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摧毁战争
    电浆从触手的喷射而出的,卡图人飞掠在半空,数十丈长的纤细钢制外甲,带着幽蓝的电光抽打着,附近活动的存在。卡图人伸出触手,对着机械大军,缓缓的虚捏起一团,一股无形的磁场,裹着机器人,悬浮而起。

    随着半空中的触手猛然一卷,数十名机器人,被爆裂的磁场,搅成一团废铁。

    颤颤巍巍的老佣兵们,站成一排,面对着身前数以万计的钢铁大军,他们神色轻松,仿佛面对的不是一场血战,而是温煦的午日阳光一样。浑身瘫痪的老兵,兴奋的竖起自己的轮椅,四肢上黑色的锁链,搭扣在他麻杆一样的肢体上。

    这些半死不活的老者们,背对着惊骇不已的纳布护卫们,淡然等着机械大军的接近,打头的黑皮老人,叼着一根淡黄的烟卷,深深的吸了一口,食指一扣,烟头轻轻地弹出。

    旋转的烟头,落在了数百米外的地上,黑皮从身后抽出两把改装的爆能枪,两手双持,眼神冰冷的看着机械大军的接近,一步,两步,三步……

    直到一只脚,踩在了烟头上。

    那一刹那,时间被拉的很长,场中的气氛,陡然从极静转为极动,刚才还要死要活的老人们,生龙活虎的扑了出去,黑皮老者左右开弓,一手爆能粒子束指哪打哪,他灵活无比的穿行在光束中间,两手有条不紊的稳定的开着枪。

    虽然速度不是很快,但每一枪射出,必有一名机器人瘫痪,无一落空。

    致命的光束从老人的鼻尖划过,却没激起他半点的眼神波动,深沉的仿佛一滩死水,让年轻的纳布护卫队看呆了眼睛。

    周围风烛残年的老人,一个一个犹如闲庭信步的穿行在枪林弹雨之间,十几只枪,有条不紊的开着火,制造的压力,竟然顶的上数万人的机械部队了。瘫痪的老者,歪着脑袋,面前悬浮着一把爆能枪,专打精英机械人。

    这些在战场生,战场长,未来也必将死于战场的老鬼,从血海中磨练出一身的本领,还有那敏锐的感觉,他们微笑着,就像上午相互打个招呼一样,击碎了机器人的脑袋。

    看到机器人大军中,几个精英单位,浑身裹在能量罩里,飞速的接近着,黑皮和瘫痪老者几人扔下了手中的爆能枪,脸色平静,两手空空的站在最前面。

    卡图人最先忍不住,它长鞭一挥,触手立刻探出数十米,卷在一个精英机器人身上,身体被触手拉动着,飞速向机器人接近,它的手臂上,两个由电浆构成的转头,忽然裹住它的手臂,轻易地突破了能量罩,深深的没入了机器人的中枢。

    黑皮老者右手微微按向地面,身体忽然横空而起,四周的机器人飞速的向他头上的一个中枢吸引过来,巨大无比的扭曲吸力,控制了在场至少数千名机器人,漫长的引力线扭曲了空间,让机器人一点一点的滑下空间,挤成一团。

    卡图人和他对视一眼,数只触手忽然舞动了起来,一个巨大的电浆球,形成在它身边,巨大的磁场保护着卡图人,扭曲一切对它的攻击,忽然,卡图人送开了对电浆球的控制,看着这个巨大无朋的能量怪物,顺着曲折的空间,滑向捏成一团的机器人。

    半空中,一个灿烂到死的烟花,猛然炸开,耀眼的闪过半片天空,让数十里外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数名老佣兵组成了一个小队,瘫痪老者微微的悬浮在最中间,一个巨大的凹形圆环在他的控制下,悬浮起来,他躺在轮椅上,耸拉着脑袋,右眼金属的假眼,微微反射着红光,其余的人维持着复杂的环形结构。

    “啾!”

    一道巨大的红色光柱,划破长空,刺入钢铁大军的中阵,巨大的焦痕从面前,一直蔓延到天边,一路上,檫着碰着的机器人纷纷炸裂,在战场中心,清理出好大一片的无人地带。

    还没等机械大军缓过气来,又是数名老佣兵合身扑上,锋利的离子光刃,爆裂的镭射光束,纵横交错在战场上,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战场,越来越多的奇特假肢殖装各显其能,机器人大军就像田里的麦子一样,一片一片的被收割着。

    “这是?”

    女王从地下冲车中钻了出来,看见天空中,大地上,双方进行着殊死的僵持对决,“女王陛下,你是否要为这些军火支付一些费用呢?”

    沃图不知从那里钻了出来,“电磁龙鞭,星球力量,镭射血瞳,狂沙四面……女王陛下,这些都是十分实惠的战争物质啊!即使您现在不需要,为了和平,总有一天你会需要它的!”

    “我不会让我的人民为杀人兵器买单!”女王生硬的拒绝了他。

    沃图也不生气,放下货单冷笑道:“可是陛下,现在这些杀人兵器,正在拯救你和你的人民!”它指着战场上最激烈的地方,咧嘴道:“你看不起的凶器,却实实在在的为了和平而争斗,而满口和平的人,却对邪恶和战争妥协,谁是罪恶呢?”

    在中心运输机器人的飞艇上,陈昂踏着银碟飞跃而起,数百米的高空中,剧烈的大风提供给他不竭的借力,陈昂跳跃滑翔在天空中,敏捷的就像一只飞燕,他踩着各种飞行无人机,手中的光刃劈砍,撕裂它们薄弱的装甲。

    顶着惊人的压力,飞速的朝高空靠近,越是空旷的地方,他要躲避的镭射就越复杂,无人机有足够的战略纵深之后,给他带来了强大的压力,银碟像一只最敏捷的燕子,巧妙的避开罗网,越飞越高,直到数千米高空之中。

    陈昂一脚踩空,身子一震,飞掠而上数十丈,手上光刃划成一个闭合的圆圈,银白色的护手,放出大量的电荷,吸引着高空中的电离子,数十道跳跃的电光出现在陈昂身侧,按照正负离子,被吸引到光刃的两端,迅速旋转的光刃,划成一个雷电之圈。

    借助电磁的悬浮力场,陈昂飞翔在空中,直到一道水桶粗的闪电从电离层劈了下来,法拉第笼的效应在陈昂身周,制造了巨大的电流。

    又吸引着天上的电荷继续释放,一个闪电的冲击,破坏了陈昂的电磁场平衡,他从数千米的高空,向下坠落而下,数十道闪电,像狰狞的巨龙一样,纠缠了上来,一道接着一道,劈在陈昂身体周围,巨大的能量电环,以光刃为核心,形成一个锥子一样的电流体。

    内力和生命原力,极力保持着这种危险的平衡,随着摩擦越来越强大,冲天而降的陈昂已经成为了一道闪电一样的动体。

    光刃抖动旋转,空中的闪电中,忽然劈出数十道凌厉的粒子光束,锋利的光刃一下子就切断了飞艇的防护罩,剧烈的电流蜂拥而上,撕毁里面的一切。

    就像一朵盛开的莲花,闪电绽放在半空中的飞艇群里,倾泻的电流以高能粒子束为引导,刺入飞艇的防护罩中,肆意的撕毁里面的一切,两个侥幸逃过一劫的飞艇,在电磁场的扰动下,重重的撞在了一起,剧烈大火,燃烧了起来。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陈昂脚踏银碟,屹立在正中央。

    地面上,溃不成军的机器部队,受到电磁的冲击,有没有了飞艇信号周转,反应变得无比的迟钝,被老佣兵们杀的七零八落。

    陈昂降落在奎刚·金的身边,看着向他走来的女王陛下,女王虽然赢得了一场辉煌的胜利,但依然眉头紧锁。

    “纳布的形势越来越危险了!我不能在这样等下去,要么给我们一个希望,要么就让我回去和我的人民呆在一起!”

    欧比旺匆匆赶上来,“女王陛下,请冷静一点,我们的飞船已经被摧毁,只有联系从塔图因起飞的飞船,才有可能到达共和国的地盘。”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女王毫不客气的看着他,“等到我的子民们被屠杀一空?等到纳布化为乌有?”

    奎刚·金没有参与他们的争论,转头看向了陈昂。

    “飞船正在路上!”陈昂微笑道。

    “哪儿?”女王毫不跟他客气。

    陈昂抬头看向天边,地上传来微微的震动,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他们的面前,一个小山丘慢慢浮起,地上缓缓升起一个庞然大物,数亿吨的沙石从它身上落下。

    一个巨大的裂缝出现在地面上。

    银白色的宏伟船体,半圆形的流线身躯,巨大无匹的体量,仿佛升起的是一座小型的城市,阳光照在它身上,反射出一片金色的辉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