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玄界之门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魂师
    “晚辈自当谨记于心。”石牧闻言,自然不敢二话的应允道,随即将淡红色玉简珍而重之的收入怀中。

    “好了,你可以离开了。”梦姑似乎对石牧的回话还算满意,语气平静的下了逐客令。

    随即大厅中再无丝毫声音传出。

    石牧张了张嘴,正欲开口询问如何离开之时,上方半空中的半透明光幕中,再次泛起一阵涟漪,接着一缕缕白色霞光从中落下,将石牧身体悉数罩入其中。

    石牧只觉眼前一白,当再次看清周围景物之时,却发现自己已再次回到了之前藏经阁的小屋中。

    他定了定神,环视四周,见那胖子鞠师叔并不在此后,并没有着急离开小屋,而是小心翼翼的挪动脚步,离开了地面巨大圆形图案的中心,开始仔细端详起图案上铭印的银色花纹和玄奥文字起来。

    虽然他完全看不明白这花纹和文字,但心中却隐隐猜测,这应该便是鞠师叔口中所谓的与血经阁相通的禁制,并且需要通过其手中的那种黄色符箓才能触发。

    一念及此,他从怀中摸出一张黄色符箓,正是之前那位妙音宗的先天强者叶红药给自己的玄武宗接引符箓。

    他当日在离开云霞山脉养伤的那段日子里,可是反复研究了此符箓许久的。

    这种符箓看似只是在一张长条纸上,画上些奇奇怪怪的花纹和文字,构成一副古怪图案,却有着超出其理解的神奇作用。

    像当日自己双臂骨折,却在叶红药两张回春符的作用下,眨眼间便恢复如初,而就在不久前,那鞠师叔也是通过一枚符箓,触发了这个禁制,将自己传送到了血经阁。

    这些神奇作用可是让石牧心中羡慕不已!

    以他的目力,虽然叶红药和鞠师叔从取出符箓到使用只是眨眼间工夫,但还是将那些符箓上面的花纹和文字勉强记住了一些。

    触发这传送禁制的黄色符箓上的图案比手中这枚接引符箓要稍微复杂几分,而回春符却又要更加复杂得多。

    除此之外,经过比对,这小屋地面上的禁制图案,和手中的这枚接引符箓,虽然模样上千差万别,但那些花纹和文字,却又有几分相像之处。

    这一发现,让石牧心中可是一阵惊喜。

    略一思量后,他若有所思的将接引符箓再次收起,随即便离开了小屋,凭着记忆朝之前摆放典籍的房间走去。

    刚刚从一扇偏门进入房间后,鞠师叔的声音便淡淡的响了起来:

    “小家伙,这么久才出来,看来是有什么收获了?”

    那如肉山般的胖子正倒背双手的站在方桌后面,先前那只巨大鹦鹉将脑袋微微转过来几分,见是石牧,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碍于胖子在旁边,终究没有说出口。

    “承蒙鞠师叔关照,晚辈的确在血经阁中觅得了一部大力魔猿脱胎决。”石牧一边走去,一边恭敬的回道,对于所选功法也没有隐瞒。

    “哦,不错。等等,你怎么选了这部功法,梦姑难道没有提醒过你吗?”胖子闻言,对于石牧没有隐瞒自己所选功法露出几分满意神色,但随即想到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诧异的看了一眼站定在身前的石牧,连声音都抬高了几分。

    “梦姑前辈已经将有关此功法的信息都告知晚辈了。”石牧将之前对梦姑所述言语,又对着胖子复述了一遍。

    “没想到你这小家伙倒是挺有毅力的,却不知道可以坚持到什么程度,嘿嘿……你应该还余下六枚黑炎令,去选一门武技吧。”胖子上下打量了一眼石牧后,摆了摆手说道。

    随即胖子便将目光移到了身前笼子里的巨大鹦鹉身上,不再看石牧一眼了。

    石牧应了一声,抬首看了一眼左边和中间的书柜,略有犹豫,仍是绕过桌子朝着中间的书柜走去。

    “你确定要选这部般若天象功?小家伙,别怪老子没提醒你,这部功法虽然看起来修炼简单,但所需的丹药可不是一笔小的开销!且同时修炼两部功法虽然并非不可行,在我们黑魔门历史上的确也有过想要同时修炼多部功法之人,但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想必不用我多说你也明白。毕竟临阵对敌之时,武技也是同等重要的。”片刻后,当胖子看着摆在自己面前方桌上的一捆厚厚竹简,又抬头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石牧时,口中如此道。

    “多谢鞠师叔提醒,晚辈已经决定了。”石牧朝胖子拱了拱手后,将身上最后的六枚黑炎令取了出来,递了过去。

    胖子接过黑炎令,也不再二话,翻手取出一枚白色玉简,先后将手中竹简和玉简贴于额头,口中一阵念念有词起来。

    片刻后,他将白色玉简递给了石牧,叮嘱了一番注意事项后,便准备下逐客令了。

    “鞠师叔是一位术士吗?”石牧伸手接过白色玉简时,看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嘿嘿,没想到你这小家伙倒还有几分眼力!不错,老子的确是一名灵阶术士,还是颇为特殊稀少的魂师,否则又怎么能从其他界面召唤来这么一只废物!”胖子先是脸上闪过几分得色,但随即又怒气冲冲的瞪了一眼偷偷瞄向自己的巨大鹦鹉,手中不知何时又多了一根木棍,戳了其一下。

    “主人不要……哇……”巨大鹦鹉哇哇怪叫了一声,讨饶起来。

    石牧见胖子似有些忿然的样子,便识趣的没有再多问什么,默默记住了胖子口中提及的魂师之事,告辞了一声,转身朝楼梯下走去。

    离开藏经阁后,石牧看了看天色,见已是正午时分,便径直朝着石屋区域快步走去。

    回到了自己的石屋之中,胡乱吃了些干粮后,石牧便盘坐在了石床之上,将怀中的两枚玉简小心翼翼的取了出来,准备抓紧时间,好好背诵下来。

    毕竟这两部典籍只留给自己三日时间,可不能浪费宝贵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