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玄界之门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脱胎决
    “光靠嘴说不行的,我要检查你是否真激发了血脉,才能对你开放血经阁的。你放心,我无需测试你的血脉种类。在本门,血脉者既可以对外公开自己的血脉,也可以一直隐藏血脉下去。”胖子又淡淡的说道。

    “这般说,血经阁果然也是在藏经阁中了。”石牧一听这话,心中大喜,更加放心的再问了一句。

    “藏经阁本门共有三座,分别对应着甲乙丙三级弟子,血经阁的话,则只有一座,但通过禁制和三座藏经阁都是相通的。废话少说,让我先检查下再说。”胖子摇摇头的说道,一翻手掌,手中顿时出现一面铜镜,口中念念有词后,对着石牧就是一晃。

    “噗”的一声,一道手指粗细的光柱从镜喷出,瞬间没入到石牧身体中。

    石牧只觉身体一震,顿时浑身血液沸腾了起来,仿佛有一团团火焰在体内燃烧不止。

    “嗡嗡”声一响,原本平静的镜面上泛起一些赤红色光霞来。

    “的确是血脉者,你过关了,跟我来吧。”胖子见此,不动声色的将铜镜一收而起,转身向附近一个偏门走去。

    石牧自然紧跟了过去。

    片刻后,石牧出现在一间不过数丈大小的小屋中,地面上铭印着一圈圈密密麻麻银色花纹和不知名的玄奥文字,隐约组成一个巨大圆形图案。

    胖子一等石牧走到图案中心处,单手掐诀,一扬手,一道黄色符箓在手中无风自燃起来,化为一团火光的没入图案之中。

    “噗”的一声。

    地上图案白光大放,缕缕光霞一卷而起后,石牧在白光中一个模糊,就此消失不见了。

    “一会儿还不知道会有多少血脉者来的,看样子要多申请几张传送符才行了。”胖子喃喃的说了一句后,背着手的转身离开了。

    石牧一阵天旋地转后,蓦然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大厅中。

    此大厅空荡荡一人没有,通体都用某种洁白玉石砌成,足以亩许般巨大,上方半空中还一层薄薄的半透明光幕,里面隐约有百余颗大大小小的各色光球飘荡着。

    石牧正看的有些发愣之时,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忽然在耳边响了起来:

    “我是梦姑,也是这座血经阁看守。你现在看到的那些光球,就是本门数千年来积攒下来的各种血脉传承,里面既有功法武技,也有术法秘术。不过想要修炼它们,都必须满足特定的血脉才行,若是你的血脉太过偏冷的话,也可能一无所获的。下面,你将一滴精血往上方抛出,自然会有符合血脉要求的光球落下,从中选择所需即可。”

    石牧听完后,虽然心中诧异对方藏在何处,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咬破手指,往高空中一甩。

    一滴鲜红精血飞出后,仿佛受到什么力量牵引似的在空中滴溜溜转动,不落下分毫。

    这时,空中银色光幕一阵荡漾,忽然有一缕银丝喷射而出,正好洞穿下方血滴而过。

    血滴渐渐消失不见,银幕上则开始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鲜红文字,一枚接一枚,转眼间挤满了整个光幕。

    光幕上方,原本徐徐飘动的众多光球,顿时停止了飘动,一明一暗的闪动起来。

    “嗖”“嗖”的两声,两颗光球,一大一小,一黑一红,一闪的冲破光幕激射而下。

    石牧几乎下意识的两手一抬,就将两颗光球全都抓到了手中,一个是块漆黑骨片,另一个则一片泛着赤红光的不知名兽皮。

    “嘿嘿,小家伙,你的运气不错,竟然有两样东西都适合你,将它们放在额头上,就会自动得到相关的血脉传承介绍了。”梦姑的声音再次传来。

    石牧答应一声,当先将小些的兽皮往额头上的一放,顿时心神一阵荡漾,一副副栩栩如生图画在脑中映现而出。

    开始图画,是一只赤红色的迷你小猴子在一团火焰中诞生画面。

    第二幅图画,是一只大些的红色猴子,在火山口中岩浆中洗澡。

    第三副,则是赤红色猴子口喷火焰,将一大片黑雾缭绕怪物化为滚滚火海。

    第四幅图画,赤红色猴子背生一对火焰组成翅膀,站在高空中傲视许多怪兽。

    接着图画一闪而逝,石牧脑中开始浮现一段段文字来。

    “赤猿火经,功法特性阳属性,传承自上古时候的飞天火猿,修炼难度普通,需借助火灵地,大量至阳丹药,猿猴类血脉才可修炼。本经共包含一门至阳真气功法和两门配套武技,修炼资质要求绝佳,换取需要黑炎令五十枚……”

    石牧看到这里,心中彻底无语了,想都没想的将兽皮从额头上拿开,换上了那枚黑色骨片。

    别的不说,单是那五十枚黑炎令,他现在就根本没可能凑出来的。

    微微有些凉意的骨片方一接触肌肤,石牧顿时感觉“轰”的一声,脑中直接出现一只黑色巨猿双手捶兄的巨大画面,但一闪而逝后,就换上了一段段文字了。

    “大力魔猿脱胎决,功法特性肉身强化,传承自上古大力魔猿,纯粹辅助秘术,需配合其他功法修炼,修炼难度简单。修炼者需具有猿猴类血脉,需借助魔煞之气猿猴类精血方可修炼。本功法共分九层,每修成一层都可洗经易髓一次,让肉身大幅强化,但过程痛苦无比,仿若万刀凌迟,意志不坚定者切忌修炼。兑换此功法需要黑炎令六枚……”

    石牧看完文字介绍后,心念一番转动后,就毫不犹豫的将骨片一拿而下,冲着高空喊道:

    “前辈,晚辈选择此功法。”

    “哦,你确定么?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此功法兑换所需黑炎令不多,自然有致命缺陷在其中。据我所知,这门血脉功法虽然很好修炼,但每次洗经易髓时痛苦,会随着层次提高而加剧。本门自从收藏此功法以来,曾有过三名弟子修炼这脱胎决,其中两人只修炼到第三层,就因为无法承受强化肉身时痛苦而主动放弃了。第三人具有莫大毅力,但也在冲击第五层的时候,再也无法忍受的自爆真气而亡。另外,修炼这功法开始只需要普通的猿猴精血即可,但后面对精血要求会渐渐提高,基本上到了第五层后,就需要妖猴精血了。所以现在这本功法的兑换价格,其实只是对应着前面三层的价值。你若能修炼到三层以上,门中知道恐怕反会主动对你嘉奖的。”梦姑声音淡淡香响起了。

    “多谢前辈指点,晚辈会量力而行的,大不了只修炼前面三层而已。”石牧听了这话,心中大凛,但心念一转后,仍然坚持的说道。

    “好,你既然如此说,我自然不会阻拦的。你将东西和六枚黑炎令抛向空中,我自会给你复制一份的。”梦姑毫无感情的说道,丝毫没有再劝阻的意思。

    石牧答应一声,将骨片兽皮和六枚黑炎令使劲向上跑去。

    结果骨片兽皮一闪之后,再次没入光幕之中。六枚黑炎令在此前,就一闪的凭空消失了。

    一小会儿工夫后,一枚淡红色玉简从光幕中一落而下,石牧大一把接助。

    “记着,玉简被下了禁制,三日后就会自毁掉。你背诵记下里面东西后,不得再传给他人,否则被门中知道,轻则废除武功,重则取你性命。”梦姑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