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12、我喜欢你,我们处对象吧!
    石涧仁跟兴高采烈的杨德光一起挤过人群回去,都走下黑摸摸的污水台阶了,看杨德光还在念叨耿妹子,他终于开口:“女人是祸水,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要沉迷于女色。,”

    江州是座山城,很多建筑都是依山而建,建筑底部都是坡地台阶,所以也造就了很多地下空间,没有路灯没有人打理,脏兮兮的甚至有人随便大小便,和喧哗拥挤的街面上有巨大反差,但是在这样空荡荡的昏暗空间里,石涧仁这句话听得杨德光哈哈大笑:“阿仁阿仁要不是我认识你,我还以为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在跟我说这话呢老气横秋的”

    石涧仁却是认真的:“你喜欢那个耿妹子”

    杨德光又害羞,估计黑暗给了他红脸的权力:“嘿嘿,都晓得,我就是喜欢看见她,你看她好能干”

    石涧仁一语中的:“她不适合你,你也不可能和她能在一起,当然我说的是正常情况下,起码她妈就绝对不会同意女儿跟个棒棒在一起。”

    杨德光立刻沮丧:“对啊你都看出来了。”

    石涧仁不留情:“所以说这件事就是错误的,你不要在这个上面浪费时间精力。”

    杨德光马上苦恼:“可我就是喜欢看见她啊,看见就高兴她高兴我就高兴”不用光线,都知道他这会儿一定在时候挠后脑勺。

    石涧仁真的老气横秋:“声色犬马,皆人之欲”正好这个时候两人穿过了建筑底部,亮光重现,杨德光一脸呆滞,肯定听不懂他掉书包,只好换成简单的话:“色字头上一把刀,女人都是老虎千万不要害了自己”

    这时候简直都有些苦口婆心的味道了,只是他自己都不过十九岁的年纪,说这样的话,怎么听怎么好笑,半点说服力都没有。

    所以杨德光根本听不进去,神叨叨的脸上只有傻笑。

    石涧仁只能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无奈摇头。

    很明显他这种劝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这一点在下午体现得更加明显。

    说起来早上石涧仁有的放矢的高效率棒棒工作,让两个人各自挣得了四十来块钱,基本等同于以往杨德光全天平均值了,所以石涧仁回请了杨德光吃豆花饭以后,两人悠悠然的回棚屋,比那些下午还要去上工的棒棒,好像多了点优越感。

    只是石涧仁喜滋滋的奔着那叠报纸回去,杨德光给他指匆忙回餐馆的耿妹子都没抬头:“咦,耿妹子怎么躲着我们跑了,我惹她生气了”

    石涧仁完全没脾气。

    春天的阳光洒在棚屋外,就算再破落,只要自己心情好,那就是洋洋洒洒自有一派海阔天空了,何况棚屋面对着大江,心情真的开阔,石涧仁找了个木头凳子,用半截砖头压住了报纸在石栏杆上免得被风吹走,就如饥似渴的坐在那开始逐字逐句的阅读,精细到报纸上的每个角落每个广告,甚至纸张角落里印刷厂的编号代码,他都有滋有味的研究

    只有喜欢阅读,喜欢动脑的人,才会明白这种沉浸在文字海洋里的愉悦感,这会儿要是再有一杯茶,那就简直神仙也不换

    女人么抱歉,深受师父灌输的十九岁年轻人,压根儿就没有过这种念头

    所以当他完全痴迷的状态中,突然眼前多了一份蓝色东西的时候,吓一跳,脸上更是充满了不悦的抬头,看见一张脸红扑扑的耿妹子就站在旁边:“啥干啥”

    一贯泼辣伶俐的十七岁少女简直手足无措的慌乱:“报纸我我给你买的报纸,码头上他们天天卖得很好”又似乎突然想起自己过来的主要目的:“剪头发,剪头发我找他们借了推剪过来帮你剪头发”说着就展示自己另外一边手上拿着的小袋子,果然有把亮晶晶的手推剪,上午石涧仁看见日杂市场那边也有卖的,眼前这个明显连包装袋都没拆开,这小姑娘又在撒谎。

    更重要的是他接过那份蓝色印刷体的报纸,立刻就有些皱眉,深夜的寡妇在呻吟、山村书记的风流韵事、奸杀诸如此类的爆炸性标题已经说明了这份报纸的品味和内容:“这种污秽的东西都能看”语气难得的严厉。

    耿海燕不知为什么都要哭了:“怎么怎么嘛我天天看他们卖好多份,好多人上船的时候都买,你不是喜欢看报纸么怎么我不认识字,不,我认得一点字”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一直靠在后面墙根上晒太阳的杨德光不知不觉都舒坦的打盹了,被自己觉得最美好的声音惊醒,带着十足的惊喜跳起来:“耿妹子你来了”

    在他面前能保持绝对气场的耿海燕才好像松了一口气,转身就是一脚:“你仙人板别烦我”

    杨德光无辜的笑着跳开,但是又锲而不舍的靠近:“剪头发剪头发快点剪头发,能不能给我也剪一下”

    石涧仁在检讨自己的态度,语气回到温和:“这是为了迎合那些低级趣味写的肮脏东西,看这种会污了眼睛,以后不要买了,多少钱,和推剪一起多少钱,我给你。”说着从自己衣兜里掏出仅剩的十多块钱,才略微窘迫:“如果不够,明天我再补给你。”

    十七岁的少女呆呆的站在那。

    在杨德光面前绝对挥洒自如的她,这一阵却感觉自己整个脑子里好像浆糊打翻了,乱七八糟的五味杂陈,又突然就全部清理干净,一片透亮,然后心儿就忽的一下全都填满,接着好像要炸开来一样蓬发的往外溢出来,现在脑瓜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知道他知道我是为他去买的推剪他什么都知道”

    这就是瞬间被爱情击中的感觉吧,而且只有第一次品尝到这种突如其来感受的人,才会慌乱得好像自己都不是自己的了。

    完全神游天外

    石涧仁把钱塞到耿海燕手里:“够不够你说句话啊”

    杨德光还是莫名其妙:“买的买个推剪干嘛十好几块钱呢,耿妹子你要学剪头发么”习惯看见少女脸庞的他跳到正面才惊讶:“咦你怎么了,一直看什么”

    很显然杨德光的存在就是这会儿少女情怀的清醒剂,回过神的少女看都不看他,定定的直接看着石涧仁那说话时偶尔露出来的一口白牙,圆鼓鼓的胸脯剧烈起伏两下就石破惊天:“我喜欢你我们处对象吧”

    石涧仁第一反应还是看杨德光,这倒霉家伙好像被雷电击中,身形凝固在那,但脸上表情胡乱抽动,嘴皮抖动,十足触电后遗症的模样。

    耿海燕的目光基本都是跟着石涧仁的,顺着转过来看见杨德光的样子扑哧笑:“你傻啊”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耿妹子的一颦一笑都能让杨德光惊涛骇浪,习惯性的傻笑刚堆出来,又想起刚才听见的话,杨德光错乱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干嚎一声跑了几步到梯坎边抱了头就蹲下去,使劲抱住头,好像钻到地里的鸵鸟一样,想逃避这个现实。

    石涧仁长叹一口气直摇头:“师父说女人是祸水,真是千古名言”

    走过去蹲下揽住杨德光的肩膀:“天涯何处无芳草,千万不要为了一个女人”

    杨德光猛的跳起来,双手一把抓住了石涧仁的衣领

    扣子都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