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章节目录 021、成就大事的男人肯定不会沉迷女色
    换做往时,石涧仁肯定不会对一个花季少女谈这个问题,但显然这个时候说清楚来龙去脉有利于自己甩掉麻烦。,

    做个你等等的手势,他借着细嚼慢咽吃完最后这点饭菜的时间,组织了一下脑海里面其实可以长篇大论的东西,实在是过去十来年,这几乎是老头子除了经天纬地的祖师爷秘传外,强调得最多的东西,任何事情多说几遍都会成为真理,更何况这在耳边念叨了十多年的呢

    对文盲就得言简意赅的解释清楚:“我祖师爷是谁,跟你说了你肯定不知道,他的才华能力也就不用跟你解释了,但他却英年早逝,就是因为在男女之事上放荡放纵,所以这就成了我从小就得到的教训。”

    耿妹子不屑的藐视权威:“少说这些鬼头鬼脑的传说,你看看码头上这些人那些天一黑就去钻发廊的,大清早就跳摸摸舞的,你装什么啊装”

    这小姑娘也是,好端端的男女之情在她嘴里总是那么不堪。

    石涧仁有理有据的拉出名人佐证:“诸葛亮你知道吧”

    江州就属于巴蜀之地,耿妹子再没文化也从电视和各种故事传说里面知道这位著名军师,迟疑的点点头:“那是你祖师爷”

    石涧仁摇头:“不是,但他最后为蜀国鞠躬尽瘁,活到五十有三,干了很多大事,就是因为娶了个貌丑的老婆,没有被分散耽搁精力。”古代能活到五十岁算是很难得了,何况还是那么劳苦功高的大人物。

    耿妹子彻底呆住了:“你骗我吧”

    石涧仁论述自己身边的例子:“我师父也算是一代奇人,原本可以在晚清民国兼济天下,在乱世中辅佐明主成就大事的,但偏偏就是被一个女人迷了心窍,最后完全乱了心思一事无成,只好逃到山里隐居”

    最后综上所述:“所以说一个想成就大事的人,一定不能沉迷于男女之事”

    端着饭盒的年轻人非常坚定的强调,但殊不知他前所未有认真说一件事的专注,对一个春心萌动的小姑娘有多大的吸引力。

    耿妹子出神的看着,伸手从他嘴角上抹下一颗饭粒居然就放自己嘴里了:“你不知道喜欢一个人了,挡都挡不住”她可没少受各种八卦跟小姐妹讲述的故事荼毒。

    石涧仁用一段古文终结了这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谈话:“我知道,传说中吕洞宾早就说过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催人骨髓枯哼哼。”转身趾高气昂的进交易市场了,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啊,有些东西不是满腹经纶就能够弥补的,所以他觉得自己现在需要大量社会历练,这路子还是对的。

    字都认不全的耿妹子能听懂个屁,但总算是搞清楚了自己喜欢的男人脑子里在想什么,总比想着另一个女人要好,站在那傻想了几秒,才连忙跟着追上。

    二手交易市场里面照例是熙熙攘攘,光着膀子扛着棍子的石涧仁果然又没有人理睬招呼了,耿妹子站到他身边指远处:“咦,你看那个怪人又在那里”

    石涧仁瞄瞄直点头,可耿妹子大惊小怪:“嘿他在看你也,真的,眼睛抬起来看着就挂你身上了”

    说着为了验证是不是在看自己,耿妹子还特别远离了几步,然后再次靠近肯定:“真的,那个男的一直在看你,站起来了过来了你说你他是不是那种人哦,看着有点娘娘腔”

    石涧仁终于细看了一下,真是那个自己觉得气质不错的中年男人,现在收起那个黑色大本子朝着这边走过来,中途经过好些个人,都一直把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他也有点莫名其妙:“这个不叫娘娘腔,这是儒雅,安静的文人风骨,娘娘腔是做作的扭捏”

    耿妹子就嘁一声不屑,她这点习惯真不太好,老是充满这种毫无娇羞气息的大大咧咧,还很喜欢冷哼不屑的破坏气氛,估计也就杨德光那种没品位的喜欢。

    但她却往前一步挡在了石涧仁身前,显然下意识的竟然要保护男人。

    石涧仁在她看不到的角度莞尔一笑,所以说耿妹子的心性还是不错的,也许她那个一直喜欢躲在厨房的父亲起到了些正面的作用。

    那个三四十岁的男人和石涧仁对上了眼,也笑笑,最后几步加快脚步:“你好,请问你是在这片码头市场做搬运工作的”

    啧啧,看看什么叫教养,石涧仁都忍不住拉了耿妹子到自己身侧,给她一个肯定的眼神,自己来到码头这么多天了,这是第一个称呼棒棒为搬运工作者的,就算石涧仁从来都没有觉得棒棒是个下贱的工作,这一刻还是由衷的觉得平等待人真是个美德。

    所以这会儿,他就觉得自己光着膀子有点不好意思了,竟然下意识的一手虚遮脸说是,一边拉起腰间的衬衫起来要裹住,一身汗流浃背的过来,想着又要干体力活儿,对自己第一件正经八百衬衫有点珍惜的年轻人这会儿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几天棒棒,也真的降低了对品性的要求,要改正

    没想到那个男人居然伸手拉住了他的衣服边,耿妹子差点就要暴起动手了,却听见这个文质彬彬的中长发男人开口:“我是美术学院的老师,我觉得你的体型非常具有美感,充满力量和劳动的美感,我能邀请你到课堂上去做绘画模特么”

    什么

    模特

    目前对于新名词接受度还仅限于普通报刊上面那些内容的石涧仁有些懵:“绘画模特”

    那个男人从自己的米白色夹克兜里摸出一个精致的名片盒,从里面抽出一张灰色名片,上面的确是写着省立美术学院绘画教育系副教授的称呼,而且还有诸如什么国家级、省级美术家协会的头衔:“我叫杨泽林,这些天一直在码头采风,对这些市井景象很感兴趣,但是现在偶然看见你的上半身体型,我觉得非常有代表性,充满劳动力量美的肌肉线条”

    说着甚至有点情不自禁的伸手摸石涧仁的光膀子,耿海燕虎视眈眈的看着呢,伸手就是一巴掌打掉,然后趁机抱住了石涧仁的手臂警惕:“模特不就是穿着衣服给人看的,都是女人吧”

    她对于这个名词的理解来自于服装批发市场那些搔首弄姿的服装模特,想到这里,突然一下就咯咯咯的笑起来。

    一个大男人去做模特,怎么想怎么奇怪

    ...