光刃,但施密离他实在太远了,他甚至来不及跑到她的身边。

    海盗们哈哈大笑着,脸上尽是兴奋而扭曲的表情,他们为接下来的鲜血和暴力,感到兴奋,为此欢呼,对应着是阿纳金苍白而绝望的脸孔。

    一声微小的蜂鸣声响起,点燃的光剑迅速劈开合金刃,将独眼一分为二,奎刚·金从一旁走了出来,小心的护卫在了施密的身前。

    阿纳金这一刻,才心有余愧的瘫坐在地上,他捂着嘴,失声痛哭。“你要永远记得这一刻,记住这一刻你的悔恨和勇气,前者使你善用智慧,后者为你带来杀气和力量。”陈昂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说完,他脚尖一点地面,身体近乎不可能的方式跃起,犹如一片枯叶一样,飘零到海盗的中间,右手的光刃一转,抖出三朵炽白的剑花。。

    陈昂踏着诡异多变的步伐,挡着他路的海盗,都被一柄炽热的粒子刃,轻巧的斩杀,一丛一丛凌乱的站着的强盗们,被他分开一条整齐的直线,如同破开浪涛的一柄利刃,划开平静的水面的水线,终于有海盗发现了他。

    “有人袭击!”“杀了他!”

    几名海盗纷纷拔出刀刃,朝两人冲了过去,试图停滞他们的脚部,好让其他人反应过来,一起上去解决两人,冲向奎刚·金的海盗莫能挡他一剑,被光剑干净利落的劈砍解决掉。然而更多的海盗在远处朝他射击,更多人冲了上来。

    远处,一名黑皮肤的四臂大汉兴奋的舔了舔嘴唇,“杀了他们!”他大喊道,眼睛里闪动着残忍的光芒,“我要在那小子面前,亲手撕碎那个女人。”

    另一边,运用内力护体的陈昂,敏捷的跳到数十米的高度,半空中的银碟成为了他借力所在,迅如游龙的剑光,看似随意的在几把挥舞过来的合金刃将穿过,刃光闪动间,轻巧的分开了几名海盗的身体。

    半空中游离的银碟,成了陈昂最好的借力点,帮助他完成无论多么不可思议的动作,他总能在剑光挥动间,出现在任何地方。他扩大着交锋的战场,身子永远在半空中掠过,举着爆能枪的海盗,往往眼前一花,就被砍倒在地。

    奎刚·金掩护着施密,来到阿纳金身前,他光剑轻巧的一抖,就能挑飞射向他们的光速,把三人保护的严严实实的。“你的老师很可怕!”

    奎刚·金担忧的看了陈昂一眼,转头对阿纳金说。“他的剑法冷静而充满效率,永远都在高速的运动中,对时机的把握和判断,总能让他在不可能间,挥出致命的一剑。这种剑法,就像毒蛇的獠牙,冰冷、平静,致命。”

    “但他是一个有理智的人,他的内心充满着平静,就如同无风的湖泊一样,能驾驱的游刃有余,他不是带着仇恨去挥剑的,而你不同……”

    阿纳金脸色复杂的握紧手中的光刃,在他面前,两具四分五裂的尸体,昭示着曾经发生的一切,奎刚·金的声音依旧平缓的传进他的耳朵里。

    “陈让你带着情绪去挥剑,因为他知道,你的情绪需要发泄,而不是压抑,但你要懂得约束自己,内心的愤怒是因为有爱,爱可以让你控制自己,陈让我转告你,你的原则是……”

    阿纳金垂下头,努力的偏移自己羞愧的视线,开口呐呐道:“慎重杀戮!”

    “你没有做到这一点,杀戮让你控制不住手中的光刃,用爱去降服你心里的愤怒,杀戮应当坚决而慎重,陈是一位很好的老师,他发现了你心里隐藏的憎恨,你应当直面黑暗。”奎刚·金语重心长道。

    他拽下了胸前的石头,把它递给了阿纳金,“陈觉得你是原力之子,将会是影响原力平衡的关键人物,他希望我教导你,使你远离原力的黑暗面,不要为此而疯狂。”

    “他教导你,力量驾驱责任,智慧引导前路,原则不可侵犯,慎重对待杀戮!你当降服你的心,愿原力指引着你!”奎刚·金给予了他一个祝福,将那枚来自时光河的卵石,放进了他的口袋。

    阿纳金小心的接受了奎刚·金的祝福,他勇敢的拿起光刃,冲出了奎刚的庇护,这一次,他以心里的爱引导压抑的怒火,原力的波动出现在他身上,光刃如同一柄利剑,挥舞,格挡,劈杀,大开大合的架住四周劈砍下来的合金刀刃。

    阿纳金以陈昂教导的呼吸方法,调整着自己的气息,仗着身形的矮小,在海盗的脚下蹿来蹿去,手上的光刃冷静的刺出,伴随着凌厉的斩击,将几名海盗一一砍倒在地。

    而另一边,战斗还在持续,陈昂如同最可怕黑风暴,将死亡带给大家,他犹如鬼魅一样,在场中不定的闪烁,一步一杀,效率高的可怕,短短时间内,死在他光刃下的海盗,就突破了数十位,正在飞速的朝三位数靠近。

    倒在地上的尸体,无一例外,都是被一剑击杀,身上除了一个焦黑的伤口,没有多余的伤痕,海盗们已经将近崩溃,“啊!”一名海盗终于承受不住这样的氛围,大喊一声,就丢下了武器,想要逃跑。只见一道亮光闪过,合金刃从他的后脑刺入,从口中探出。

    四臂大汉抽出合金刃,将他的尸体,挥手甩了出去,“谁敢逃跑,就是死!”

    凛冽的煞气稳住了海盗的阵脚,尽管他们一个个手足无措,但还是听从大汉的指挥,组成了一个战圈,相互守望着,保护着自己。

    “你先带着施密离开,去飞船上等着。”陈昂干净利落的收拾掉最后一个乱跑的海盗,对阿纳金说,看着阿纳金犹豫的眼神,他笑道:“去吧!要相信我。”

    奎刚·金上前和他并肩而立,两人面对海盗们组成的剑圈,表情平和而沉静,陈昂抽出第二把光刃,双手持在胸前,他的呼吸平稳而有力,内力缓缓的流淌在身体里,微微闭上了眼睛。

    “无需激情,平静心智。勿随愚昧,顺从真知。勿纵**,沉静明意。无有灭亡,唯行原力。”奎刚·金默念着绝地武士的信条,手中的光剑,缓缓的持在胸前。

    当陈昂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眸子已经是一片暗蓝深邃,两手的炽热白刃带起一道流光,陈昂的身体化成一条拖着白光的虚影,在半空中一闪,落入了圆阵之中。

    四臂大汉面色狰狞而残暴,他咆哮一声,不管不顾的启动了能量武器,密集的光束网笼罩着四面八方,海盗有接触到的,无不是身上腾起一阵电芒,惨叫一声,扑倒在地。

    四周的地面,连连炸开无数烟尘,陈昂落脚的地方,皆有雷电一样的镭射光束,击打在他立脚的位置,四周密集的光束线,笼罩着天空,形成了一个四面八方的天罗地网,四臂大汉狰狞一笑,手上四把合金叉轻轻地舞动着。

    忽然,他的眼角瞥到了什么,心脏猛地抽动了一下,暗道一声:“不好!”

    两道朦胧的光芒骤然亮起,带着一种莫测的轨迹,流溯而来,奎刚·金可以感觉到,周围的原力欢呼着,围绕着烟尘里那个模糊的声音,拱卫着两道光芒,如流星坠地,一道光芒划破长空,重重的在四臂大汉的胸前炸开。

    大汉像是被重重的砸了一锤,胸前腾起一层薄薄的光芒,像一颗蛋壳一样,保护着他,“能量罩!”奎刚·金皱着眉头看着摔倒在地上的大汉,心里有些担忧,陈昂手中的光刃,只是民用切割装置改装的,难以突破能量罩的防护。

    他剑光一荡,避开靠近的海盗,就要上前用光剑帮助他。

    但实际情况阻止了他的脚步,陈昂手里双持的光刃顺势展开,流动的光华划成两个完美闭合的半圆,前一剑刚刚挥出,后一剑更胜三分,绵绵不绝的光圈套落在能量罩上,掀起一点点波纹。

    “哈哈!没有用的。”大汉从地上爬起来,顶着陈昂狂风暴雨的攻击,掏出爆能枪,陈昂用剑的方式立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剑锋换了一个角度,贴着能量罩檫过,剧烈的震动传递到能量罩里面,让大汉心口发蒙,立足不稳。

    犹如蜻蜓点水的拨打没过多久,就看见光刃的亮度一点一点的提高,在大汉不可置信的目光里,两道流光融化为一体,突破了那薄薄的一层能量罩,轻轻的在他身上抹过。

    漫天破碎的能量光华洋洋洒洒的挥洒而下,四臂大汉眼前一片白芒,他的手臂率先化为飞灰,接着是肩膀,胸口,双腿,炽热的白光从他身体里透露出来,飞火沾满全身,一点一点的化为灰烬。

    奎刚·金看的很清楚,那道白光并不是陈昂手里的两把光刃,而是一道巨大的能量粒子束,在原力的引导下,约束化成的白芒。粒子刃黑色的剑柄一点一点的粉碎,从陈昂的手掌中落下。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