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四大恶人
    全冠清在陈昂手中,羸弱的如同三岁小儿一般,轻易的就被抖落筋骨,被捏成一团,扔到后面,让骑士们关押起来,群丐不知陈昂为何发难,其中又有看不惯全冠清分裂丐帮的行为,一时间竟然无人阻止。

    只有徐长老支支吾吾,不痛不痒说了两句:“大人听我一言,全冠清他也是为人蒙蔽的啊!”话未落音,就听到旁边有人阴测测的说道:“丐帮群乞约在惠山见面,毁约不至,原来都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嘿嘿嘿,缩卵鼠辈啊!。”

    这是丐帮众人才恍然记起,自家在惠山和西夏一品堂,还有一场约定,不过已派大义分舵的谢副舵主前去改期,他们遭逢大变,那还有跟西夏人掺和的心思。

    白世镜迈出一步,沉声道:“本帮自有要事,没功夫来跟你们这帮跳梁小丑周旋,约会已然改期,有什么好啰嗦的!”

    他话音未落,突然间从杏树后面飞出一个人来,直挺挺的摔在地下,那人胸口一片血泊,喉头已被割开,正是那前去改期的谢副舵主,此时早已气绝多时。

    丐帮的人看了,一阵怒火攻心,蒋舵主厉声喝骂道:“夏狗,你敢伤我家兄弟性命,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真是欺人太甚,弟兄们杀了这个夏狗!”

    “哈哈哈!”那阴恻恻的声音大笑道:“这人神态居傲,言语无礼,见了我家将军不肯跪拜,怎能容他活命?”

    徐长老一边安抚着焦躁大怒的丐帮众人,一边沉声喝道:“藏头露尾的鬼祟小人,也敢在这胡吹大气。”丐帮众人见他虽然口中正义言辞,却不提半分为兄弟报仇,心里憋屈不已,不由得更加怀念乔峰。

    那人哈哈大笑,说道:“到底是谁鬼鬼祟祟的躲在杏子林中?”

    猛听得远处号角呜呜吹起,跟着隐隐听得大群马蹄声自数里外传来,数十名骑士拥簇者‘西夏’‘郝连’的旗帜,奔驰入林,八名太阳穴高高隆起的西夏武士,围绕着一乘马缓缓走进了杏林。

    马上那人一身不伦不类的大红锦袍,鹰钩鼻、八字须。他身后紧跟着一个身形极高、鼻子极大的汉子,一进林便喝道:“西夏国征东大将军驾到,丐帮帮主上前拜见。”声音阴阳怪气,正是先前说话的那人。

    他眼睛一扫,看见陈昂等数十骑,驻足停在一旁,尖声笑道:“你们又是何人,见到西夏国征东大将军,竟然敢不下马!”说着,手上马鞭一杨,披头向陈昂脸上打来。

    地上的丐帮群丐皆暗笑不已,等着看两人的笑话,陈昂武功高强,可另一个是‘友邦人士’,他们倒要看看,这两人如何收场。

    只见半空中,一点银芒闪过,持着马鞭的大鼻子一头栽下马来,他挣扎的捂着咽喉,上面一柄黑色燕形镖泊泊往外渗着血,那人挣扎两下,一蹬腿,不动弹了。

    “好久没有发飙了,有点手生。”陈昂擦了擦自己的右手,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尸体,嗤笑道:“亡国灭种之徒,还当自己姓赵呢!”说着转头看向那征东大将军的大旗,右手微微一扬,身后一道银丝就猛地探出,将那面旗帜撕成碎片。

    却是黄裳出手,给了他们一个好看。丐帮有人大声喝彩,道:“好,干的漂亮!”丐帮众人心潮涌动,见西夏人吃了一个大亏,兴奋不已。

    陈昂回头无奈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黄裳微愣,疑惑道:“都督不是让我射下大旗吗?”丐帮看见陈昂有责怪的意思,嘘声大起,当场就要让这个阿媚奉承,抬举‘友邦’的人下不来台。

    “你撕一片破布有什么用?我的意思,是让你杀人!”陈昂冷冷一笑,指尖微微弹动,几道迅疾无比的黯淡影子,飞速射出,半空传来一声怒喝,四个身影扑出,几道兵器带着劲风,横栏向那些黑影。

    半空中,黑影猛地爆开,飞射出数百枚密密麻麻的飞针,西夏一方的几名武士,捂着面门惨叫一声,扑倒在地,眼见是活不成了,一名手持铁拐的人影,厉喝一声,啸声便如潮水急退,震得人眼花耳鸣,一口上乘内功真气,让飞针在郝连铁树的身前,赫然断裂,险险停在了他鼻子前。

    只有一名身形长如竹竿的瘦子,惨叫一声,捂着右手急退数步,窜纵之势迅捷异常,人影一闪,就脱离了飞针的笼罩,剩下两人各出奇招,也都轻易的接下了飞针,只是西夏一方还站着的,就不多了。

    丐帮弟子倒抽一口冷气,这才知道,陈昂行事何等残暴,杀人不眨眼,取人性命只在等闲之间,一方面对大理世子好生相待,另一方面,又对西夏人痛下杀手,果然是喜怒不定。

    “大宋都督陈昂在此,西夏,撮尔小国之使臣,竟敢不过来拜见。”陈昂负手道:“真是自寻死路,杀之也不为过。”

    郝连铁树大怒道:“好大胆子,我等是西夏朝见使臣,没有王命,你改擅杀使节,何等大胆,何等大胆!”他抽出腰间的黄色布条,举在头上,“这是西夏国书,你等擅杀使节,该当何罪?”

    “黄裳,可有此事?”陈昂微微皱眉,问道。

    黄裳沉吟片刻,凝重道:“大宋确实不可杀戮使节,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却有此事。”丐帮中人听了,无不大皱眉头,心里暗道:确实如此,江湖上都有不斩来使的规矩,大宋朝廷,也要脸面啊!只是心里还是十分憋屈。

    “西夏敢杀我们的帮众,来苏州作乱,我们却拿他不得,真是气煞人也。”丐帮愤然想到。

    却听陈昂皱眉道:“这么说,是我杀错人了?”黄裳为难的点点头。

    郝连铁树听了这话,猖狂道:“我定会向大宋皇帝参你一本,诛你九族之罪,还不快速速就擒?”

    陈昂深深叹息一声:“我怎么会错?一定是这些山贼,强盗,擅杀西夏使节,夺旗易帜,伪装成西夏使团的模样,真正的使团,一定被他们杀了,来人,随我给西夏友邦报仇!”

    他立马翻脸,手上异芒一闪,郝连铁树就捂着下身惨叫而倒。

    要不是铁拐人段延庆拉了他一把,这枚银钉,只怕会钉在他眉心。

    陈昂言笑晏晏,施施然向西夏众人走去,西夏使团一行,都忍不住朝后退避,每个人看见陈昂脸上温煦的笑容,都忍不住心生一股寒气。陈昂微笑间,杀戮数十人,众人瞧见他的笑脸,仿佛坠入深渊黑暗之中。

    这些西夏武士,也都是沙场中拼杀而出的狠角色,可是看到陈昂的一刹那,就像坠入了无边黑暗之中,四周仿佛有猛兽磨牙潜爪,忍耐发作。

    在场众人,都是武功高强之辈,却在这股压抑的气势下,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段延庆盯着陈昂的笑脸,眼神漠然,只有他一人在这股诡异的气势下,神色毫无变化,他幽幽道:“尊驾神通广大,武艺高强,我们四大恶人也不过是混口饭吃,可否收了这武功,让我等离去?”

    这簌簌凌厉之势,竟然也是一种武学!在场众人忍不住,眼神微凝,沉神和这股气势对抗起来,不过片刻,就有人因为精神消耗过大,惨白着脸,倒在了地上。

    “呀呀呀!”一个莽汉猛地挣脱气势束缚,暴喝一声“老大,让我来!”段誉看到他,大声道:“徒儿,见了师父怎么不磕头?”

    南海鳄神岳老三一脸狂躁,神色狰狞,明显陷入了暴怒,他看到段誉,大吼一声:“滚开,老子没有师父!”

    他右手探出,迅疾无匹,还未到陈昂面前,劲风便吹开了他的头发,一把大钢钳拦腰一绞,岳老三腰间一扭,整个人犹如一头翻转的鳄鱼,撕向陈昂的腰部。这双脚,两肩,双臂,连同那把大钳子,一同发力,劲力贯穿全身,钳口开合之间,有万钧大力。

    更可怕的是,岳老三之后的一翻转,一撕咬,足足可以在精钢身上,划出三斤铁来。这一扑,一咬,一翻,一撕,浑然天成,犹如羚羊挂角,妙至颠毫,是岳老三压箱底的本领。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