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徒劳无功的高射炮阵地
    当地面突然迸发出强烈的探照灯光束时,罗宾逊就知道要糟,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地面上已腾起了几十道粗细不同的光束,全部往编队照射而来,有两架飞机猝不及防,被牢牢笼罩在光束中。

    按照第三帝国典型的防空作战要领,在敌机进入防空阵地前先使用高频段的炮瞄雷达“维尔茨堡”进行精确定位,这种雷达采用3米直径的抛物面天线,峰值功率8千瓦,雷达波长50厘米,对飞机类目标的有效探测距离为40公里。相比弗雷亚、宝瓶座等庞大的预警雷达,其天线更为小巧,精度也更高,可以实现用雷达数据进行独立火控引导。在射击过程中除雷达外,还使用探照灯观察射击情况,先由直径2000mm的主探照灯实现照射,然后由直径1500mm或1000mm的副探照灯实现跟随照射,牢牢将敌机锁定在光幕中,方便观察战果。

    “这时候防空阵地应该已经在射击了,高射炮主要是88mm口径的,还有一些105mm口径的。”卡姆胡贝尔介绍道,“在3600米的高度,无论哪种都能对敌机构成显著伤害。”

    霍夫曼点点头,自行在脑海里设想88mm高射炮使用每分钟15发炮弹射击频率构建的弹幕,没在现场观看真是可惜了。

    “稳住,不要怕,不要怕!用最高速度穿过去,可以左右晃动,千万不要试图拉升高度。”卡姆胡贝尔在指挥中心轻描淡写的两个字,在罗宾逊眼里就是惊涛骇浪一般,他在送话器里一边连连怒吼,一边将油门加到最大。只见连续不断的高射炮弹在飞机前后左右爆炸,仿佛下一秒就会撞上来一般,漆黑的夜空中布满了炮弹的闪光,仿佛雷雨天一道道滑坡长空的闪电,不时有爆炸产生的小碎片击中机体,好在兰开斯特皮糙肉厚,只要不是直接或者近距离命中要害位置都不要紧。选择不要拉升的用意很明显,拉升时速度变慢,机腹暴露在防空火力之下的截面更大、时间更长,绝不是避弹的好办法,战斗机可以这么干,重型轰炸机最好就是硬抗——比这更危险的情况罗宾逊都见识过了,他对兰开斯特机体的坚固程度很有信心。

    “敌机编队离开7号阵地,航向不变,速度440公里/小时,无一坠毁,重复一遍,无一坠毁!”

    看着航空地图上继续向前挺进的那4个红色光点,霍夫曼若无其事,卡姆胡贝尔的脸色却很不好看:英国佬太可恶了,区区4架飞机就敢来轰炸柏林,7号高射炮阵地上的指挥官也是饭桶,几十门高射炮都留不下一架轰炸机,这不是公然在元首面前丢自己的脸么。

    另一个引导员的声音响起:“敌机编队转向,目前航向170,速度390公里/小时,高度逐渐上升,目前高度4700米……”

    逃出7号阵地射击的罗宾逊编队惊魂未定,在长机的带领下冲过高射炮拦截弹幕后才开始提升高度,罗宾逊隐隐约约感到有些不安,哈利摆弄Gee系统还是没有成果,两人小声商量了一下,决定调整航向,飞由东南向飞行转为向正南飞行,虽然Gee系统不可靠,但飞机罗盘运作正常,还能指示大致的方位。唯一的好消息是,刚才的高射炮火力没有对编队造成什么伤害。现在众人已提高了警惕,飞行高度也上升了一大截,不安的情绪消退了一些。

    大柏林地区的高射炮阵地构筑还是比较紧密的,在编队调整航向后,又连续遭遇了3处高射炮预设阵地,但因为飞行高度比较高,再加上罗宾逊等人已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还是有惊无险地闯了过去。面对变得密集的高射炮阵地,他们兴奋起来,认为即便没找到准确目标也离有价值的目标不远——没价值德国人布置这么多高射炮阵地干什么?

    与皇家空军轰炸机编队逐渐变得乐观的态度不同,连续几次高射炮阵地拦截失利,让指挥大厅中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了一般,虽然周围一溜指挥和参谋军官都知道高射炮效率没那么高,但今天情形不同,元首亲自督战的场合可不容许有那么多意外,传出去空军的脸都丢尽了。

    有个高射炮阵地的指挥官在电话里赌咒发誓非说击中了一架,至少也是击伤了,但眼看航空地图上标记为红色的4个光点还在若无其事地不断延伸,气急败坏的卡姆胡贝尔不顾元首在身旁,狠狠地对着话筒爆了粗口,对方这才听明白和他通话的不是指挥中心威廉上校而是防空总监大人,知道自己踢到了钉板上便知趣地不再吭声。恼羞成怒的卡姆胡贝尔中将感觉自己大大失了面子,恶狠狠地挂断了电话。九月夜里,柏林郊外天气其实已很凉爽了,开启大功率通风设备的地下指挥中心更让人浑身舒坦,但卡姆胡贝尔只感觉心头里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脸上火烫火烫的,脑门上的汗全涌出来了,连带着旁边的耶顺内克和加兰德的脸色也很难看,威廉上校的心情更是沮丧,只是大家干瞪眼却都帮不上忙。

    施佩尔心想:莫非高射炮打飞机只是碰运气?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应该调低他们的优先顺序,把资源让给更需要的地方呢?

    凯特尔元帅尴尬地笑了两声,刚要发言打破这沉闷的气氛,霍夫曼开口了:“卡姆胡贝尔中将,你不要着急,如果英国轰炸机这么容易打,还会频频发生空袭损失么?不过我们的高射炮确实有点问题,让我想想这问题该怎么解决。”

    卡姆胡贝尔擦去额头的汗水,小声道:“感谢元首的理解,现在我去部署夜间战斗机截击,最近一架飞机应该已比较接近了。”说完,他指着屏幕上那个最靠近英国机群的蓝色光点问道:“这架是谁的飞机?是谁在引导?”

    “报告长官,这是NJG1联队4大队贝克尔上尉的飞机,我是引导员。”一个军士站了起来,霍夫曼一看乐了,这不就是刚才呵斥那位女实习引导员不要“大惊小怪”结果自己却引发全场混乱的引导军士么?

    卡姆胡贝尔楞了一下,他也认出了这个被他瞪过一眼的年轻军士,但现在没办法,只好说:“仔细引导,让贝克尔上尉迅速接近敌机,其他引导员密切关注敌机航向,准备引导其余夜间战斗机。”

    “是!长官。”

    年轻军士刚刚坐下准备发令,冷不防霍夫曼却开口了,“先等一等。”他对旁边协助军士的女实习引导员说,“我记得你叫海伦?”

    “是,元首。”海伦有点惊讶,元首怎么叫得出自己的名字?

    “你学习得如何,都掌握了么?”

    “都掌握了!我是第一批志愿者中培训成绩的第二名。”海伦的声音显得很骄傲,然后又小声补充了一句,“而且还协助教官做过两次引导。”

    “很好。”霍夫曼笑着点点头,指了指桌子上的设备,“今天换你来引导,让你的教官协助你。”

    “我?”这下轮到海伦诧异了,她结结巴巴地说,“元首,我只接受了必要的培训和实习,还没有实际承担过引导飞行员进行战斗的责任。”

    “今天这种场合就是最好的实践。”霍夫曼笑着宽慰她,“别紧张,把你平时学到的东西发挥出来即可。”

    “是,元首。”

    年轻军士本来还有点迟疑,被霍夫曼身后的威廉上校眼睛一瞪,立即乖乖站了起来表示服从。卡姆胡贝尔本来还想说什么,却被聪明的加兰德拉住了袖子,后者知道他大概要说什么“傻话”,微微摇了摇头表示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