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玄界之门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吴家
    “咦”

    石牧意外的定睛一看。

    地上之物竟是一面黑乎乎铁牌,表面铭印着一团团精美花纹,仿佛若文字,却一个都不认识。

    “钟姑娘,你可认识此物。”石牧好奇的将铁牌捡了起来,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后,忍不住的向钟秀问道。

    “我也没见过这东西,应该是这具僵尸本身携带之物吧。这也不奇怪,僵尸原本就是人死后所化,身上带些配饰也是正常的”少女强忍此刺鼻气味的走过来,看了铁牌一眼后,就摇摇头的说道。

    石牧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后,就将铁牌直接放入怀中,另一手仍托着树叶包裹尸体走出了大门。

    没有多久后,二人就走在了回城的山路上。

    在途中,石牧忍不住向钟秀问起,先前尖叫声让那头僵尸痛苦的事情来。

    不过少女一脸的茫然,显然对此也是丝毫不知。

    石牧见此,自然不好继续追问下去了,不过这时天色已晚,丰城西门已关,他干脆带着少女直接去了自己城郊的庄园。

    ……

    晚上时分,石牧在卧室中把玩着手中的铁牌。

    此物猛一看,似乎是普通黑铁铸成,但实际上颇为沉重和冰寒,而表面那一团团精美花纹,细看之下,更有一种古朴玄妙之感。

    石牧虽然不知道此铁牌来历,但明显不是凡物,检查了一会儿再无任何所得后,才将其重新收好,才将中年男子钟明临死前强塞给他的木盒拿了出来。

    钟家父女似乎有些来历,既然此物被对方称成为传家之物,想来应该价值不菲才是的。

    盒盖打开后,里面竟然放了一本厚厚泛黄典籍,封面上写有“钟工秘典”四个红字。

    石牧一愣,随之将此书取出,开始一页页的翻阅起来。

    整本典籍足有三百多页,全部都用蚂蚁大小的黑色小字书写而成,不少页面上还配有栩栩如生的图画。

    石牧只看了前面数页,脸上就泛起吃惊的表情。

    半刻钟后,他匆匆的将整本典籍都翻过一遍后,整个人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怔怔望着手中之物不语起来。

    这本《钟工秘典》大概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前面一半记载了许多偏门兵器的打造方法,后面部分却是记载了一些小巧工具I机关的制作之法和上百种毒药的配方。但无论前者还是后者,所记载的诡异和匪夷所思之处,都远超石牧以前所能想象的。

    比如说,其中一柄被称为“黑石毒心剑”的兵器,看似普通的黑铁长剑,实际剑身是空心,并灌注了大量毒液进去。若是武者持此剑与人对敌的话,只要三五招,长剑就会脆裂而开,让里面毒液飞溅而出,让对手中毒而亡。

    还有一种被称为“躬弩”的小巧弩箭,更是十分恶毒,竟是将一面特制硬弩事先装在背上,若是与人躬身施礼,就可拽动袖口中暗绳,从背上直接射出三枚弩箭伤人,让人防不胜防。

    至于那些配方记载的毒药,从让人当场昏迷不醒大,到数日后才毒发身亡的,更是无一没有。

    “这个钟家到底是做什么,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看此典籍的残旧程度,多半是钟家先祖所留之物。”石牧暗自咧嘴的想道。

    不过这上面东西真让他大开眼界了,若是真能熟读之,以后碰到有人用同样手段对付其,就不会一点防备没有的。

    另外上面记载的几样东西,也让他大为的感兴趣。

    石牧再次飞快翻动书页,很快就回到了一副画着大小两件兵器的图画面前。

    这两件兵器一大一小,上下排列着。上面的大的是一柄略微弯曲的单刀,但刀柄较长,几乎可用两手同时握住模样,同时刀柄圆环处隐约有一根黑线相连。小的看似一柄短刃,看似锋利,却小巧无比。

    少年聚精会神看着图画和旁边的注释文字,整个人彻底陷入了沉思中。

    ……

    第二天一早。

    石牧一身青衣,带着眼睛仍有些红肿的钟秀出现在了丰城中的某条街道上,在街道一侧,有一座占据了百亩许以的府邸,十分的醒目惹眼。

    石牧看了看面前的青色大门和上方金色牌匾上的巨大“吴”字后,上前几步,重重扣了下大门上粗大铜环几下。

    “什么人,大清早乱扣门!你们找谁?”大门终于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下人衣衫的男子,看了两人一眼后,不耐烦的说道。

    “这位是钟姑娘是贵府亲戚,你通禀一下把。”石牧伸手拿过旁边少女递过来的一块玉佩,直接递了上去。

    “亲戚?稍等一下。”这男子闻言就是一怔,有些将信将疑的接过了玉佩,重新将大门关上了。

    没有多久,大门再次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两人。

    前面一人白面长须,后面一人却是一名年纪和石牧差不多的少年,面容和前者有几分相似,但满脸骄横之气。

    “真是侄女到了,太好了。自从接到信后,伯父我早就等候你们多日了。咦,钟贤弟呢,这位又是……”白面男子一见少女,满脸笑容,但目光扫了石牧一眼后,又有几分诧异。

    “这位是石公子,我父亲在路上遇害了,多亏石公子相送,我才能到这里的。”钟秀轻盈冲白面男子敛衽一礼,眼中泪光闪动的说道。

    对面少年看到少女额头上的青色胎记,眼中也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什么,吴兄遇害了,这是怎么回事?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侄女还是先跟我入府细说吧。”白面男子闻言大惊,马上如此说道。

    少女自然点头答应。

    “哦,这位小兄弟,多亏你送钟侄女到此,这有点银子就当做是酬劳了。”白面男子再瞅了石牧一眼,眉头皱了皱后,从袖中取出一块银子递了过去。

    “银子不用了,我送秀儿姑娘到此,也算功德圆满了。”石牧看了看对面的银子,摇了摇头后,就转身离开了。

    “哼,真是不吃抬举!爹,这样的家伙,我见多了。表面上不肯要钱,多半心中打着要狠狠捞上一笔的打算。”旁边的少年见此,冷哼的说道。

    “石大哥,不是这种人。”钟秀轻声说了一句。

    白面男子却只是笑了笑,就带着二人转身向大门内走去了。

    ……

    石牧并没有离开丰城,而是拐过几条街道后,蓦然走入一间挂着“流风武馆”建筑内。

    他穿过大门,前面赫然是一片铺满青石地砖的练武场,里面正有十几名青少年在舞刀弄枪。

    “石牧兄弟,你来了。”石牧方一出现,立刻有两名青年迎了上来,一名看似二十一二,一只有十六七岁模样。

    “冯兄,高兄,你们也在这里。”石牧见到二人,略有些意外,拱了拱手道。

    “听说,这次武馆搞来一批便宜的淬体药物,我们来看看能不能购上一点。倒是石兄弟不必也眼巴巴的过来吧,你已经淬体大成应该用不到这批药物才是的。”年纪大些,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青年,笑着说道。

    “我听厉教头说,你淬体之术不久就要突破到十层了,这可是真的。”另外一名年轻些,眉头有条深深刀疤的青年,双目盯着石牧,有些不信的问道。

    二人都是石牧来到这武馆后认识的,年纪大些的叫冯离,年纪轻些的叫高远。

    “我的确快突破到淬体十层了,这次过来也不是为了这些药物,而是在修炼中遇到些问题,需要向厉教头请教的。”石牧微笑的回道。

    “这么说传言是真的了!看来石兄弟年纪轻,就有很大机会领悟气感了。啧啧,真不愧是厉教头口中的天才。对了,有时间再到你家酒楼聚一聚吧。”冯离口中啧啧称奇,叹息的说道。

    旁边的高远听了,也满脸羡慕的表情。

    “好啊,到时我和二位好好喝上几杯。”石牧满口答应,再和二人看似普通的聊了两句后,就告辞了。

    不过就在柳鸣和冯离错肩膀而过的瞬间,对方突然向其施了一个眼色。

    石牧脸色微微一变,但马上又若无其事的离开了。

    片刻后,石牧出现在练武场后面的一个单独院子里,厉苍海正躺在院子中间的一个太师椅上,双目微眯的不知在思量着什么,看到石牧走进来后,才露出一丝笑意的说了句“来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厉师傅,这次还要找那几位师兄帮忙吗?”石牧恭敬一礼后,问道。

    “不用了。你现在已经处在突破淬体十一层的关键时候,必须由我亲自动手才行的。对了,你没有将你将要突破的是十一层淬体事情告诉其他人吧?”厉苍海不慌不忙问道。

    “厉师傅放心,我也一直按照你说的去做,武馆中其他人也一直以为我淬体之术只是大成,还处在第九层境界的。”石牧笑着回道。

    “很好,这样话,你出席半个月后的四大武馆比试,定会让许多人大吃一惊,让我们风流武馆影响力更上一层楼的。”厉苍海闻言,脸上笑容更深了两分。

    (《魔天记》总算全部写完了,大家可以去看看最两章的结尾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