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15、到底谁才是肥羊!
    耿海燕还以为是自己的小姐妹惹恼了石涧仁:“她们就是这样,喜欢没大没小的开玩笑,但是我保证绝对不敢脱你裤子,只要敢扒你裤头,我一定打得她屁股开花”

    已经走到库房外的石涧仁停住脚步,快步跟在后面的少女一下撞在他身上,惊讶的看他转过脸来,高兴的发现他没生气:“到底是怎么嘛,你们这种文化人就是酸不拉几的,一身衣服衬衫二十块,裤子三十块,鞋子二十块,我先给了,你要还就还,不还我也乐意,多大回事嘛”

    石涧仁数了七十块钱:“这是我除了师父以外,第一次穿外面的新衣服,而且觉得很舒服很合身,你有心了,很感谢。,”

    耿海燕得意的皱了皱鼻子,很不见外的凑近点嗅嗅:“我听她们说你天天晚上都在棚屋洗澡刷牙,嗯,这点比光娃子他们强,他们好臭”

    石涧仁自顾自:“但是男女有别,我们什么我洗澡她们都知道”山里出来的娃简直震惊了,以前在山里保持这个卫生习惯不难,破庙背后就有清泉水潭,来到那满是汗臭味的棚屋,可能最难保持的就是这事儿,他觉得自己每次已经够隐蔽了。

    耿妹子得意:“哼你们住的那棚屋,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随便勾勾手指,光娃子、陈老三、小西瓜他们哪个不成天追在女娃后头,什么都说”

    石涧仁举起的手指都颤抖了:“礼数、规矩你们”真是难得看见他这样七情上脸。

    耿妹子却理所当然:“哎呀,你真的哪点都好,就是有点酸,跟个老夫子一样。”说着从自己兜里摸出一包烟,娴熟的弹出一根:“你要不要”

    石涧仁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谢谢,我不抽。”这时候他已经觉得自己确实没有必要说教,转身继续走。

    耿妹子点燃以后还吐了个烟圈,才快步追上:“我看他们有些人抽烟就是装潇洒,你手指长,抽烟一定很帅”

    石涧仁摆摆手不说话。

    耿海燕加快点超过半头,观察他的表情:“你不喜欢我抽烟”

    石涧仁摇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和爱好,我只能约束好自己,不会干涉别人的。”

    耿妹子就怏怏的把手里剩下大半截烟扔掉:“一看你就不喜欢。”

    石涧仁看看左右,虽然路上很脏乱,却过去把那个烟头捡起来,扔到旁边的垃圾箱里。

    十七岁的少女静静站在人来人往中,看背着根棍子的年轻人做完了走回来继续走,压低了声音:“你是不是嫌我很没有礼貌很粗鲁才才说我不是你的什么配”

    石涧仁想了想才否定:“没有,这不怪你,你的父母没有起到教育好你的责任,甚至没有教导你如何为人。”

    这句话比肯定更伤人,耿妹子呆了呆:“我就这样差一点都看不起就真的配不上你”

    两人已经顺着街道走到二手交易市场外,石涧仁站定了回头看着耿妹子的眼睛说话:“你是个有福气的人,起码比我好,双亲健在,然后你很聪明,做事能干又利落,但重点就在这里,聪明如果不用到正道上更容易坏事,这是古往今来的教训都证明的,所以我说过,如果你把我还当做朋友,真的听我这一句,别做损人利己的事,别做对不起良心的事,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然你一定会犯法被官府抓去,我也绝对不认识你。”

    说完就转身往市场里面去,可走了一步,又倒回来:“对了,刚才你在小姐妹面前喊老公什么的,我理解这算是在她们面前炫耀,所以没有当面否认,但我希望以后不要再有这样的事情,而且,我真的忍不住要提醒你,如果你以后有了丈夫,也不要叫他老公,因为古时候这是喊太监宦官的,很不雅。”

    可这次他刚刚迈步走进市场大门,就听得背后一声响亮的干嚎,接着几乎撕心裂肺的哭声就连绵不绝跟上

    诧异的年轻人转过头,就站在路边的耿海燕已经嚎啕大哭起来,一滴滴泪水就顺着俏丽的脸蛋跟开了闸门的水龙头一样,迅速集结到下巴上变成水滴状掉下来,都快连成线了

    周围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少女身上,看着那亮丽的春装,再根据姑娘面朝的方位,自然联系到石涧仁身上,就跟刀子似的目光嗖嗖飞过来,有些路边摊贩直接就开口了:“喂小伙子,搞什么啊,把女朋友弄哭了就不管了你还是不是男人”

    任谁这个时候看见哭哭啼啼的少女,都会把同情心放在她这边吧

    石涧仁使劲的用五指爪状梳了一下头皮,才能压住那种头皮炸开的感受,对师父的悉心传授简直五体投地:“女人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东西,比兼济天下都麻烦”

    走回到耿妹子面前低声:“怎,么,了”一字一顿已经是他修心养性很难得的浮躁表现。

    耿妹子却嗷呜一声,展开手臂直接抱住了他的腰,继续靠在他胸口上大哭,很明显那泪水就飞快浸透刚换上的衬衫,而且还蔓延开去,石涧仁只能无奈的双手叉腰,尽量不看周围更多的目光,等着少女的泣声变化。

    哭泣爆发的过程有个峰值,算是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然后才抽抽的减缓下来,最后拉着衬衫做擦拭,石涧仁看见自己有史以来最贵的一件衬衫很明显的沾上了红色黑色,而且是在他急需两百块钱的时候,多少有点心疼,但还是只有等着。

    其实从路人的角度看过去,男的高大帅气,虽然背上背着一根包缠白布的棍子有点奇怪,但女孩只到他的胸口,算是情侣之间最佳身高差,颇为般配有看头呢。

    好一会儿才听见少女最后闷声闷气:“从来从来没有人给我拣烟头,从来,从来都没有人给我讲这些,我怎么知道老公就是太监从来,从来都没有人教我要怎么做人,我也想做个有礼貌,有教养的人,可是可是”说到这里又有大哭的征兆。

    石涧仁连忙:“只要有心,任何时候开始都来得及,来得及”只要这姑奶奶现在别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哭,什么都行。

    少女这个时候还不乘胜追击就枉为码头混迹这么多年:“你要教我”

    石涧仁一个劲点头:“好的,好的”

    抬起头来的少女脸上真如雨后梨花,泪珠带笑:“你答应了就不能反悔”

    看着这个一贯在码头上嬉笑怒骂,几乎每天都要宰两回肥羊的市井少女,石涧仁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肥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