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20、就是嫌男女之间麻烦,不可以么?
    杨德光就永远不会有这样的联想,所以说人和人之间的智商,或者说脑域开发真是有区别的。

    石涧仁喝了口粥,斯条慢理:“嗯,当棒棒不过是我来到这个城市,一无所有需要求个温饱的立足点,而且我喜欢这个人来人往的码头,在这里每天都能看见很多以前在山里和县城里都看不到的人和事,能学到很多以前学不到的我认为应该叫生活常识跟生活技能,这是我现在缺乏的,所以当我学好了以后,当然就会根据实际情况,换到下一个地方去看看咯。”

    耿妹子紧张:“换哪里”

    石涧仁悠闲:“不知道,知道接下来去哪里会是什么样就没意思了,而且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补充的东西,顺其自然吧。”

    耿海燕急促:“我跟你一起走”

    石涧仁笑了:“你聪明伶俐,胆大泼辣,而且实话说吧,你固然是有些悍泼,但你眼波长,眼神秀,耳贴肉,地阁丰满腮圆额厚,如果能好好修身养性,以后绝对是个富厚之相,你在这里慢慢带领杨德光他们做大规模,没准儿就变成一方富贾了,这不是你最希望的事情么”

    耿妹子终于能跟得上点节奏:“对我就是希望有钱,但是只有跟着你一起才会变有钱,所以我这个算是以身相许吧”难得能说出一句电视里的成语,她还多骄傲的。

    石涧仁愣了一下语重心长:“啥两情相悦才叫以身相许,你这个应该叫恩将仇报”

    耿妹子立刻就有些张牙舞爪:“仙人板板的,你个酸不拉几的书生就知道欺负我这种文盲”但脸上笑容掩盖不住。

    石涧仁不跟她打情骂俏,胡乱喝完粥走人:“你回来也好,我去当棒棒了,今天的饭钱还没着落呢。”

    耿海燕拉住他把那鞋盒子塞过来:“喏你卖的早点,我们一人一半”嘟着嘴很不满:“我的早点车,你还放钱进去,我看见了”

    女人就是这样,也许一点点小动作就能让她感动,永远要占便宜的小姑娘看见这么个满口白牙,干干净净的男人不沉沦才怪。

    石涧仁不解释自己的那套古代文人原则:“你妈知道了又得大耳刮子打你,更不得准你用餐馆的电话。”小餐馆还是拉了根公用电话线的,那也是宰肥羊的道具之一,石涧仁找的这个门道,有电话就好实施很多,这也是他决定让耿妹子来操作的原因。

    少女终于一声惊呼捂住了脸:“你看出来了”

    石涧仁乘机跑了,看脸是他最擅长的事情了吧,虽然早上黑摸摸的只有路灯,小姑娘脸上厚厚的妆还是没压住那隐约的指痕。

    虎毒不食子,那是气度非凡的虎,富人从来不需要坑自己的孩子,而穷疯了穷怕的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扛着棒棒的石涧仁今天生意又不错,他本意是找年轻姑娘当雇主娇气点成功率高,结果今天穿得帅气干净啊,就算跟其他棒棒一起,人家女雇主随手都会选择他,所以几趟下来,那个陈老三等人就有点阴阳怪气的:“也,石娃子,你现在开始搞美男计,那不如去当鸭子嘛,直接找几个富婆床上卖力气,还赚得快些”

    其他人就哈哈大笑,棒棒能有多少文化,三言两语就说得不堪入耳,石涧仁却不生气,反正出了汗有些热,笑着就把那衬衫给脱了扎在腰间,还把脚上原本还干净的帆布鞋给脱下来翻面踩几脚,这下除了牛仔裤就没什么可拉开距离的穿着了,几个棒棒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讪笑着给石涧仁递烟,他摇头婉拒:“真的不抽烟。”

    面对这样一个棉花糖一样的温和性子,没谁能生气,所以说话亲热不少:“石娃子,看不出来,你脱了衣服还是一身板筋肉结实得很,看起来以前还是经常在干活哦”但无论个头,还是这种身上肌肉紧扎的状况又没有他们这些长期做棒棒的苦力那么变形,特别是重体力劳动从年轻时候就压制了骨骼发育,棒棒普遍都偏矮,石涧仁这种的确少见。

    年轻人不得意:“以前在山里还是每天要挑水下地,没事也要锻炼一下的。”从祖师爷开始,乱世行走江湖明哲保身,太平盛世找寻明主,都起码得有个强身健体和防身的能力,从小打熬养生的结果就是身体状况放在第一位

    可就是这样光着膀子,石涧仁被人叫去搬运东西的机会还是要大一些,这会儿就没有什么怪话了,忙活到中午,他才兴冲冲的提着木棍往二手交易市场去。

    结果看见耿妹子拿着个饭盒靠在市场大门外跟两个小姑娘说话,远远的就给他招手。

    石涧仁有点皱眉,要不是性格还算厚道,都想掉头跑了。

    耿海燕没什么难为情的,在两个小姐妹的揶揄中落落大方的过来,从套头卫衣里面抽出一条白色的毛巾,自己动手就给石涧仁光膀子上擦汗,隔着毛巾好像在感受男人身上肌肉的变化起伏。

    老实说,七八天前第一次看见杨德光的时候,他都觉得在大庭广众这样很不雅,但显然江州这个城市很有江湖气,而且码头周围更有一种草莽味,周围的棒棒几乎个个都光着膀子,自己穿着崭新的衬衫挑担,反而有点奇怪,另外有一点就是这件衬衫的面料并不怎么好,今天垫着挑担一来棍子打滑,二来也有点磨得肩颈生痛,所以才索性脱了。

    可青年男女站在街头路边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擦胸前背上的汗水,讲究个男女授受不亲的石涧仁还是很难为情,连忙自己拉过毛巾低声:“我自己来自己来,毛巾多少钱”

    耿海燕不跟他讨论这个:“回去我妈就骂我,爸叫我出来避风头,那干脆给你弄了点饭送过来,我跟你一起去干活,好不好”

    同等年纪的城里女孩,估计还在学校念书,父母怀里撒娇,最差也会跟男朋友撒娇了,这姑娘倒是一点不扭捏。

    面对这么步步紧逼的招式,石涧仁觉得祖师爷诚不欺我,女人果然是天底下最危险的敌人,愈发打起精神拉开距离:“你吃没没吃自己吃,我去那边买个馒头就好。”

    耿海燕摇摇头:“小姐妹说肯定是因为我有点胖,你才不喜欢我,所以我减肥你不吃我就扔了”

    粒粒皆辛苦的古训让石涧仁最后还是端起了这个塑料饭盒,还别说,那种混杂了好几个荤素菜盖在白饭上面的味道,真是美味极了,稍微吃了两口,也不喜欢作伪的他就吃得不说话了,只是他细嚼慢咽的风格让耿海燕看着很着迷,就是盯着那喉结慢慢移动咽下东西,她居然轻轻拿舌头舔嘴皮

    谁说女人就不好色

    石涧仁瞥见,以为她也饿,正要说话,耿妹子脸就红了,连忙不熟练的找话题:“你喜欢什么样的妹子”

    吃饭的年轻人咽下饭才强调:“我再说一遍,我是不喜欢男女之事,我觉得很麻烦,那不是我关心的事情”

    耿妹子好像看怪物一样看他:“你我听说有那种喜欢男人的。”

    石涧仁忍不住呸呸呸:“龙阳之兴,断袖之癖是有违人伦的”

    虽然听不懂这俩典故,但看态度耿妹子就放心不少,但还是难解:“那为啥子为啥子你觉得很麻烦呢”

    青春年少,哪个不是春情勃发的,看看码头上的年轻人们哪个不是喜欢看着自己圆鼓鼓的胸脯呢,小姑娘觉得很有些挫败感,更加费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