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13、万事万物都是有规律可循的
    好看的姑娘都知道找个相貌平平的闺蜜,这样能够更好的衬托出自己的美丽。,

    显然和杨德光乃至这片棚屋的绝大多数年轻棒棒相比,石涧仁当然气质不凡了,见多识广的小姑娘心动神摇也不算稀奇,只是如此当机立断的表白,耿妹子也非同凡响。

    反正对石涧仁的反应她都是笑,听见石涧仁揽着杨德光肩膀说话更是乐不可支弯腰撑着膝盖好奇的靠近,等看见杨德光跳起来拽了石涧仁衣领摇晃,以为他要打人,才娇叱一声:“光娃子你要干啥”

    谁知道杨德光居然是对着石涧仁艰难的挤出来一个笑:“你你要好好对她好”

    石涧仁哭笑不得:“我说了男儿志在四方,怎么可能让男女之事徒增烦恼”对杨德光这样的反应却有些颇为欣慰:“你拿得起放得下,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杨德光执拗:“耿妹子说了喜欢你,你就要对她好”

    石涧仁看向两三米外支着耳朵的少女,索性招招手让耿妹子过来,刚才小小炸了一下毛的小姑娘又温顺得像猫咪,但这个时候就选择站在石涧仁的身侧了,脸上的笑容怎么都按捺不住甜蜜羞涩的气息,也许在她看来,年轻人不过是装样子摆谱,女追男不是隔层纱么。

    但她和杨德光听见的却是:“阿光,你性子憨厚纯良,以后如果跟对了东家,鞍前马后自然能衣食无忧,可耿妹子,你就复杂多了,你是个悍泼的女子面相,而且现在经常口出妄言,作伪骗人,偏又聪明脑子灵活,如果不好好修炼心性,是要走上邪路犯大错的阿光根本就无法纠正你,如果你们在一起,那就肯定两个人都会出事。”

    这番话,石涧仁已经尽量说得平和直白一点,有些难听的词都去掉了,可依旧把两男女听得呆滞住了,大家相识不过一天,居然就能说出这样攸关一生的话来

    杨德光嚅嚅:“你你”

    反倒是耿妹子反应更敏捷一些:“光娃子你到哪里找到阿仁的哦,怎么跟我们码头上的人都不一样你说我会犯大错”说这话的时候,已经顺理成章的站在石涧仁面前,很不经意的伸手把他那抓皱的衣领展了展,像个小妻子的动作了,说起来这码头上长大的男娃女娃普遍早熟,而且爹妈都忙着干活做事疏于管理,有些对男女之事醒得早的孩子,棚户之中到处都能偷尝禁果,起码耿妹子认识的女伴有过经验的不在少数,她这样直言不讳估计也是受了这个影响,要不是她妈盯得紧,恐怕早就跟自己小姐妹差不多了。

    石涧仁往后退了半步认真:“你年纪还小,恶欲尚浅,及时悔悟,回头是岸。”想想说得更直接一些:“我对男女之事没有贪图,你也不是我的良配,所以以后你再也不要提起这个,免得误了你的终身大事,但如果你愿意交朋友,我希望你听我这几句建议。”

    仰起头睁大眼的耿妹子看着近在咫尺的年轻人眼睛,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让她轻轻开口:“我不好看么”平心而论,少女时代几乎是每个女人外貌最美好的年龄,耿妹子应该属于身子有点丰盈,脸上微胖,但是却俏丽伶俐的这种,多了不说,在码头这片的小姑娘里,绝对是人见人爱的,不然也不至于那么容易就能把一个个游客引到店里去开宰了。

    石涧仁摇摇头:“相由心生,外表不过是个皮囊,再好看的人,毒蝎心肠都是丑恶的,再破残的长相心灵善良都是美好的。”

    耿妹子的眼睛里,的确没有同龄少女该有的那种干净清纯,闻言翘起嘴角露出点讥讽的笑:“说这么多,你是不是另外有相好的”她终究不是个心思单纯的姑娘,对人间丑恶更是感受颇多。

    石涧仁再摇摇头:“我说了我对男女之事很反感,多说无益,你好自为之。”

    耿妹子仿佛已经从之前那片刻的迷醉中醒过来,眼波流转:“你还真奇怪好吧好吧,先剪头发,十几块钱,够了,就当是你买的,放在我这里了,以后帮你剪,我也看看我有没有剪头发的本事。”

    既然说好了,石涧仁也不扭捏,坐在凳子上听凭耿妹子抖开一张崭新的白布围在脖子上,先拿普通剪刀咔嚓一下剪短了长发,然后咔咔咔的用推剪开始除草一样挨着推过去。

    杨德光只听出来石涧仁和耿妹子没有处对象,就傻笑着蹲在旁边帮忙看,偶尔开口出主意。

    这剪头发的也没个镜子,石涧仁却不关心自己剪成什么样,双手展开一份报纸斯条慢理的看。

    江边的风其实蛮大的,但明媚的阳光这么照着,却不觉得冷,一些碎发好像就这么吹走了,刚开始有些慌乱的推剪逐渐找到方向,虽然还是没有章法,但是能像买剪子时候顺口问的那样,煞有其事的拿梳子先把头发扬起来,再用推子推过去了,多剪得一阵,乱草丛一样的头上真的整齐起来,所以生性活泼的姑娘就开始有心思套话:“阿仁你到底是什么地方来的好像听你有点口音,又不是这附近的,但官话有点标准。”

    成天在码头上迎来送往,熟悉口音就是个基本功,这样才能判别哪些人是外地的肥羊啊。

    石涧仁目光依旧在报纸上:“湘江,隔壁省山区里面的,到这里来有一千多公里,我师父从小就对我说官话,所以我没有湘江口音。”

    耿海燕其实今天真的止不住笑:“师父你吹牛的吧,跟武侠片一样是什么门派,还有没有师妹啊”杨德光就只会蹲在旁边使劲点头,他也好奇。

    石涧仁平静:“我是孤儿,跟师父一起相依为命长大,师父在路边沟里捡到我的,所以我叫石涧仁,希望我虽然是石头缝里长大的,依旧要保持心性仁义。”

    耿妹子摆弄头发的手都柔和一些了,好一会儿才低声开口:“码头上不骗别人,怎么能赚到钱我妈从小就是这么教的,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

    石涧仁不说教:“公道自在人心,你知道那是错的,就比执迷不悟要好,人是活的,总能找到办法。”

    杨德光终于能插上话:“真的,阿仁很聪明的,今天早上我们赚钱就蛮快”颠三倒四的把石涧仁总结出来的那些东西迫不及待的给耿妹子描述了。

    能在码头娴熟宰肥羊的少女理解力可比杨德光高太多了,听得神采飞扬:“啊怪不得你们下午不做事了,只来了一天,阿仁你就看出来这些东西了”

    石涧仁有点无奈:“万事万物都是有规律可循的,揽活儿做棒棒也是一样的道理,如果只是撞大运,等着客人上门,还企盼别人多给点钱,不如自己掌握好规律,主动找寻好雇主,提高效率才是最关键的核心,对不对”指着报纸上的名词,他又学会几个新词语了。

    青春活力的少女忍不住举着推剪感叹:“要是你跟我一起宰肥羊,我们俩夫妻联手,大杀四方,那该多快活啊”

    唉,我好心把你当朋友,你怎么老是想把我弄上床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