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猪和猪
    卧室里,李谦趴在桌前,右手在本子上写写划划,不时地拿过吉他来弹几个和弦,然后再俯身写上一阵。

    他正在为卖给廖辽的那五首歌编曲。

    说到编曲,在圈外人看来,或许会觉得无足轻重,但真正从事音乐这个行业的人却无一例外对它非常的重视。就好像唱戏唱红了的名角儿身边必然会有一个“一把弦”,一把弦不到,他甚至会拒绝登场一样,大凡有些名气的歌手,往往都会有几个关系极好的编曲,每次要出新歌,就会根据风格的不同,找适合的那个人来给自己编曲,你要是让他换个人,他就会不放心——所谓一把弦,所谓编曲,其实大致作用非常近似,简单来说——托腔!

    一把好弦,总是能恰到好处的把名角儿的嗓音,把那种唱腔的独特魅力给烘托到极致,而一个好的编曲,也总是能最大程度烘托出整首歌的意境与主旨,最大程度的帮助歌手把这首歌的感情给推出来、推到位。

    现实中,经常会有这种情况出现:某首歌,你听过,但不觉得怎么样,偶然有一天,你在某个节目上再次另外一个人听到这首歌,却突然觉得眼前一亮,觉得这歌真好听!

    别纳闷,那肯定是重新编曲了!

    所以,歌好,歌手好,固然是最主要的,是最基础的,但一首歌、一张专辑要红起来,要被更多的人传唱、传听,要成为听众心里的经典,一个好的编曲,也绝对是必不可少的。

    而事实上,这也是廖辽不惜出高价买歌也要让李谦负责编曲的原因之一——作为一个对情感特别敏锐的歌手,虽然只是听李谦弹着吉他唱了一遍,但她却在当时就明白了,李谦很敏锐的捕捉到了那两首歌的灵魂与气质。

    而且在她看来,很显然的嘛,李谦是原作者,他的编曲即便是最后没用上,那也肯定会极有参考价值!

    …………

    应该承认,只要牵涉到音乐,李谦的记忆力就绝对是出类拔萃的,毕竟从事这个,每天耳濡目染,所以对这方面的东西记住的自然就多、记得也准。

    可即便是他记得再准,《执着》和《野花》也的确是足够经典,但毕竟是小二十年之前的歌了,截止到他摔下威亚来挂掉之前,也至少得有十几年没听过,所以,词曲什么的回忆起来不是问题,但编曲,他就只能大约记得一些最关键的东西了。

    比如说,他大约记得《野花》的编曲是以吉他和小提琴为主,也大约记得《执着》的编曲也是以吉他为主——事实上,当年田震的那张专辑,本身就是走轻摇滚和乡谣的风格,要记着这个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再加上《干杯,朋友》大约也是走这个路子的,所以即便记不太准了,要为它们重新编曲,也不难。

    相对有一些难度的,是《未了情》和《我热恋的故乡》。

    其中《未了情》显然是一首偏中国风的歌曲,而后世有了周董的出现,李谦对中国风的研究,大半都倾斜到了他和林俊杰、王力宏等人的作品里去了,以至于虽然能够回忆起《未了情》的词曲,但原版编曲是什么样子的,却是根本没有丝毫的印象了。

    至于《我热恋的故乡》,虽然当年这首歌真的是相当的红,但是因为年代实在太过遥远,李谦虽然听过、喜欢过,但时至今日对它的记忆,也是只剩下词和曲了。

    所以,这两首是重点。

    当然,其实最让李谦作难的,还是手头上的工具太少了。

    不要说有后世那种可以随意从电脑里调用的素材库了,现在他手头上就只有一把吉他,甚至连个键盘都没有!

    所以,他现在的所谓编曲,纯粹就是在啃脑子——东西不够,想象来凑。

    本着先易后难的原则,李谦一边回忆、一边寻找感觉,只花了一个来小时,都没等到吃晚饭,就把《执着》、《野花》和《干杯,朋友》这三首歌的编曲处理出了一个大概,晚饭后又拿出半个多小时仔细过了两遍,适当调整了一些细节,就算基本定稿了。

    然后,他从演草本上撕下几张干净的白纸,认真地把自己的编曲版本誊抄上去,这就算齐活了。而且今天他的编曲也就此结束。

    接下来,他准备再拿出两到三天的时间,用来做剩下两首的编曲。

    《未了情》的原版编曲他完全没有丝毫印象,但是没关系,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随着周董的崛起,随着《东风破》、《江南》、《发如雪》等歌曲红遍大江南北,身为一个曾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吃音乐这碗饭的人,李谦对中国风类型歌曲的编曲自然也是曾有过研究的。所以,他准备把《未了情》的编曲好好做一做,权作是对自己编曲能力的一种考验。

    至于《我热恋的故乡》,实话说,当李谦长大后,尤其是开始玩摇滚、做编曲、做配乐之后,这种歌曲已经不太流行了,不过,包括这首歌,也包括《我家住在黄土高坡》,这种明显的乡谣风代表作的编曲,都是有着很明显的倾向的。

    那就是,热烈、奔放。

    所以,只要用点心,倒也应该不是太难。

    而面对这首歌,李谦又绝对会十分的用心。

    因为在他的预判中,虽然《执着》、《野花》等几首歌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红,但是要帮廖辽这张专辑打响第一炮的,却是《我热恋的故乡》。

    这种事情,其实没有太多道理好讲,几首歌都是好歌,也都足够的经典,但根据李谦的了解,眼下的国内乐坛最流行的却是民谣、乡谣和民歌之类的风格。真正被公众认可了的一线歌手中,也就只有飞翔乐队代表了摇滚,周嫫代表了都市情歌,剩下的大牌歌手,几乎清一色是玩这一类的,至少是以这一类为主的。

    别说中国风了,就连情情爱爱的歌曲,都还不是乐坛的主流呢。

    所以,一句话:这首歌,必须红!

    …………

    抄完了谱子,李谦站起身来伸个懒腰,想了想,拿起手机来,给王靖露发了条短信: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上天台。

    发完了短信,他把手机收起来,起身到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跟老爸老妈打了声招呼,就换了鞋出门。

    下午的时候,李爸李妈就已经去过银行了。

    支票没问题,随时可以兑取。

    李爸当时就支取了五万块,转到了李谦的银行卡上,剩下那三十五万,他怕李谦年轻人把持不住,就特意又新开了一个账户给存了进去。

    回来的时候,李爸李妈还顺路去了一家会计师事务所,花了六十块钱,咨询了一下出售歌曲版权纳税的事儿。

    结果很令人惊喜:歌曲、剧本等文化产业原创作品出售版权的收入,享受和文学作品发表、出版所获得的稿费一样的待遇:免征个人所得税!

    也就是说,别管是三万、五万,还是四十万,甚至更多,该多少是多少,全部都是作者的,国家一分都不要!

    而据李爸回来说,他当时还顺便咨询了一下,据说文化版权的衍生品,比如唱片、磁带、录像带、D的销售收入,以及电影的票房收入、戏曲的门票收入、话剧的门票收入、演唱会的门票收入……等等这些文艺作品的衍生收入,虽然收税,但税率也很低。

    这个消息,对于立志这辈子都要围着音乐和电影打转的李谦来说,自然是好到不能再好的消息——这不单纯是一点钱、一点税款的问题,这代表了一种国家对文化产业大力扶植的态度,有了这种态度,文化产业想不繁荣都难!

    整个产业繁荣了,身处其中的人,才能水涨船高!

    …………

    李谦来到楼顶等了一会儿,王靖露就上来了。

    “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呀?”她上来就问,看样子心情不错。

    李谦也不卖关子,直接道:“今天下午我卖掉了五首歌,我的原创歌曲,卖给一个歌手了!”

    王靖露闻言脚步一顿,旋即脸上露出惊喜之色,“真的假的?卖歌?”

    李谦点点头。

    这下子王靖露是真的高兴起来,“你居然已经可以卖歌了?我还以为你只是会唱别人的歌呢!哎,哎,卖了多少钱?”

    李谦笑笑,“总之够请你吃好多次米粉的就是了!”

    王靖露“哈”了一声,还是锲而不舍地问:“说嘛,到底多少钱?”

    李谦伸出四个手指头,也不等她猜,就直接说:“四十万。”

    “哇!”

    这下子王靖露是真的惊呆了。

    然后,她兴奋地握起小拳头,双手无意识地在身前摆了摆去,“四十万……我的天哪!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你居然走在我前头了!我还以为我要领先你很多呢!”

    说话间,她忍不住在李谦身边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然后,她说、说、说……

    “你知道吗?我听我姐说过,她们那个组合发行的那张专辑,除去收歌、编曲、制作、灌制等等各方面的开支,要卖到三十万张才会开始有盈利,她们也才会能拿到奖金,我记得上次我姐回来还跟我妈说过,到现在为止,那张唱片挣的钱分到她手里的,才只有两万来块!”

    “两万块啊,我姐,还有她们那组合的另外四个人,她们每天辛辛苦苦的练歌、练舞,结果辛苦一年,才只靠专辑挣了加一起十万块钱!”

    “我姐说,她们那个组合最大的收入是来自走穴商演,可即便是那个,即便她们去年发行了专辑之后,四五个月的时间就接了五六十个商演活动,我姐分到手才只不过二十来万,可是你,居然只卖了五首歌,就卖了四十万!”

    “……”

    李谦略带些惊奇地看着她。

    他是见过她欢呼雀跃的样子的,就是上次月考李谦的成绩大幅度进步之后,她曾经在他面前第一次露出那样放肆的笑容。

    其实,哪怕是在原本那个李谦的记忆里,除了小时候那几年大家一起疯跑狂笑之外,她从来都是一副清丽如水、淡雅如风的模样,乖乖女的不得了。李谦甚至从来都不记得长大后的她有过这样兴奋到有些失常的时刻——即便是上次月考之后,她虽然高兴,却仍是有些克制的,并没有表现得像现在这样,兴奋到近乎要失控。

    不过……这才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女孩该有的样子嘛!

    看见她这副欢喜狂乱的模样,李谦突然就觉得连自己都跟着找回了一点青春的感觉。

    青春……不是说你十七岁你就青春了,也不是说你读高中你就青春了,你跟女孩挨着坐的时候连手心都不会出汗,你跟女孩牵手的时候都不会脸红,你跟女孩约会的时候都没有感觉到心跳和幸福一起加速……那你怎么能算青春?

    而现在,看着王靖露,李谦突然就闻到了青春的味道。

    “喂,如果我请客的话,你要吃几碗米粉?”

    “啊?哦……我要吃……两碗……不,三碗!反正你有钱了,我要使劲吃!”

    “猪!”

    “你才猪!”

    “我只吃一碗!”

    “那也是猪!”

    “……”

    终于,发泄过后,那股子狂喜渐渐降温,她开始慢慢冷静下来,不过即便没什么灯光也没什么月光,李谦还是下意识地瞄见:她小脸儿始终红扑扑的!

    “哎,你都写了什么歌呀,卖那么多钱?”

    “好几首呀,一共算是三种风格吧!”

    “回头一定要唱给我听听!”

    “好!”

    “对了,我可不可以告诉我姐一下……咦,对呀,你既然会写歌,那你可以给我姐写一首歌呀!你写好一点,把最拿手的作品拿出来,我姐如果喜欢的话……”

    “这路子你想都别想……你姐估计看都不会看……”

    “哦……”

    不知道联想起了什么,王靖露突然就沉默下来。

    片刻之后,李谦扭头看着她,似乎是感应到了李谦的目光,她也抬起头来,羞羞怯怯地跟李谦对视着。

    “我给你写首歌吧。”

    “啊?好啊,那太好了?什么歌?你写好了还是没写呢?”

    “好吧,让你猜对了,已经写好了,回头我就唱给你听!”

    “好!那我一定要录下来,以后还可以带到京城去,可以经常听!”

    “……”

    PS:不要老说我更新少吧?人家两千字就算一章了,我可没少于过三千字,还动辄四千五千的,对不对?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