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下午放学后,十三中教学楼楼顶。

    李谦略显生涩地拨动吉他,努力地寻找《爱不爱我》的感觉。

    这首《爱不爱你》不是他上一世所熟知的那首《爱不爱我》,而且它根本就不是摇滚,只是一首普通的流行情歌,按照路边音像店的播放频率来看,今年应该挺火的。

    歌写的挺好,歌词中上,旋律上乘,在当下这个时代来讲,它有着一切该火的资质,更不要提还是著名歌手黄玉清的歌了。

    虽然生疏,但按照自己重新编曲过的和弦练习上几遍,也就逐渐熟练起来。

    当然,他知道,光是熟悉是不行的,要把它拿来做为自己的表演歌曲,就必须练到极其熟练,至少是信手拈来才行。

    而《爱不爱我》才只是一个开始。

    在把手里的磁带都认真地听过几遍之后,李谦从中选出了一些自己能唱、也应该能唱好的歌出来,不多,目前大概只有十几首的样子。然后,他逐一进行了吉他编曲,并且准备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把它们都练熟。

    而接下来,他还准备扩大听歌选歌的范围,再慢慢的选一些歌加入填充进来,最终形成总数量大概二十到三十首的自己的曲库。

    到那个时候,他才可以谈及去找地方做驻唱歌手。

    毫无疑问,这不是一件可以急于求成的事情。

    因为……歌不好选。

    上一世那些熟悉的歌,包括他自己写的那些歌,他并不准备在这个时期拿出来,预防抄袭是一个,最主要的是,他知道,一些重点酒吧,目前没有乐队、没有名气的自己根本没可能进得去,偏偏他自己目前也并没有组建乐队的打算。所以,他将来只能选择一些偏下游的酒吧,和一些中档的餐厅去表演,而如果是在这些地方表演的话,唱一些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歌,是必须的要求。

    当然,熟悉的歌,必须唱出一点新意就是了。

    可问题是,要在这个世界的那些歌曲里选择出符合自己胃口、自己又能把握得住的歌,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根据这些天逐步深入的了解,李谦已经大概明白了当下国内音乐市场的现状。

    因为这个时空的改革开放比李谦曾经历过的那个时空要早了许多,所以,国内的音乐市场也就生出了许多变化。

    在目前来看,国内的音乐市场上占据主流的已经不是早些年的民歌和戏曲唱段,就连摇滚的地位,也已经下降了许多。流行情歌、校园民谣、个人情怀、甜歌,包括电子乐等等细分类别,都已经出现了自己的代表人物和代表作,它们和民族民歌、戏曲唱片、摇滚一样,都开始繁荣起来,甚至连一些R&B曲风的都已经开始出现。

    可以说,整个市场正在一步步走向百花齐放。

    从这一点来看,这个时空的国内音乐比自己曾经经历过的那个时空的1995年的国内音乐,要发达了不少。

    可问题也出在这里……这毕竟是1995年。

    时代在进步,音乐也是在进步的。

    真正能够红极一时,还能在此后数十年一直被传唱、被喜爱的歌,其实并不多。放到李谦曾经历的上一世来说,包括宝岛和香江的音乐在内,整个华语音乐圈的作品加在一起,真正到了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还仍旧被认为经典的歌曲,能有多少?而它们又是多少年的多少首歌曲中大浪淘沙而得来的?

    又有多少歌,是当年曾经红透大江南北、自己也无比喜爱,但几年、十几年之后再听,却第一反应就是:这歌真土、真落伍!

    所以,在经历过上一世那更加成熟、风格也更加多样化的音乐发展的熏陶之后,对于当下很多颇受当下这个年代的听众喜爱的歌曲,李谦却总是找不到喜欢的感觉。

    甚至,李谦已经准备回头找王靖露要一份歌单了。

    或许她能推荐一些不错的歌?

    人家姐妹俩可是专业的耶!

    一口气把《爱不爱我》练了六七遍,初步找到了一些感觉,李谦这才停下喝了口水,歇息片刻,然后,他就翻开了自己“演草本”的下一页。

    …………

    放学后,齐洁照例留在了办公室没走。

    打开笔记本上网找到昨天根本没看下去的那本书,她正准备看,却突然就听到一阵熟悉的吉他声响了起来。

    是的,隔了几层楼的距离,那吉他声传到办公室里的时候,声音真的已经很小,飘飘渺渺的,如果不是因为环境极为安静,如果不是留心,甚至有可能会听不到。但齐洁却是第一时间就听到了——那只是一个简单的拨弦,甚至未成曲调!

    呼啦一下,她一脸惊喜地站起来。

    完全没有丝毫的犹豫,她“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迈步就出了门。

    仍旧是老地方,她掏出手帕擦了擦台阶,小心地坐下。

    坐下之后,她却又有点想笑。

    “这是怎么了?”她问自己,“好像一天听不见他唱歌,就觉得这一天缺了很大一块似的!听见一点动静就高兴得了不得,赶紧巴巴地跑过来听……”

    想着想着,她就忍不住在心里打趣自己,“大概过去那些大家闺秀啊、夫人太太们,也就是这个享受了?专人、面对面的唱!这比听磁带、D可高级多了!就是人家唱的人还不知道多了个人在偷听……”

    今天楼顶的吉他弹得略有些乱、有些生涩,而且是连着弹了足足七八分钟的吉他,然后才开始有唱歌声切进来,只听了几句,齐洁就辨认出来,是《爱不爱我》。

    对于已经习惯每天坐到这里来听半个小时歌、而且已经前后听了至少十几次的齐洁来说,居然听到一首自己熟悉的歌,她竟是突然有点小激动的感觉——要知道,在此之前她已经听楼上人唱了不下三十首歌了,却居然没有一首是自己听过的,这让她几乎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这个时代给淘汰了。

    但是,这种激动,只维持了短短一两分钟。

    不可否认,虽然听上去他应该真的只是在练习,对歌、对吉他的和弦,都显得略有些陌生,总之给听者的感觉就是不太流畅,但他仍然唱的很好听。

    齐洁不懂音乐,但她觉得楼上人的嗓子应该算是很好,而且他很会用自己的嗓子,高音、低音、真假音,全都是浑不费力,完全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架势。而且听他唱歌时,你很容易就能感觉到他对歌曲、对每一个音符所注入的那种恰如其分的感情。

    他的嗓音,和他的感情、他的诠释加在一起,让他的歌很动听。

    尽管珠玉在前,黄玉清的原唱已经很好,但听他唱,仍然会觉得很好听。

    或者说,是别有一番风味。

    但是,也仅此而已了。

    齐洁早已习惯每天都听到完全不同的、而且是从未听过的歌了。尤其是,那些歌还都是那么的好听!现在突然换了自己熟悉的,新鲜劲儿一过,莫名的就有些不满!

    而且,一首《爱不爱我》,他一唱就是七八遍!

    反复的练习!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只是在“偷听”,这时候齐洁几乎忍不住想要对楼上人喊一嗓子,“喂,换歌啦,换歌啦!我要听你以前唱的那些歌!”

    或者是——“退票!”

    脑中想到这些,齐洁自己先就忍不住想要大声的笑出声来。

    紧紧地捂住嘴巴,她好悬才把自己的笑声憋回去,却仍是让那股笑意给憋红了脸。

    每次在听他唱歌的时候,齐洁总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就年轻了,突然就回到了那些无忧无虑的青春岁月——尽管事实上现在她也还青春着呢!

    止住笑意,她老实地坐在原地,抬手支颐,耐心地期待着楼上人的下一首歌。

    终于,楼上人真的换歌了,但这一次,是……《我爱你,故乡》。

    又是一首听过的、而且还是很熟悉的歌!

    “真没意思啊今天!”

    已经被养刁了胃口的齐洁对此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内心不太能够接受。

    当然,他唱的依然很好听,跟原唱相比,节奏有一定变化,显得都不太像民歌了,似乎还有一种很奇怪但很有意思的旋律加入进来,让整首歌突然面目大变、充满了趣味。

    总之,很新奇。

    以至于新奇到让齐洁心里忍不住生出“原来这首歌还可以这么唱”的想法。

    也正是这种新奇的感觉,让她很耐心地听他连续唱了三遍。

    然后——

    “受不了了,今天真是敷衍,退场退场!”

    她心里腹诽着,脸上却带着轻快的笑容,小心翼翼地下楼。

    最关键的是,看来他追求女孩并没有成功!

    这是好事?

    这是好事!

    因为以后可以继续有歌听!

    “就不信他以后会每天都唱这些我听过的!”她想。

    …………

    今天的歌都很生,练习的时间不知不觉就略长了一点。等李谦回到家的时候,天色都已经接近全黑了,李妈做好的饭菜都已经开始变凉。

    等李谦洗澡的功夫,李妈又把饭菜重新热了热端上桌,一家人这才吃晚饭。

    晚饭后,李妈顾不上刷碗,就先把碗筷都泡在水池里,先洗洗手坐下看电视剧,而李爸则是先到自己的书房坐了一阵子,然后就跑到李谦的卧室门口敲了敲门。

    推门进去,他见李谦果然很认真地在复习功课,而且还是他成绩最差的俄语,脸上顿时就露出一副欣慰加满意的笑容。

    “爸,有事儿啊?”李谦问。

    李爸说:“那个,没别的事儿,就是过来看看你干嘛呢!”

    李谦撇撇嘴,“不是吧,咱都约定好条件了呀,还用监督?”

    李爸不屑地瞥他一眼,“监督你?切,你上学这么多年,成绩也好过、也差过,爸什么时候监督过你?”

    “也对哈!”李谦想了想,说:“这么说……真有事儿?”

    李爸顿了顿,问:“那个,小谦哪,你最近,又有什么其他的作品了没有?”

    李谦皱皱眉头,纳闷地道:“新作品?不是吧爸,你不是反对我弄这个吗?”

    李爸闻言赶紧摆摆手,很认真地解释道:“爸可不是反对你做音乐,爸只是反对你把音乐作为主业……这都没闹明白?对于你喜欢写歌、写词什么的,爸还是很支持的!那个,嗯,像你上首歌那个歌词,就是那首《暗香》,那个词就写得还可以啊!你一个高中学生,才十七岁,能写出那种意境来,已经很好了!既然擅长这个、喜欢这个,那就要继续努力才行啊!”

    李谦一拍眉头:得,这下子懂了!

    老爸那意思是,歌词,不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诗歌嘛,这个,你是可以多写的!

    他想了想,说:“爸,我写的那些歌,怕你不会太感兴趣。”

    李爸眼前一亮,说:“那可不一定,说来听听。”

    李谦犹豫了一下,抓过一本练习本,翻到后面,撕下一张白纸来,拿笔想写,却又停在那里。犹豫片刻之后,他放下笔,回头说:“爸,我还是唱给你听吧?”

    李爸闻言点点头说“好”,然后就走到床边坐下。

    李谦拿过吉他,闭眼回忆了片刻,带着些忐忑,带着些希冀,轻轻地拨动了琴弦——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清脆的吉他,婉转的旋律,动人的歌唱。

    优美的诗篇。

    李谦很认真、很认真、很认真的唱,很动情、很动情、很动情的唱。

    整首歌唱完了,他甚至迟迟不敢睁眼。

    这当然是海子的诗。

    这当然是李谦最喜爱的诗篇之一。

    在李谦所经历过的上一世,这首诗在他们那一代人心中,有着相当高的地位。地下音乐圈里给它谱曲的乐队、歌手,没有一百个也有九十九个。但最终,没有一首作品能够达到比较成熟的程度,甚至连通过制作人那一关的,都没有。所以,为这首诗谱曲而产生的地下作品有很多,但最终能够真正的走向市场的,却连一首都没有。

    在那些数十上百首可能永远都无法得见天日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里,有那么一首,它的谱曲者就叫李谦。

    那是他在二十来岁时候的作品。

    他唱的,是自己上辈子的一个梦。

    但是唱完了,他久久地闭着眼睛,然后,他突然睁眼,迅速地放下吉他,没有去看李爸的表情,只是匆忙地拿起刚才准备好的纸和笔,说:“爸,我要改一下,你等等。”

    李爸愕然回神,“哦,好,你改,你改,爸等着!”

    李谦拿着笔,刷刷刷很快在白纸上画出最简单的五线谱,然后笔下飞快地写起谱子来——就在刚才,就在唱的中间,他突然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

    然后,那想法就像一眼泉,当第一股清冽的泉水喷涌而出,便再也不受任何人的控制,它喷涌而出,眨眼成河!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怀着对摇滚的莫大的喜爱,怀着对这首诗的莫大的喜爱,奋战一夜之后写下了一首自鸣得意的曲子,但那时的他心中拥有的,除了热情,只有热情!

    像一把火一样足以焚烧一切的热情!

    那是对摇滚的爱!

    但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不是这么唱的!

    它可以摇滚,也可以抒情,但不能暴躁,不能暴烈!

    它应该像一条河,潺湲流淌,它应该像一片湖,水波彀皱,它应该是一颗孩子般的心,纯粹,透明,它应该是梦一样鲜亮的开满鲜花的山坡的颜色,梦一样明净的单纯的海的颜色……

    纯净的喜悦、透明的善良、梦一样的向往……

    …………

    也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了,李谦奋笔疾书,李爸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当李谦长出一口气,转过身来时,李爸脸上满是庄重颜色。

    “改好了?”他问。

    李谦点点头,说:“改好了!”

    然后,他抱起吉他,回头又看了看谱子,然后轻轻地拨动琴弦。

    旋律很简单,简单到只有几个最基础的律动,但是却出奇的婉转和明亮。

    李谦睁着眼睛,面带微笑,唱着,笑着,摇晃着身体。

    但这一次,却换了李爸闭上了眼睛。

    第一次唱,新谱子,有点磕磕绊绊,但是总体流畅。

    吉他声落,李爸深吸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他伸手在几个口袋里摸了一遍,没摸到烟,喉结微动,“嗯,嗯。”,他说。

    一边说,他一边缓慢地点头。

    嗯。

    最简单的一个音节、一个字,但是,说出这个字的他面色庄严,似乎是在面对一件无比严肃、无比重要,甚至让他都有些为之紧张的事情。

    良久,李谦只是看着他。

    犹豫了片刻,他才终于开口,声音却有些沙哑,“第二遍这个,比第一遍好听!”

    李谦点点头,笑了。

    李爸也想笑笑,但最终,他没笑出来。

    “不错的作品……名字叫什么?”

    “叫《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李谦说。

    李爸点点头,又“嗯”了一声。

    然后,他低着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是在发呆,又似乎是在沉思。

    又过了一会儿,他恍然回神,“嗯”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要走,又停下,走出两步,他手抓着门把手,背对着李谦,说:“回头你把歌词抄一份给我。像这样的作品,你该多写一些……嗯,别忘了学习就行。”

    然后,他在门口站立片刻,终于走出门去,轻轻关上了门。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