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16、阴暗还是光明,选择在你
    走在二手货交易市场,石涧仁明显感觉今天受到的待遇区别很大。,

    之前衣衫破旧十足棒棒模样的时候,周围的人基本是隔着半米以上的距离走,个别女性甚至老远就捂住鼻子摆出一副厌恶的表情,更不用说被人搭腔了,基本全程都是稍微靠近什么摊位,别人立刻不耐烦的驱赶:“棒棒站远一些,不要挡了我做生意。”这还算是客气的,有些直接喊滚,还随手抓了纸团或者烟头砸人

    也许是当了几天棒棒,石涧仁对这个身份有点习惯了,并不抗拒这种鄙夷,更重要的是就连以前在县城或者赶集的乡场,他跟师父永远都是一种把自己抽离于现实的角度,静静的旁观身边的世界,听师父给自己挨个讲解那些人的表情动态,所以自己穿得怎么样,被别人怎么看,师徒俩从来都是不在意的,或者说不被人注意更有助于自己冷静的观察思索。

    旁观者清,是做一个的,书上写的那些放浪形骸的古代狷狂名士做派,在现今社会完全行不通,这个世界并不是看你有多少实际能力跟素养,而是先看衣冠,先看脸

    还是要入世才能真的体会到这么多真实

    想到这里,他反而侧脸看了看身边一直并肩的耿妹子,要知道码头上的这些小姑娘普遍都比男人穿得光鲜好看,她们也更热衷模仿城里姑娘的打扮,可不管怎么说,自己穿得再破烂时候,这姑娘却没白眼看人。

    使劲抹过眼泪的耿妹子比往日叽叽喳喳的状况安静不少,感觉到石涧仁的停顿,顺手拉住了他的袖子低声:“别信表是假的,只走得了几天就不动,随身听是贼货,领带是日本死人子身上扒下来的”

    她简直如数家珍

    这就是这几天耿妹子和石涧仁一起在二手货市场,让入世的年轻人觉得这个山外世界有多么非同寻常的感受,有时候杨德光都会上当被吸引,耿妹子却能一语道破天机

    一直在码头上跟父母以餐馆为生,十三四岁就开始偷奸耍滑的少女,和杨德光那种成天闷头搬运的棒棒,信息接收量是截然不同的,无论主动被动学习坑蒙拐骗招式,还是同龄小姐妹们相互女性间天然八卦的传播,加上心性机灵,对这些门道清楚得要命

    所以说之前耿妹子带他去看见那些衣服,他才有些怀疑会不会是那些小姑娘自己从店里偷拿的,现在他实在是有些怀疑社会上大多数人的道德底线。

    但这会儿有一说一:“不是,我是感谢你这几天的另眼相待,没有跟其他人一样衣冠取人。”

    耿海燕的表情应该算有点讥笑:“这个社会不就是这样的么人吃人的社会只看钱”其实这会儿她脸上的妆花了,不好看,说这话的时候嘴角更有点扭曲。

    石涧仁摇摇头,没争论,继续顺着摊位往后面的固定店面走过去,耿妹子却较真:“说啊,你不是答应了要教我么怎么说不出道理来么”

    听这口吻颇有些叫板的意思,石涧仁想了想尽量简单直白点:“人生来就是悲苦的,这话没错,其实你这样还蛮好,已经习惯于看到阴暗面,但你现在就要学会看到积极光明的东西,生活才有希望,才不会觉得抽烟帅气,沉迷于男女之事,又或者去骗钱”

    耿妹子居然笑了:“对啊,我觉得跟你处对象就是个开心的事情,生活有希望啊,结果你不同意,我当然觉得阴暗你告诉我,这个社会上哪里还有什么积极光明的东西”

    石涧仁看看纷乱的市场,还真让他找到个人,带着耿妹子走过去,隔着十多米指给她看:“也许我一时半会间,不知道这里谁是骗子,谁是小偷,但是这个人,就有一种我喜欢的积极光明的东西。”

    耿妹子惊讶的仔细看,还好是个男人,比一般男人头发长,偏软偏稀疏的那种黄,三四十岁年纪偏瘦,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斯斯文文的坐在一处房屋的台阶角落,身上的衣服普通整洁,重点是一直拿着个黑色大本子在写写画画,还不时抬头面带专注的看周围的人,然后又经常埋头于自己的大本子中,在这一片到处都充满铜臭功利气息的二手交易市场里是少见的干净。

    如果把这个人指给杨德光就绝对看不出什么来,颇为擅长评估肥羊的耿妹子一看就回头再把石涧仁打量一下撇嘴:“嘁,不就是个文化人么跟你一样,看着就有点酸”

    石涧仁笑笑转头走了:“就是这个意思,多读点书没错的,心中有天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在为什么努力,那就不会凡事都充满戾气,什么都看得那么狭隘,觉得什么都阴暗,什么都无所谓了。”

    耿海燕还真想了想这句话,追上去嘲笑:“你了不起你是个人才,可你还不是个棒棒你要为什么努力就是你们那个要两百块钱的计划”她运气好的时候,宰一回肥羊就有这个数了。

    石涧仁不觉得丢脸:“万丈高楼平地起,我踏踏实实的一点点做事,迟早会达到师父给我说的样子。”

    耿妹子感兴趣了:“师父,又是师父哈哈,你们是什么门派啊,祖师爷又是谁啊”

    石涧仁嘿嘿笑却不解释,钻进固定档口的楼里,就跑到一长排打开卷帘门的二手家电铺面前晃悠,耿妹子跟过来正要继续问,就看见石涧仁已经躬身到一家店面门口询问:“师傅,请问你们这里招临时工不搬运、打杂我都能做,每天下午都能过来做事,我看你们这家一般都是下午才开门的。”已经观察不是一两天了。

    结果别人打量一下他的穿着,有些惊讶:“啊临时工我们是要,但不是你这种打工的价钱哦,低得很”

    的确是石涧仁这种看起来颇有点时髦的穿着和有礼貌的官话,让别人以为是期待很高的城里年轻人。

    石涧仁连忙解释:“不高不高,您看着给点工钱就行,我是前面服装批发市场的棒棒,早上上午搬东西赚点钱,下午就想来这边做事。”还展示自己背上的棒棒,好像那是个多不得了的工作。

    这么一说,别人立刻就释然了:“哦那行,那行,每天来吧,肯定有事做,就五块,十块钱的说好价钱,看具体的事情,比如今天,喏,这一堆刚刚收回来的二手电冰箱,把外壳的锈都除掉,要重新打磨上漆的,做不做”

    石涧仁高兴的立刻答应下来,卷起袖子就投入这份新工作。

    皱紧了眉头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耿妹子实在是看不出这有什么玄机,催了几遍看石涧仁干得热火朝天,就只有自己先回去了。

    不过这回出市场的时候,她特别到那个写写画画的中年人背后去站着看了好一会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