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武学宗师
    大内之中藏书众多,许多多年不曾开启的旧书阁里,林立的书架上,放满了各类的经卷,宋人爱书,爱学,至立国以来,天子诏令学者奉敕编纂的御览书集,就有上十万卷之多,不提那蔚然大观的《太平御览》,

    就连宋代道教文集大观的《万寿道藏》,也正在龙图阁编纂之中。公门之中好修行,并非一句虚言,陈昂在赵煦常去的一个书阁里翻了一翻,就发现很多早已失传的古籍善本,其中有不少是前人修行练气的心得。

    很多冷僻的金石蝌蚪文,因为无人翻译,被深藏在幽深大内之中。很多盛放金石古玩的殿堂,书库里也有浩瀚的藏书。为了编纂历代皇帝御书、御制文集,大内从天下间征集的不知多少卷藏书,可以说,天下学问八成都藏在大内之中。

    很多孤本,古本,因为文字晦涩,被遗弃在深宫中静置放灰,陈昂这些日子里遨游书海,真是好不逍遥自在,很多遗弃的书阁,都被他命人打开,将里面的经卷一一晾晒。

    就连赵煦也不得不随他所愿,命令翰林院,龙图阁诸多饱学之士,前去整理藏书,实际上就是由陈昂主持这次整理汇编。考察金石上古之文,备述天人之道,陈昂直接促成了这次从《太平御览》之后,宋朝最大的一次藏书汇编工作。

    一方面,新成立的殿前司都禁军,在接受严格的训练和学习,陈昂甚至不惜从《永无止境》世界,带来了那里进化药剂八层的积累,甚至亲手为他们创造了一门神功,以星战世界的科武为灵感,利用进化药剂异化全身血液的《玄武真功》。

    另一方面,陈昂并不插手殿前司都禁军的管理工作,反而沉迷于古籍汇编之中,他浩如渊海的学识震惊了诸多学士,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这次编纂工作的主编,

    令他殿前司都禁军统领大都督的身份,终于为宋人所接受,甚至有当时大儒认为,陈昂的学识还胜过当世所有学者三分,无论是甲骨蝌蚪,龙章凤娟,凡是书法文字,文章辑录,就没有陈昂不精通的,跟他接触过的大学士,无人不叹服。

    龙骧虎踞大都督,博古通今陈学士。

    很少有人知道,名动汴梁的两名传奇人物,竟然是同一个人,朝中已经有征辟陈昂陈学士的呼声,如果陈昂真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凭借这份声望,一朝入朝为相,都不在话下。

    随着陈昂主持编纂的经典从大内流传而出,即使是汴梁的三岁小儿,也听说过他的名声,一时间,陈学士的大名,传遍天南地北,被奉为当代大儒之一。就连远遭抵贬的东坡学士,也曾当众赞扬陈昂的学问,“独占天下三分!”

    一时间,天下齐齐称颂“三分学士”,传到赵煦的耳朵里的时候,他对陈昂装神弄鬼的仙人身份,更加的深信不疑起来,对武学长生之说,又信了三分。

    随着一篇一篇经典的注释与重现,甚至对上古文章的重新发掘,诸子百家之中,许多失散的经典,一一重见天日,等到孔子六经之中,半卷残卷《乐经》的出世,更是震惊了天下学子。

    当世的诸多大学问家,都自告奋勇,甚至不惜抛官弃职,也要参与这前所未有的儒家盛事之中,世人有记载,民间的藏书大家们,赶着拉书卷的马车,从开封到汴梁,络绎不绝,马车的车轮印,都连成了一片。

    大内之外,翰林院的院子里献上的藏书,堆起来有两层楼高,赵煦甚至不得不派出刚刚整肃完成的殿前司都禁军,日夜看护这些珍贵的藏书。

    每日,送往龙图阁供陈昂翻阅的古籍,就高达三千卷之多,大内汇集的大儒,更是多达上百人,前来抄录书籍的学子,有上千人之多,龙图阁直学士黄裳,甚至不得不打开废弃的宫殿,供抄录的学子们居住。

    黄裳捧着一捆废旧的竹简,在狭小的窗台之上,艰难的辨认着上面的文字,有疑虑的地方,他就会把那一段文字抄录下来,这样的记载,他面前已经积累了厚厚的一沓。

    旁边一名头发花白的学者疲倦的放下手中的古卷,他吹灭了身前的鱼油明烛,小声对旁边的人说:“官家派兵日夜挑衅西夏,如此擅开边衅,非明君所为啊!”

    旁边那人还未搭话,就急忙起身道:“陈学士!”

    “见过陈学士!”

    陈昂缓步从旁边走来,他微微朝两人点点头,看到一旁校对的黄裳,嘱咐道:“你和我过来!”黄裳急忙起身,快步走到陈昂的旁边,“学士,可是经典部的校队有问题?还是练气,治道部,神鬼部、妖异部有异样?”

    “你先和我一起去见官家,有要事嘱托你。”陈昂缓缓道,他看了黄裳一眼:“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其意博,其理奥,其趣深。天地之像分,阴阳之侯烈,变化之由表,死生之兆章。”

    “你日夜苦读,奉命校对《万寿道藏》,已经得道经真意,我粗看你时,内外功已经颇有火候,只是其气太粗,密胎漏,有个博广,而缺精度,本应该在琢磨经典,十年内必将有成。日后可谓集道学之大成者!一代武学宗师!”

    黄裳听了,震惊的拱手道:“下官听的云里雾里,有时确实能感觉自己两肋风生,身轻体蓄,但下官仅仅懂得一些吐纳调养的功夫,内功外功,道家服食引导,虽然精通,却从未习练过。只是得了一些养身延年的气度罢了,谈何武学宗师之称?”

    陈昂淡淡道:“黄帝游乎赤水之北,登乎昆仑之丘而南望。还归,遗其玄珠。使知索之而不得,使离朱索之而不得,使吃诟索之而不得也。乃使象罔,象罔得之。黄帝曰:‘异哉,象罔乃可以得之乎?’”

    这是《南华经·天地》一篇的典故,说的是只有无思虑、无明目、无言辩,若有形若无形的‘象罔’才能得道,‘象’若有若无、昏昧不清,是一片混沌,因此得道最自然的方式只能是以气合气,方能在有无、虚实相生中同于大通。

    陈昂引用这段话,自然是想说明,黄裳懵懵懂懂之间,精通武学的道理,是‘象罔’一样,若有若无、昏昧不清的得道方式,自然而然的高深道理。

    “你阅览《万寿道藏》,本已将道学大道了然于心,等到智慧发蒙,就能自然而然的精通天下最高深的武学道理,要知道,武学中最精深的道理,不在江湖秘籍之中,而就在天下道学,佛学里。”

    “达摩通佛经,而知绝世武功,逍遥子读《南华》,而生逍遥绝学,上古以来,奇人异士层出不穷,圣人贤者,无师自通,可见这天下道理,就藏在天地间,为圣贤所备述。你并非是无知武学,而是直通武学大道,得其神,而忘其形。”

    黄裳伸手茫然道:“我自从习练吐纳之术以来,只觉得身轻体健,一跃之下,能有三丈之高,往日见到禁军操演,大内高手窥探,也能看出个三分虚实,竟不知自己已经有一身功夫,只可惜我志不在此,还是著书立说,将道统传承下去便是。”

    “你可是觉得武学之道,甚是粗鄙?”陈昂开口问道。

    “持刀杀孽,非君子所为!”黄裳叹息道。

    “我教你校对上古文字,就是想让你打磨学问,精习大道,向上古先贤而学,抛弃功名利禄之心,没想到你心性淡泊,却失去了进取奋勇之意。”陈昂叹息道。

    他看黄裳确实没有武学精进之心,失去了杀伐要义,难怪他身怀血海深仇,才堪堪创出《九阴真经》这套绝世武学,如果不是仇恨之心,说不定他著述的就是《金丹要旨》《性命圭旨》《心印经》这样的道学宝籍了。

    杀伐乃武功第一目的,争命为武学第一要义。武学之道,在于争!与天争命,与地争力,与人争胜,战而胜之,超越自我。不同于淡泊的内丹之术,武学的求道方式,更为的激烈和直接,在争斗之中,超越自我,升华生命。

    陈昂求道之路,如临绝壁,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唯有武学之道,万物尚争的精神,最适合他,也是进步最快的道路,虽然与人争斗不是他的本意,但与自己争斗,却很符合他的心思,每时每刻,都在超越自我,去追寻,去探索,去与天争命。

    即使是探索世界,升华自我,也是在不断的与自己斗争之中,达到的。那种奋发向上的进取精神,主动的探索精神,才是陈昂所认同的道理。

    黄裳的淡泊精神,虽然值得赞许,但却不符合陈昂推动武学发展的大势,也不能有助于武学智慧的积累,好在黄裳身在朝廷,身家性命都和大宋荣辱维系在一起。他对朝廷的认同,倒是非常高。

    等到朝廷和武林对立的大势一起,矛盾激化之下,他也必然是身不由己,朝廷鹰犬的名头,他是逃不掉的,而且必然是让江湖闻风丧胆的朝廷鹰犬。必将是欺压武林的魔头,作恶多端的奸臣。

    陈昂甚至可以想象,日后武林群雄,对自己这个魔头群起攻之的时候,黄裳必然是其手下最得力的帮凶。这般波澜壮阔的大势,才能促进武学发展,奇功绝艺层出不穷,宗师大家如过江之鲫。

    不把武林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哪会出现力挽狂澜的英杰,哪会让武林抛去隔阂,相互交流,奋勇向上,齐心协力的促进武学发展。

    大争之世,百家争鸣,压迫之下,陈昂很希望武林能做出惊天动地的反抗,造就辉煌的武学盛世。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