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天台上的人
    我喜欢那首歌!

    我想再听一遍,不……我想再多听几遍那首歌!

    在上楼之前,确切的说,是决定来学校之前,这是齐洁内心最最坚定的一个想法。

    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碰不上这种事儿,但还有一些人,在自己的一生之中,始终都是茫茫然的,直到突然某一天,他,或者她,被某一首诗、某一本小说、某一部电影、某一首歌,甚或是某个人无心的某一句话,所突然打醒……

    那么,不管它是歌曲还是电影、小说、诗歌,这个东西,必将带给这个人以极大的转变,而附带着的,这部作品也必将成为此人生命中永难忘却的一个时间拐点。

    这种深刻的记忆,会一直到老,甚至,一直到死!

    当然,也或许很多人明明经历过,却会选择性的遗忘……不,其实没忘,只是,不要着急,等你老了,等你开始喜欢上去回忆一些东西了,你会发现,自己仍很清楚地记得那一句话、那一个旋律、那一句台词,亦或是……那一个眼神。

    这种东西,人们给它起了一个并不太准确的名字,叫做,烙印。

    而现在,那样的一首歌,一首带着些癫狂的、嘶吼的歌,依旧烙印在了齐洁的心上。

    装糊涂也罢,遮掩心事也罢,那只是对别人,而面对自己,她无法欺骗。

    所以,她要找到那首歌!

    于是,她来到了济南府国立十三中。

    照例把车子停在校外,她和昨天一样顶着大太阳,来到了教学楼前。

    站在楼前,叉腰、仰头。

    她自然不可能看到什么,但却偏偏站在那里看了至少一分钟。

    似乎只是在忽然之间,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楼上的人今天不唱那首歌呢?

    然后,思路在顷刻间转向,她突然回忆起早在第一次听到那人唱歌时脑海中的那个问题:那个在楼顶天台上唱歌的人,到底是谁?

    这念头瞬间而起,却并未倏然而灭,反倒是随着齐洁收回目光开始迈步走进楼道而突然一下子炙热起来。

    就在刚才,她还只是想听歌,想听到那首打动自己的歌,但现在,她却突然想要知道那唱歌的人到底是谁,内心也随之生出无比强烈的冲动!

    “这一次,我一定要上去看看!”她想。

    周末的校园,实在是太安静了。

    刚刚走到二楼,齐洁已经听到了那飘飘忽忽的吉他声。

    “他果然在!”

    她确信,且欢喜。于是步履越发轻快。

    嗯,他应该是一个学生,这个大概是没有什么疑问的,如果是学校的老师,大约不会每天下午跑到楼顶去弹吉他唱歌?

    所以……他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学生呢?

    难道真的是像自己上次想象的那样?半长不长的头发?略瘦?沉静,且羞涩?

    他唱过那些很好听的校园民谣,也唱过好几首好听的情歌,好吧,齐洁其实并不懂这个,她的分类,都是根据歌词来判断的,反正都是些从未听过的好听的旋律就对了,而且在昨天,他还唱了那样的一首歌!

    苦涩、失落、愤怒、暴躁、歇斯底里……

    脚下不停歇地慢慢爬楼,齐洁的心却越跳越快。

    “希望他一定要长得帅气一点!”

    心里莫名其妙的蹦出这个想法,齐洁愣了一下,差点儿失声笑出来。

    自己只是好奇那个人是谁,好奇那首歌他是从哪里听到的而已,干人家美丑何事?

    五楼了。

    她站住,侧耳倾听。

    嗯,很优美的旋律……最近这些天,她真的是亲耳听着他把手里的那把吉他弹的越来越流畅、越来越好听,也越来越花样百出。

    “以前人们在四月开始收获,

    躺在高高的谷堆上面笑着,

    我穿过金黄的麦田,

    去给稻草人唱歌,

    等着落山风吹过。

    你从一座叫‘我’的小镇经过,

    刚好屋顶的雪化成雨飘落,

    你穿着透明的衣服,

    给我一个人唱歌,

    全都是我喜欢的歌。

    我们去大草原的湖边,

    等候鸟飞回来,

    等我们都长大了就生一个娃娃,

    他会自己长大远去我们也各自远去,

    我给你写信,你不会回信,

    就这样吧。

    ……”

    齐洁的嘴巴微微张开,眼睛无神,却微微瞪着,瞳孔微缩。

    这又是……什么歌?

    梦幻一样的感觉。

    可惜,她来晚了,这应该是下阕,很快就收了尾。

    楼上突然收了声,听动静,似乎是在喝水。

    她突然咽了口唾沫,伸手拍拍胸口,莫名觉得无比紧张。

    “刚才那首歌不知道叫什么,真的是……好听。而且那个歌词……”她脑子里胡乱转着这些念头,犹豫片刻,舔舔嘴唇,深吸一口气,突然迈步登楼。

    哒!哒!哒!

    高跟鞋登楼,只要不刻意放轻和隐藏,真的是很难不被注意到。

    楼上似乎正要调弦,听到这动静不由得就停了下来。

    齐洁加快了脚步。

    三十六级台阶。

    高跟鞋哒哒。

    楼道里的光线突然为之一暗,齐洁下意识地抬头往上看。

    然后,她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当即愣在那里。

    “李谦?”她讶然惊呼。

    “齐老师?”李谦显然也有点吃惊。

    齐洁心里有着片刻的慌乱:尽管她早就猜到那个在楼顶唱歌的人肯定是本校的学生,但她却不曾料到,这学生不但是本校的,而且居然还是自己班上的!

    从高一入学那天开始,她教了李谦足足两年了!

    而且李谦还是属于那种让她印象比较深刻的学生!

    虽然彼此交往不深,但却几乎是每天都见面的……太熟了!

    以至于此刻,她心里竟是有一种心中秘事被人撞破的惊慌失措!

    而且,真的是太熟了,此前心里那些对于楼顶唱歌的人的幻想、那些神秘感、那些好奇……轰然崩塌!

    原来是……李谦啊!

    好失望,好失望!

    连她都说不清这种失望的感觉从何而来,事实上,当李谦出现在天台入口处,当她抬头看清了那张脸,尤其是当他喊出“齐老师”这三个字,轰的一下,李谦说话的声音,和楼顶那人唱歌的声音一下子就对上号了——她确信,昨天把自己唱哭了的那个人,肯定就是他!

    但是在这一刻,她心里偏偏就是很失望!

    怎么会是他?

    为什么会是他!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似乎在登上教学楼之前,自己心里应该是带着某种希冀的?是那种……不足为外人道的、想要碰见一个人、甚或是一段感情的渴望?

    这个想法突然蹦出来,把齐洁吓了一跳。

    希冀?渴望?感情?

    跟李谦?

    别闹了!

    好吧,虽然上来之前并不知道那个唱歌的人是李谦,但是……自己早就猜到他应该是一个学生啊!一个高中生啊!

    “我要疯了!”她想,“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这时候,李谦心里的吃惊略褪,就老老实实地打着招呼,“齐老师好!”

    齐洁闻言,赶紧把心里乱七八糟的那些想法先都统统压下,借着把头发抿到耳后的动作,也很好地把刚才那一丝慌乱给掩饰住。她笑着点点头,一边缓步登楼,一边说:“你也好!”

    说话间来到天台,李谦先退回去,齐洁也就走出去。

    然后,她装模作样地四下环视一番,这才扭头看着李谦,道:“想起有东西落在办公室了就回来拿,走到三楼就听到有人弹吉他唱歌,老师心里一好奇,就想着上来看看,没想到是你!怎么,大周末的不去约会,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练歌?”

    李谦笑笑,说:“最近比较喜欢这个,怕打扰别人,就想起教学楼顶上没人,就每天过来练一会儿。”

    齐洁点点头,这会子慌乱尽去,她马上就找回了面对学生的那种感觉,带着笑低头看了看,果然就看到了那几样简单之极的东西——一个吉他箱,吉他箱上还放着一个写满了曲谱的大本子,吉他箱旁边的地方,则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大号塑料水杯。

    这下子,过去在楼道里听到的那些动静,就算是全都对上号了!

    再扭头看李谦,他脖子里挂着头戴式包耳耳机,一身T恤短裤的打扮,额头上已经见汗,那T恤也贴在身上,看样子热的不轻。

    想了想,她问:“刚才老师上来的时候听见你唱的歌,挺好听的,就是好像以前都没听到过,叫什么名字?”

    李谦说:“叫《如果有来生》。”

    齐洁闻言,突然就恍惚了一下。

    你穿着透明的衣服,给我一个人唱歌……

    我们去大草原的湖边,等候鸟飞回来……

    等我们都长大了就生一个娃娃……

    他会自己长大远去我们也各自远去……

    我给你写信,你不会回信……

    脑子里回想着刚才听到的那几乎句句都打进心坎里的歌词,她突然喃喃地道:“原来……都是在来生?如果有来生……”

    这一刻,她的心情突然低落下来。

    不过还好,她还知道自己面前还有别人,于是她很快就回过神来,勉强一笑,赞道:“歌好,词好,名字……更好!”

    李谦笑笑,很好地掩饰住了眼神中的一抹讶异,点点头说:“谢谢。”

    齐洁收起笑容,有着片刻微微的走神,然后才突然一笑,说:“哦,对了,你唱的也很好。没想到啊,你的吉他居然弹得那么好,唱的也那么好!……啊,对了,这歌原唱是谁?”

    李谦闻言犹豫了一下,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挠头,不过他忍住了,耸耸肩,说:“这首歌……是我自己写的。”

    齐洁本来笑眯眯的,闻言突然就是一愣。

    笑容还僵在脸上,她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自己……写的歌?”

    李谦点点头。

    齐洁又眨眨眼,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李谦……自己写歌?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