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未来的事,有我!
    周五,傍晚。

    齐洁回到家的时候,照例已经快七点了。

    她打开门进去,还没换鞋,齐洁妈妈就已经迎出来,焦急地说:“怎么又回来那么晚?小亮打电话来说,你手机关了?”

    齐洁愣了一下,手机还是她上去听歌的时候怕突然有人来电话才关上的。

    于是她掏出手机,一边开机,一边说:“上课的时候就给关了,忘了开。”又问:“卢亮来电话找我?说什么事儿了没有?”

    齐妈摇摇头,“没说,你赶紧给他回个电话吧,我听小亮挺着急的,许是有急事!”

    正好手机已经开机完毕,她找到卢亮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卢亮的声音果然是火急火燎的,“为什么关手机?今天晚上我二姨夫和二姨到家里来吃饭,想通知你,结果居然愣是找不到你!”

    齐洁愣了一下,只好又解释一遍,说:“那个……我放了学留在学校改作业了,手机是上课之前关的,忘了开了。”

    电话那头,卢亮的声音刻意压低了些,不过话里的火气却是一点儿都不小,“用手机就是为了让人方便联系到你,你关机,那要手机还有什么用?……行了,先不跟你说这些了,你赶紧过来吧,来我家!”

    齐洁张了张嘴,想说现在都七点了,自己就不过去了,但是还没等她开口,那边卢亮已经又说道:“对了,来之前你打扮打扮啊,我二姨夫是市府人事局的副局长,副处级呢……”

    他的声音说小也不算小,齐洁妈妈站在一边听得清清楚楚,见齐洁一脸不悦的模样,她妈妈就在旁边小声地劝,“去吧,去吧!”

    齐洁的眉头蹙了几蹙,嘴巴张了张,最终,她还是点点头,“哦,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

    卢亮的所谓二姨和二姨夫,其实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不过卢家父子经商,对于任何官面上的人物,他们都是能巴结的就巴结。更何况绕来绕去,两家还真是能攀上一点极远古的亲戚关系?

    一顿晚饭,吃得很是尽兴。

    卢亮那位二姨夫架子很大、口气也同样很大,卢家父子小心应对、一意奉承,双方自然是一拍即合,简直越说越亲。

    去之前齐洁稍微的化了点儿淡妆、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看去明艳而不张扬,到了之后就是一连声的道歉,幸好晚饭还没开始,卢亮妈妈也帮着说话,再加上又是当着客人,让卢亮的一肚子不满都没机会发泄出来。

    然后,齐洁先是乖巧地跟着卢亮的妈妈在厨房里忙活,随后又忙着端菜、恰到好处的跟着卢亮一起敬酒、说几句奉承话……总之,她很好地成为了这次家庭聚会中一个合格的配角。

    听说卢亮和齐洁明年就要结婚,对方一再称赞他们简直是一对璧人,还说到时候一定要给请柬,他们要过来喝杯喜酒云云。

    二姨和二姨夫很高兴,酒饱饭足之后,齐洁负责冲茶,他们又喝了一阵子茶,然后告辞离开了,带着满意的笑容。

    卢亮的爸爸妈妈很高兴,对于他们来说,攀上二姨夫这条线,就意味着以后的路子又宽了不少。对于做生意的人来说,路子,就是生意经。

    卢亮……不太高兴。

    虽然他觉得今天齐洁的表现还算不错,不但在打扮上表现出了那种清丽如荷、淡雅如兰的气质,而且招待客人的时候,那种热情中又透着一点小矜持的感觉,还有那种面对自己时怯怯的眼神儿,都让他很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觉得在二姨和二姨夫面前,也算是找回了一些面子。

    可即便如此,齐洁的关机、迟到,仍是让他一想到就怒火冲天。

    等客人走了,齐洁又忙着到厨房和卢亮的妈妈一起洗洗涮涮,等把一切都收拾完了,解下围裙,她提出要告辞的时候,卢亮终于忍不住说:“你知道今天这顿饭有多重要么?你知道这顿饭差点儿被你给毁掉么?”

    卢亮妈妈闻言赶紧给拦着,不等齐洁说话,她已经抢着道:“怎么说话呢这是,人家小洁上课关手机有什么错,谁知道你爸这突然地就请人到家里吃饭呀!行啦行啦,都是过去了,你就别挑这个挑那个的了!”

    有她这么几句话一盖,卢亮不好说啥了,就坐在那里呼哧呼哧喘气,而齐洁本来想说点什么的,当着卢亮的妈妈,也觉得不太好出口了。

    于是,最后还是卢亮的妈妈硬拉着卢亮,母子俩把齐洁送出了门。

    临出门前,卢亮的爸爸倒是特意说了一句,“小洁,你回去跟你爸说一声,等忙过这一阵子,我请他喝酒,我们老哥俩都老了,该多聚聚,不然指不定哪天就进棺材喽。”

    齐洁自然笑着应承下来——她知道,卢亮他爸和自家老爷子那是一起光着屁股撒尿和泥的交情,从不会说话那时候起就认识了,然后一路国小、国中、高中一起上下来,连大学都是在同一座城市读的,这份交情,的确很厚。

    齐洁都要下楼了,齐洁妈妈突然又说:“对了,明天周六,你们俩该逛逛街去,年轻人嘛!”说到这里,她回身对卢亮说:“小亮,你明天上午去接小洁,你们一起去逛逛,给小洁买几件衣裳,再看看电影什么的……听见没有?”

    虽然内心并不喜欢跟卢亮一起逛街,不过这个时候,齐洁却是下意识地抬头看着卢亮。

    片刻之后,卢亮一脸无可无不可的表情,说:“知道了。”

    齐洁心里不由得又叹了口气。

    这时,卢亮面无表情地看了齐洁一眼,说:“明天上午九点,我去接你。”

    当着卢亮的妈妈,齐洁笑了笑,一脸的温婉,说:“好。”

    …………

    从卢家出来的时候还是笑容满面,当车子离开了送出门来的卢亮妈妈的视线,齐洁的肩膀却是立马就垮了下来,只觉浑身上下满是那种歇斯底里的疲惫。

    这个时候,她什么都不想做,就想回家洗个澡,然后把自己扔到床上,睡它个天昏地暗。

    …………

    第二天是周六。

    上午,王靖露正在练琴,手机突然响起来。

    他起身从茶几上拿起手机。

    是赵毓敏。

    虽然没有把他的号码储存起来,但王靖露记得很清楚。

    怎么办?

    她知道,这件事自己是躲不掉的,必须去面对。而且李谦也并不能真的帮到自己什么,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但是,伤害别人……真的好难。

    她手指用力,挂断了电话。

    房间里出现了片刻的宁静,然后,她的手机再次响起来。

    犹豫了一下,她按了接通键。

    “喂,你好。”

    “小露,是我,赵毓敏。嗯……今天晚上,请你吃饭,可以吗?”

    王靖露缓缓地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说:“对不起,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王靖露甚至听到,对方连呼吸声都为之一滞。

    然后,他说:“对不起,这是我事先不知道的,嗯,肯定让你苦恼了,对吗?”

    王靖露睁开眼睛,不说话。

    对方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是这样,我不知道你的男朋友是谁,不过我相信,我不会比他差的,我也会比他对你更好,所以……给我一个和他竞争的机会,好不好?”

    沉默片刻之后,王靖露咬咬牙狠下心来,说:“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

    对方闻言,再次沉默了片刻,然后,他缓缓地叹了口气。

    “我明白了,对不起,让你苦恼了。不过……呵呵,我想咱们至少不是仇人,对吧?以后如果有机会见面……你知道的,我们公司和叔叔的公司,有不少交集,所以以后如果见面了,还是可以像普通朋友那样聊聊天的,对吧?”

    王靖露想了想,点点头,微不可查地“嗯”了一声。

    但他肯定是听到了。

    顿了顿,他说:“你放心,叔叔肯定不会从我这里得到类似消息的。”

    他真是一个很体贴的人!而且……太聪明了!

    于是,“谢谢!”王靖露说。

    对方“嗯”了一声,电话至此似乎可以挂断了,但对方没有。

    又停顿片刻,他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你对他不满意了,那么,请给我一个机会,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谢谢!”

    说完这句话,他挂断了电话。

    王靖露突然有点想哭的感觉。

    鼻子酸酸的。

    在茶几前站了片刻,她吸吸鼻子,拨通了王靖雪的电话。

    “喂,小露,有事?”

    “姐,他要请我吃饭,我拒绝了,我告诉他,我有男朋友了。”

    王靖雪沉默片刻,说:“很笨,但是很有效的办法。那么……你就是要告诉我这个?”

    “我觉得我伤害了别人,心里突然好难过。”

    又是片刻的沉默,然后,王靖雪说:“你知道,我从小就不会安慰人,我只会给你买糖吃。”

    王靖露嘴角抽动,想笑,却笑不起来。

    这时候,王靖雪突然问:“你跟他说的,都是真话,对吗?”

    王靖露吓了一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王靖雪又问:“能告诉我是谁吗?我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

    犹豫片刻,王靖露狠狠心,说:“你认识。”

    电话那边是长久的沉默。

    然后,王靖雪突然叹了口气,“所以,是对门那小子,对吧?”

    王靖露心中满怀忐忑,犹豫了半天,说:“姐,他们都不会同意的,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会支持我的,对吗?”

    王靖雪的声音里突然多了一抹疲惫,但一如既往的坚定,“错!”

    片刻之后又补充一句,“如果是他,我也反对!”

    王靖露闻言一愣,“为什么?”

    她似乎是突然激动起来,好像是就在此刻,最近这段时间各种各样的压力、各种各样的纠结,都在此刻突然爆发出来,“为什么连你都不愿意支持我?你是我姐啊!你从小就最疼我、最支持我的呀!难道他真的有那么不好吗?”

    电话对面不说话,只是安静地听着王靖露越来越大声的质问。

    “难道连你也要像爸妈那样?难道连你也会觉得他们家穷?他不上进?或者是……或者是什么他配不上我之类的?”

    说完这些,王靖露停了下来。

    从小到大,她很少这样愤怒地、歇斯底里地对别人吼叫什么,但是在这一刻,她却觉得,自己必须要问出来,一定要问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否则,她不服!

    电话两端,两人呼吸可闻。

    王靖雪突然开口说:“我从不认为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需要为家庭的贫穷背上什么责任,我也并不认为李谦是个不上进的人,虽然他玩起来有点疯,但是,他很聪明,从小就很聪明,一个人只要足够聪明,未来就不至于会一事无成。但是……他真的配不上你!”

    发泄出来之后,王靖露的心境渐渐平和少许。

    而且,姐姐的回答也并没有让她太过意外。

    “能具体说说到底哪里配不上吗?我不指望他将来有什么大成就,我宁愿将来跟着他平平淡淡一辈子,都不行吗?”

    对方沉默片刻,说:“算了,小露,咱们不要吵,姐姐不想跟你吵,更不想非得逼你做什么选择。或许……我希望你能多一点耐心,或许要不了几年,几年之后,不用任何人告诉你,你都会觉得,他已经配不上你!”

    王靖露沉默。

    和妈妈的说法几乎一模一样。

    但是,她不服!

    为什么?

    片刻之后,电话那头又说:“小露,你还小,暂时不要想太多,更不要现在就去决定自己的一辈子,好吗?现在,你就好好学习,等期末考试结束了,姐就回去接你。嗯,我还要练歌,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要挂电话了。记住,不要想太多,把一切都交给时间,好吧?”

    王靖雪不说话,一直到那头挂断了电话。

    然后,她沉默地放下手机,走回到钢琴前。

    手落在琴键上,她深吸一口气,强自克制住心里那股酸酸涩涩的委屈到想哭的感觉,然后又突然站起身来,走过去拿起手机,进入短信息。

    “他请我吃饭,但是我拒绝了。”

    输入完,想按发送,犹豫一下,她在后面又添上一句,“你不要有太大压力,我等得起。”

    短信发送成功。

    她似乎都能听见对门那不足二十米远的地方已经响起叮咚一声。

    然后,放下手机,她缓缓地倒在沙发上,歪了下去。

    突然觉得自己好虚弱。

    …………

    叮咚一声。

    李谦拿起手机看了片刻,手指在屏幕上方晃来晃去,最终,他又把手机放回桌子上。

    面前的桌面上,是翻开的俄语课本。

    旁边的本子上,是抄了大半页的俄语课文。

    左边耳朵里塞着一只耳机,里面是一个苏联女人华美的高音,悲怆而高亢。

    他的手指漫无节奏地敲击着桌面。

    大吊扇呼呼啦啦的转,不知谁家已经响起兹拉兹拉的炒菜声。

    天很热。

    楼下有孩子在奔跑、笑闹、摔倒、爬起。

    李谦敲敲额头,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然后,他拿起手机,输入几个字,发了过去。

    “未来的事,有我!”他说。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