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一样夜色两种心情
    蒙哥马利首先问道:“我们需要判断这个消息的准确性,你们认为俘虏描绘的参战兵力可靠么?”

    大家点点头,基本认可这是个事实——战斗接触、现场痕迹还有最终战果都指向这一点,在这上面没法造假。

    “那么,今天的战斗究竟是一次完美的试探,为明后天更大规模的进攻拉开了序幕?抑或是一次巧妙的佯攻,只是为非洲军的撤退而争取时间?”蒙哥马利抛出了他最关心、也最想问的问题。

    这问题回答起来就难了,众人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沉思,随即又展开了激烈的争吵:有人说是试探,因为北面的意大利主力依然与南非师、澳大利亚师保持“密切接触”,所以古德里安今天的进攻是单纯为了找一个理想突破口,至少目前来看他找到了第八集团军的软肋,明天一早必然是如潮水般涌来的部队;有人说这是佯攻,如果这是正式进攻的序幕,非洲军就绝不会挑选这样的时间、用这么少的兵力,更不会在达成目标后轻易放弃战果后而应该是步兵迅速跟随扩大突破口。总结起来一句话,为掩盖主力的行为并拖住第八集团军的步伐,古德里安不得不亲自率部队冒险。

    可堂堂“闪击英雄”、非洲集团军司令官、一个第三帝国陆军大将会仅仅率领70辆坦克向整整一个集团军发起进攻么?所有人都表示难以置信,那不是英勇,那完全是愚蠢——可从今天的战果来说又看不到古德里安有半点愚蠢的地方。

    会场讨论的观点僵持住了,每一派都有自己合理的论据也不乏支持者,大家相互怀疑、争论不休。蒙哥马利时而倾向于这派的观点,时而又认为另一派的分析是合情合理的,本来就不太坚定的立场显得更加挣扎。

    这个被俘的德国飞行员立功了,他无意间交代出来的情报让英军陷入了深刻的彷徨,德·拉甘苦恼地发现:司令官虽然让大家摆脱了沮丧的心情,但第八集团军所面临的局面却更混乱了。

    “先不管古德里安今天是否亲自指挥了战斗,我认为他最大的弱点就是兵力不足、后勤匮乏……”兰顿少将的两眼炯炯有神,用充满自信而有力的口吻说道,“如果不是这样,他就不会仅仅出动2个装甲营兵力来进攻——无论是佯攻还是试探,这点兵力都偏少了。”

    “你的意思是?”蒙哥马利好不容易听到不是简单争论进攻性质的言论,顿时来了兴趣。

    “我认为我们应当采取更加主动的策略。”第七装甲师所属的第8装甲旅和海因茨的装甲部队碰撞了一次,虽然损失不大,甚至可以说是遭遇突袭中表现最好的几支部队之一,但兰顿仍以为耻,“明天我们应该在两方面做好准备:南线,继续提高警惕、加强防守力量,无论德国人会不会大规模进攻,巩固防御是我们的应有之义;北线,我建议向意大利人进攻,坚决、有力地包围并消灭他们。”

    大家都听得出来他的怨气冲天:“这样做的好处有两个。假设古德里安已经撤退,我们在北线开火可以留下意大利的步兵主力,对伦敦或者开罗至少可以交代过去;假如明天是非洲军大规模进攻的开始,我们解决掉意大利人等于是先砍掉古德里安的一臂,有助于改善我们的战役形势,集中力量对付德国人。”

    话题又转移到先解决意大利人的立场上来了,这次德·拉甘没再提吓走不吓走德国人的问题,因为现实明摆着,德国人是吓不走的:如果他们要走,现在应该已经走了,如果他们不肯走,哪怕逮住了意大利人也不会吓走他们。兰顿观点中最重要的一点被他敏锐的抓住了:逮住意大利人可以向伦敦和开罗交代,首相已对第八集团军迟迟没有采取积极行动表示了不满,这种不满已积累到不得不重视的地步,否则司令官也不会发出一周内进攻的复电,如果让伦敦知道了今天损兵折将的惨况而又没有理想解释,他不敢想象暴跳如雷的首相大人会做出何种不理智的应对举动来。

    这意见得到了很多人的共鸣,特别是今天在作战中遭到损失的部队长官尤其热衷,他们也希望能尽快挽回一些面子,意大利人就是最好的垫脚石和安慰剂,部队容易从他们身上找回信心、恢复士气。眼看众人的想法接近一致,蒙哥马利也被劝动了,他也知道要给丘吉尔和亚历山大将军一个体面交代。他点点头,示意德·拉甘先按这个目标下达作战要求:北线进攻计划于明天8点左右发起,距离这个时间已剩下不到9个小时了。

    梅林津中校猜想得不错,撤退途中的古德里安果然没有老老实实告诉北面三个意大利师他们所面临的不利局面,反而借助中途休息的机会发电告诉他们南线各部队正在调整重新部署,考虑到意大利各部补给不足,他要求北部各师坚守阵地三天后撤退,他会安排兵力接应。

    “长官,您这么骗意大利人不太好吧?”

    “那么,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古德里安微微一笑,“如果我告诉意大利人真实信息,你能做到不让他们瞬间崩溃么?”

    “额……”梅林津卡壳了,半晌后才无奈说道,“这任务有点儿难,能不能给换一个?”

    “哈哈哈!”周围一圈儿军官陪着笑,连电报员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古德里安继续说道:“再说我没骗他们啊!南线是在调整部署,我们的装甲主力要向特勒阿卡基尔集中,那里位于北线侧后方,如果意大利人能做到坚守三天再从容撤退,我可以动用装甲部队接应他们……”

    梅林津实在是没话了,他其实想说:意大利人如果真的这么能打,还要他们德国人来北非干什么呢?他不由得竖起大拇指:“您这招够狠,可我总觉得意大利领袖不会放过您。”

    “他?”古德里安眉头一扬,露出轻蔑的一笑,“不!他会感谢我的,至少我把意大利装甲部队给保留了下来,你看连我都比他们走得晚——德国人可是在用电讯连和装甲侦察连掩护意大利装甲部队撤退。”

    大家又笑了起来,在得知海因茨装甲突击大获成功之后,撤退途中所有人心气都很高,大家有点儿喜欢上了这个新任司令官——他看起来不像隆美尔那样孤傲与锋芒毕露,但打胜仗和调戏英国人的本事同样也是第一流的。

    借着风声,很多人不由自主地哼起《非洲集团军军歌》来:

    我们是德国非洲军团,

    为领袖战斗鞠躬尽瘁。

    就像暴雨中恐怖的闪电,

    把英国佬变成我们盘中的美餐,

    我们不怕酷热和沙漠,

    我们藐视干渴和日晒,

    伴着军歌的节奏,我们前进,

    向前,向前,

    和我们的……

    唱到这里声音忽然小了下来,节奏也开始混乱,最后干脆就停了。

    “怎么回事?”正听得津津有味的古德里安大惑不解,“怎么不唱了呢?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真是很不错啊!”

    “长官,原来下一句应该是‘和我们的……隆美尔,向前!’可现在……”有人小声解释了一番。

    “这有什么!”古德里安大笑起来,“原来怎么唱现在还怎么唱,我不过来了半个月,隆美尔和你们一起呆了整整一年半呢!”

    梅林津和指挥唱歌的装甲侦察连连长眼神对视了一下,互相点点头,其他几个军官也心领神会,歌声重新响起来,在夜色中十分嘹亮:

    ……

    英国佬将我们视作灾难,

    颓坐着浑身瑟瑟发抖。

    虽然你们的领土横跨东西,

    可你们却只是一群胆小的窃贼。

    丘吉尔和罗斯福徒劳地咆哮着,

    我们一定要将你们踢出这里,

    看吧,我们的将军已傲立在非洲,

    向前,向前,和我们的古德里安,向前!

    唱到“古德里安”几个字时,调子和歌词还有些不合拍,但在梅林津和几个军官的带领下,所有士兵自觉或者不自觉地将隆美尔换成了古德里安。

    “战斗和胜利都团结于我方!”

    歌声唱了一遍又一遍,到最后所有的官兵都熟练地将歌词中的隆美尔换成了古德里安。

    古德里安没有问他们为什么改词,他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谁说德国人刻板而不会变通的?他将会逐步改变他们,这个过程可以从一场战斗、一首歌开始……

    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