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佯攻与战术
    在双方心照不宣的配合下,北线佯攻在9月5日终于展开了,包括布雷西亚、塔兰托和博洛尼亚三个意大利步兵师的指挥官突然发现部队的战斗力暴涨,他们派出的攻击群居然在当天的进攻中联合将战线向前推进了10-15公里,虽然傍晚时分对面敌军发动反攻又夺回了许多阵地,但整体而言还是取得了不小的战果。

    更让几个指挥官欣喜的是,他们发现与自己交手的并不是正宗英**队,而是由南非人、澳大利亚人组成的自治领师,意大利人管他们叫做“殖民地”师,并按照自己先入为主的观念,认为殖民地师的战斗力大大不如不列颠群岛上的部队——反正意大利人的殖民地部队战斗力都是最差的,亚平宁出身的军官一百个看不起他们。

    为了让佯攻打得“有声有色”,防止英国人通过侦察机察觉实际情况,也为了给地面上的意大利步兵打气,防止他们不战而溃,空军在古德里安的计划里尚不在撤退之列,相反还要求打得比以前更凶猛。这一点上凯塞林给予了极大支持,将大量的配件和航空燃油直接通过容克大妈空运到了前线。

    现在,意大利人对古德里安的好感大增,觉得他比原先的德国统帅隆美尔实在是好太多了。一来他照顾意大利人的面子,给他们安排了“殖民地师”这样比较适宜的对手而不是跟着大部队去硬啃南线的骨头,二来他频繁出动空军掩护步兵进攻,几乎每时每刻他们头顶上都有涂着铁十字的飞机——意大利人可从来没享受过这么高的待遇,士气都陡然上涨了不少。更让他们满意的是,第一天进攻顺利推进10-15公里时他们迫不及待地向指挥部发了告捷电报,没想到回电还没来又丢了好大一部分,博洛尼亚师是7月份才抵达的新部队,师长格罗尼亚将军知道头顶有飞机在观察战场,觉得不能给新任指挥官留下太差印象便建议实话实说。原以为刻板到不通人情的德国人肯定会指责自己谎报军情,没想到古德里安的态度出奇地好,电报上写的明明白白“只要阵地尚未被敌人全部夺回便视为胜利”。这一切的一切让他们觉得碰上了一个善解人意的司令官——德国人为什么不早点把对敌人狠、对自己人更狠的隆美尔换走呢?

    几个师长商议了一下,觉得不能辜负古德里安将军的厚望,明天大家各出一个团继续进攻,最好能把今天丢掉的阵地再抢回来。佯攻嘛,还是要有点气势的。唯一的问题是貌似后勤补给不够充足,只能继续维持半个月,商议的结果是再打3天后问司令官要补给,如果不给就可以理所当然地转入就地休整了——在这方面意大利人都是很有默契的。

    就在意大利人为佯攻取得进展而沾沾自喜时,蒙哥马利带着参谋长德·甘冈及手下一批主要将领正在作战室研究下一步作战方案。虽然第一枪是意大利人打的,而且还是佯攻,蒙哥马利依然很满意——这充分说明他所掌握的情报和信息都是正确的,古德里安固然比隆美尔要谨慎一点,但仍然在第八集团军所希望的道路上前进。整场战役德国人发起进攻原本可能选择北面、中间和南面三条路线中的任何一条来进行,当古德里安把意大利人全部调完北路后,他所能选择的只剩下南路了。

    英军对意大利人的进攻根本不放在眼里,如果不是蒙哥马利授意前线的南非师和澳大利亚师略微放点水,意大利人别说向前推进,说不定还会被打回去。因为北路交通条件最好,英军早就以阿拉曼车站为中心进行了兵力集中,不但防守地域狭窄,而且还有良好的筑垒阵地,甘冈上校对此很自信:别说意大利人,就是德国人也不一定啃得动。

    现在的问题是,古德里安的佯攻已经来了,他真正的攻势会何时、何地在南线展开?指挥部里众参谋对此意见不一,甘冈上校的判断也很谨慎,给出了9月7日、9月10日以及继续推迟三个说法——这番说了等于没说的话让作战参谋们忍不住翻了白眼。讨论了半天,众人只在一个观点上取得了一致:古德里安的进攻取决于他对北路佯攻情况的分析以及新抵达补给的多少。

    高温燥热本来就让人心浮气躁,眼看一干人等从中午议论到傍晚依然没有确定性意见,急性子的英国第13军军长霍洛克斯少将就看不下去了:“诸位,既然不能判断德国人的行动时间,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打过去?”

    “打过去?”蒙哥马利疑惑地问道。

    霍洛克斯少将用教鞭点着北面意大利人占据的防守区域:“既然已查明是战斗力孱弱的意大利人,我建议直接包围并消灭他们,然后从北路向南线迂回,与当面部队形成对德国人的夹击。”

    “这不符合我们的战略。”蒙哥马利微微摇着头,“你这样做马上就把古德里安吓走了,光逮住意大利人毫无意义。”

    “您这话我没法认同。”霍洛克斯气鼓鼓地说,“意大利人的兵力比德国人更多,所有非洲军团的物资补给都是从意大利过来的,为什么您会觉得意大利人没有意义?”

    蒙哥马利笑着道:“你想想,北非光有意大利人的时候我们的战线在哪里?”

    霍洛克斯先是一愣,马上就回过味来了:在德国人介入非洲战事前,意大利人气势汹汹发动进攻,结果被英军一下子消灭了30多万人,整条战线都压到了利比亚,而隆美尔带领德军一来,英国人不但丢掉了托卜鲁克,整条战线被压倒了距离开罗只有120英里的阿拉曼。意大利人有没有意义可见一斑。霍洛克斯是蒙哥马利的心腹,后者不想打击他的积极性,故意用这种委婉的方式提醒他。

    盖特豪斯少将是第十装甲师的师长,他建议道:“如果我们南路出击进攻呢?”

    甘冈上校眼前一亮:“说说您的看法。”

    “正如司令官所说,北线的意大利人不足为虑。只要我们愿意,3天,不,2天就可以拿下。我们可以保持对意大利人的监视,同时利用第十、第一两个装甲师为先导从米泰里亚岭突破,打开北路走廊,截断德意集团之间的联系;然后用第七装甲师、第44师沿着盖塔拉盆地边缘迂回,绕过非洲军最南端的雷区进行包抄——可以先将德军集团装到我们的钢铁笼子里。”

    大家看了一眼地图便明白这个方案是在霍洛克斯刚才提议基础上的修改,原先是通过先吃掉意大利集团完成对德军的迂回,现在是直接用装甲师插入德、意两个集团衔接处并包围德军集团,这是一个更胆大、也更直接的方案。

    蒙哥马利看了看地图,沉思了片刻,在盖特豪斯充满希冀的眼神中,依然摇着头表示不赞同。

    “为什么?”蒙哥马利的起家部队,有“沙漠之鼠”称谓的第七装甲师师长詹姆斯·兰顿少将忍不住问道,“这个方案虽然对协同的要求高了一点,但部署周密的话还是有很大成功几率,即便不能形成对德国人的合围,我们也能黏在他们屁股后面进行尾追攻击……”

    蒙哥马利只来了一句:“那就意味着我们的坦克不但要突破敌人的雷区,还会遭遇敌人预设好的反坦克火力攻击。”

    众人面面相觑,司令官莫非有不受敌人反击的攻击路线?

    蒙哥马利见众人沉默不语,以为大家不明白他的意思,便挥舞着手用坚决的口气说道:“我仔细分析以往所有的战例,发现德军坦克总是同他们的88炮和反坦克炮在一起,一遇到我们的坦克就立即躲到后面,然后用反坦克火力消灭我们,最后他们的坦克出来占领阵地。因此决不能上德国人的当,必须阻止我们的坦克冲出阵地以防止他们成为88炮的靶子,让我们将坦克隐藏起来充当反坦克炮使用,让古德里安的坦克来撞我们,然后粉碎他,我们再也不能干让自己的坦克跳出去挨敌人88炮打击的蠢事了……”

    他啰啰嗦嗦讲了一堆,最后用一句话进行了总结:“不进攻,先等古德里安来进攻我们——我相信他会来的。”

    大家被这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翻着白眼望天:兵力比敌人多、装备比敌人强、防线构筑得比敌人坚固,信息掌握得比敌人全面充分,就这样还要等待敌人先进攻——对面的古德里安要有多蠢才会选择这样做?在众人沉默无语的寂静中,英军第八集团军9月5日夜里的作战会议便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