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隆美尔的新任务
    饱受胃病折磨的隆美尔从非洲回来了,他站在霍夫曼面前,神情很恭敬,但眼神中的委屈劲却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一个月前,为了非洲战事能进展顺利,他特意飞回大本营索要增援,但元首以东线战场更为重要的缘故三言两语间就打发了他,让他耐心等待斯大林格勒和高加索方向胜利的消息。为照顾元首的全局战略他忍耐了,甚至考虑到随着时间推移自身不利态势将逐步加剧的情况,他还准备主动发起进攻,寻求对英国人的震慑。但一个月后,就在预定进攻时间发起前5天,他接到了古德里安前来替换他的命令。

    他有理由感到愤怒,这不是针对古德里安的,他只是针对元首的反复无常——一个月前他要求200辆坦克和一个步兵师的增援不可得,一个月后古德里安居然能带2个装甲师、3个摩托化步兵师来上任。虽然目前为止除了古德里安和他的几位助手,还没有一个兵踏上非洲的黄沙,但隆美尔有自己的渠道,知道这次元首绝没有忽悠古德里安——他承诺的那些部队已陆续调出东线并在进行快速增补,权限是最高等级的,而且古德里安很可能获得更多的力量——由赫尔曼·戈林装甲旅升格的“飞行堡垒”装甲师以及斯图登特将军重新整编的精锐伞兵旅也将投入非洲战场。

    “我的元帅,我很抱歉……”霍夫曼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对隆美尔解释,因为他不能说明穿越后更改整体战略的原因,也不便直截了当地说蒙哥马利将是隆美尔的苦手——这其中既有指挥风格相克的因素,也有兵力不足的问题,他只能用温情来安慰这头沙漠之狐。

    “斯大林格勒与高加索方向的战事推进得异常艰难,某种意义上原先很多人对我的建议都是中肯的,所以我决心将重点调整到南线。”霍夫曼委婉地解释了自己“反复无常”的原因,“至于古德里安的任命,你不要太过于惊讶——纯粹是因为我知道你身体不太理想,想让你回国疗养。这次让你回来,一方面是希望你好好休养,另一方面则是……”

    “元首,我的身体还撑得住,我……”隆美尔很想问自己是不是已失去了元首的信任,但想了一下,已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咽了下去——元首对自己有栽培之恩,将自己从一个小小的警卫营长拔擢到陆军元帅,他没法理直气壮地将这种质疑说出口。

    霍夫曼看出了他的心思,随意地摆摆手:“你不用考虑太多因素。你的病情是一个重要方面,但更重要的是大局:现在出了太多事,我需要得力人员来替我分担,你知道的,我的后备军司令是个叛徒,将近200万的补充军和后备军乱作一团,没有人能撑得起场面,我需要一个我熟悉且得力的干将。”

    “约德尔将军长久以来在元首身边工作,熟悉最高统帅部的各项工作,我觉得他比我更加胜任这个岗位。”

    “他不行,他是参谋型指挥官,没有实战经验,与一线部队的接触也很少。现在是在战时,急需有经验的士兵和军官,更需要有经验的统帅。”霍夫曼解释道,“你才是我心目中最合适的人选。”

    听了解释后的隆美尔还是不吭声,如果按这个逻辑,古德里安也符合要求,何必非要他回来呢?

    霍夫曼强制安排他坐下:“我知道你对这个安排很不满意,不过我真心实意为你考虑的,你身体不好需要休息,后备军也需要一个具有崇高战场威望的司令官,你的经验、你的功勋乃至你的战术都是我急需的,而且消除某些流言对你有好处……”

    隆美尔不吭声,他知道“某些流言”指的是什么——2个月前他刚刚晋升了元帅军衔,东线一大批老资格的大将、上将还在眼巴巴地等待,而他们随便哪个拎出来都指挥着比隆美尔更多的部队、消灭了更多的敌人,有人就酸溜溜地说:“隆美尔这个陆军元帅也就是在沙漠里指挥几个师,放在东线连集团军司令官都不如”。没有大兵团指挥作战经历一直是隆美尔的软肋——法国战役的时候他才是个师长,东线大军狂飙突进的时候他又转进去了北非,手下的兵力从没超过5万人。

    所以霍夫曼把他征召回来担任后备军司令,让他亲自体会一下掌控大兵团是什么感觉,实地作战的地方也已经选好了,就在隆美尔面前卖了个关子,“古德里安说年底前还有一次增援?”

    “是,他这么告诉我了,所以元首,我觉得这对我太不公平。”

    “我说过给增援,但我没说增援是继续加强给古德里安的……根据可靠情报,美军也会有一次登陆,地点可能选在法属摩洛哥,时间很可能是12月,必须挫败他们的野心,否则我们的战略体系将被打开缺口——意大利这个欧洲柔软的下腹部将会挨上美国牛仔们重重的一拳。我决不能容忍这种情况发生。今后非洲方向将分东西两个集群,一个自然是古德里安率领,而另外一个则由你率领。”霍夫曼的眼睛盯着隆美尔,“这个增援集群的核心主力是三个装甲师——全部是鼎鼎有名的一线部队,现在正在增补,另外相配合的步兵师则要从目前的后备军中抽调,只有最优秀的人才能让他们熟悉战场、提升战术水平。面对美国人的进攻,我需要一个可以力挽狂澜的将领,我可以信任你么,我的陆军元帅?”

    埃尔温·隆美尔双腿并拢,恭恭敬敬行了举手礼:“如您所愿,元首!”他现在确信了,元首不是要抛弃自己,而是准备赋予自己更多、更大的使命。

    听到隆美尔如此肯定的答复,霍夫曼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脸色终于和缓起来。刚才费力解释了许多,就是希望性格倔强的隆美尔能够放下一切胡思乱想的念头来配合自己的意图。倘若从这个角度来对比,那么原第六集团军司令官保卢斯将军则要驯服得多,虽然同样对人事变动不理解也很难接受突然被撤换的事实,但回国述职后半句抱怨也没有,在觐见时对元首的恭敬一如既往,霍夫曼仅仅劝说了几句就放下所有不快高高兴兴去西线上任了,临走时还暗示自己会盯紧老元帅龙德施泰德,防止他给元首的整体战略捣乱。如果不是知道他原本历史时空中的表现,这种态度能让霍夫曼在心底内疚一辈子。

    霍夫曼拍拍隆美尔的肩膀:“代我向你的妻子露西问好,很遗憾我没法给你放太多的假,那些从东线回国休整的部队需要有经验的司令官告诉他们什么才是沙漠作战的精髓——白雪皑皑的俄国前线与漫漫黄沙的北非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战争风格,北非前线有你留下的参谋班子协助古德里安,这里的这一切就只能完全依靠你了。”

    “我想,她会感谢元首的关心并理解这一切的。”隆美尔点点头,用带着深情、自然而然的口气说道,“我答应她胜利之后带她去环游世界。”

    “到时候算我一个,或许我们会有一起环游世界的机会。”霍夫曼笑了,随着思考问题与处理事务的深入,他越来越从知识分子的立场转换为元首了,他的精神最近也很压抑,只能用不断的工作来麻痹自己,隆美尔热情洋溢的回答让他略微显得灰暗的情绪大为改善。

    “不胜荣幸之至!”隆美尔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对后备军尤其是第二波非洲军的训练与调整元首您可以放心,为了协助我开展工作,在我的请求之下,凯特尔元帅特意将克劳斯·冯·施陶芬贝格上校同步调回国担任后备军作训处处长,这是一位拥有充沛的精力和无穷斗志的优异军官,虽然是符腾堡宫廷贵族的后代,但对领袖十分忠诚,在北非作战中表现尤其突出,如果不久后我返回北非,我愿意在合适的时候举荐他出任后备军的参谋长。”

    “施陶芬贝格上校?”乍听到“720事件”主谋的名字,霍夫曼露出惊异的脸色,最终还是沉住气,只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紧紧握住隆美尔的手,一语双关地告别,“你可能会遇到难以想象的困难和挑战,祝你和那位未来的参谋长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