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18、拿着羽毛扇指点江山的样子
    来了码头好几天来了,石涧仁也基本熟悉了周围的生活节奏环境,就好像这家连招牌都没有的小食店,一天也就主要是趁着中午晚上两档棒棒苦力比较集中在饭馆吃饭的时候,让耿妹子她们抓住机会,挑选几个游客肥羊来宰。

    毕竟大多数游客在被宰的时候,为了不错过车船耽搁时间,面对一大群苦力都会选择哑巴吃黄连,但是让这么个三五张桌子的小食店养一群打手,那完全不可能。

    所以基本上就是借着街坊邻居的关系来客串恐吓一下,棒棒们一贯在这里吃饭,大家都算是熟人,顺手而为罢了,到现在也从来没动过手。

    这其实就关键在于耿妹子挑人的眼光,什么样的肥羊才是合适的。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那种有点色眯眯看她,两三个男人一起的,反而最容易上当,说不出来道理,纯粹是实践得出的结果。

    今天这样一家三口的也不是没宰过,可到厨房里端了蛋炒饭、回锅肉出来的耿妹子一直坐在小收钱柜背后,静静的看着那母亲细心的把蛋炒饭喂给三五岁的女儿,中间还站起来去厨房倒了杯热水,因为孩子嚷嚷觉得饭有点硬。

    最后当这一家三口吃完结账的时候,耿妹子也跳过了自己母亲,直接拿着零钱过4,..去收账,最后把客人送走。

    老板娘也许一直以为她起码最后会在钞票上动手脚,黑着脸忍到了最后才爆发:“坐啥子坐马上又有班船到了,不到门口去拉客,坐啥子”一边说就一边伸手揪女儿耳朵,小姑娘身姿灵巧的如同一尾游鱼躲过去,却出人意料的跑到了石涧仁的背后

    原本就把目光集中她身上的棒棒们开始笑闹起来:“耿妹子想男人了哦想给石娃子做婆娘嗦”

    换做其他同龄少女多半会娇羞一下,这小姑娘却脖子一梗:“就是不服嗦老子就是喜欢他”

    石涧仁顿时觉得巨烦不,是很烦,旁边杨德光倒是嘻嘻笑,明显这几天已经习惯了类似对白,但他跟石涧仁就算低着头,也能看见一片阴影挡住了灯光,过来站在他们面前,仰起头来,脸上阴沉得简直能刮下锅底灰的老板娘明显处在暴怒的边缘,死死的看着石涧仁。

    很烦的年轻人就这么对视着,坐着的他原本应该处于气势上的下风,却一动不动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三十多岁还风韵犹存,但基本上只有狡黠贪婪的肥胖女人脸。

    耿妹子不说话,手脚不停的把周围两张桌子收拾了,提着抹布开始擦桌凳,却顺势就坐在石涧仁同一根条凳的旁边,看着还在擦桌子底儿凳子缝,其实就跟个猫儿收了炸开的毛,挤在人旁边一样磨磨蹭蹭。

    所以老板娘先开口:“吃完了就回去休歇,莫在外面东想西想的,该吃糠就莫想吃肉”很冷淡。

    石涧仁的声音也几乎是这几天最冷漠的时候:“你在害她你会害死耿妹子”但语调并不高,声音也不大,就是平静的叙述,坐在他旁边的耿妹子有些惊讶,看向自己母亲的眼光还是有些畏惧。

    周围的棒棒跟本就听不懂他表达的什么意思,都诧异的一起安静看着,老板娘有些肥胖的脸上抽动:“死搬运老子女儿关你逑事,给老子滚出去吃完了就滚当你妈个棒棒,饭钱都找不齐要你扎场子的时候你梭边边,这个时候给我装大”

    这个时候才有人好像回忆起来,这几天只要在这里吃饭,如果耿妹子跟她母亲有杀肥羊,这些棒棒起身哄抬气氛时候,这个年轻人是基本上都坐在那里斯条慢理吃自己的东西,从不参与,老板娘还注意到了

    但听了老板娘嘲讽棒棒的口吻,和其他棒棒脸上自嘲的笑容不同,石涧仁安静的站起来,抓了自己那根木棒声音不大:“我用劳力换饭吃,一点都不丢脸,但是你教耿妹子做坏事,会毁了她一辈子”

    老板娘唰的就是一巴掌抽过来,石涧仁轻易的伸手稳住,任凭对方使劲挣脱都动不了半分,耿妹子正一脸犹豫不知道帮哪边,老板娘立刻发出杀猪般的叫声:“死老头,你婆娘遭别人欺负了你还躲起来么”

    烟熏火燎的厨房里立刻冲出来一个提着菜刀的中年胖子,摆足了气势的大吼一声:“吃饭不给钱还有理咦”发现完全不是想象的剧情,挽个刀花嘿嘿嘿:“小兄弟,抓住干啥子未必你还对耿妹儿她妈有想法么”过来不解救自己老婆,却伸手把杨德光手里的香烟拿了去叼着,才转身拉老板娘:“来嘛,来嘛,我发现豆腐干炒回锅肉,肉还可以放得少些”

    一边拉还一边给石涧仁做眼色,石涧仁摇摇头松开手走出去,对后面骂骂咧咧的声音不放在心上,顺着对面路牙子边的梯坎慢吞吞的走上去,杨德光连忙跟出来,耿妹子咬着嘴皮站了几秒,也出来了。

    回头看看,江上灯影瞳瞳,对岸万家灯火,再顺着梯坎走上去,就是能纵览两江交汇的码头观景台,气吞山河的开阔景色是全国各地游客来留影的好地方,可对于现在的石涧仁来说,看见的却是那些被江风冷得一个劲跺脚吹手的拉客小姑娘,还有在台阶上给游客背包敲竹杠的“荤棒棒”,以及穿梭在这些人中间贼眉鼠眼的那几个摸包贼。

    这都是耿妹子给他说的门道,她家这样拉客的餐馆就有二三十个,有些甚至还兼带做些皮肉生意,而棒棒也不都是杨德光这样埋头苦干的人,搬了东西狮子大开口的大有人在,只不过会被大多数棒棒瞧不起罢了。

    专门做搬运货物生意的素棒棒们最多就着半斤劣质白酒一叠花生米消磨到九点钟,就要回去早点睡觉,因为四点钟就得起来揽活儿,所以街对面饭馆很快也冷清空旷下来,该热闹的是防空洞那边了,江风中耿妹子搓着手给另外两个拉客小姑娘打招呼,宰人这种事很考眼力的,晚间班船大多是客商,上当的可能性很小,关键是已经过了饭点就没什么肥羊,这些小姑娘才算是下班了。

    这是个完全不属于城市界限的地方,每年洪水都会淹没的岸边一长排的临街门面都是店家自己拿砖头砌成的违章建筑,仗着就是岸边到码头再到进入城市公交车总站的必经之路找钱,现在入夜以后大多数货船都停止了作业,只有客轮跟渡船还在吞吐着一串串人流。

    目光再放远点,顺着马路过去有一排防空洞,最大的招牌是后街的舞厅,一排浓妆艳抹的年轻姑娘或坐或站的在那抽烟聊天,五块钱就能挑选一个到那黑黢黢的舞厅里面去跳两支舞,还能上下其手的乱摸一气,而那些个小门边的洗头店、发廊光是看看粉红色的灯光,就知道连头发是什么颜色都看不清,做的是什么生意了。

    很显然,如果没有石涧仁这样一个人出现,杨德光未来很可能是当一辈子棒棒,运气好能到乡下找个婆娘生个娃,而耿妹子的变数就太大了,看看她那些未婚先孕成天叼着烟装潇洒的小姐妹吧,那几乎就是她很难避免的宿命,能变成她母亲那样,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事情了。

    十七岁的少女站在台阶下方,有些迷茫的仰起头:“我想做个好人,可是我该怎么做呢”

    那浩浩荡荡的大江,黑夜中好像一潭漆黑的污水,坚决而又不可逆转的朝着既定方向流逝,偶尔的浪花根本不会引起什么波澜。

    石涧仁却轻松的在台阶边坐下来:“既然这样,时间虽然有点紧,你加入倒是正好,听我说怎么做”

    就差手里拿把羽毛扇慢慢摇

    耿妹子又看得有些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