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我嚣张,我跋扈(下)
    第十二章我嚣张,我跋扈(下)

    他一个刚拜入九圣妖门没有几天的人,竟然敢说灭九圣妖门,这简直就是疯了,南怀仁刚才还觉得李七夜有点高深莫测,但是,现在,他觉得李七夜简直就无知到让人发指!

    然而,李七夜根本就懒得再去多看付堂主、徐辉之流一眼,往外走去,宛如闲庭信步,说道:“不管你们九圣妖门现在是谁主事!妖皇也好,真人也罢!既然你们想按规纪来,那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按规纪来,我奉陪就是。你们不想按理出牌,我也一样奉陪!今天我在此,屠灭你九圣妖门,送你们下去见见老鸡头!”

    “好,好,好,无知小儿,今天本座就先抽你的筋,拔你的皮,本座看一看你还怎么样灭我九圣妖门!”徐辉怒极而笑,这是他这一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狂妄以如此无知的地步,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

    莫护法与南怀仁此时都羞得恨不得挖一个洞钻入地下,李七夜连道法都从来没有修练过,竟然敢大言不惭屠灭九圣妖门,这太无知了!当今九圣妖门是大中域强大无比的门派,能掌握一个疆国,有几个人能屠灭他们!

    然而,对于徐辉的话,李七夜听都不听,看都不看他,往外走去。徐辉被李七夜的如此狂妄自大气得吐血,怒喝一声道:“小畜生,受死!”话一落下,他一剑斩向李七夜。

    “住手——”就在这个时候,九圣妖门的天空上响起了一声雷喝,声音如滚雷一样,这滚雷一样的声音充满了无上的威严,一声雷喝,让人不能抵抗!

    这无上威严的一声雷喝,不论是徐辉还是付堂主都不由双腿一软,他们心里面都不由颤了一下。

    “长老——”听到这声音,付堂主不由打了个哆嗦,没有想到这种小事情竟然惊动到了长老那里!

    “公平决斗,被杀,只能怪学艺不精!”九圣妖门长老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

    这让九圣妖门的许多弟子甚至是中高层的堂主护法都不由大吃一惊,这样的事情竟然惊动了大长老,这事情不一般!

    莫护法与南怀仁心里面都不由哆嗦了一下,这可是九圣妖门的大长老,传说,九圣妖门的大长老已经是一位真人了!这些年来,洗颜古派不止与九圣妖门交往了多少次,连大长老甚至是掌门都亲自来拜访过九圣妖门。

    但是,洗颜古派的长老很难见得到九圣妖门长老级别的人物,更别谈是大长老或者是轮日妖皇了!

    今天这样的事情竟然惊动了九圣妖门的首席大长老,也就是云长老!这的确有所不同的意义。

    “九圣妖门与洗颜古派联姻之事,乃是门规。”此时,九圣妖门大长老对杜远光的事只字不提,他如滚雷一样的声音响起:“但,联姻大事,不可儿戏!洗颜古派想取九圣妖门的传人,必须证明自己要有这样的实力!”

    “九圣妖门总算出了个敢担当的人物。”对于九圣妖门大长老的话,李七夜如此淡定地评论说道:“当然,你们按规纪来,我也一样按规纪来。你们不就是想考核我吗?可以,我奉陪就是!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娶不娶你们九圣妖门的传人,那是我的事,不过有人要看扁我,那我就不客气教训教训他便是!”说着,往外走去!

    李七夜这样的话太嚣张了,连莫护法与南怀仁都想跪着求他别再吹牛了,再吹下去,牛皮都给吹破了!这个时候,莫护法与南怀仁都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这简直就是丢脸丢大了。

    此时,南怀仁与莫护法十分后悔接了这一趟差事。好不容易九圣妖门大长老出面,化解了杜远光这一桩风波,换作其他的人,早就借这个机会下台阶,把小事化无,拉好与九圣妖门的关系,就算娶不到李霜颜也没关系。

    然而,李七夜竟然还吹牛皮说要教训九圣妖门,这简直就是不知死活!这个时候,南怀仁与莫护法都觉得李七夜太无知太狂妄了!

    “就今日吧。”九圣妖门的大长老传下了金言玉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再也没有声音。

    徐辉则是被气得哆嗦,李七夜如此嚣张,如此狂妄,他是恨不得斩了李七夜,李七夜敢挑衅他,轻视他,他是恨不得斩断李七夜的手脚,让他生不如死,但是,大长老金言玉旨,他不敢反抗!

    “本座等着你!本座会让你生不如死!”最后,徐辉恨恨地说道,带着人离开了。

    “不知天高地厚!”当付堂主他们带着人离开之后,莫护法说什么都不让李七夜走出去,此时他也不顾护法的身份,连拖带拽,把李七夜拖了回来。

    “莫护法,用得着这样战战兢兢吗?”李七夜十分无奈,被拖进院中之后,推开莫护法的双手,说道。

    莫护法被气得哆嗦,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此时他是恨不得狠狠地喘李七夜一顿,但是,为了等一会儿的考核,他是忍下了心口的一口恶气。

    “无知的东西!”莫护法恨恨地说道:“你这是自寻死路!你要送死也就罢了,莫拖洗颜古派下水!”

    “莫护法看得太严重了,小事而己。”李七夜闲定地说道,根本没当作一回事。

    莫护法被气得哆嗦,恨恨地说道:“你——你——你——”他“你”了大半天,说不出来,他被李七夜气得喘不过气来。

    南怀仁也是无语,他觉得李七夜是疯了,无知到这种地步,狂妄到这种地步,这已经是无药可救了,他都想抽李七夜一个耳光。

    “大爷,你知道九圣妖门现在有多强大吗?他们的不少护法都有资格封王侯!更别说是他们的长老与轮日妖皇了。若是轮日妖皇出手,一只手就可能灭了我们洗颜古派!”南怀仁不由抱怨地说道。

    “刚才九圣妖门的大长老化解了杜远光的事,你本就应该借坡下驴,娶不娶九圣妖门的公主,那是小事,如果能与九圣妖门的长老拉好关系,这不单是对你,对于我们整个洗颜古派都是一件好事情,你也能借此立了一件大功,你终生受益无穷。”八面玲珑的南怀仁不由为李七夜分析其中的利害。

    “那又如何?这样的事情嘛。”李七夜温吞地说道:“我更喜欢用拳头来解决!”

    李七夜当然不能说出他心里面的秘密了,如果九圣妖门不按规纪来做事,他就借这个机会起了九圣妖门的底蕴,虽然当年他答应过九圣大贤,但是,他的后代不知死活,他不在乎借这个机会给九圣妖门清洗一次!他也正好借用九圣妖门的所有底蕴!

    南怀仁不由翻了一下白眼,他不愿意再说话了,他觉得自己是对牛弹琴,李七夜这样的白痴,他不想再管他了。这种无知的废物,他是浪费口水。

    南怀仁在心里面都不由诽腹,就凭你那点武技?就算能幸运杀死杜远光,在九圣妖门面前,那也只是微不足道,凭你这点实力,也敢口出狂言用拳头来解决?

    南怀仁觉得李七夜侥幸杀死了杜远光之后,自信已经胀涨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莫护法都气得无语,最后恨恨地说道:“你给我规规纪纪地考核,再闹出什么事情来,你,你,你就不用回洗颜古派了!到时,谁都救不了你!”

    “如果九圣妖门都不安全,其他地方就更加不安全了。”李七夜老神在在地笑着说道。

    莫护法被气得吐血,这种白痴,不想再跟他说话了,跟他说话根本就对牛弹琴,这样的白痴不让他受受教训,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在莫护法与南怀仁被气得吐血的情况之下,这一次考核在九圣妖门的一座主峰举行,此次考核,九圣妖门一方竟然连一位长老都没有露脸,九圣妖门出来了两个人主持,两个都是护法,一个是徐辉的师父许护法,另一个则是九圣妖门护法中最强大的首席大护法郁河!

    徐辉的师父许护法,他全身吞吐着可怕的光芒,他整个人宛如神金所铸一样,至于首席大护法,就更可怕了,王侯气息滚滚,血气浩瀚无比,这绝对是强大无比的王侯,到了这一级别,可以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九圣妖门由许护法与首席大护法郁河作裁判,而洗颜古派,则是由莫护法充当裁判。

    此时主峰之中,乃是里三圈外三圈被围得水泄不通,无数的年轻一代弟子都来旁观,都来看热闹!

    九圣妖门与洗颜古派联姻,当然是年轻一代的男弟子最反对了,他们的反弹声最强烈,李霜颜可是他们心目中的神女,李颜霜可是他们九圣妖门的公主。

    像洗颜古派这种小门小派,根本就没资格与他们九圣妖门联姻,更别说李七夜这种凡体、凡轮、凡命的草包废物了,这种人,连给他们九圣妖门的公主提鞋都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