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风将起
    没有人知道齐洁到底怎么了,除了她自己。

    因为一张两万块的支票,她突然变成了一个陌生人,不管是上课、下课,她的眼睛连看都没有再看过李谦一眼,甚至就连廖辽那里,哪怕再三追问,她也再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就在所有知情人都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消息流传出来:齐洁老师要辞职!

    这个消息,很多同学都在传,不到一个上午,就已经是所有人都在议论,但其实,李谦知道这个消息,还在他们之前。

    前一天晚上回到家里时,李爸就已经把教务处里发生的事情都说了:齐洁写了辞职信,结果教务处主任跟齐洁的爸爸相交莫逆,自然不可能由着她的性子让她这么辞职了,自然是当场就把电话给齐洁的爸爸打了过去,然后,齐洁的爸爸随后就过来拉走了齐洁。

    至于后续如何,她到底是辞职还是没辞职,教务处也没个准话儿,不过据李爸说,高三的语文教研组已经开始在讨论到底把谁继续在高三留一年来补齐洁的缺了,想来齐洁的主意很正,即便是她的爸爸妈妈,也很难拦得住她。不过,尽管师生之间到处都议论纷纷,齐洁倒是照常每天都来上课,看样子,似乎即便是要辞职,也会等到期末考试之后。

    对于这个突然变故,李谦很困惑,也一直想不通为何那天齐洁居然会勃然大怒,但说到底,这件事他实在是觉得怪不到自己身上。不过,不管谁对谁错,齐洁毕竟刚刚帮过自己,又是自己的老师,李谦就还是通过廖辽向齐洁表示了愿意道歉的意思,但是很可惜,廖辽打回来的电话里,据说齐洁对此不置可否、甚至根本就是避而不谈。

    于是,李谦只好就此作罢。

    如果知道原因何在,哪怕明明错不在己,考虑到对方是自己的老师,又对自己有过不小的帮助,李谦都愿意一笑泯之,主动低头道个歉也损不了什么面皮。可眼下的事情却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说实话,他连齐洁到底是不是因为自己而生气都没完全搞懂,齐洁的做法……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女孩在耍脾气一般,李谦不是她的亲人长辈,又不是男朋友,自然是没有必要去哄什么。

    而且,他自己的事情都还有一大堆呢!

    比如,学习。

    不管有没有跟老爸的约定,对他来说,这都是重中之重。重活一世,李谦对自己的未来有着周密的计划和详尽的安排,虽然廖辽的突然打来,好像是打乱了一些既定的节奏,但就长期来看,其实还在李谦的既定规划之内,所以,其实并没有带来什么真正的影响。

    而在他对自己的规划之中,高中生嘛,自然要好好享受自己的高中生活。

    学习,自然是高中生活的一部分。

    幸好的是,过去的一个多月,他真的相当努力,虽说眼下距离期末考试仅余一周,但他的俄语补习已经开始走上正轨,其他的功课也已经完成了一遍比较粗略的复习,按照他自己的推算,完成当初跟老爸的约定,已经是完全没有问题。

    然后就是,练歌。

    实话说,齐洁的来与不来、怒与不怒,对李谦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他仍是每天顶着闷热的天气和未下山的太阳跑到教学楼的天台上练上一个来小时,为自己暑期里将要去做的事情做着最后的准备。

    再比如,当然……编曲。

    那五首歌的编曲,在上个周末他就已经全部完成,在齐洁上楼之后,其实他都已经把编曲稿跟支票一起掏出来了、本就是准备托齐洁转交的,结果因为支票的事儿,齐洁突然大怒而走,随后的一天,他也好,廖辽也好,情绪几乎是完全绞在了这件事上,李谦就把编曲又在手里压了几天,经过数次仔细的思考、推演、订正之后,觉得五份编曲已经比较完美,这才再次拨通了廖辽的电话,准备问清地址,把编曲寄给她。

    廖辽接到电话,大吃一惊。

    她知道李谦正在读高二,根本就不可能请了假跟着自己去京城做编曲,所以在双方商定由李谦负责编曲之后,她的打算就是先回去把歌练熟,反正距离暑假也不远了,等到一放暑假,就可以让李谦到京城去,长生唱片虽然规模并不算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编曲所需要的工具,是一应俱全的,而一个暑假长达五六十天,也足够两人一起联手把那五首歌的编曲反复磋磨做到最好了,指不定李谦还能给自己做个监制,把那五首歌都录完了呢!

    但是,她决然想不到的是,居然只是短短几天过去,李谦居然打电话告诉自己,编曲他已经做完了——在廖辽看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据她所知,李谦只有一把吉他,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他没有编曲人最看重的素材库,她甚至没有钢琴,而且……他是连个键盘都没有的!

    于是,在接到李谦的电话之后,她第一句话问的就是:“你那里有素材库?还是你跑到哪个工作室去借器材做的?”

    然而李谦的回答是:“呃……都没有,我脑补的!”

    廖辽无语。

    当然,不必说长远的,哪怕是十几年前,也没有素材库这一说,国内有素材库,还是十几年前东盛唱片率先从日本引进的,然后才在国内音乐圈流行开来,所以,既然没有素材库之前的音乐人照样编曲,那么显而易见,没有素材库,自然是可以完成编曲的。

    但是连钢琴和键盘都没有,纯粹只靠一把吉他外加脑海中对乐器和节奏的印象和感觉来编曲……这可就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少说也得是在编曲这个行当做了一二十年的著名编曲人,有了这份才力,而且还必须本身对这首歌极为的熟谂,才有可能做得出来!

    对歌曲的熟谂,李谦当然没问题,那几首歌本来就是他写的!要说才力、才华、天赋,从他的作品来看,廖辽尽管忍不住要质疑,但也并不是完全不相信他没有这份能力,只是……要说编曲的经验,廖辽可就真的没法对他有什么信心了。

    很显然,他的年龄放在那里,只有十七岁!

    所以,接完了电话,尽管廖辽告诉李谦一个传真号码让他直接给自己传真过来,但其实内心还是多少有些失望的:她拿出那么高的价钱来买李谦的歌,固然是有着提前交好这位音乐才子的心思,但最看重的,毫无疑问还是李谦这个原作者的编曲。但是很显然,一个十七岁的、应该是毫无经验的编曲者,仅用了几天时间就完成了五首歌的编曲……哪怕那本来就是他自己写的歌,哪怕他对自己的歌肯定熟悉之极,但也很难让人对这样的编曲抱有什么信心!

    所以,十有**,他只是简单编了一下了事!

    所谓编曲,本就是在人声部之外加以乐器、人声、自然声等各种和声,力求共同烘托出一首歌的意境、词义,并以此来打动听者。

    所以,它可以很繁复,当然也可以很简单。

    甚至最简单的伴奏,古人已经有扣碗而歌一说——拿根筷子往酒碗上按照节奏敲打着来为歌声伴奏,都可以算是编曲,那么你想想,编曲要多简单不行?

    对此,廖辽自然是失望不已。

    她没盼着李谦真能给自己做出什么多好、多经典的编曲来,毕竟编曲这件事,不同于写歌。写歌,需要的是才华、才情、激情、灵感,但编曲,固然也需要激情,也需要灵感、天赋、才华等等,但起步的基础却要求更高。

    一个好的编曲人,除了要做到对歌曲的深入了解、对内中蕴含感情的精准把握之外,他还需要对各种乐器、各种声部都无比的熟悉。如此一来,在编曲中才可以信手拈来!

    这一点,显然是十七岁的李谦所不可能具备的,所以,她对李谦的编曲最看重的,其实还是他对歌曲感情的拿捏——有了他的版本做底子,一来可以帮助廖辽更精准的去拿捏这首歌的感情,二来也可以极大方便自己这个后续接手者的工作。

    但是……很可惜。

    是的,她真的是觉得很可惜。

    不是可惜自己花的那么多的钱,而是可惜自己失去了一个最有参考意义的编曲版本。

    于是,当黄文娟守在公司的传真机前最终拿了一沓文件过来的时候,她就不免有些兴趣寥寥,接过来看时,也很是有些心不在焉。

    她看的第一份,是《执着》的编曲。

    这份编曲做的……果然很简单。

    甚至,它的前半部几乎是完全依靠吉他……虽然这样的编曲其实隐隐的契合了廖辽自己的感觉,那就是简单,清爽,单纯依靠歌者的声线来继续力量,以酝酿后半段的爆发。但或许是因为有了刚才的失望在前,廖辽看着这么简单的编曲,心里自然地就已经有了一些不爽。

    只是,当她耐心的看下去,把整个编曲看完,然后闭上眼睛回味一遍的时候,脸上却是不由得露出讶然的神色。

    而第二首《干杯,朋友》的编曲虽然看上去似乎更简单,但仔细看完一遍,在脑海里加入自己的声音略一想象,她脸上讶然的神色顿时越发强烈。

    其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但唱片公司的艺人们向来都是不按着普通人上班的钟点来的,哪怕是晚上,这公司里一样有不少艺人在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所以,廖辽当即便喊上自己的小助理一起,直接进了常用的那间录音室。

    而接下来的两天,在公司一个混音师的帮助下,她很快就逐一的把李谦的编曲都做了出来,刻成盘拿回去一遍遍的听——越听,她越是忍不住摇头而叹。

    很快,在不少人的惊疑声中,这五首歌的编曲居然就这么定了下来。

    她甚至都没有去改动哪怕一样配乐、哪怕一个音符!

    而就在廖辽顶着整个公司的压力,顶着制作人赵美凤的隐隐不满,强行把那五首歌的编曲定下来的时候,曹霑的新歌居然到了!

    于是,廖辽的专辑制作突然加速,只需要等廖辽把新到的几首歌全部练熟,就可以直接进入最后一个环节了!

    那就是,录音!

    而在这个时候,李谦重生以来的第一次期末考试,也已经如期到来!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