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小意外
    应该说,名气真是一个好东西。

    因为有了名气,就连傲气如王靖雪,都主动求到了李谦面前,希望能得到他的作品,因为有了名气,李谦说愿意为五行吾素写歌且监制新专辑,华歌唱片那边立刻便同意了李宝龙直接带队南下,也是因为有了名气,尽管李谦才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大男孩,但是自从和华歌唱片接触以来,不管是和制作人李宝龙,还是五行吾素的其她几个女孩子,彼此的合作都堪称是顺畅且愉快——带来这一切的,只是五首歌。

    但是,名气想要转化为现实中更多的利益,并继续换来更大的名气,甚至把这些名气转换为扎扎实实的江湖地位,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对此,此前就曾在娱乐圈扎根十几年的李谦,早早的就有了清醒的认识,也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人在江湖走,要吃要喝要穿要住,将来还要养女人养孩子,哪有不想着挣钱的?人在圈子里混,抬头低头都是同行,谁不想让人尊敬三分?

    以李谦现在的状况,和他自己的那个心性,他暂时肯定是不会想着去做什么大亨不大亨的,但该挣的钱要挣,该得的名要得f,该拿的江湖地位也一定要拿到手——说理想也好、梦想也罢、爱好也行,说一千道一万,艺术和钱和名气这些东西,并不对立,只会相得益彰。

    而现在,有了廖辽那五首歌直接冲上点播榜所带来的圈内名气的暴涨,李谦需要的。是确立自己第一阶段的所谓江湖地位——词曲大家、金牌制作人!

    五行吾素组合。就是他要打响的第一炮!

    所以。不容有失。

    …… ……

    九月五日,周日,下午。

    济南府老斗唱片,a1录音室。

    一点半不到,李谦就准时来到了这里,他推门进去的时候,包括老斗唱片邀请来的乐手和录音师,包括五行吾素的姐妹几个。甚至包括她们的经纪人吴姐、制作人李宝龙,以及老斗唱片的老板傅振邦,都已经全部在场,甚至特意从顺天府赶来的录音师都已经为乐手和乐器排好了方位。

    约好的时间是两点,李谦当然不能算迟到,只能说屋里这些人都太重视了。

    进了门,李谦一如既往的面带笑容双手合十向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问好——不管在哪个圈子里混生活,年轻人懂礼貌肯定都是好的,礼多人不怪。

    看到正主儿来到,大家也都纷纷地打招呼。傅振邦更是带着李谦一一过去,一一的介绍今天请来的几位乐手。

    《姐姐妹妹站起来》和《让我们荡起双桨》这两首歌的编曲。都是李谦一手包办,前者的编曲讲求节奏明快中带着一股调皮的味道,是一个很青春风的编曲,跟他脑海中前世的原版编曲大概能有七八成的相像,而后者的编曲,则主要是突出那种天籁合唱的感觉,甚至按照李谦的安排,整首歌下来都全部是合唱,并没有个人独唱的句子,因此编曲就做的比较轻灵,除了节奏之外,主要就是钢琴和吉他。

    可以说,虽然这已经几乎就是最终版的编曲了,但都比较简单,需要的乐器也就那几样。

    其中李谦最为在意的,就是贝斯。

    前世的时候他听《姐姐妹妹站起来》那会儿,就对这首歌的编曲中开头的那把贝斯印象深刻,所以轮到自己做编曲,就毫不犹豫地把它保留了下来。

    只不过,在他的心里是要求这段贝斯必须来的极其才行,为此在几天之前他就特意跟李金龙和傅振邦都打过招呼了,让他们找一把水平高一点的贝斯手。

    原因无他,贝斯天生就酷的没边儿!

    而李谦要的就是一个酷字!

    搞音乐的人当然都知道一个乐队至少得有一个贝斯手、一个鼓手、一把吉他和一个主唱,这是基本配置,但是,在摇滚已经退烧若干年的现在,吉他因为他的易学和好玩,所以拥有着庞大的市场,贝斯却是相对冷僻一些,至少对于那些对音乐和乐器不怎么关注的人来说,他们是搞不清什么叫贝斯、也压根儿不明白一首歌里到底哪个音才是贝斯的。而这样的人,在会喜欢《姐姐妹妹站起来》这首歌的歌迷中,又肯定会占到大多数!

    所以,先来一段之极的贝斯solo,一下子就会让他们觉得这首歌很**很酷!然后再迅速切入明快而跳脱的节奏中去,加上那朗朗上口的歌词……这才是直接抓住人的办法!

    而且事实上,在编曲中自己回头思考原版的编曲,再考虑到这首歌整体的风格和节奏,李谦也不得不承认,这首歌的前奏里加上贝斯,本身就很搭,本身就很贴合!

    所以,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当傅振邦介绍到贝斯手的时候,李谦一边跟他碰碰拳头,一边还特意拍拍他的胳膊,笑着说了句,“大冰哥,待会儿一定起来!”

    对方叫大冰,据说是济南府音乐圈子里号称第一的贝斯手,看样子就是一副很牛、很有底气的感觉,长发,墨镜,一边跟李谦碰拳还一边翻腾着嘴里的牙签,听见李谦说话也是一副怠答不理的模样。

    不过李谦并不在意。

    搞音乐的,尤其是搞摇滚的,这架势的人他见多了。

    只要待会儿活出来的好,那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反正整首歌也就前奏和结尾需要他的两段贝斯,只要起来就足够了。

    等到李谦跟大家都认识过了,李金龙就说:“既然大家都提前到了,那就……提前开始?先录《姐姐妹妹站起来》?”

    李谦没意见,点了点头,然后说:“那就提前开始。各位老师辛苦!大家都是昨天就拿到两首歌的谱子了。想必都已经看过。不过还是先走两遍,就从《姐姐妹妹站起来》开始好了,大家先找找感觉,磨合磨合。”

    然后,他先是笑着看向贝斯手大冰,又特意点了一句,“大冰哥,你的那段solo一定要。要让人一耳朵听过去马上就迷上这个声音、迷上这个乐器!”

    大冰斜斜地支愣着脑袋,漫不经心点点头,勉强说了句,“哥们内行!”

    那意思是,不用你教!

    李谦就笑笑,没说什么,只是转头叮嘱起五行吾素姐妹几个来,他要求她们先不要入唱,先跟着节奏小声的找感觉,待会儿乐队磨合差不多了。她们再进去。

    姐妹几个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李谦就拍拍手。“各位辛苦,现在咱们先走一遍!ok,诸位,《姐姐妹妹站起来》,预备……go!”

    一段低沉的贝斯应声而起,瞬间震得录音室内所有人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

    听过现场的人都知道,贝斯那个声音一出来,真的是蛮大、也蛮震撼。

    但是……李谦却皱起了眉头。

    他弹的,很,但偏偏他拖了好几个音!

    但这只是第一次排练,李谦只是记在心上,随后就注意去听后面的乐手。

    第一次排,肯定磕磕绊绊,不是鼓接的早了,就是键盘跟的有些犹豫了,虽然差之毫厘,但哪怕是普通人,稍微一注意,都能听出点不自然来。

    不过没关系,至少李谦确认,老斗唱片给找来的这批乐手的实力,都在水准之上,至少录个小样是完全没问题的。

    于是当这首歌以贝斯最后结束,李谦就笑着说道:“非常棒。各位都非常棒!”

    然后,他从键盘开始说起,把自己听出的一些除磨合之外的问题一一点出,一直到最后,才说到贝斯,“大冰哥,你的贝斯果然够,不过,最后那两个音,还是不要拖,ok?”

    大冰闻言皱了皱眉头,照旧倒腾了两下牙签,说:“你要嘛!不这样怎么?”

    李谦闻言愣了一下,笑道:“不拖音就不能了?”

    大冰两手一摊。

    实话说,李谦虽然个头已经窜起来了,但他毕竟才十七岁,再怎么刮胡子,也还是太脸嫩了,而老斗唱片请来的这帮乐手虽然不是什么大牌,却是个顶个的经验丰富、见多识广,在本地音乐圈又都是数得上名号的人物,李谦调度起来,自然就显得有些镇不住场子。

    不过还好,他对此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面对大冰的态度,他还是只笑了笑,说:“找找感觉,我相信你没问题,傅老板可是跟我说过,你可是济南府的贝斯第一!”

    傅振邦在这个圈子里打混多年,本就是长袖善舞的人,这时候因为只是排练所以并没有着急离开,自然是第一时间开口道:“那当然,这可不是吹,就大冰,别说济南府,就在全省,那也是头一把贝斯!大冰,按李老师的要求走!”

    大冰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于是,这就算是调解完毕,第二次排练开始。

    这一次的贝斯果然没有拖音,但结果还真如大冰所说,那股子酷的感觉、的感觉,一下子就没了——按部就班当然是没问题了,这一次他绝对没出格子,但却完全没有了李谦想要的那股子味道。

    李谦不由得再次皱起了眉头。

    当然,第二次排练了,乐队立刻就显得比第一遍要顺畅了很多。

    只有这把贝斯。

    前头后头都是它,它一不出彩,在李谦的心里,这首歌的整个编曲立马就掉下来半个档次!

    于是等到这次排练结束,他忍不住走到大冰身旁,小声说:“大冰哥,怎么说?不拖音就玩不出花样来?大哥,拿出点你的绝招来嘛!”

    噗地一声,大冰吐掉了牙签。

    “绝招?你要绝招我给你了啊,你不让拖音的嘛!”

    李谦闻言无语。

    是的,他也玩过乐队,他也知道贝斯手往往喜欢拖音、滑音,因为贝斯这个乐器。往往在那一下会显得特别帅。但很显然。一个顶尖的贝斯手。绝对不是只会任意挥洒的,他必须得能够在谱子给出的格子里跳起舞来。

    而这位大冰,如果放到摇滚乐队,尤其是放到现场,他应该是一把极赞的贝斯,但是在更讲究规矩的录音室,他显然不达标。

    至少在李谦的要求里,他不达标。

    尤其是。此时带着考量的思路再去看,他觉得这位大冰似乎从一开始就不怎么喜欢自己?

    这可就邪门了!

    李谦淡淡点头,逐渐收起脸上的笑容。

    “ok,再走一遍,诸位,请大家打起精神来,咱们今天开始要录两首歌的!录完了,晚上我请客!好,诸位,预备……走!”

    贝斯声起。有点狂放、有点暴躁。

    他的确是一个不能算不好的贝斯手。

    等到这一遍结束了,李谦深吸一口气。扭头走向一直在旁边角落里旁听的傅振邦和李金龙——没办法,大家都是成熟的乐手,又提前拿到了谱子可以预先练习,所以稍微一合练,很快就各自找到了感觉,唯独只有李谦最看重的贝斯手,却反而死活出不来他要的效果。

    也或许,是对方故意不愿意给出来?

    李谦不大相信这个推断,老斗唱片出面代华歌唱片请人,掏的都是真金白银,谁愿意跟钱过不去?或者,他以为自己不敢换人?

    走到傅振邦面前,李谦小声说:“那位大冰哥……我觉得我的要求说的挺明白的,但他好像不拖音的话就出不来我要的效果,我想,是不是能请傅老板帮忙沟通一下?”

    傅振邦从一开始就在,又是老江湖,这会子还哪能看不明白?

    他闻言就点了点头,安抚李谦说:“你放心,交给我!”然后就向大冰走了过去。

    这边李谦冲李金龙点点头笑了笑,然后走回去。

    他们都知道,傅振邦是本地的老江湖,老斗唱片在济南府的音乐圈子里也应该是有着一定能量的,所以,不怕他摆不平一个贝斯手。

    可叫人吃惊的是,还没等李谦走出两步去,那边大冰已经大声道:“嫌哥们水平不够你趁早换人!什么狗屁金牌作者,不就火了几首歌吗?就那水平,还轻摇滚?那能叫摇滚?跑哥们跟前头摆大爷的架子来了?”

    得……这目标太明显了!

    傅振邦的脸当时就拉下来了,“大冰,咱们兄弟处了不是一年两年了,我告诉你,嘴上给我留个把门的,不然别怪哥哥没拉住你!”

    然后,他一指李谦,“你现在就去给李老师道歉,不要觉得李老师年纪小你就……我告诉你大冰,他就算是比你小再多,现在你也是请来给他做伴奏的,别心里没数!”

    大冰一咧嘴,当时就从录音位走出来,满不在乎地说:“道歉?切!我大冰把话撂这儿,哥们,你不是嫌我这把贝斯不够范儿嘛,行,可着全济南府你找去,你要能找到哪个说贝斯比我好,我立马走人!”

    说完了,他还瞥了傅振邦一眼,全然不在意傅振邦的脸已经快黑成锅底了,只是自信地道:“不是哥哥给你吹,整个济南府,我大冰站在这儿说这是我的活儿,就没人敢呲!”

    李谦听得缓缓点头。

    这就算是杠上了!

    录音嘛,找乐手也好,找录音师也好,还是租录音棚也罢,大家都是奔着钱来,利利索索把活儿干完拿钱才是正经,李谦本来也没指望录一个小样能录出什么花样来。

    可是没成想,掏了钱请人都不顺遂。

    实话说,这个时候,连他自己都闹不清楚到底是因为那位大冰实在是见面之前就对自己和自己的作品很有意见了,还是纯粹见自己只是一个大男孩、态度又一直都很客气,所以才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稍微气儿不顺就要踢场子。

    不过……也没什么好怕的。

    他冲着大冰点点头,“好,说得好!”

    说完了,他转身掏出手机。

    还没等他拨号,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几个女孩已经凑过来,谢冰小声地说:“李谦,要不算了,反正就是个小样,等正式录,顺天府那边有的是好贝斯手,我们公司就签了好多个呢!别计较了,痛痛快快录完了完事儿,好不好?”

    其她女孩儿闻言也都是纷纷点头。

    这个时候李金龙也快步走过来,脸色虽然也很不好看,却仍是压着怒气地劝李谦,说:“你消消气,要是能录咱就接着录,不能录,我就打电话从顺天府叫人来,怎么样?”

    李谦摇摇头,“不用。”

    他明白,这大概就是所谓坐地虎的威能?

    那个大冰既然敢喊出那么大的口气来,恐怕就算是傅振邦愿意帮着出面另外找,只怕也是作难。至于从顺天府另外请……笑话,华歌唱片是外来户,他李谦可是本地人!

    要真是完全不认识人也就罢了,可谁让他前不久才刚认识了一位呢!

    再说了,这一屋子人都看着呢,他李谦要是不能顺利把这件事摆平,房间里那么多济南府本地的乐手,一旦把这事儿传出去,会是个什么口碑?

    于是,电话接通。

    “喂,什么事儿?”

    “曹哥,多少年没摸贝斯了?”

    “七八年了吧?干嘛?”

    “我这儿给人做首歌,缺把贝斯,就怕你已经连音都找不准了。”

    “什么时候?”

    “现在。”

    “哪儿?”

    “老斗唱片,你知道吧?”

    “等着。二十分钟。”(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