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决战巅峰
    雨水倾泻在青石板上,打在青色的油纸伞上,飞溅起无数细小的水珠,组成一层薄薄的水雾,遮蔽了纸伞下的陈昂单薄的身影‘

    一道闪电划破长空,耀眼的电光照的圣火峒的峰顶透亮,巅峰处,那个模糊的身影,一切都隐藏在薄薄的水雾中。滚滚雷声中,方腊褪去外衣,露出精壮的胸膛,雨水顺着他的脊背滑落,几道骇人的旧伤痕,就像蜈蚣一样,盘旋在他的要害。

    这些狰狞的伤口,让黄裳都为之动容,虽然已经愈合,但看那贴着要害的可怕伤口,就能想象,这曾经是多么惊心动魄的危险。

    明教几位法王站在方腊身后,任由雨水打在他们身上,他们每一人都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手,而且还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威名,说是身经百战也不为过。但是,他们却心甘情愿的屈服那个叫方腊的男人手下。

    他们有的资质惊人,练成了罕有人练成的旷世绝学,有的出身名门,数十年如一日的琢磨武功,联系绝学,有的从底层杀出,凭着一身悍勇,拼出了一身实力。但是,偏偏是方腊,一个出身农家的普通人,慑服了他们所有人,成为了明教名副其实的教主。

    黄裳凝重的看着一步一步走上高台的方腊,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他虽然不涉江湖,但论及眼光,明教四**王绑在一起,也不如他。

    从门口,到高台下,只有数十步的距离,青石板上的积水和雨滴碰撞出无数细小的波澜,如果有人踩在水面上,一定能感觉到那种柔软的触感,皮肤接触到那溅起微微的水花。大雨中调皮的孩子,最喜欢这种感觉。

    讨厌这种潮湿感觉的人也不少,即使他们在讲究,在小心翼翼,也不可避免地面飞溅的水花,翻腾的水雾,打湿他们的裤脚。

    这种烦恼,本来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但黄裳却发现,方腊的裤脚是干爽的,雨水顺着他的胸膛滴落,雨点有力的打在他身上,但却像遇到海绵一样,被牢牢的吸附在他的皮肤表面,很快为他镀上了一层水膜。

    他踩在水坑里的时候,就像一点一点没入水中一样,无声无息,波澜不起,升腾的水雾甚至不能靠近他的皮肤,就汇聚成水滴,重新滴落下去。

    这是妙至颠毫的力道!

    江湖上有些好手,不过有三分功力,就拿一手隔空敬酒而不洒,剑透掌上豆腐而不伤人的本事,来夸耀自己的武功。真该让他们来看看,方腊此时的表现。

    无数细小的,错乱的,难以预测的水珠,带着或轻或重,大小不一,仿佛无数无头苍蝇一样,复杂的,琐碎的力道,从不同方向,以不同速度,前后不一的接触到方腊的身体,这一瞬间,复杂的力道变化,堪称天底下最绝的暗器。

    没有人能在大雨中,躲过水的袭击。

    这才是世间,最可怕的暗器,它莫测,它诡秘,它悄无声息,往往在不知不觉间,就打湿了你的衣裳,如果让唐门中最厉害的暗器高手,看一看这大雨,他能起半点对抗的心思吗?

    如果让天下,最绝的手,身法最厉害的人,他能躲开,接住这无处不在的大雨吗?

    但方腊做到了这一点,他接下了所有打向他的雨点,每一点最细微的力道,每一次最不起眼的接触,方腊都一一化解,转移了它们的力量。就像一个借力打力的高手,同时面对无数的攻击一样。

    乾坤大挪移,这才是乾坤大挪移,天下武学劲力掌控第一,堪称武学劲力总纲的绝世武功,在它面前,一切讲究用力精妙的武学,都好像笑话一样。

    那些繁复的,天下没有人能练成的,数百年才出一个奇才,用一生学会,琢磨的武功,只要一个照面,方腊就能比它们的创造者更精通十倍。

    对于力量上的把握,这个世界在没有武学能超出它的范围了,以方腊这个明教有史以来最厉害的教主,在这门武功上数十年的造诣,加上陈昂倾力的指点,阴阳变化,借力打力,挪移劲气,补全了它的核心。

    才造就的,史无前例的绝世武学。

    “恭喜!”陈昂欣喜道。

    方腊走到它的面前,悠悠叹息道:“直到刚才,我才感觉到武学的乐趣,能备述天人之道,无拘无束的大自在,大解脱,我人生只有这一刻,才理解满足于武学的欣喜。”

    “一个人全心全意去做一件事,是极为快乐的,你必须真正的爱上这件事情,才能感觉到它的魅力。”陈昂微笑着对他说。

    方腊道:“我原本不理解你,直到站着这里,我才知道,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是多么难得的好事。”

    “能有一个这样的对手,是我的幸运。”陈昂笑道:“能见识乾坤大挪移的第八层,也是我的幸运。”

    明教中,乾坤大挪移只有六层半的时候,已经是天下难得的神功了,历代教主,只练到了第六层,就是武林中有数的高手。这次,借由方腊的数十年积累,陈昂的无上武学智慧,汇集了笑傲,天龙两个世界的武学结晶,被推高到九层境界的乾坤大挪移。

    想必有着极为灿烂,辉煌的精彩。陈昂为之深深的期待着。

    他放下了手中的油纸伞,一步踏入了大雨中。

    雨水落在他身上,半点不受力的滑落下来,挥洒出一片水幕,陈昂脚踏石板,腾空而起,就像一只丛云蛟龙,自在的畅游在漫天雨幕之中,挥洒而出的水滴,带着轻重,大小不一的气劲,扑向方腊。

    一根手指,等在水滴后面,毫无烟火气息,自如的点在水滴上,陈昂至漫天大雨中穿鸿而过,一指点向方腊。

    无数的水滴中,藏着不知道多少重暗劲,每一点水滴中,都可以藏着一个世界,起码对于陈昂来说,就是这样的。寒热冷闷,燥毒邪湿,诡异的气劲破坏阴阳平衡,颠倒人体气息,这就是病真气。

    被病真气伤到者,如受重病,阴阳之道,能起死回生,也能灭绝生机。

    这已经不仅仅是伤人害命的武功,而是一种神而明之的医术。

    方腊束掌回身,两手如同一扇门户,封锁着自己四面八方,飞溅的水珠,打在他的手上,无论力道轻重,暗劲诡异,都被一个圆融的气劲转移,顺着他打来的方向,引导着,半空中的水滴汇聚成一颗巴掌大小的水球,诡异的悬浮在半空。

    即使水球力道繁复多变,其中陈昂的气劲诡异莫测,但遇上滑不溜秋的圆融力道,颠倒劲力,梳理阴阳,乾坤大挪移的神妙发挥的淋漓尽致。无穷的力量被封锁在一个小小的水球中,那漫天大雨,落在方腊的身上,却无力的滑落下去。

    就连这一点力量,也被继续在水球之中。

    陈昂送过去的劲力,被一一收束,渐渐积蓄,方腊微微一笑,双手反送回来,便如一座大湖在山洪爆发时储满了洪水,水球无声散去,但那股力量却随着方腊本人的沛然大力,向前倾泻而出,如湖堤崩决,洪水急冲而出。

    这是将陈昂的力量归为自己,一并送出去,犹如两人联手一般,这世上,还有人能接得住陈昂和方腊联手的一击么?

    陈昂的一指,紧跟在后面,对上了这轰然一击,倘若受实了,势须立时指骨、罔顾、臂骨、肩骨、肋骨一齐折断,筋骨俱碎,五内皆焚,还要受那些诡异的气劲,颠倒自身阴阳气息,百病齐发。

    就是天上的神仙来了,也要死的惨不可言。

    可是偏偏是陈昂,乾坤大挪移,天下间只有两人可以登峰造极,一个是方腊,另一个是陈昂,两人一内一外,各自补全了这门神功的奥妙。

    虽然此刻陈昂还没有领悟到方腊所学的那一半,但对于乾坤大挪移,他也懂得五分奥妙,因为那本就是两人合力创造推演的武学。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