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17、改变剧本带来的麻烦
    等耿妹子再看见石涧仁的时候,惊讶的发现他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样

    基本上是杨德光把石涧仁给架扶着到下面餐馆来吃饭的

    原本崭新的衬衫现在胸口周围已经变得污七八糟,头发眉毛都少了一些,更显眼的是一双手都用肮脏的破布条缠住,无力的端在胸口前,还在不停的抖动

    小姑娘吓了一跳,扔下手里的菜单就跳过来质问杨德光:“怎么回事仙人板板哦,咋了”

    杨德光一脸无辜:“我还不是刚刚等到他回来吃饭就这样了”

    周围看热闹的棒棒不少,外面天色已经开始擦黑,除了晚上还要上工的,大部分已经算是结束了一天的劳作,现在有的是心情看稀罕:“这不是新来的石娃子么,怎么了”

    “摔了”

    “看起来头上像是烧了”

    石涧仁坚持着拱手感谢关心:“没事没事搬运东西脱力”其他人才笑着点评两句散开,可被杨德光和耿妹子扶到桌子边坐下,分明脚下都是稳的,就是一双手在抖

    面对两个伙伴的追问,石涧仁苦笑:“要命咧,一下午都在用那个什么手持电砂轮打磨冰箱壳外面的锈知道么,电动的,一按电钮就哒哒哒的,..转,抖了一下午”不过说起这个,他脸上又挂起新奇的表情:“开始用手砂的,累死人,后来他们教我用电砂轮,好快就是有点危险,差点把手给割掉,幸好我巨还是很聪明的学会了,哈哈今天一定要喝点白酒,舒活筋骨,他们最后给了我二十块钱呢”

    耿妹子难以置信:“你折腾一下午弄成这样,就赚二十块你有什么值得得意的还有头发呢,衣服呢仙人板板哦”那口吻活脱脱的小妻子恨铁不成钢,而且的确有点悍泼,还很斤斤计较在乎钱,可看上去真有种娇蛮的可爱。

    可惜石涧仁只心疼新衣服,扯开点领口看:“电砂轮溅起来的火花我也不知道,脸上都有点痛,不过还好,还好,已经掌握好了,明天就好很多。”

    耿妹子真的就拿菜单抽打过去:“何必呢这就是你的努力去学会用电砂轮学个仙人啊”

    杨德光看他被打,开心得很:“对啊,电砂轮有什么好学的我还不是会”

    石涧仁双手颤抖的一起夹住免费茶水喝,都泼出来了:“在这个市场,除了去档口学怎么卖东西,我觉得能够学到最多东西的就是二手交易市场,特别是后面那些家电档口他们修理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还有还有传真机,最重要的是,我今天找的这家,是会修电脑的,电脑,知道么这个年代现在最重要的机器”

    两个从来都没有想过看看码头外面世界进化成什么样的年轻人睁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石涧仁理所当然的指指桌面上用来包东西垫桌子的废报纸:“读书看报啊,每天最新的报纸上面不是说得很清楚吗广告里面也有很多电脑广告,还有那种电脑培训的小广告,学会电脑将是这个社会必须的技能,花一两千块钱去学电脑是很时髦的,我这样到家电档口去当学徒,不是又可以赚钱,还能学到技术么”

    杨德光想了又想,还是很难理解为什么要去学或者说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学会这些东西的能力,只能赞叹:“你真行”

    耿妹子却看着石涧仁满脸的乱糟糟:“人家会那么容易让你学学这些东西可不是一天两天,你要学多久然后呢”

    石涧仁的手已经慢慢在恢复正常,指指自己的头:“我很聪明的,而且最终能学到什么不重要,重点是我不能只凭力气干活,我要学习更多的技能,以前在乡下我就对电很感兴趣,可庙里只有一个灯泡,县里也没机会学家电维修什么的,现在终于有机会学习了,有了技能,那就是个有用的人,对别人有用的人,而不是只能出卖力气”他没说的是,有了这些能跟这个社会融合的基本技能,自己那些看起来跟现代社会脱节的能力,才有用武之地,不然现在谁还会给一个衣衫褴褛的棒棒机会当谋士军师

    同样很机灵的小姑娘沉默了,定定的看了好几眼石涧仁,才在她母亲的叫骂声中抓了餐馆菜单跑出去拉客了。

    杨德光就只能按照石涧仁指点的说什么做什么,一边端饭菜一边小声汇报:“我问过潘二娘和那两家档口了,她们说只要我们先给钱,她肯定愿意给货这样做真的能行”

    石涧仁也不打包票:“什么都得试试看咯,其实这个很简单了,先存钱,存钱,存够了两百块再说唉,今天莫名其妙的去买了这身衣服,花了七十块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穿这个,说不定还不能顺利的到家电铺子揽活儿呢,哈哈”

    他倒是想得开。

    杨德光听不懂那什么马什么福,好奇的看石涧仁这身衣裳,觉得自己要是能多存点钱,也要去搞一身,看来以前那种赚多少花多少的习惯真的不行。

    两人絮絮叨叨挺快乐的就着一碗劣质白酒把烧白豆花饭还没吃完,耿妹子已经带着一家三口走进来。

    好像无数次重演过一样,听着耿妹子娴熟的介绍:“我们这里是正宗的江州口味”十多个吃晚饭的棒棒就不约而同开始把聊天声音提高点烘托气氛,果然让别人觉得这里生意不错,顺势坐下来点菜。

    其实这种污水横流的小餐馆看着就卫生条件极差,完全就是因为在车站码头旁边,一些时间紧迫又或者不熟悉环境的外地乘客才会随便应付一下,谁能想到这其实有不少陷阱呢。

    不过好像全国各地,火车站、码头附近都差不多有这样情况,连那机场里也不过是包装得高档一些罢了。

    但今天有些出奇的是,胖乎乎的老板娘刚给女儿使了眼色,所有人却听见拉客小姑娘轻描淡写:“哎呀,你们带着孩子,一人来个蛋炒饭,再炒个回锅肉,一共十八块钱,行不行”

    这个价格比普通街道上略高,但也可以接受,那一家三口点点头就答应了。

    好几个棒棒有点诧异的转头看耿妹子,今天改剧本了么

    这完全没有操作空间啊

    在大多数棒棒只是习惯性配合,主要仰着头看墙角挂着的电视气氛中,石涧仁却颇有些觉得欣慰。

    可他刚刚下意识的把头转过去看老板娘,却发现那板着的胖脸正恶狠狠的看着他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自己这回惹火烧身了

    女人真的蛮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