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14、逃离万劫不复的温柔乡
    但不管怎么说,从千里之外来到江州市的石涧仁终于安顿下来,还有两个朋友了。

    从第二天开始,石涧仁和杨德光就专注于早上的商贩搬运,然后上午给一些店家搬货,中午一过基本就收工,然后同样中午收工以后得到点喘息时间的耿海燕跟着他们俩在整个码头批发市场周围转悠。

    已经在这里生活工作了好几年的耿妹子和杨德光,有些惊讶这片地方居然有很多地方是他们从来没有去过的,然后石涧仁大约在第三天就锁定了自己最喜欢混迹的区域,二手货交易市场。

    这是个到处摆满了摊位的地方,各种各样手表、随身听、望远镜、相机之类新的旧的小东西都有卖,而市场后面的楼房里就是隔成一间一间的固定店面,无论空调、彩电、音响、电脑的大件都有得卖,最特别的是里面有两家做外国舶来品二手货的,样式新颖独特,石涧仁走过一次就觉得很好奇。

    所以只要有空,下午都会来这边挨个儿逛逛,没钱买,但是能仔细看看,已经跟在山里有很大区别了。

    但这样的时候杨德光逐渐来得比较少,因为很明显耿海燕和石涧仁有时候说点话,他都听不太明白了,更重要是对这种只看不买又不做事的行为很困惑,所以几天后潘二娘,..叫他下午去搬点东西,就只剩耿海燕和石涧仁一起。

    春天已经明确的到来,除了早上摆早点摊抵御春寒穿得厚实,天亮以后耿妹子就露出里面灿烂亮丽的春装,本来就在服装批发市场周围讨生活,又有不少认识的小姐妹在服装店里帮工,买点自己喜欢的便宜衣服那是手到擒来的,看着格外醒目,吃饭的时候杨德光简直目不转睛,可耿妹子只过来和石涧仁对了对眼神,就知道待会儿到什么地方碰头。

    聪明人之间真的打交道很轻松。

    出了饭馆,杨德光就跑了,石涧仁把自己的黑棍挎在了背上,自从乌木被人认出来以后,杨德光格外防备会不会掉,所以耿妹子顺手找了卷布条给仔细的挨个包缠了一遍,看起来就很不起眼,只是别的棒棒都是把麻绳绑在棍子一头高高挑在肩头做活招牌,石涧仁却是把绳子绑在两头,好像背着一支步枪一样背在身后。

    刚刚走到路面转角,靓丽的耿妹子站在对面的角落对石涧仁吹口哨勾手指,石涧仁跟过去以后,小姑娘快步在前面带路,三弯九拐的就来到一个堆满货物的仓库,几个年纪相仿的女孩正聚在那打牌,看见石涧仁过来一起扔了纸牌欢呼:“哎哟,燕子你真的找了个帅老公”

    “燕子,来来来,交给我们,包你老公分分钟变大帅哥”

    “要不我们换换吧,早就看见过这个帅哥了,我把我老公给你玩几天”

    看着一群十几岁不到的女孩肆无忌惮的老公来老公去,石涧仁就想转身走,耿海燕拉住了他的袖子大方:“你们这群贱人别打他的主意快点快点,我们还有事呢,把东西给我看看。”

    看来她们就是这样的说话风格,嬉笑中穿着和耿妹子差不多的女孩们从周围的大编织包里拿出各种五颜六色的衣物,甚至还有鞋子,石涧仁一眼就分辨出那崭新的运动鞋是男式的,瞬间明白耿妹子的意图,皱了皱眉头忍住了没说话,耿海燕显然也有点了解他了:“买的,我找她们从各自店里买的,成本价进货价拿过来的,绝对没有问题,我又不傻你天天穿着在码头走,要真是偷的,你被抓住了我想死的心都有。”

    石涧仁的眉头才稍微展开点低声:“可我现在存点钱是有用处的。”对于自己穿什么,石涧仁是没有外表需求的,更何况一个棒棒,穿得破破烂烂也才正常吧看着眼前这些时髦的t恤、衬衫、牛仔裤还有崭新的运动鞋,石涧仁有点想笑。

    看他眉头彻底打开,耿妹子就蛮横的自作主张:“我听光娃子说了,你们要存两百块钱,这算我借给你的好不好,你看看你脚上的鞋,都破成这样,那天光娃子都问我能不能到哪个店铺给你拣两双不要的,简直丢我的脸”

    其实没有什么跟亲友生活交流经验的年轻人是不习惯:“我是靠头脑吃饭的,哦,现在当棒棒不过是临时的,不是靠外表吧,只要穿得不破烂不失礼”

    结果耿妹子伸手就是一下

    那天石涧仁被杨德光双手抓住了衣领,他那力气多大,情急之下就崩开了扣子,衣领下也绽了线,现在耿妹子手劲也不小,滋啦一声撕开好大一块:“喏,现在破烂失礼了这两天看你穿这个土布衬衫,还把扣子扣到领口,你知道我有多难受”

    那些女孩更是叽叽喳喳,嬉笑着围上来直接动手

    想想这些大多都是农村到城市来打工的女孩教养吧,本来就在各种店里和各种人打交道,玩世不恭是她们普遍的态度,及时行乐的放纵几乎就是她们的特征。

    吓得石涧仁连忙举手招架:“非礼勿动非礼勿动,好了好了,我自己来”

    他这种反应让女孩们更加变本加厉,嘻嘻哈哈的更来劲,有两个都直接伸手到他腰上去拉扯裤头绳了

    最后是耿海燕伸手救了他:“好了好了,他蛮老实的,别逗他了,你赶紧自己去换了,难道真要我们去换”

    石涧仁倒也不矫情,自己这身从山里穿出来的衣服的确是太破烂了,只是目前自己最想要解决的问题还不是这个,也许男人和女人在这种问题的前后次序上有本质的区别吧,所以看看耿妹子聪明的带着小姐妹堵住了库房出口,他还是乖乖的到服装货物包堆砌起来后面通道换衣裳,尽量选了身看起来朴素简单的衣服,加上一双最不起眼的帆布运动鞋。

    听着外面耿海燕跟小姐妹们笑闹,这里又没个镜子,石涧仁确认衣装整齐了才走出来。

    立刻引发了一片小姑娘的尖叫声

    人要衣装,佛靠金装,衣服带来的区别是巨大的。

    这些长期在档口买卖衣裳的小姑娘眼力也是毒辣的,从货物包里翻出来的型号相当合身,一件普通的浅蓝格子衬衫加一条深蓝色牛仔裤,再加上白色帆布运动鞋,纵然石涧仁依旧把衬衫口子扣到了脖子上,这会儿看着却有模特一样的呆萌,特别是他走出来有点小心翼翼的模样,让外面这些荤素不忌的小姑娘热烈得很有调戏冲动

    耿妹子是其中的积极分子,一下就跳上旁边的服装包抱住了石涧仁的头尖叫:“看见没我给老公剪的头我们有没有夫妻相”

    感受着充满弹性的胸脯压在脸侧,石涧仁反而挺直了胸膛惊讶“哦这就叫万劫不复的温柔乡吧”

    所以坚定的抓过自己的棍子:“走了”

    差点把服装包上的耿妹子摔了一跤,尖叫着跳下来给小姐妹们拜拜:“回头我老公再把钱给你们”

    后面一片哄笑

    还有女流氓吹口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