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橘子,苹果,香瓜
    济南府终于下雨了。

    一阵倾盆大雨过后,整个城市都满是清新的味道。

    最妙的是,雨下完了,天却依然阴着,且凉风习习。那种凉爽的感觉,对于已在闷热中煎熬了几十天的人来说,简直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透着舒服。

    齐洁穿了一身月白色的西装套裙,站在济南府西客站的出站大厅里,皎洁如一朵莲花,来来往往的人,哪怕只是下意识地,都会看她一眼。

    她脸上带着笑容,一边耳朵塞着耳机,眼睛在出站的人群中不停地搜索着。

    过去五天的时间,她偷偷地录下了七首新歌!

    每一首都是音像店里买不到的歌!

    每一首,都是很好听的歌!

    每一首,都是让她反反复复的听,却一直都还没有听厌的歌!

    虽然那些歌的伴奏永远都只是那一把吉他,虽然那些歌的录音质量比起音像店里出售的磁带差了很远,但是,它们现在是齐洁的最爱!

    只要不开车、不上课,她就会戴上耳机听上一段!

    又是一波客流从出口处涌出来,齐洁微微踮起脚尖往里看,然后,她脸上的笑容突然就灿烂起来。

    她摘下耳机,举起双手卖力地摇晃,“老廖,老廖,这边!”

    人群中,廖辽也已经看见了她,忍不住也跳起来一下,也冲她卖力的招手。

    客流蠕动四散,廖辽终于走出来,俩人“啊啊啊啊”地叫着,飞快地扑到一起,彼此熊抱。

    “朕想死你了爱妃!”

    “我也……你去死!”

    “我说,你这太简陋了吧?怎么不得拉个横幅什么的,上面写‘热烈欢迎著名歌星廖辽女士莅临济南检查指导工作’……”

    “继续去死!”

    俩人嘻嘻哈哈,好一阵子之后齐洁才注意到,廖辽身后还跟了一个看去有些瘦弱的女孩,大概也就是二十出头,看着挺伶俐的——手里拎了俩包。

    “这是我小蜜,叫黄文娟,你叫她娟子就成!”廖辽介绍道。

    另外两人齐齐翻个白眼。

    齐洁伸手要接包,黄文娟坚持不肯,助理嘛,连包都不拎,怎么好意思拿工资?

    于是齐洁也就不再坚持,带着两人往站外走。

    “直接从东北过来的?”

    “没,中间在津门停了一下,去见了个人。”

    “对了,你不是说要去见几个大腕约歌?成果如何?”

    “没成果。四平那个连人都没见着,说是出去采风了,津门那个,连门都没进去,我脸皮薄啊,真是拉不下脸来喊**。所以……唉!”

    “你这是约歌去了还是扫黄打非去了?怎么还……”

    “别提了,别提了,我的希望就寄托在你这一站了。不过据说济南府的这位曹霑更不好对付,出了名的性格怪异加臭脾气呀!”

    “我说,你来济南还真是来约歌来了?我们济南也有你们圈里的大人物?”

    “有啊,当然有!就我刚才说的那位曹霑,词、曲,每一样都是拔尖的,要不是他脾气臭,完全可以成为这个圈子里最顶尖的那批人中的一个。可以说,这个圈子里我最敬佩、最敬仰的词曲作者,就是他了。风格多变,而且每一种风格都有非常杰出的代表作,或是大气磅礴,或是妖异邪气,简直牛爆了!对了,据说人家还动不动就操刀写电影剧本……一句话,全才!哦,对了,他的地址不知道你熟不熟,叫什么经三小纬六……这是什么地名?”

    “经三小纬六?老.城.区嘛,我熟啊!现在话说,有点偏西,但还算是城中心,可是……不对吧,我去过好多次,那一块儿好像不是住宅区?”

    “哦,那不是他家的地址,他在那里开了家书店,叫什么……不文书店。你瞧瞧人家这名字起的,个性吧?京城那边,不知道多少人想把他搬过去,可他死活不挪窝,非得说自己是商人,坚决不承认自己是文人……够不够尕?”

    “我们这儿居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真稀罕!行,回头我开车送你去!对了,酒店我订好了,就一普通酒店,您老别嫌弃……咱是先去酒店还是先吃饭?”

    “先吃饭,朕都快饿死了。对了,你有课没有?请假了吗?”

    “放心!为了给您老人家接驾,我头几天就跟别的老师换了课,今明两天都没课了,接下来就是周六周末……这四天,小女子可以提供全程陪同!”

    “嗯,朕躬甚悦!”

    …………

    当年关系好到分着用同一包卫生巾的老姐妹久别重逢,自然是说不完的话,黄文娟完全插不上嘴,于是,吃过饭之后到了酒店,她很自觉地去了另外又开的一间房,这边廖辽和齐洁则自动进入神侃模式。

    这一聊,就是半夜。

    第二天早上起来,三人集合之后一起去吃了早饭,然后齐洁就开了车带着她们直奔经三小纬六。用廖辽的话来说,得先办正事儿要紧。

    经三小纬六那一片,居然真有一家书店叫“不文书店”。

    两间的门脸儿,老.城.区了,楼有点旧,不过文化范儿倒是十足。

    找到了地方,助理和司机都在车里等着,廖辽拿上一盒前几天才灌制出来的唱片小样——目前里面包括她新专辑里已经制作好的五首歌,和此前发行的一首单曲——进了门。

    然后,顶天了五分钟,她又出来了。

    表情很茫然。

    “你怎么那么快就出来了?哎,你这什么表情这是?”

    “……”

    “成功了?失败了?”

    “……”

    “说话呀!我说,你到底见到要见的人了没有啊?”

    进车坐了半天,廖辽才逐渐回过神来,却仍有些反应迟钝,闻言只是点了点头。

    “见到了?”

    “见到了。”

    “人家怎么说?”

    “他说,‘哦,知道了,你走吧!’”

    “……这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啊!”

    齐洁扭头跟黄文娟对视一眼,俩人都是一脸茫然。

    黄文娟问:“那,姐,你的小样给了没?”

    廖辽一抬手D还在。

    这叫什么事儿呀!

    想了想,她说:“你们等着!”,然后打开车门,又下了车。

    齐洁回头看着后排的黄文娟,指着正在进门的廖辽,问:“她这……没事儿吧?是不是你们这一路过来,她受什么刺激了?”

    黄文娟特笃定的摇摇头,“那不能!你放心吧姐,我疯了她都不能疯!”

    “那刚才这怎么回事?她怎么了这是?”

    “会不会是……让人家给吓着了?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路过来,已经吃了俩闭门羹了,而且人家那谱儿摆的,都特清高,连句话都不愿意说的架势,估计这回是碰着慈眉善目的,她反而不适应了?”

    这回只用了两分钟,廖辽就又下来了。

    “怎么说?”

    廖辽一摊手,两手空空,“我说这是我目前的歌,如果您有时间的话,希望您能听听,多批评指点,他说,‘哦,放下吧!’。”

    “然后……你就出来了?”

    “是啊,我就出来了呀?我不出来怎么办?人家接着看书,理都不理我!”

    “那他到底是答应给歌了,还是没答应呀?”

    廖辽纠结地皱皱眉头,措辞片刻,才说:“你们不知道,他往那里一坐,捧着本书低头看,那股子范儿,太镇乎了,我就把我要说的说完了,他‘哦’一声,我就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齐洁闻言下意识地就跟黄文娟交换了一个眼神,俩人脸上同时露出一副“见鬼了”的模样。

    齐洁说:“你还有被人给镇住的时候?”

    黄文娟说:“那你好歹也得问清楚他到底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吧?”

    廖辽回头看看不文书店的招牌,犹豫了一下,说:“走,咱们先回去,我回去养养精神,明儿再来!”

    …………

    廖辽似乎是真的被曹霑给镇住了。

    这一天大明湖趵突泉灵岩寺走下来,她一直都是一副魂游天外的模样,一直到晚上,才略微找回点神儿。

    齐洁私下里问了问黄文娟,黄文娟对廖辽倒是不担心,只是对此行的成果表示不抱什么希望。

    事实上,这一趟出来,她就没抱什么希望。

    结果邪了!

    第二天上午再去,对方居然答应了给一首歌!

    虽说人家眼下手头上没有,只答应在一个月之内给,但那毕竟是答应了呀!

    这可是廖辽她们此行拿下的第一个成果!

    而且据廖辽说,人家回去之后听了她的小样了,居然还称赞了两句廖辽的嗓子。

    这下子廖辽立马原地满血复活,直嚷着要去大明湖、要去趵突泉、要去灵岩寺!

    另外俩人都说昨天去过了,可她非说她没去!

    于是,去。

    连着两天逛下来,大家就都有点累,傍晚时候,齐洁带着她们到购票点买了后天一早南下的车票,然后找地方简单吃了点,就赶紧回酒店休息。

    结果一回到屋里,廖辽还有精神去洗澡,齐洁先就累得躺床上就不愿意起来了。

    廖辽洗了澡出来,齐洁才终于挣扎着爬起来、进了洗手间。

    然后廖辽先是打开空调,伸着手感觉到凉风了,这才瘫架一样倒在床上,一扭头,却发现了旁边齐洁的随身听。

    下意识地,她拿过随身听打开,抽出磁带一看,居然是空白带,看来不知道是自己录了些什么东西,于是她顿时就没了兴趣——指不定是**呢!当然不应该偷着听。

    于是她按照原样给她放回去,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起身下床,把水烧上了。

    洗澡间里哗啦哗啦水响,晕黄的灯光下,磨砂玻璃门上映出一个窈窕的倩影。

    廖辽喊:“喂,美女,需要人搓澡么?免费服务哦,保证器大活儿好人鲜亮!”

    哗啦啦,没人理她。

    她不死心,过去拧开门把探头进去,“咦,行啊,两年没见,居然大了不少呢!”

    “死一边去!给我关上门!”

    “拜托,我这是在夸你!”

    “鬼才要你夸,你个橘子!”

    “你了不起啊,苹果比橘子能大多少?”

    “可本姑娘现在已经进化成香瓜了!”

    “切!少臭美,充其量就是个大苹果!”

    “去死去死,不许看我洗澡了!”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