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我们的歌(上)
    七月十三日。

    早上六点不到,李谦就睁开了眼睛。

    床垫子有些软,屋子的原主人是一对结婚没几年的夫妻,这应该是人家的婚床,只是李谦还不太适应,睡醒了就觉得腰背都有些酸。

    但既然醒了,他就还是第一时间揉了揉眼睛爬起来。

    不到六点的光景,红日尚在海下,天光却已大亮。

    李谦穿着内裤起床,先去厨房接了一壶水烧上,然后去洗手间上厕所、洗脸、刷牙,等一切收拾完了,水已经烧开,他就拿搬来之后新买的大茶海满满地沏一海花茶,然后才回到卧室,收拾床铺、穿衣服。

    再然后,他拿了手机和钥匙下楼。

    这附近不像盛世花园那样离得不远就有一座小公园,但李谦之所以看中这地方,是因为它距离古城墙不远。

    他出门的时候大约是六点十五分,一路慢跑十几分钟,就到了古城墙脚下。

    这段古城墙原本是明代所修,后来顺朝也修补过,到建国后才彻底变成文物,不过直到现在,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它是古物,政府却也并没有围上栅栏保护起来,当然也称不上什么公园,但一大早起来遛鸟练拳的人,却有不少人会到这城墙根底下来聚着。

    但李谦跟他们不是一伙的,他来到这里之后,会绕过他们,直接从里面登上城墙——城墙是冷兵器时代拿来御敌守城的要器,如济南府这样的通衢大府,规格自然不低,残存的这一段古城墙是东西向的,东西长越七八百米,宽大约有四五米。这个宽度,跑马都够了,自然足够让李谦展开架势来打一段拳。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拳脚练过,也略歇了一歇,李谦就起身,仍旧是慢跑着回家。

    他现在租房子的这个小区,是济南府比较早的商品小区。根据李谦的了解,这个时空里自八十年代初开始,商品经济的大潮开始势不可挡,所谓商品房也是在那个时候兴起,而这个小区,也大约是兴建于那个时候。

    十几年的小区,已经可以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生活系统了。

    小区东门门口光是早餐点,就有足足四五个。

    搬过来之后,李谦已经逐个吃遍,最终他选定了那家河南人开的“老赵胡辣汤”作为以后的早餐点——这家店不像其它地方那样卖很多东西,他们不卖最常见的豆浆油条,也没有馄饨蒸饺,店里只卖四样东西:肉包子、素包子、胡辣汤、豆腐脑。

    除了素包子,另外三样都极合李谦的胃口。

    一块钱,三个肉包加一碗胡辣汤,就是一顿美美的早餐。

    他们的包子个头并不算大,但馅儿给的实诚、肉多,胡辣汤的味道也是极为地道,因为他们的确是真的拿牛肉在熬烫。

    李谦跑步回来,回绕到东门,买了早餐再回家。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他回到家、洗个澡,便只穿件内裤就做到餐桌前,献给倒一杯温热的菊花茶,慢慢喝完,才会开始吃早餐。

    早餐罢,收拾完了碗筷,大约是八点半。

    然后,他会去坐到两人座的小沙发上听半个小时的歌。

    播放器就是他以前那个随身听,南笙牌的,而音箱则是他前几天刚从一家音像店淘换来的二手货,是一对书架箱。两百来块钱,品相不错,音质也还可以。

    当然,两百来块钱的箱子加几十块钱的随身听,即便是这个时空里的华元好像币值要大了许多,但这个价位要说什么音质,也实在是谈不上,但他现在也不讲究这个,只是不想整天戴着耳机听歌把耳朵听出毛病来罢了。

    此前那个李谦留下的,加上他后来新买的,现在他手里已经有超过一百盘的磁带,其中以流行、摇滚居多,英语和俄语的磁带也买了不少,不过早上听的,却仍是他前世的最爱——莫扎特。

    一本磁带正反两面,大约是四十五分钟左右的播放时间。前面二十分钟,他会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顺便消食,二十分钟之后,他会起身,先拿拖把把地板拖一遍,然后拿一块抹布,到处擦擦抹抹的收拾——等到一本磁带放完,整间屋子保证一尘不染。

    这个时候,已经是九点多钟。

    接下来,他会拿出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做两件事:为自己已经回忆起来并写好了词曲的歌曲尝试谱曲,以及整理此前的一些想法,把脑海中的一些灵光一现的旋律记录下来。

    当然,现在他记录下来的旋律只是断篇残简,不过随着灵感火花积累的越来越多,就会有很多作品逐渐成型——上辈子,李谦的很多作品就是这么创作出来的。

    有些天才人物,是可以灵感一到,一两个小时就创作出一首歌的,但李谦知道,自己没有那样的捷才。自己也有才,但没那么厉害,所以就只好采用笨人的办法。

    那就是,积累。

    当然,在做这两件事的中间,如果碰巧触动了某一段记忆,突然想起了前世听过的某首歌,李谦也会尽快把它记录下来——对他来说,这是极其重要的一项资本,自然是不厌其多。

    然后,十点多钟,他开始练歌,也是持续大约一个小时。

    如此,大约一直到十一点半,他上午的任务就可以全部完成。

    在这期间,他会把那一大海的花茶喝个干干净净。

    十一点半,他起身,拿上手机和钥匙,骑着单车回盛世花园那边的家里吃午饭。

    然后,在一点之前,他肯定会回到这边。

    一点到两点之间,他会回卧室小睡——哪怕睡不着,也要躺着假寐养神。

    两点之后,他醒来、洗脸、背上吉他下楼。

    此前的一段时间里,他花了三天的时间,骑着单车把济南府的城区转了一遍,已经在一张买来的济南府城区图上做了密密麻麻的标记。

    他要去找工作。

    档次太高的酒吧和歌舞厅,肯定不会缺人,而且能在那里驻唱的,往往都是在本地的地下音乐圈里有了相当声望的歌手或乐队,所以李谦一开始就把那些地方都排除在外了。他选中的,多是一些名气不大的酒吧,以及中高档的餐厅,尤其是西餐厅。

    下午两点,天自然是最热的时候,但这个时候,午餐已过,晚餐还早,却正是他去应聘的好时候。

    今天他要去的,是熙春路、明远路一带,那里是中高档酒楼聚集的地方,在他的地图和小本子上,记录了超过二十家可供自己上门应聘的地方。

    两点多,他来到第一家,进门之后找到前台,然后找到值班经理,说明来意,对方连个犹豫都没打,直接就回绝了——人家店里已经有人驻唱,而且合作的挺好,没有要唤人的打算——于是,李谦微笑着道了谢,出门去另外一家。

    第二家也一口回绝了。只不过他们的说法是从没有过招人驻唱的打算。

    倒是第三家,值班经理是一个看上去约莫三十岁上下的女人,一看就是精明强干的那种。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总之她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只是让李谦先唱一首给她听,她甚至当时就把餐厅里的几个服务员都叫过来,连后厨都有几个人跑出来凑热闹。

    只要人家愿意听,那就是好事儿。

    于是李谦就给他们唱了一首早就准备好了的《我们的爱情》。

    这是崔明的歌,歌星不大不小,不算红,但也小有名气,不过李谦很喜欢,尤其喜欢他这一首《我们的爱情》——歌词说的是分手,但是却一点都不伤感,连词带曲,都很豁达,甚至还有一点小幽默,李谦觉得,这首歌拿来在餐厅唱,即便不能刺激食欲,至少也会让人听了舒服,如果还能有些人听着歌引起一点小感喟,那就完美了!

    歌很好,他的嗓音虽然不算什么罕世难见的好嗓子,但也不算差,再加上他最近一个多月练出来的一点唱功,自然是得了个满堂彩。

    对方那位经理听得也很满意,但是她给李谦的答案却是需要往上汇报请示一下,然后就问李谦需要多少工资。

    这个李谦很随意,按照他的说法,午餐晚餐都可以,价钱也不挑,随便给多少都行,但是他只能唱一个小时。

    于是,对方留下他的电话,承诺无论上面的决定如何,都会给他一个电话。

    李谦道了谢,然后出门。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过去的两天,李谦就是这么一家一家过来的。

    有人会直接一口回绝,有人会婉言谢绝,还有人甚至会直接挥手赶人,当然,也有几家餐厅愿意听一听他唱的怎么样——从头到尾,李谦的心态始终都很平和。

    他就是想找一个可以当众唱歌的地方,如此而已。

    接下来,他又去了几家酒楼和餐厅,多数是直接回绝,但又有一家酒楼让他试唱,他唱了一首调子浅缓悠扬的民歌,但唱到一半就被人不耐烦的打断了,李谦也不恼,道了谢之后转身出门——他猜测,可能是对方那位经理不太喜欢这种民歌,但这种撞上了的事情实在是没法猜,撞上了,就认倒霉就是了。

    然后,在不知道是第九家和第十家的时候,他又获得了一个试唱的机会。

    这家餐厅的经理,也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事后总结,李谦惊讶地发现,自己在女经理面前比较受欢迎。

    然后,他在那位经理的办公室里给她唱了一首周嫫的《一岁一枯荣》。

    周嫫的歌嘛,当然足够的感性,足够的小资。

    “春来了,所以我发芽了,

    那时的我不知世间枯荣变化,

    只想努力开出一朵又香又美的花。

    你来了,所以我爱了,

    在那个盛夏的那个早上的那道篱笆下,

    我是一朵又香又美的花。

    ……”

    李谦照样唱得很好。

    作为歌手来说,他的年龄在那里摆着,声带还没完全稳定下来,低音不够沉,但足够的细腻,拿来诠释周嫫的歌,虽然跟原唱不好比,但也足以称得上别有一番风味。

    对方那位经理显然听得很满意。

    于是,历史性的,对方居然同意让李谦来试唱三天。

    当然,没有工资的。

    只有试唱结束对方决定让他驻唱,才会把这三天的工资给补上。

    但李谦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但是,约定了每天下午七点到八点来试唱一个小时之后,当他走出这家的店门,仍是毫不犹豫的走向了下一家。

    一直到找到至少一家确定可以驻唱的地方之前,他都不会停下。

    而事实上,尽管只有下午两点到五点这一段时间适合登门自荐,但过去的两天,他跑了足足四五十家店了,尽管大多数被拒绝,但还是有大约六七家答应给回话。

    而今天,他也是一口气走完了两条街,先后进了二十多家酒楼、餐厅,直到五点都过了,这才转身回家。

    或许明天,他还要去不远处的另外两条街继续寻找机会。

    而就在回家的路上,他突然接到了廖辽的电话。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