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非典型闪电战
    当轰隆隆地发动机声音由远及近响起来的时候,正在收拾弹药并装箱的英军第9装甲旅上等兵戴维·贝蒂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知道装甲中队的坦克们刚才已开回来集结,现在正在进行例行的维护和保养,官兵们也在休整,可这声音又是从哪里退回来的坦克?他可不记得还有额外的坦克埋伏在外面准备打德国人一个措手不及。

    他顺口问自己所属的6磅反坦克炮组的詹姆斯中士:“老兄,我们在前面还有坦克么?上头不是说我们才是顶在第一线的部队?”

    “谁知道?”詹姆斯满不在意地耸耸肩,“或许是从别的地方增援过来的部队,要一起协商明天的进攻方案并将坦克集中使用。”

    一边说一边他还用手指了指装甲中队里那些十字军坦克,用嘲笑般地口吻说道:“他们的火力和装甲实在是太差劲了,故障也多,我可不认为凭他们就能撕开德国人的防线,得来点美国人的谢尔曼或者格兰特将军才行。”

    树荫下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坦克兵们倒是丝毫没留意反坦克炮组这里的情况,他们显得很放松,有些在吹牛聊天,有些已摆开了牌局或者骰子准备好好过一把瘾。眼看贝蒂还在东张西望,詹姆斯不满地嚷道:“你管这么多干嘛,还不来帮我把火炮套到卡车上?明天发起进攻的话我们也要进行重新部署。”

    贝蒂隐隐约约有种不安,想是这么想却并没有追查到底的**,只默默地上前帮忙。这门6磅跑是目前英国最好的反坦克炮,可以击穿它所遇到的全部德军坦克而深受官兵信赖,在蒙哥马利将军的防御计划中是很关键的一环。几个人刚刚把炮口放平,炮勾抬起,詹姆斯熟练地指挥司机倒着卡车后退准备将卡车尾梁上的牵引索挂上炮勾,突然贝蒂又吼了起来:“看,是德国人……”

    “兄弟,得了,这是你今天第几次咋咋呼呼了?”作为有经验的老兵,詹姆斯今天可吃了贝蒂不少谎报军情的苦头,他一会说德国人来,一会又说德国人进攻了,最后发现全是乌龙,搞得整个炮组神经兮兮、怨声载道。幸亏詹姆斯没有欺负新兵的习惯,换别人一定早就将贝蒂揍倒在地了,炮组其他人也嘻嘻哈哈地也不把贝蒂的警告放在心上,甚至还有人抱怨:“贝蒂,你这样下去用不了2个月就会得神经衰落的毛病。”

    “我在说真的,那架势像是德国人。”

    “像是?”詹姆斯大笑起来,“他们早不来,晚不来,赶上我们撤退吃晚饭的时候就来了?不是你请来做客的吧?”

    贝蒂忽然惊叫起来:“看,真是德国人,我看见他们了。”

    “德国人在哪里?”詹姆斯疑惑地问道,他感觉到贝蒂口气中带着明显的慌乱。

    “你看!”顺着贝蒂手指的方向,詹姆斯终于看清楚了烟尘笼罩下排成3列而来的坦克部队,最前面的车体上清清楚楚画着铁十字标志。

    “上帝啊,真的是德国人,不是说他们会从沙地那里转过来么?”詹姆斯也惊叫起来,手一个劲地发抖,连牵引索都拿不住掉到了地上。卡车司机本来满不在乎地在观察后视镜,听到他们的对话后吓得浑身一哆嗦,脚掌下意识地一松,离合器没踩稳的卡车忽然熄火了。

    “快,快!“贝蒂一边解开炮勾上的绳索,一边招呼着炮组其他人上前,似乎想把这门6磅跑重新推回到刚才的阵地上去。

    “来不及了……”詹姆斯一看就明白贝蒂想干什么,但他瞧了一眼阵地的位置再看了看已被封箱的弹药车,对忙得满头大汗的贝蒂颓然道,“赶紧走,再不走就来不及

    !”

    说罢,他也不知道从哪里迸发出来一股冲劲,助跑两步后高高跃起,一下子扳住卡车后箱栏板趁势一翻就进入了车厢里,身手比平常不知道矫健了多少倍,其他几人也慌慌张张地登上了车厢,贝蒂是最后一个被拉上来的。已进入狂化状态的詹姆斯不待众人坐稳,用手掌猛烈地拍着卡车驾驶室后面的栏杆,大吼道:“德国人来了,快走,快走!”如梦初醒的司机终于反应过来,重新给发动机打着了火,随即狠狠一踩油门,卡车怒吼着奔跑起来,只留下了后面那门孤寂的6磅炮。

    “德国坦克来了……”詹姆斯一边催促司机加快速度,一边示意炮组其他几个人和他一起大喊,想提醒仍散布在车外的坦克兵们。可他们之间的距离隔得有点远,再加上卡车本身行驶噪音的干扰,根本就没人听见这个可怜的反坦克炮组在讲些什么,现场休闲的气氛一如既往地热烈。眼看喊话毫无成效,急中生智的詹姆斯一把抄起旁边的司登冲锋枪,“突突突”地就开始朝天开枪,边开枪还边示意其他人照办。

    “突突突突”清脆的声音如爆竹般响起,黄澄澄的子弹壳一个个落在车厢里,一开始是一枝枪响,后来是几枝枪一起响起来,中间还夹杂着恩菲尔德步枪射击的声音。

    树荫下的坦克兵们终于注意到道路上这辆狂奔的卡车和莫名其妙的射击声,他们先是一愣,条件反射般地准备趴下躲避子弹,再仔细一听,终于听明白了他们在喊什么——“德国人来了,德国坦克来了……”一群人大惊失色,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迅速往自己坦克里跑,一哄而散的脚步将身边所有东西都带起洒到了地上,扑克牌、骰子、赌资、香烟、咖啡杯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快,快!”所有人只顾着自己进坦克,却没有人想到给指挥部打个电话。

    说时快那时迟,海因茨率领的坦克纵队已驶过了最初詹姆斯炮组抛弃那辆6磅炮的地方,打头的坦克最先注意到道路上那一辆狂奔的卡车,同时又看到了右侧不远处、因为发动机刚刚启动而笼罩在黑烟之中且还不能动弹的那一批英国坦克。

    “伙计们冲啊!别管那卡车,只管对付坦克。”海因茨刚刚说罢,第一辆坦克已心领神会,短促停下来转动炮塔,炮口迅速指向2点钟方向,那门43倍径的75mm坦克炮立即一发穿甲弹上膛,标尺被定在了800米左右。

    “发射!”

    哐啷一声炮弹便跃出了炮口,由于道路与英军坦克停泊处并未在一个平面上而是略高,虽然已考虑了这个因素而摇低了射击角,仍然显得偏高了一些,炮弹划出一道弧线从最远处的那辆坦克头上飞过,轰在了远处的石头堆里,打得石屑乱飞、尘土飞扬。

    “高了,再低半分!”车长一边指挥炮手调整,一边命令驾驶员继续前进免得堵住后面坦克的路。炮手迅速调低了射界和角度,就在他准备激发第二发炮弹的时候,身后其他接到指令的坦克也纷纷急停下来开火,再后面的坦克发现眼前有利位置已被抢占,干脆直接绕过最前面的坦克,冲到了离英国坦克更近的地方准备开炮。

    “哐当!哐当!”当有27辆德国坦克打出第一发炮弹,个别动作麻利的甚至打出了2发的时候,英军坦克们的炮口在仓促间甚至还没来得及转过来,只见最外围的几辆坦克已被炮弹完全贯穿,有一辆坦克大概是被击中后引发弹药殉爆,发生连环爆炸后迅速着火,变成了一个浑身冒着黑烟的铁疙瘩,侥幸生还的坦克兵们慌不择路地逃跑,却被逼到跟前的德国3号坦克7.92mm的同轴机枪纷纷打到在地。

    只过了3分钟,在德国坦克猛烈的射击中,一辆接着一辆的英国坦克被摧毁,只有几辆坦克在慌乱中打出反击的炮弹,但准头实在过于离谱都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而他们再也等不到从容调整再次射击的机会了,几辆胆大的三号坦克远远绕到侧面,用他们50mm的管子朝这些负隅顽抗的英军坦克猛烈开火,炮弹轻而易举地撕裂了十字军们单薄的侧面与后部装甲。还有几辆英国坦克见势不妙想调转方向逃跑,但所有逃生的路都被已报销的同伴坦克们堵住了,它们在残骸堆里绕来绕去、冲来撞去却始终找不到一条生路,直到最终被摧毁。前后不到10分钟的战斗,第9装甲旅一个装甲中队足足48辆坦克被全部消灭干净,到处都是抱头鼠窜的英国坦克兵与接连不断的爆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