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前所未有的严厉(求三江票)
    “首相为什么这么生气?”

    “听说蒙哥马利将军俘虏了4万意大利人。”

    “这有什么可生气的?”

    “因为把古德里安和德国人放跑了。”

    “跑了就跑了,啊……只抓了些意大利废物?”

    艾登和艾德礼毕竟嫩一点,对着电文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没看出里面的猫腻,反而对丘吉尔的愤怒情绪感到不以为然,劝解道:“阁下,我们应该从更加积极的态度来看这个事,最起码我们打赢了阿拉曼战役,挫败了轴心国对埃及的觊觎,保卫了开罗和亚历山大港,逮住了几万意大利人,虽然有一点损失且没有抓住德国人,但总体结果仍然是可以接受的——我们的人员损失不是很大。是否建议他们继续推进,早日将托卜鲁克拿下来,国内也在恰当的时候给予补给。”

    丘吉尔阴沉着脸,“我希望你们反过来看这封电报。”

    “反过来看?”大家糊涂了,只有孟席斯比较清楚地知道内情,但他不敢吭声。

    但不吭声并不代表丘吉尔就会放过他,反而被直接点名:“孟席斯将军,您肯定明白里面的实际情况,请立即协调你们在埃及的情报人员,我想在1个小时内知道真实和完整的情况。”丘吉尔将“真实与完整”几个字咬得非常重。

    “如您所愿,首相阁下。”孟席斯无可奈何地接了这个得罪人的差事。

    没过多久埃及方面就回电了,孟席斯通过安插在第八集团军中的人员明白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大家对此都表示目瞪口呆。

    疯子!第三帝国的高级将领个个都是疯子!堂堂大将居然敢率领不到70辆坦克向第八集团军发动冲击?怎么看都像是自杀式的行为,但居然能收到这么好的效果。第八集团军也是废物,十几万部队居然被70辆坦克、两个装甲营的德国人打成这样子,看了让人不免让人泄气。

    所有人都在想大英帝国为什么没有这样的人物?反法战争成就了纳尔逊勋爵和惠灵顿公爵,可新时代的纳尔逊和惠灵顿又在哪里?原以为希特勒换掉了隆美尔是自毁长城,没想到新来的古德里安也不是省油的灯。而大家寄予厚望的蒙哥马利将军一开始似乎还有点作为,时间久了怎么看都像是在走奥金莱克的老路——如果这样还不如让奥金莱克继续干下去呢。

    “只有这样一个解释,古德里安的兵力远远不足,不得不以这样微弱的兵力发动反击以迷惑我军,偏偏还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得知确切消息后,丘吉尔的情绪反而冷静了下来,在冷笑中断言,“那三个师、4万意大利人也不是第八集团军的战果,他们明显是被德国人主动放弃的,为的就是延误我们的追击动作,德国人已窘迫到必须放弃几万人的友军部队了。立即给蒙哥马利发电报,要求他们坚决、快速地追击敌人,务必要在古德里安退入托卜鲁克前解决掉他们,不完成这个任务,我不介意继续调整第八集团军的指挥军官。”

    “至于增补……”他恶狠狠地将雪茄掐灭在烟灰缸里,“打赢了这一仗才给他们。”

    大家看了看首相狰狞的表情,意识到丘吉尔对第八集团军的表现或许十分失望,这种失望不仅是因为蒙哥马利或者亚历山大将军试图掩饰什么,更因为古德里安以微弱的兵力却取得如此瞠目结舌的战果最后居然还大摇大摆地撤退,这等于是一巴掌狠狠扇在首相的胖脸上,无怪乎他如此愤怒。

    “首相回电了么?”情绪有些低落的蒙哥马利心情很紧张,这已是他第三次询问参谋长德·拉甘了,患得患失的心态跃然纸上,因为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在听取兰顿少将的建议后,蒙哥马利指挥第八集团军以庞大军力向北线意大利人迅速碾压过去,对方一开始还装模作样地抵抗了一番,在英军加强力量之后没过多久就派出谈判代表举着白旗要求投降。蒙哥马利对此感到很困惑,俘虏意大利人不是一次两次了,但像今天这样干脆和彻底的情形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他担心其中有什么圈套,特意在接洽谈判的过程中把司令部几个主要军官召集过来一起参与,结果询问得到的消息让他大吃一惊:古德里安跑了,不仅跑了还带走了南线几乎所有部队,北线留下来的只有意大利步兵师,他们缺乏弹药和补给,连运输车辆和装甲力量都十分缺乏,只能迫不得已向蒙哥马利投降。就这样古德里安还发电报过来要求他们顶住英国人三天进攻以便于重新安排阵地,并假惺惺地说会安排兵力接应。这种“策略”意大利人一眼就看穿了,几个师长一气之下先向墨索里尼发了电报告状诉苦,然后干脆地直接派代表投降。

    “古德里安目前在哪里?”

    “德国人的装甲力量多数在特勒阿卡基尔,步兵单元已陆续向托卜鲁克撤退。”愤怒的意大利谈判代表丝毫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将他们所了解的情况都告诉了蒙哥马利,很多消息甚至不等英国人问就主动说了出来,他们投降的唯一条件是英国人要给予足够的后勤物资。

    所以仅仅打了一天第八集团军就取得了阿拉曼战役的“胜利”,并俘虏了3个师4万人的部队,但英军没有缴获多少有用的武器装备,反而还要给这几万意大利俘虏提供物资和补给,出于对意大利人痛快投降的“奖赏”,蒙哥马利决定满足他们的需求。解除意大利人武装后,在向南线推进过程中的情况果然如对方所说,德军阵地上空无一人,那些事先看到的工事、火炮、坦克全是用各种各样材料制作出来的假模型,间或夹杂着一、二辆已经报废的残骸,不过非洲军团布下的雷区让英军吃了不少苦头,损失了十几辆坦克、装甲车,数百官兵之后才勉强开辟出一条通道来,沙漠里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雷区标识,第八集团军也没有精力一一去扫除。

    基于这样的特殊情况,几个参谋军官绞尽脑汁花费好几个小时的功夫苦思敏想后才草拟了那篇“告捷”电文,蒙哥马利本不想这么干,但在德·拉甘劝说下勉强同意了,并费尽心机用十分隐晦的词语事先报告给了在开罗的亚历山大将军,不知道后者是否读懂了字里行间的意思,反正回电同样含糊不清,读起来既像是赞同又仿佛是暗示他可以自由行动而不加干涉,总之是任由第八集团军蒙混过去了。然后蒙哥马利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冥思苦想了一天,最后实在拖不下去才在犹豫不决中将电文发给了丘吉尔。

    但伦敦回电迟迟不到又让他患得患失起来,他压根不知道伦敦之所以这么晚才给他回电完全是因为丘吉尔要求情报人员在核实原本发生的事情——德·拉甘的想法是好的,也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他只是没想到他碰到的顶头上司在25年前掩饰达达尼尔海峡战役大失败时就将这些招数玩得很溜了。

    “电报,伦敦的电报来了。”副官阴沉着脸走了进来,一看这个架势,蒙哥马利的心猛地一沉,好半天才接过了那张薄薄的电文纸,电文内容让他感觉当头一棒:里面没有只言片语对“大捷”的勉励,反而是冷冰冰要求他再接再厉,迅速、彻底消灭古德里安的命令。

    “看来首相对我们的表现很不满意啊。”他苦笑着将电报递给德拉甘,苦恼地抓着头皮,“从电报的内容和口气来看,首相应该看出来了一些什么,我原本也不想对他隐瞒的,可……或许我们应该再发一封电报完完整整告诉他真实情况。”

    “长官,事已至此,我们不必要为已发生过的事情伤脑筋而应该向前看。只要我们逮住了古德里安,首相那里依然是可以交代的,退一步说,哪怕抓不住古德里安,只要能够重创古德里安,同样可以向伦敦方面交代。”德·拉甘显然比患得患失的蒙哥马利更加豁达,在关键时刻劝阻了他不理智的冲动,劝说道,“我并不认为再拍一封申辩电报有多少意义。确实如您所说,首相的口气严厉了一点,所以我认为伦敦应该已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而不是相反,我们完全不必要多此一举进行解释。而且本土也没有拒绝我们的补给要求,只是提出了额外条件,我们要做的就是完成这个任务——起码我对此持有十分乐观的态度。”

    “仔细说说看。”一听参谋长如此胸有成竹,蒙哥马利忐忑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下来,连带着情绪也缓和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